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三十一章 群鲨(上)

  古猜对我们打着手势,舱门外那条巨鲨,应该是“虎鲨”,在狭窄的船舱通道里,它根本施展不开,可以出去将其杀掉,说着用龙弧短刃在水中虚刺,神色间透出十足的凶悍,和在陆地上判若两人。

  我心想古猜若真是龙户,凭着遍体“龙獭透海阵”的花绣,可以纵横海底,往来无碍,自然是可以让他单独潜回水面,取了驱鲨剂再来接应我们,可他明明在刚才受到了锯齿鲨的袭击,看来古疍人的的那套神秘纹身,也只是在传说中厉害,搁到现实里未必好使,他先前赴水救回阮黑,恐怕也仅仅是一时运气,我十分清楚水下鲨鱼有多厉害,怎肯让他冒险出舱。

  古猜不知我的想法,见我不答应,又对Shinley杨和胖子比手划脚,想要从沉船中游出去,我暗骂这海上的蛮子怎地如此缺少组织纪律性,看来在潜水之前我告诉他的话,都他妈算是对牛弹琴了。

  却在此时,我突然发现古猜身上好像黏着一层东西,把他身上的纹身都遮挡住了,昏暗的水中也看不真切,我急忙到他近前,在他背上用手一抹,潜水手套上什么也没有,而古猜后背的纹身确实是被一层黑色的物体盖住了,有形无质。

  我心中一惊,在福建沿海多有黑色海水黏住渔船和船员的传说,水鬼缠身似乎就是这样,联想到刚才驱鲨剂迅速挥发,难道这沉船里真有幽灵存在?虽然盗墓摸金之人对幽冥之事看得超脱,但下海捞青头却另当别论。蛋民们那句古谚“欺山不欺水,瞒天不瞒海”说得极有道理,人们对深海的了解,甚至还没有对月球的认知程度来得多,海底是个神秘莫测的环境。摸金校尉那套手艺在海里就玩不转了,天知道我们在这沉船里遇到的是什么。

  我想把这一情况让古猜知道,可能鲨鱼过来袭击他,就是因为他的纹身都被黑色海水黏住了。于是将他拖到那面大镜子之前,背对镜子,让他回头看镜中自己的背影,可还没等古猜回头看向镜中,我借着潜水水电的光亮,在水影晃动之中,见有一个身形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混在我们当中,他模糊的身影并不清晰,不过手上金光闪闪的手表却格外显眼,是船长的幽灵。

  如果船只遇到海难,在不得不下令弃船之后,唯一有权利留在船上的只有船长一人,他有权利选择和他的船同生共死。以往听到那些关于幽灵船的传闻,也大多是船长死后不肯离开他视为生命的船,时隔多年他的亡魂依旧留在船上,驾驶着鬼船在大海上兜圈子,海图上的航线都是一个又一个重复的圆圈。据说中国的南海舰队也曾发现过这样一艘怪船,不过这只是部队里的传闻,说也不好说是真是假。

  所以我一眼瞅见镜中水波光影中,多出了一个戴了块金表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脑子里先入为主,首先闪现的一个念头:“在玛丽仙奴号沉船中果然有个船长亡灵”,他就是都快被鱼啃没了的那条断臂的主人,他的金表都被胖子捋去了。

  船长的幽灵似乎趴在了古猜的背上,遮住了他的龙户纹身,镜中这一幕让人寒毛倒立的情形非常短暂,也就在一恍之间,可能除了我之外谁都没能注意到,我心中猛然一震,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带动身边水流,那镜中的鬼影也因水波紊乱,被搅得模糊不清了。

  驱鲨剂被海水迅速化去,以及我们在沉船中无缘无故的遭到鲨鱼袭击,可能都和玛丽仙奴号船长的幽灵脱不开干系,我想要让其余的人注意到这一危险的情形,可没等我接下来再做出别的举动,便有一条形细长的“青鲨”,从堵住船体窟窿的桌面下溜了进来,兜头撞在了Shinley杨身上,青鲨体型虽小,可在水下被它咬上一口谁也吃不消,Shinley杨正按着那块木板,见青鲨蹿到近前,只好闪身去躲。

  我见青鲨如影随形般追咬Shinley杨,狭窄的舱室之中,我们四人几乎是摩肩接踵,躲得开第一下也躲不开第二下,我只好和胖子分别拔出潜水刀,朝着从身前游过的青鲨刺去,但人在水中行动缓慢,如何刺得到灵活异常的青鲨,那青鲨行如闪电,从两柄插落的潜水刀下快速穿过,眼看着就要一口咬住Shinley杨的肩头。

  Shinley杨退到墙角,室内狭窄无法使用鱼枪,只得拔出潜水刀倒握在手中,准备跟游过来的青鲨硬拼了。在这危险万分之际,古猜霍的挺身向前,那青鲨游动速度虽快,龙户在水中的身手更快,手中刮蚌屠龙的“龙弧短刃”递出,将游向Shinley杨的“青鲨”截个正着,铸满鱼鳞纹的青铜弧刃,虽是称为短刃,实际比斩鱼刀小不了多少,连柄带刃,也有成人的半条手臂长短,刀头宽阔弯曲,非常锋利,利刃寒光闪现,刀锋到处,顿时刺入青鲨体内,污浊的血液滚滚冒出。

  那青鲨甚是凶悍,虽然被利刃几乎戳了个对穿,却并未当场毙命,它吃疼后垂死挣扎时的力量奇大,这时就算我和胖子加上古猜三人一同出手,在水底都按不住这条体型不大的鲨鱼。只见它身躯翻卷,拼命扭动起来,古猜也当真是海上的蛮子,到了这时候还不肯撒手放开短刀,身体也被青鲨在水中甩了起来,人和青鲨都撞在那面大镜子上,将镜面撞得粉碎,古猜趁机揪住鲨鳍,抽出龙弧刀,手起刀落,又接连在青鲨鳃上连戳了数刀,一股股的雪水涌动之中,那凶恶的青鲨拼命扭得几扭,终于失去了生命的鲜活力量,软塌塌的死在龙户古猜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