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三十章 闹鬼(下)

  一时之间,我们潜水进入沉船的这四个人,都被困在了狭窄倾斜的船长室里,连转身都觉得局促,如同被关进了一个注满水的钢铁棺椁之中,不过仗着水肺中氧气充足,破拆装备精良,而且摸金校尉对“密室幽闭恐俱症”有种先天的免疫力,所以并没有感到过度的紧张和绝望,但压抑的心情还是避免不了。我用潜水手电照视四周,想看看这破损的船舱里是否另有出口。一舱之隔,外边就是归墟中的海水,船体沉没时被扯开一个豁口,也许古猜可以钻出去,可其余的人就算不背着水肺也难通过。我让胖子试试能不能用液压破拆器把这破口再增大一些,外边水流虽急,但只要攀住船体,也能潜回水面。

  胖子举手答应,同古猜两人一齐进行破拆,这时Shirley杨在我肩上轻拍两下,让我看斜下方的舱壁。我记起刚刚在那里看到一个人影,覆盖其上的泥沙已经都被Shirley杨抹去,底下却是一面很大的镜子,镜体一部分已经破碎,潜水员身上有光源,在镜前一照,就见人影和灯影随着水波起伏重叠,这光影扭曲的情形,也真让人觉得心中发毛。

  我心想也许是满脑子都是要找“秦王照骨镜”的事情,导致看见什么镜子都感觉颇为古怪,不过船长室里有如此大的一面镜子,倒确实很不对劲,难道那戴大金表的船长生前很喜欢照镜子?即便出海航行也要时常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仪容?

  再看镜框则甚是古朴,都是雕花的红木,形态虽是典雅,但很不符合这艘游轮现代化的特征,与舱内其余奢华的物品很不搭调。我看得莫名其妙,侧头看了看身边的Shirley杨,她对我摇了摇头,这面镜子虽然古怪,但看不出什么名堂。

  我心想只要有隐患,就应该趁早排除。于是想把这面镜子彻底砸碎,可正在这时舱中水流涌动加剧,胖子已经把那豁口拆大,像张大嘴似的咧在那里。他对我们一挥手,就要当先出去,忽然间一头锯齿鲨,从外边水里钻进了船身的窟窿之中,那锯齿鲨在水底劲力奇大,一头撞在了古猜身上,将他从船舱靠外的一侧顶到了内侧。

  明叔说古猜是古时疍人中的龙户,身上有“透海阵”护体,以象征为龙鳞之属,水中鱼龙皆不能伤。谁料到竟被鲨鱼袭击,幸亏我刚刚没有让他独自去斗杀通道里的另一条鲨鱼,否则又要折损人手。

  所幸鲨鱼口都生在腹面,它穿过船壁进来伤人,身体并不灵活,古猜才没被这鲨鱼咬到。他自幼跟师父阮黑在海里捕鱼采蛋捞青头,颇见过些水底的场面,虽然事出突然,但仍能镇定自若。后背撞到舱门,双脚在壁上一点,活像一尾灵动的黑海豚,闪入了鲨头袭击不到的舱中死角。

  锯齿鲨猝然出击,没能咬到活人,反而被卡在了船壁的窟窿中,可能锯齿鲨也没料到这种事情,有点发懵,鲨头连摆,也不知它是想钻进来,还想打算抽身回去。

  胖子躲在侧面,见这巨大的鲨头在身前晃来晃去,位置十分就手,正好手中的金刚石链锯还没放下,脚底一踏液压泵,抖开链锯,把他在大兴安岭插队时锯木头的手艺施展出来,将那凶残的海底霸王锯齿鲨,当做了一段横倒着的圆木,从中锯了个痛痛快快。

  金刚石链锯拆铁解铜都不费事,锯齿鲨血肉之躯,又怎经得住它在身上拖个三五来回,偌大个鲨头顿时被齐剧剧锯断,滚进舱中。失去头部的后半截鱼身,则像一截大木头,随着水流飘进乱石废墟,刹时间舱中血水弥漫,透过蛙镜的视线全被混浊的血雾遮挡。

  若非在水下不能说话,我早就破口大骂了,这胖厮只顾自己一时痛快,被他锯掉的鲨鱼头里冒出滚滚血水,浓重的血腥定要招来附近群鲨,我想到此节,不敢怠慢,急忙摸到鲨头,合身抱住将它推出船外。

  锯齿鲨的头颅刚漂到外边,就被几条鲨鱼争相撕咬,归墟之内水流紊乱,而且被海眼卷进来的海兽海鱼各种各样,种群和食物链全被打乱了。饿鲨更是红了眼,见什么就想咬什么。我透过舱体看到船外群鲨云集,鲨鱼在水下凶忍残暴,岂是人所能敌?赶紧同Shirley杨把船长室中的书桌面板卸下,挡在了船体地窟窿上,以免再有鲨鱼瞅冷子钻进来。

  室中鲨血渐消,众人暂时松了一口气,但前后都被恶鲨所阻,潜水组已经完全置身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窘境之中了。沉船内部的那条大鲨鱼,少说有五六米长,大得惊人,但我并没有来得及细看它是什么种类。鲨鱼在古时也称“鲛”,体形如梭,头大尾细,从头开始后部逐渐变细,以达于尾,它们骨骼柔软,皮厚色黑,鳞为颗粒状,粗糙而坚韧,鳃孔裸出,没有鳃盖,胸腹两鳍既阔且大,如同飞翅,两叶尾鳍则大小悬殊,多产于热带之海洋。南海中鲨鱼极多,它的鱼鳍可以晒干为鱼翅,是宴中上选,鱼皮可做刀剑皮鞘或服装,所以也有蛋民捕鱼时专门捉鲨鱼,在市上可直接换到生活必需品。

  我们眼下自是无心去考虑鱼翅和鲨皮的价钱,我和Shirley杨绞尽脑汁,回忆搬山填海中“驱鲨术”的相关记载。鲨鱼种类甚多,背淡色灰,腹部雪白的是大白鲨;体形细长,皮色呈蓝的是“青鲨”;背部如茶色微红,体侧有红斑的鲨鱼,叫做“虎鲨”;腹部左右有锯齿状突起物的是“锯鲨”,也就是刚刚被胖子活切为两段的那种;有种头部有横骨做“丁“字形,眼睛长在两端,相貌十分古怪的是“双髻鲨”。以这几种在海底最为常见,此外还有许多异类,虽然习性会有不同,但在归墟内似乎这几种鲨鱼都有,杂处盘踞在沉船和死珊瑚形成的洞穴缝隙里,猝起相攻,没有了驱鲨药剂,实是难以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