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四十一章 尸鬽

  我尚未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就见明叔双膝一软,咕咚一声跪倒在地,多铃和古猜也跟着跪下,他们好像见到了什么令蛋民极其畏惧的东西。明叔以膝代脚,爬过去将那“有筋无骨”的软尸装进一个大密封袋里,见尸体并没有沾水,难看至极的脸色才渐渐缓和下来,他连连叩头,祈求渔主保佑。

  在风高浪急的大海上,蛋民渔民们无不视“妈祖”为神,天后娘娘在海上救苦救难,是保佑舟船平安的一方神圣,但冒险出海的人不是为了迎风搏浪,而是为了养家糊口挣饭吃,在海里采蛋屠鲸,或是打捞青头,捕到千斤大鱼,则务必要拜祭“渔主”,请海神赏口饭吃。

  我始终以为“渔主”是传说中海里的龙王爷,却见明叔等人诚惶诚恐,竟对那螺壳中的女尸如此恭敬,实在不知他们这三个蛋民想做什么。形炼修道之人,死后飞升化仙,留下的尸体称为“遗蜕”,难道这软如烂泥的女人皮囊,便是“渔主”的遗蜕不成?

  Shirley杨想在螺壳中寻找“归墟”的地图,不料却让明叔和多铃姐弟三人,受了一场虚惊,显然青螺壳里藏的诸般事物,是蛋人渔民们都识得的,于是问明叔等人,那有筋无骨的女尸,以及螺中的铜剑、玉盘等物,究竟是做什么的。

  明叔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道:“你阿叔这顾问自然不是白当的,别看你们摸金搬山的高手,历来搜山剔泽履险如夷,可在海上就不懂采蛋的掌故和规矩了。虽然在七十二行里都是凭手艺吃饭的,但隔行如隔山,所以你们不知道这女尸和短剑是做什么用地,在蛋民眼中,这可都是祖宗留下的神物。”

  我说:“明叔你就是个反动学术权威,别说得云山雾罩的大卖关子,我就是以前从没采过蛋也能猜出三分,螺甲中所藏的,大概都是古时候疍人祖先在海底采蛋所用之物。”

  明叔说:“胡仔不愧是摸金校尉中的元良,眼光确实犀利,这被铜盖封住的螺甲,既不是什么棺椁,也不是陪葬的明器箱子。蛋人的手艺都传自秦汉时期海上的蛮子疍民,传说龙户獭家的祖宗,能在海底置鬽引蚌,现在某些年代古老的海神庙里,还可以见到有记载那些古时神迹的壁画,凡是下过海的蛋民没有不知道的,就好比摸金校尉大多都知道摸金祖师爷在幽王墓里盗走丹砂异书。这丹砂异书皆是西周的神物,摸金的手段究其根源出处,都是从中演化而成,但后世却谁也没见过丹砂异书什么祥。蛋人祖师的蚌鬽就如同摸金祖师的丹砂异书,是采蛋之人听说过没见过的神器。”

  听明叔如此一说,我和Shirley杨就明白了一多半。疍人是恨天氏的遗族,他们应该知道祖先是如何下海采蛋屠蚌,螺甲中所藏的古物,都是恨天氏在海底采珠所使用的道具,相传都是海神渔主所造,件件都是世上绝无仅有,想不到被我们无意中掘了出来。不过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是怎样来使用的,那所谓“蚌鬽”的无骨女尸,难道也是捉蚌采珠的道具?对蛋民这些事,我们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确实是外行了。

  明叔说这些东西既然叫咱们撞见,都是托了渔主的洪福,干脆都带回去,将来再想到南海采蛋,全都派得上大用场。如今沿海的天然珍珠都被采尽了,珊瑚螺旋里的也不多了,可能在几百年间都未必再有成形的月光明珠了,不过这些古物都是海底遗存的青头之祖,用不上还可以变卖出去,也是一桩不小的富贵。

  但这批青头之中,唯有“蚌鬽”比较危险,刚才Shirley杨说古时徐偃王全身无骨,只有筋肉血脉,这女尸可能生前患有徐偃王的无骨怪疾。古徐国的徐偃王就患有无骨奇疾,他从生下来起,就是一个有筋无骨的废人,只能仰面朝天地躺着,一生不能坐立俯视。不过作为“蚌鬽”的女尸却并非如此,她是被一种残酷的刑罚化去了全身骨骼,尸体皮肉更经过特殊的处理,像是被制成了一个诡异的标本,但这制鬽的方法,就根本没从归墟里流传出来,所以后人无法得知。

  在秦汉之际起,因为有些千年老蚌藏得严密,更兼躯体庞大,难以托出水面,所以疍人中的龙户入海必带“珠媒”,于水底置“珠媒”引珠。老螺巨蚌见“珠媒”闪动,就会误以为明月在天,纷纷从藏身处现形展甲,吐珠弄月,采纳天地灵气之精华,龙户趁此机会舍命夺珠。这套方技极其危险。因为此时海底精光四射,引得深海恶鱼鲛龙随之出没,龙户往往要一面力搏龙触鲨吻,一面又要在老蚌藏珠闭甲的间不容发之际,夺取蚌珠。以前汉文帝听到这些龙户采珠的事迹后,曾连声惊叹:“险哉!”

  “珠媒”最早的原型,就是用女子躯体所化而成的“尸鬽”。原始鸿蒙的海底极阴处常有蚌祖,实已成精,这种蚌都活了不下千年万年,已经与海底礁石化为一体,非到月圆极明之时不肯吐珠。它的蚌珠光华绝伦,而且老蚌狡猾通灵,普通的“珠媒”根本无法引出它的蚌珠,只有给女尸穿以珠衣,珠衣上的珍珠都是不值钱的鱼珠,类似于鱼脑中的结石,在水底并无光华,但女尸体内一股幽怨之气,在海底能使鱼珠产生暗淡的精光,这种光晕阴气沉重,极似月阴,采珠者只有背负“尸鬽”赴水潜海,才能引得蚌精吐纳明珠。

  “尸鬽”平时不能见水,遇水就会展其形骸,损耗阴气,这种原始而有效、并带有几分邪恶残忍和神秘色彩的采珠之法,只掌握在疍人的祖先手中,连龙獭之辈也不会制作尸鬽,只能以平常的死者磷膏混合鱼珠为媒,对成形的蚌精则毫无办法。

  至于螺甲中的两柄短剑,剑身漆黑,背刃有透孔,呈北斗七星排列,刃柄吞口都铸为浑然一体。剑柄是的鳞族鲛人的形态,鲛尾弯曲盘缠,人头上仰口吐剑刃。双剑一阴一阳,工艺对称精确,刃口已经变得微微泛出暗红,但依然锋锐十足,人离得近了,就会感到森森凉意。将剑刃的透孔附在耳畔,能听到隐隐海潮之声,两柄短剑都和“龙弧”相似,是疍人祖先入海宰蚌屠龙的利器。看这天井下堆积如坟山的螺甲,想来已不知有多少水族丧在刃下。

  明叔自称蛋民,虽然从未真正在海中采过蛋,但他精于世故,常年在海上做不法勾当,熟知海事,对蛋民的手艺和各种掌故来历,简直比那些真正以此为生的蛋人还要熟悉。我察言观色,知他所言不虚,不过心中有些不以为然:“这就好比是古时候说的屠龙之术,根本没有实际的用途。如今老蚌都被捕杀得近乎绝迹了,它们所需的生存环境又十分特殊,海底哪里还有需要用尸鬽才能引出来的老蚌?”

  我最关心的,还是螺甲中那套玉盘和蜡烛,相传周文王推演先天卦数之时,所使用的器具,正是龟甲和照烛。盖因诸如龟甲龙骨成是海底玉石等物中,都自身蕴涵着神秘的龙气,自古以来,便被视为通天的灵物。归墟古城中很可能有先天十六卦的遗迹,于是就让明叔不要再说那些不相干的蚌祖渔主,玉盘、玉瓶,还有那几支人鱼蜡烛,可是古人用以占卜之物?

  明叔说蛋人是海上蛮子,从不行巫卜之事,玉盘和蜡烛是通过烛影来测算月之阴睛圆缺的月璧,早时有许多龙户也继承了这种古法,后来测月观星之物种类多了,就逐渐不再用这老法子了;而那黑色玉瓶中的油膏,是鲛人鳞下的分泌之物,除了能治潜水病之外,还可用来涂抹到采珠人身上,否则活人的气息就在水下遮掩不住,那些有灵性的巨蚌便知有人夺珠,闭合坚甲藏匿,使蛋人难以接近。这些东西,实际上正是一整套古时采珠所用的神秘器具,恐怕也并非是有意埋在螺甲蚌壳的残骸中,这天井四下通风,可以消减血腥之气,很可能就是一处古时刮蚌的屠场。

  众人听罢明叔所言,无不心中忐忑,望着脚下堆积的螺蚌甲骸,似乎都能闻到一股血腥的气息。蚌病而生珠,在水下生活千百年,与人无害,却常常惨遭屠戮,正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仅是人之贪欲,就连那些鲛鳞之属的海怪,也常自舍命追逐海珠,求之不倦。归墟遗迹中的蚌壳虽多,从古至今这么多年来,为南珠丧命的蛋民水族数目,恐怕更多上十倍也还不止。难怪明珠皆取月之精华,实是因为阴气附着难消,这股阴气甚至可以使古尸驻颜千载。古时那些对南珠贪婪无度的达官贵人,若知道每一粒拇指盖大小的明珠,都是无数蛋民鱼龙性命换来的,还敢不敢再随身佩戴赏玩?

  我和胖子将阮黑的尸体装入已经掏空的螺甲,重新封上铜盖,纳入蚌壳堆积的坟墓掩埋,合手拜了两拜,但愿他在天有灵,能够含珠安息,并保佑我们顺风顺水,早日回家。随后众人吃些东西充饥,就地休息。

  胖子对目前的处境毫不担心,他将翡翠宝衣,以及人鱼吞珠的遗骸等价值连城之物,全填入一个背囊里,搂在怀中呼呼大睡,梦里似乎正在数钱,嘟嘟囔囔说着胡话:“钞票贴在脸上的感觉可真他妈好……”

  明叔一会儿看看“尸鬽”,一会儿又摸摸那对鲛鳞短剑,虽然按捺不住心头的狂喜,却又不禁为如何从海底脱身感到忧心忡忡,想到害怕绝望处,全身都跟着一阵阵发抖。

  古猜和多铃一是伤心师父惨死,二是担忧今后命运和眼下的困境,吃了些东西后也都辗转难眠,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躺在“螺甲坟”上听着城外阵阵海水涌动之声。

  我过去让他们抓紧时间合上眼休息一阵,看这海气涌动的势头不祥,稍后可能要有大难临头,到时候搏浪一击,是生是死在此一举,倘若不能养足了精神气力,便抓不住稍纵即逝的生机。咱们吉人自有天相,眼下什么也不要多想,只管睡上一觉再说。

  自从进了“珊瑚螺旋”之后,人人精神紧绷,谁也没得喘息片刻,这时都已精疲力竭,经过我一番劝说,精神稍稍放松,明叔和多铃姐弟陆续倒在橡皮艇中睡着了。

  只有Shirley杨心潮起伏难以入睡,她侧倚在小艇上,低声和我商议如何解决打捞队面临的种种困难。青头是越捞越多,包袱也就越来越重,接下来的情况不容乐观,归墟上的几处海眼,都有灼热的阴火流动,挡住了千万吨海水灌人。但是海底地壳中,被常年大规摸的采矿都给挖空了,使得地脉中海气动荡不定,凝结积郁的海气一旦变化,就会再次产生海陷,大海洞又会卷着无穷的海水灌入归墟,想从海眼中返回海面比登天还难。海洞噬海的威力我们亲身经历过,当时海洞产生的巨大吸力,能把空中的海鸟都卷进来,所以海眼基本是条绝路。

  Shirley杨说:“归墟下乱流涌动,水面有时平静,有时又翻涌如沸,甚至还有浪涌潮汐,小艇无法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航行。虽然远处可能会有伏流的出口,但也万难接近,不知几时大海洞又会把海水吸入,到时这浮出水面的古城遗迹立刻就会被大水淹没,咱们连个容身的地方都没有了。”

  我为了让头脑清醒一些,摸出烟盒来点了支烟,心想能在几千年前的古代遗迹中抽烟,这种待遇还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看着香烟燃烧的烟雾缥缈,忽然想起以前有个高人,是渔民出身,叫做“刘白头”,他平生嗜食烟草,也是一代风水宗师,不过他不看山只看水,最精海气之道,著有奇书《海底眼》,详细阐述论证海气海蜃,相水观海之法独步天下,堪称一绝。

  “摸金校尉”所著的《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穷究天地之变,自成一家之言”的风水秘术总诀,集合了许多宗师大家的堪舆精髓,书中内容的形式可分为“图、表、歌、诀、赋”五类,只在“寻龙诀”中才涉及“南龙”。由于《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本“摸金指南”,所以对古墓山陵奇少的“南龙”解析得并不详细,其中对“海眼、海气、龙火”的论述,都得自于海上奇人刘白头所著的《海底眼》。

  《海底眼》中说海气之变,不外“盘古浑沦,阴阳清浊”之理,其实都是开天辟地时便已留存在海中的混沌之气。阴阳之水相互混合,海气下必有伏流,也就是海底的淡水热泉。古时恨天氏避处海岛,从遗迹规模来看,人口应该不少,他们常年在地下开铜矿采龙火,但并非就一直住在这鲸腹般的海底。珊瑚螺旋海沟里的建筑遗迹,当年都是从海面上沉下去的,他们需要庞大的淡水资源供应日常所需,珊瑚森林里有许多乱流,大概都是以前淡水深井的遗迹,如果能辨明方向,也许能借着海底喷上去的淡水浮回珊瑚螺旋。

  我自认为此计甚妙,Shirley场却说绝不可行。这里距离海面太深,上下交错的水压和乱流之强根本无法估计,可以轻易将人撕成碎片。随后她又说古猜身后的纹身中,似乎还隐藏着许多秘密,也许如能领悟其中真相,会找到逃出生天之路。

  透海纹身里描绘的海中之山,与我们所见相互吻合,各种建筑大殿都建在起伏的山中,山呈环形,中间有一根黑色巨木,木下压着一具形态奇怪的僵尸,再深处是鲛人和古龙遗骸,其中奥秘若不亲眼所见,实是难以想象。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暂且养精蓄锐,休整之后再到古迹中探明真相,谋求脱身之策。我和Shirley杨说了一阵,就觉得眼皮打架,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也许是太累了,这一觉睡得很实,突然一阵天崩地裂的巨晌,只觉四周海涌呼啸而至,众人一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天井中的海水暴涨,四壁门洞皆被淹没,两艘被拖上“蚌坟”的小艇也都浮了起来。我揉了揉眼睛,担心小艇被水流冲走,赶紧叫众人上船。正在这时,就听天井外铜甲铿锵,不绝于耳,好像殿中射日的青铜武士神像,都忽然活了过来,浑身铜甲摩擦碰撞,朝我们围拢过来。而且声音密集难以分辨数量,绝不仅是我们在射日铜殿里见到的那几十尊青铜巨人,似乎是一支成千上万的青铜大军开始在海中复活。千军万马踏水而出,青铜碰撞与海水涌动之声混合,也不知是军声如潮,还是潮似军声,但这震耳欲聋的响动格外使人战栗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