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三十章 闹鬼(上)

  胖子性急,不等我们回应,只把潜水组刚刚拦下,便径直游过去捋那金表,一扯之下,连胳膊带手表竟全从舱门中一并拽了出来,原来那手臂和死者躯干早已分离,不知是遇到海难之时意外所至,还是在沉船里被恶鱼咬断。

  趁胖子从断臂上摘下金表的时机,我低头看了看塑封中的图纸,这有短臂的房间,似乎正是船长室,如果在里面能找到底舱货柜的钥匙,正好可以省去水下破拆作业的麻烦,沉船在水底废墟中的位置非常微妙,如果受到外力太大,很可能会随着乱石倒塌断裂,甚至陷入深水,那可就棘手得紧了。

  想到这,我对Shirley杨一招手,带头潜入这间船舱侦察一番,我推开舱门,房内水中的颗粒物杂质极多,在门前用潜水手电四下里一照,也瞧不清什么,只好用手在墙上一撑,蜷身进入房间,船体破损使得这里涌进了许多泥沙,到处都被乌蒙蒙地覆盖住了一层粘稠稀软类似盐卤般的泥沙。我随手在斜下方的墙上一抹,就见墙上依稀有个晃动的人影,我心中一凛,墙体中怎么会有人影晃动?待得再要细看,忽觉身后水流异动,赶紧回头望去,只见胖子等人的身上,都正自涌出一股股的鲜血,血雾混在海水中,都快把整个船舱里的海水染红了。

  玛丽仙奴号船体倾斜角度大约是四十五度,我们在水下向船体后部移动,便要不断潜向斜下方,我摸索着进了船长室,忽然发现身后的同伴身上涌出鲜血,再看自己身上也是如此,好似在不知不觉之间被人在腰上割了一刀。血水如一阵红雾升腾向上,狭窄的船舱中当时就被染红了大半。

  水下的环境本就容易使人心中感到压抑,一见身上出血,众人无不骇异。最奇怪的是我并没察觉到什么时候受了伤,也不觉得哪里疼痛,若说失血过多导致身体麻木,也绝不会如此之快,何况流了这么多血,头脑却仍然清醒,没有大量失血产生的眩晕感。

  我们这只潜水小组稍一慌乱,便发觉身上流出的鲜血大有蹊跷,随即宁定下来,各自在身上查看。Shirley杨最先发现,她摘掉深迹腰间装有防鲨剂地罐子,一股股红色的水流都是从罐中冒出,不消片刻,里面的驱鲨剂便全部被海水化为了鲜血一般的液体,罐子里面彻底空了。

  我和胖子、古猜三人也扯掉身上的驱鲨剂,秘方配置的丹丸同样化得不剩什么了,看来大事不妙,在水下沉船中竟然同时夫去了防御鲨鱼的屏障,可大伙都不知发生了什么,除了古猜之外,其余的人都戴着蛙镜水肺,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估计都跟我的感受差不多,除了三人心惊,更有七分的诧异。

  搬山道人在海中采蛋寻珠,为了对付水下复杂恶劣的环境,逐渐掌握了一套填海的方术,有这些秘术为辅,在风浪湍急的大海上,也如行走在他们最熟悉的山中,所以此门方术唤作“搬山填海”,是一系列秘方、法门、诀语、器械道具的总称。这其中仅驱鲨术一项便有若干种法门,不过Shirley杨能查到,并能实际运用的,只用“雪蝦蟆”与“丹砂”等物混合提炼出的驱鲨刘,“雪蝦蟆”是一种山里产的坔蛙,“丹砂”即是朱砂,乃是水银的原生矿,色赤红,混以药物配置出凝固的丹丸,在海水中会逐渐融化,产生一种暗红色的液体,在正常情况下每一罐都能够维持两个时辰,用现代地时间单位来说就是四个小时。

  可是我们四人携带的驱鲨丹药,在顷刻之间同时消解于海水,我记得在珊瑚庙岛准备出海的时候,我曾翻看过Shirley杨家传的搬山术秘方。在早年间,搬山道人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们认为“丹化血”的异兆,是由于海底怨魂为祟,难道这沉船里闹鬼不成?

  此时海水涌动,早将舱内红色的药水稀释得干干净净,我赶紧对其余三人打个手势,趁着入水不深,迅速原路退回,回到搁浅的三叉戟号重新装备驱鲨剂,然后再到沉船里打捞秦王照骨镜。

  Shirley杨和胖子会意,转身就要从船长室的房门出去,可古猜跟我们缺少默契,他在最后正好把门堵住,我只好推着他往回撤,刚把半截身子探出去,就在潜水手电的光束中,见到一头大鲨鱼从通道里游了进来。

  我“啊”了一声,险些把呼吸器从嘴里吐出,冒出了大团的汽泡,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驱鲨剂刚刚失去作用,鲨鱼就前后脚跟上来了。

  古猜大概由于他师傅刚死,心神有些恍惚,又或并是心情抑郁,激发了他骨子里遗传疍人的那种原始蛮性,在海里就想见点血,冒冒失失地抄了龙弧刀,就想扑过去宰那鲨鱼。

  我怎容他胡来,在狭窄的船舱通道里宰一条鲨鱼对他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血腥会引来更多的饿鲨,被卷进归墟绝境的鲨鱼数量不少,它们大多在海底废墟和沉船残骸中搜索食物,而且鲨鱼不喜月光,水面上那些阴火矿层发出的光线,使它们烦躁不安,一旦捅了马蜂窝,大伙都得在水下喂鱼。

  于是我一把拽住古猜的胳膊,把他扯回了船长室,通道中的那条鲨鱼被我们搅起的水流吸引,鲨尾一摇,就在水中朝着我们扎了过来,鲨鱼的速度好快,迅捷程度不让鱼雷,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眼前。相比起来潜水员在水下的动作就太迟缓了,我想缩身回舱根本就来不及了,正要去摸潜水刀相拼,胖子在身后拽着我的腿向后拖动,把我拽进了室内,Shirley杨眼疾手快,趁机关上了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