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三十一章 群鲨(下)

  我见古猜屠鲨的手段利索之极,这绝对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不是现今一般蛋人力所能及,心想算你小子够狠,眼瞅着沉船外的鲨鱼越聚越多,区区一道木板根本阻拦不住,只好先将那死掉的青鲨尸体扔出去让他们自相残杀,看来这间船长室是没办法再呆下去了,而且困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趁着水肺尚且充足,只好到沉船中再寻出路。

  舱内的镜子完全破碎,我也顾不上再去考虑这船中是否真有船长的亡灵,但可以肯定黏在古猜身上的黑色海水非同寻常,必须尽快想办法帮他摆脱掉,我对众人指了指船长室的舱门,大伙都知道仓门外的通道里,有条体型硕大的巨鲨在游荡,不知它是被困在了里面,还是特意钻进来猎食,总之它的存在,对我们来讲是一个绕不开的障碍。

  一旦决定夺路而出,我便抓住地上的鱼枪来至门前,胖子携带着探照灯和破拆器紧跟在我身后,Shinley杨拿了另一把鱼枪断后,我们这伙“摸金校尉”彼此之间互有默契,不需过多交流,便已经展开了可进可退,相互依托的队形,只有古猜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愣头愣脑的不知该干什么,Shinley杨只好把他拽到自己身后。

  身后的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他们已经准备就绪,用肩膀顶开舱门,人没出去之前,就把“斯克巴普罗”深水鱼枪探了出去,枪头所指,全是幽暗的海水。舱外通道中的那条大鲨鱼不见踪影,我侧身探出头去,身后的胖子跟着举起探照灯,向通道远端照了一照,死水沉寂,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门外的鲨鱼已经游到别处去了,众人观望清楚才算放心,一个接一个紧挨着进了倾斜的通道,关闭了船长舱室的门。现在我们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向上,从船首离开玛丽仙奴号,回去补充驱鲨剂,但船首的出口离我们出水的位置还有一定距离,也难说在这一过程中会遭到鲨鱼袭击;另外还有一个选择,继续向船尾潜水,此处已经非常接近我们的目标了,如果一次成功捞出秦王照骨镜,就会免去第二次再潜入这鬼船的麻烦了。

  我稍加权衡,心想反正都要游回水面,何必半途而废,不如捞出青头再撤回去,也免得稍后还要再次涉险。在船舱通道里至少不会受到鲨鱼的围攻。比起在沉船外边倒是安全多了,至于那船长的幽灵,除了我之外其余的人似乎都没发现,为了避免引起行动的混乱,我暂且将此事按下,打算稍后见机行事,若真是怨魂缠腿,怕是轻易也难走脱,而且以我以前的经验判断,在摆脱古猜身后那层幽灵般的黑色海水前,冒然离开沉船,绝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我看了看水压表和水肺气压表上的读数,都允许我们在水下展开进一步的行动,便立即下定了决心,对身后的三个同伴向下一指,潜水小队便沿着倾斜的通道,向沉船的深处继续前进,绕过一道由于船体损坏而扭曲的铁门,我们进入了一间宽阔的大厅,这里至少占据了两三层船舱,大厅里的海水中,到处漂浮着杂乱的事物,其中有五颜六色的筹码,胖子用探照灯一扫,还有一些奢华的桌椅、装饰用的名贵植物,以及一架翻倒在角落中的钢琴,成百条细小的游鱼,在水中来回穿梭,被潜水手电的亮光一照,便纷纷疾趋逃向黑暗的水里,嗖嗖的在眼前掠过,仿佛在躲避着什么危险,潜水至此,使人顿生不祥之感。

  看来这间大厅,可能是这艘私家游轮的核心区域,可以进行舞会、宴会、赌博等各种有钱人的娱乐社交活动,按照图纸上的标注,只要穿过游轮的中央大厅,就可以直接下到底层货舱中了,胖子对我抬起手来,做了翻扣的手势,我知道他大概又想找借口,要在这豪华游船中顺手牵羊反手摸瓜,扫荡些黄白之物。

  我在他脑袋上打个暴栗,现在哪顾得上去抄那些不相干的财物,我把手向底舱方向一切,还是找那面铜镜最为紧要,随后带队潜进大厅深处,其余三人紧随在后,这时古猜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心道这小子却又作怪?让胖子举着强光探照灯往身后一扫,正好看见一头巨大的白鲨,正试图从外边的通道挤入舱内大厅。

  这白鲨躯体大得像艘小型潜水艇,众人一见之下无不大惊,人人都口中冒出一大片白花花的气泡,浪费了水肺中一些宝贵的氧气,这就是我们先前在船长室前的过道里,遇到的那条大鲨鱼,一开始误以为是条虎鲨,这回在探照灯下看得真切,灰背雪腹,竟是更加凶猛嗜血的白鲨,鲨鱼血盆大口里露出数排倒刺般的利齿,纵是金刚罗汉也受不了。

  这时候才开始庆幸没直接从沉船内部上去,否则定会在通道之中狭路相逢,我们携带的鱼枪上涂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对凶恶的海兽可以一击毙命,但这白鲨恁般长大粗重,未必能在水下将它轻易射杀,若是迎面撞见,鱼枪上的毒药如果发作稍慢,潜水组前边的成员必定会首当其冲,被它一口咬去半个身子。

  胖子手中举着探照灯打在鲨头上,我看得分明,知道正可趁着大白鲨钻进大厅的这一时机,射它一枪,当下拿捏好时机,抬手便射出鱼箭,Shinley杨也在同时用鱼枪射向目标,两支带着倒刺的锋利鱼箭,在水底拽出两道寒光,恰似流星闪电,直奔白鲨飞去。

  可大白鲨正猛的用力挤进大厅,对它来说,这船体的铜铁舱板,大概和硬纸壳子一样不堪一击,那一身千钧的巨力,撞得整条沉船都震颤不止,恰好那张被卡住的钢琴,由于船体震颤猛烈,斜刺里滑了出来,两枚鱼箭全钉在了琴架上,那尾巨鲨也恰好闯进大厅,在水中与与滑倒的钢琴撞个正着,那架估计是很名贵的钢琴顿时被巨鲨撞得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