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三十三章 大王乌贼(上)

  眼看我们这次出海目的就要达成,可这沉船偏又出了岔子。倾斜的玛丽仙奴号船首,一直被海底废墟遗迹所支撑,在船体中部开裂后,后部船身受到海底潜流的带动,渐渐沉入了水底那艘古代帆船的残骸里,那腐朽不堪的木船终于承受不住,龙骨被忽然压断,玛丽仙奴号顿时滑入深水。

  船舱中突然好似天翻地覆,我们在里面感到一阵眩晕窒息,不知是不是我的水肺被撞漏了,咕咚咚冒出无数白花花的气泡,探照灯碰在舱壁上被撞得接触不良,也随即灭掉了。在漆黑的水里,我手里捧的“秦王照骨镜”,在混乱的晃动中落在了地上,等沉船落在附近的废墟石柱上停住,我赶紧重新摸到铜镜,所幸未曾失落损毁。

  这时古猜在探照灯上一通乱拍,将接触不良的水下探照灯重新拍亮了,光线一闪,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古镜,刚才在水里黑灯瞎火,只顾着将它捡回来,却没注意镜身反正,一看之下,头皮当时就麻了一麻,“秦王照骨镜”的背阴之面就在眼前。

  一阵混乱之下,我竟然鬼使神差般地把“秦王照骨镜”镜背举在了自己面前,想到这镜背里曾照着古尸千年,据说僵尸形炼而生的尸气都被吸入了镜中,别的我倒不在乎,但活人被它照到,实在是万分不吉。

  水底的环境太暗了,我很本看不清镜背里有什么,只是一片黑幽深邃。我心中觉得好生古怪,“秦王照骨镜”的镜背,怎会黑得像是被烟熏火燎过一般?我想看个究竟,急忙抬手捉住古猜举着探照灯的手臂,把灯光压到镜身看个仔细,原来铜镜背面,被人使火漆封了,漆上还有辟邪符印的压痕。

  我心中一动:“游轮的船主大概也知晓这古镜邪门,干脆便将镜背盖住,在收藏鉴赏或是贩运的过程中,就安全了许多,如此看来三人成虎,秦王照骨镜是不祥之物的传说,多半不假。”随即将古镜揣进了潜水携行袋里,对众人一拍袋子口,得手了,收队撤退。

  Shirley杨帮忙将我背后泄露的水肺卸掉,潜水任务已经接近完成,一组两个的氧气瓶少了一个倒无关紧要,不过她还是轻推了我一把,似乎是怪我胆大冒失,竟敢拿着灯去照镜背,万一古镜阴面没被遮住,却又如何?

  我心想已经当面照过了,就算不用探照灯看个清楚也已晚了,我可不会像古猜那样两眼直勾勾的,在水里逮谁就想跟谁动刀子,如果事先不掂量掂量轻重缓急,我根本不会冒然去看镜背的阴面。但在水底难以分说,我只好做个向上的手势,准备率领潜水小队离开玛丽仙奴号。这时沉船的船尾陷入了水底的一处浮流,在潜涌的冲击下,船体钢筋龙骨不停地打着颤,在底舱感觉非常真切。沉船大厅那段路有鲨鱼出没,我们只好另寻出路。

  四人转到船侧,一间船舱里有处破掉的舷窗,船外与另一艘桅帆木船的残骸之间暗流急卷。我正想出去看看能否从这里上去,Shirley杨却抢了个先,她从舷窗处探身出船,对我们一招手,示意可以离开。

  我让胖子和古猜把沉重的破拆工具丢掉,便握了潜水刀,跟着Shirley杨从舷窗钻了出去,身边乱流一阵紧似一阵,水的浮力似乎都失去了作用,只有扒住沉船上的裂缝才能勉强向上前进。

  我和Shirley杨在沉船外,见乱流虽多,却可以强行通过,船外也没那么多污水,不像舱内混浊黑暗,于是将胖子和古猜先后接应出来。我忽然发觉乱流有异,接过潜水探照灯,低头看了看水深处,玛丽仙奴号巨大的螺旋桨,在暗流中不停地旋转着,按说这船的动力早就失去了,在船舱里也没感到发动机有工作的迹象,可这艘沉船就像是闹鬼一样,底部的螺旋桨在这时竟然转动了起来。

  我担心这是船长的幽灵对我们纠缠不放,想要匆匆撤离,可水下乱流汹涌,若不抓住沉船就难以接近水面,船尾的螺旋桨呼呼狂转,将浮流中的木船残骸卷了个粉碎,船体的碎片随着乱流来回涌动,玛丽仙奴号也山摇地动般震荡不已,我们附在沉船上想固定住身体都格外吃紧,更别提想要向上移动了。

  水下这阵突如其来的震颤突然中止,螺旋桨处忽然冒出一股旋动的水流。漆黑的水底探出几条满是吸盘的巨大触手,好像一条灰色的大海蛇顺着沉船爬了上来。原来玛丽仙奴号沉入归墟之中,正好压住了大王乌贼的洞穴,将它困在其中。大王乌贼平时仅靠伸出触手捕食经过洞口的水族,可能刚刚就是它在拨动沉船的螺旋桨叶,感到有活物爬出沉船,便立刻伸长了触手卷来。

  我看见水下的青灰色巨物紧贴着沉船袭来,不由得心胆俱裂,若是在陆地上撞上什么僵尸异兽,咬咬牙至少还能舍命逃跑,但在深水之下,水压使人行动缓慢难有作为。深海中的大王乌贼能拖沉船只,若非沉重的游轮原也压它不住,我们四人都知其中厉害,只好攀住船身,在乱流中拼命向上。

  可人的行动再快,在水下又怎快得过深海怪兽,一条粗如水缸的灰白触足霎时之间便已到了身后。乱流中我手中拿捏不稳,“波塞冬之炫”水下探照灯失手落下,当即被大王乌贼的触手卷住,灯光立灭,十几公斤沉的探照灯在长满吸盘的触足中,当即就被卷成了一团碎纸片。

  大王乌贼甩掉探照灯,猛然伸展触足,朝着古猜当头盖下,足下密密麻麻的大小吸盘,像是无数忽然睁开的眼睛。古猜在沉船上回头一望,饶是他在水下悍勇绝伦,毕竟年纪还小,也不禁惊得呆了,愣在水里,竟忘了躲避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