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三十三章 大王乌贼(下)

  我正好在他身边,见古猜已经懵了,他虽是透海的龙户遗族,但还属于井里的蛤蟆没见过多大的天,根本不知作出反应。我救人心切,顺手从潜水袋里拽出一发冷烟火,拍着了拼命向古猜身后递去,水中白色的火光使人眼前一亮,刚好戳在了大王乌贼触足的内侧,一阵白烟之下,密集的吸盘急速收缩,受惊般退了回去,带动湍急的水流如秋风翻叶,险些将我们一并吸进水底。

  落下去的冷烟火照得沉船底部一片雪亮,可以看到底部是许多古船堆积的残骸,沉船螺旋桨的桨叶间,乌蒙蒙一团事物,似乎就是大王乌贼的巢穴,它有两只触足最长,平时都是以此捕捉鱼虾而食,此时一足缩回,另一腕足仍顺着船身探了过来。我和胖子把身上带的几枚应急用冷烟火一股脑抛了下去,大王乌贼畏惧烟火,不得不连连挥动触足拨挡。

  我十分清楚大王乌贼的腕足能拖拽猪牛下水,一旦被它裹住,不用等到被拖走吃了,当场就会全身筋骨寸寸折断而死。但它被困在洞穴里,伸展的距离十分有限,只有尽快攀上沉般中部才能脱险,可疲于应付这两条巨蟒般的腕足,又哪里抽得出身撤向水面?

  眼看布满眼状吸盘的触足再次袭来,我伸手向袋中一摸,冷烟火已经告罄,鱼枪虽然带有剧毒,可对付体形较小的鲨鱼还算管用,想射杀皮糙肉厚、体大如山的乌贼王却不顶用。我见一条伸展开的巨大触足举在身后,立刻就会一拍而下,胖子和古猜慌了神,众人要用潜水刀去刺,我心想蜻蜓难以撼柱,防身用的潜水刀又怎伤得到它分毫,可这时除了垂死挣扎,又能有什么办法?

  我忽然灵机一动,对众人做个下潜的手势,拽住距离最近的Shirley杨,顺着一股向下的乱流直入水底,胖子也揪住古猜的膀子跟了下来,两人连接防止被暗流冲散,在各种沉船堆积的残骸洞窟中,很快便到了沉船尾部的螺旋桨附近。众人撑住巨大的桨叶定住身体,而在这同时,大王乌贼从螺旋桨缝隙中探出的腕足,还在我们先前停留的位置紧贴沉船搜索猎物,桨叶后的狭小区域,反倒是它难以触及的死角。

  我把潜水刀收起,在挂在胸前的潜水手电照射下,看了看身前蠕动着的乌贼腕足,对其余三人指了指螺旋桨扇页,让大伙协力推动。其余三人立刻领会了我的意图,在水下旋动桨叶,当做绞盘去切断大王乌贼探出的腕足。

  沉船的螺旋桨前轴已经折断,失去固定的桨叶被水流抽动都可以空转,在水底转动它并不吃力,而且我们心知大王乌贼力量很大,螺旋桨未必能切断它坚韧的腕足,所以一上来就使出全力,留情不下手,下手不留情,生死相拼之下,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洞穴深处的大王乌贼毫无准备,桨叶一旋,它的碗足立即被绞在了里面,流出了一股股的污血,它吃疼之下也自慌了,没跟沉船尾部的搅肉机较劲,反而是想随着转动抽出受伤的腕足,不料反倒把桨叶旋得紧了,齐根被切落一条触腕,另一条也只连着一半,等它明白过来已经晚了,洞内其余的几条短足赶紧伸出来往反方向去拧桨叶,终于抽出受了重伤的残存触足。

  水底都被它的血搅混了,受惊吃疼下喷出滚滚浓墨,更是染得伸手不见五指。它主腕一断,剩下的几条短腕便无太大威胁了。我摸到其余的同伴,把他们往上一推,众人接到信号,迅速在漆黑的乱流中攀着沉船游向水面。

  众人得脱大难,都有些失魂落魄,我心里边也突突狂跳不止,在血腥浓烈的水中游出,看看其余三人都没受伤,赶紧互相打个手势,尽快离开这充满危险的水底。但潜水后返回水面,必须有节奏地按计划缓缓进行,还要在减压线附近稍作停留,否则水压变化带来的潜水病会使血液中出现气泡,重则致命,所以心中虽急,也不敢贸然上升。

  我们攀着沉船的船体,游到玛丽仙奴号中央大厅的断裂处时,水底产生乱流潜涌的力量便已逐渐弱了下来。沉船中的那些鲨鱼不知是否还在里面,船体巨大的裂缝可以使它们自由出入,也可能会被水底的血腥引开,无论如何,直接游过这道缺口都是非常冒险。

  我看上方水中鲨影绰绰,似乎到处都是危险,几米远的地方是一片陷进水里的粗大石柱群,以沉船方位判断,我们的那艘海柳船三叉戟号,就是搁浅在那片石柱遗迹的上方,石柱间缝隙狭窄局促,如能善加利用,倒是一条安全的退路,当下带队游到了石柱的废墟中。

  这时我水肺中的氧气已经用尽,只好同Shirley杨轮流使用一个呼吸器。我用潜水手电筒照了照周围的地形,废墟宏伟得难以想象,实在想不出这么多巨大的石柱是什么建筑物的,又是如何在那个原始生产环境下建造的,即使在水中无法看清全貌,也能感到一种来自几千年前的无形威慑,不禁使人产生一种“以前居住在这里的恨天人究竟想做什么”的强烈疑问。

  我让众人准备在石柱废墟的间隙里,按照计划慢慢浮上水面,但见古猜口衔短刀,全身一阵阵地发抖,知道他大概是由于刚刚有些紧张过度,这倒并非是害怕,而是一种在巨大的危险与压力下神经绷得太紧,导致全身肌肉颤抖难以控制。美军认为这种现象不同于“弹震症”那种心理疾病,而是一种神经和肌肉在紧张状态下产生的暗示反应,和人体先天的神经协调系统有关,就如同有些人第一次杀人之后,握刀的手会出现痉挛,他们习惯通过药物治疗或提前预防。我带部队在前线作战的时候,连里也有年纪小的战士出现过这种情况,那时候我们一般靠思想工作来缓解压力,比如骂几句脏话、说些笑话之类的,能起到一些明显的减压效果。不过在水里当然没有任何办法,我担心他会出事,只好让胖子拽住他,以便保证他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