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四十二章 定海神针

  众人闻声无不失色,不知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剧变,连胖子也是吃惊不已,他还以为海底的铜人活转过来,是为了要抢回我们舍命捞来的青头,急忙把背囊缚在身上,抄起M1卡宾枪,又捡了几颗手榴弹塞进腰里。明叔见状更慌,惊问:“肥仔你要怎地?”

  胖子恶狠狠地拉开枪栓:“谁他妈敢动老子的这批青头货一根小手指头,本司令就把他从青铜器时代打回石器时代!”说话声中,海水涌动,将两艘小艇从天井中托出,随着海水形成瀑布落入山间,只见一片朦胧的海气中,显露出无数青铜武士,他们围绕着一根漆黑的巨树,密密麻麻地列成阵势。

  环形山山势起伏,围绕着一块巨大的广场,海气鼓荡之下,使得归墟中的海水暴涨,淹没了周边的石殿遗迹,穿过山体的洞窟和间隙沟壑,像瀑布般倒灌入山中。我们的小艇随着水流被带上天井,只见四周被瀑布般的水墙所围绕,海水从四面八方涌入山中的凹地。

  在铜声潮水雷动的混乱中,两艘橡皮艇成了被秋风卷起的败叶。随着一阵激流,旋转着落入四面山体环绕的水中。我们急忙将船划向水面中央,以免被环形瀑布冲翻了座船,趁机在水雾中前后打量。

  这里的地形就像是古罗马时的竞技场,山坳处天然形成一个圆形的广场,底部有十几道漩涡,将海水抽进古城下方的无底深渊。一棵倚天拔地的黑色巨木斜插在其间,约有十来层楼房的高度,树身之粗大可容宅,几十上百个人怕是都合抱不拢,犹如一座黑色的通天巨塔,斜立在环形的城迹中央。

  木皮皆老鳞状,非松非柏,也不是普通古木之化石,乃是古时森林沉没海底万年,所结为的荫沉木①,下端没入水底,还不知道另有多深,上端斜指戳天,木端周遭嵌以团团层层如同云雾一般的箭石,仿佛是云层缭绕如伞盖的树冠,木身上嵌有深绿色的虫鱼铜迹。我们虽然没正式研究甲骨篆迹,但甲骨文在龙骨天书上也见得多了,多多少少也识得数十字。这种虫鱼迹大多是象形文字,Shirley杨事先曾做了些功课,此时她扫了一眼,就发现巨木上的两个虫鱼古篆,虽然形似鱼骨虫足,却不是容易辨认的象形字,只猜其中有个“木”字,第二个字就猜不出了。

  环行山内犹如一口巨大的归墟深井,不管四周有多少海水灌进来也填之不满。四周散布着上千尊被水半没的铜人,体形都比常人要高出许多。巨像皆是周身青铜,神情古朴凝重,头顶并没有佩戴鱼骨冠,都如奴隶一般,在湍急的水流中,每十尊青铜奴隶围成一圈,推动手中绞盘,无数道铜链牢牢锁在巨木之上。涌入深渊的乱流卷起一股股漩涡,激流带动得铜奴铜链,使得青铜相互撞击摩擦,铿锵之声不绝于耳,然而高大的青铜奴隶们徒劳地在水中晃动着,却转不动绞盘一丝一毫。

  众人并力拼命将小艇驶离水面的漩涡,分别用绳锁套住近处的青铜奴隶,才暂时将救生艇稳住,身上已被飞溅的水雾淋得湿透。山体环合的地形并不拢音,在巨木附近已感觉不到那雷鸣般的怒涛,但鲸腹形洞窟却将回声反复冲撞,只觉耳骨隐隐生疼。

  眼看着四周海水如墙,水势极盛,我们的救生艇难以承受急风大浪,当此情形,不得不令人感到末日临头般的绝望。众人抬头四顾,如同深海之鱼仰望蓝天,除了心念如灰的恐慌之外,心中更是一阵阵的茫然无助。不知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看来归墟中的古迹,并非是古墓古城,在这采集龙火的深渊中,处处都是难以理解的神秘事物。

  胖子见橡皮艇略稳,就站起身来用手摸了摸水中高大的黑木,奇道:“这不就是龙王爷水晶宫里那根儿定海神针吗?咱这回怕是进了龙宫了,放眼全是青头祖宗,可惜又没那么大的船往回运,这他妈不是成心让胖爷着急吗?”

  我说:“胖子你瞧清楚了,神针是铁的,这古木可非金非铁非石,而是正经的上好木头,只有几千万上亿年前的古森林里才有。我那会在昆仑山当工兵挖山,就见过这种百米巨木的化石,听说只有在阴气沉重的深海里,才能保留原木的形态。你们看这些青铜奴隶拼命转动它,这也绝不是想定海,八成是在搅海,搅混了海水才能捕捉吞舟的恶鱼。”

  Shirley杨说,古人认为世上有三种上古的神木,除了断掉后在没有光合作用的环境下,还可继续生长的昆仑神木之外,另有扶桑和楗木。扶桑是太阳落山后所停留的一裸大树,恨天氏视太阳为敌,所以这古木不可能是扶桑,应该是传说中可以从海底通向月宫的楗木。

  明叔和古猜等人的小艇停在离我们不远处,听到Shirley杨说这是海中楗木,忙道:“这么多铜俑奴隶,肯定都是用来殉葬的,看来这的确是座恨天氏的陵墓。楗木是上古神木,下面压着的肯定是古时成精的僵尸,咱们这回连潜水寻找生路的机会都没有了。”

  Shirley杨摇头说:“先前我猜这里是座古墓,如今看来可能有误,用龙火炼鼎的那个时代,还都是以活人殉葬,尚未有始作俑者,既然有铜俑就多半不是古墓,另外楗木顶端嵌了许多箭石,周围有上千青铜奴隶环伺推动,这东西可能是一件射日兵器的图腾。”

  我看楗木虽是世上少有的海底神木,但妄想要射穿太阳,却无异于痴人说梦。扯动绞链的铜人,都是以龙火所铸,千百年来淹在水底也未彻底锈蚀,铜性坚固不散,但不知铸造这么多铜人又有何用,难道还真指望它们能活过来推动楗木射日?似乎没有任何意义,我实是想不出这遗迹有什么作用。

  Shirley杨说咱们不能以现在的观念去衡量古代的事物,在今人眼中也许这射日图腾毫无价值,都是驱使古代那些悲壮如同蝼蚁般的奴隶,呕心沥血倾尽国力铸造的废物,可在古代这就是人们生命的意义和信仰所在,是精神世界的寄托。

  听她这么一说,我若有所感,这些“假大空”的事物可以什么都不是,也可以是“一切”。我正思量着该何去何从,忽然感到地动山摇,海水以前所未有的幅度剧烈鼓荡,楗木四周的青铜巨像,脚底都似生了根,任凭海水如何冲动,也仅仅微微摇晃。耳中只听铜甲摩擦碰撞的尖锐之声密集异常,头上海气带动阴火燃烧,空中霎时间下起了铺天盖地的一阵火雨。

  我们躲在漆黑的楗木和铜人躯体下,躲避落入水面的一团团阴火,加上此时海波汹涌暴涨,救生艇边缘被阴火燎着,顷刻异味扑鼻,冒出缕缕白烟。我们无计可施,只能听天由命,活得一刻便算一刻了。

  阴火凄冷的光芒中,只见海水中有一条巨大的阴影浮现,随着乱流窜入楗木附近的水里。明叔忙叫喊着让大家小心有恶鱼吞舟,话音刚落就从水中冒出一条粗大的黑色蟒鳗,数米长的漆黑鳗身泛着幽蓝微光。它在海底全凭感知,这时慌不择路,没头没脑地撞在了明叔所在的橡皮艇上,顿时推着小艇在水面上滑出十余米。明叔等人险些落入水中,古猜想用木浆去打,却由于失去了身体重心,根本爬不起来。

  我们齐声惊呼,眼着那小艇就要撞在水中铜像之上。我赶紧一拍胖子的肩膀,让他开枪解围。胖子见鳗头出水,举起M1卡宾枪连射三弹,这么近的距离他说打左眼绝不打右眼,枪响处血雾带着碎肉飞溅,鳗血喷了明叔满头满脸。受伤的黑鳗一头扎入了附近水下的旋涡失去踪迹,水面上只流下一股浑浊的血水,顷刻便被涌动的水流冲去痕迹。

  明叔三人的救生艇险些也被漩涡吸住,赶紧抄起木桨划水,重新向我们靠拢过来。这时又见水花翻滚,水里有条十六七米长的庞然大物,头尾乌青,顶着一个发光器,身体发灰,双眼格外突出,全身都是菱形刀鳞的怪鱼。它突然浮出水面,鼓鳍摇尾,正追逐一条从深海逃出来的黑鳗,乱流中失了猎物,便直奔我们的救生艇扑来。

  Shirley杨识得这是被称为深海金眼鲷的猎性鱼,它和巨型黑鳗都是被水底热涌逼上水面。由于几千米以下的深海中事物较少,它的习惯是见什么吃什么,离开了深海在浅水下它难以存活太久,所以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也会由于身体的不适疯狂袭击水面的一切生物。但此时救生艇在楗木下躲避火雨和海涌,根本无法移动半米,胖子身处射击死角,无法及时开枪防御,只好抓起艇内的另一支M1卡宾枪抵在肩上,向水面射击。一梭子子弹入水,激起了串串水柱,可0。3英寸口径的枪弹,防身有余,想要射杀皮厚如犀的金眼巨鲷,却是力有不及。

  不过枪弹如雨,仍起到了一定效果,深海恶鲷揭起一片水花,擦着我们所在的救生艇迅速游过,头也不回地撞向明叔和多铃姐弟所在的小艇。明叔面如土色,呆在当场,眼看就要被怪鲷揭翻小艇拖入水中,多铃和古猜只好抡起船桨砸向獠牙大张的鲷头。

  我见状不妙,只要小艇一翻,明叔这三人还不够给这海怪般的恶鲷塞牙缝,但我们的两支M1卡宾枪无法射杀水中的恶鱼,只好使出当年在河里炸鱼的办法,同胖子取出集束手榴弹,咬掉导火环,拼命投向金眼鲷和橡皮艇之间。

  手榴弹从脱手到爆炸有一个间隔,未能炸中金眼鲷的鱼头,不过还是炸中了乌青的鲷尾。爆炸激起一大片水柱,将金眼鲷鱼从水中掀翻至半空,可手榴弹爆炸的区域离救生艇过近,爆炸的冲击波同时将橡皮艇冲得一震,明叔和多铃都被甩入了水中,古猜想也没想,叼了短刀就下水救人,好在这些人都是海上搏风击浪以海为生之辈,掉到水里并未慌乱,迅速游了回去。

  我见四周有鲨影闪现,不禁替他们捏了把汗,急忙将小艇靠拢过去。明叔等人的小艇已经漏水不能使用了,但我们这一艘救生艇,根本容不了六人和大量装备,如果让众人合乘一艇,那逃离时使用的水肺等潜水装备,以及淡水和食物这些看似累赘、实则维持着打捞队生命线的重要物资都要舍弃。

  火烧眉毛,只好先顾眼下,为今之计,仅有冒死潜水,进入海下水底寻找出口。于是让众人暂时踏着青铜巨像,攀上海底神木落脚。另外归墟的出口唯有潜水离开鲸腹,然后摸清伏流的走向,潜回珊瑚森林附近的海沟,所以潜水装备绝不能舍弃。于是大伙都要把各自需要的水肺蛙具背了,又带了少量潜水炸药,枪支、手榴弹、食品、淡水全都抛下。捞来的青头自然是舍不得扔回去,分别缠在身上的潜水携行袋里。秦王照骨镜我始终绑在胸前,只要能活着回去,这古镜是必须带回去的,其余的青头和一日用量的清水食品,还有部分急救药品,则都装入一个加有铅块和充气囊的密封背包里,以便统一携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