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二十七章 海之渊 鲸之腹(上)

  随着归墟之中水位的下降,远处一片被淹没的古城废墟露出水面,城池依山而起,几千年的岁月似乎并未将它彻底摧毁,远远看过去,其大体格局依旧保留了下来。城后是一条条黄中带红的烟雾在海平线上飘动,我和Shirley杨在石柱残骸上观望许久,都觉这地下之海离奇诡异,前方去路吉凶难卜。

  我心想被海眼吸进归墟的都是海面建筑物的残骸,绝不会有整座古城都陷进来,除非它本身就是建在这里,便随口对Shirley杨说:“恨天古城怎么会在海眼下边?这地方可真够隐蔽,要是没汉奸带路,可能连鬼子都找不着。”

  Shirley杨秀眉微蹙,望着海面上的古城似是若有所思:“我小时候听一位老船长讲过巨鲸吞没城市的传说,此后古城里的人们就生活在鲸腹里面,可你看归墟中的地形,便似象极了鲸腹,天地造化之奇,真让人难以思量。古书所载,一入归墟,则见海象随阴风聚散,有如舟行鲸葬冥海,舵失迷航,水色茫茫,莫知所措。这一描述虽然并不完全准确,但身临其境,其如置身混沌虚无的冥海,也多少与古时地理学者所言有些吻合。”

  听Shirley杨这么一说,我才察觉到这里的地形,确实如同在巨鲸的肚腹之中,而海中那片废墟里面,说不定会有古人烛照龟卜的秘密。我一时忘了座船已经损坏,困处茫茫海中的境地,反倒想过去一探究竟,不过我心中也隐隐知道,这么做非常不合时宜。头顶上的地层中有数个大小不均的海眼,阴火中蕴涵的高热,使这些海底的窟窿中产生剧烈深无旋转的热风,犹如地热喷涌,挡住了海水下落。但凝结的海气一旦形成气候,海洞还会再次将大量的海水卷入下面的归墟。我们无法判断这种现象间隔有多久,也许会隔上一两天,也许会有一两个月,总之海洞就如同悬在天上的定时炸弹,一旦使海水漏下,那我们就“人或为鱼鳌”了。眼下当务之急,便是要先找到一处相对安全的区域稍事休整,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忽然船上一阵喧哗将我的思绪打断,胖子和明叔等人也在刚才看到了归墟海面上出现的奇观,目瞪口呆了片刻之后,明叔又说那装着南珠的背包,是大伙的身家性命,怎能让胖子这号不知轻重高低的粗人拿着?说着伸手要取回来亲自看管,胖子一抬胳膊,做势要抽明叔,吓得明叔不敢再言语了。胖子见自己如此有威信,不禁得意起来,大大喇喇地随手拎着背囊,转身去指挥古猜和多玲,抬上受伤的船老大阮黑,准备弃船上救生艇。

  这时由于归墟之水渐退,船体破损严重的三叉戟号漏水后,搁浅在了一片灰色的巨石浮雕上,一时倒无葬身水底之忧。可船体向侧面倾斜,给船上众人的行动带来许多不便。古猜和多玲两人先将阮黑搬到船下的废墟石板上,然后又协同明叔去拖橡皮救生筏下水,胖子则一趟趟地将各种应急装备搬至船上。

  在搬运一组水肺的时候,胖子刚在石板上落足,可那石壁在海水中浸得久了,上面覆盖了不少造礁生物和喜礁生物,滑溜得紧,他一落脚没能踩稳,便立刻仰面摔倒,挎在肩上的背包盖子被破碎的石橼刮开,里面装的几粒珠子顺势滑落水中,明晃晃得几道精光甚是耀眼。胖子赶紧起身下到水里去捡。

  水中的废墟倒塌堆积得毫无规律,巨石铜像以及沉船形成地间隙,犹如无数道沟繁纵横交错。胖子看附近水面没有鲨鱼游动的迹象,便到没腰深的水里,去摸掉落在一处石头上的南珠。南珠光照百步,亮可灭灯,掉在浅水里倒也不难寻找,可我在远处石柱上看的清楚,只见胖子刚捡到明珠,他身前十余米的地方便水花翻滚,露出一张八仙桌子大小的暗黑色鱼背,鱼脊倒竖如剑,冲着胖子就去了。

  我不知水中出现的是哪种恶鱼,只是急忙大叫胖子小心,水里有东西。在船上地古猜和多玲等人也同时看见了,纷纷大喊:“海怪!海怪!”抄起鱼枪就往水面上一阵攒射,鱼箭落处,对水下恶鱼厚密的皮鳞丝毫不起作用,只是稍稍将来势阻了一阻。胖子见状不妙,握了南珠连滚带爬地从水中蹿回身后废墟。

  水面上黑漆漆地鱼脊游到近处已是晚了半步,忽地沉入水底,不见了踪影。我们见胖子脱险,都松了口气,胖子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还在,对自己刚刚面临地危险也不以为意,顺手把南珠塞回背包,他这回学了个乖,将背包上的扣索打成了死结。

  Shirley杨以手拢音,提醒船上的人们不要放松警惕,然后回头问我:“老胡,你刚才有没有看清水里的海怪是什么?”

  我见她神色凝重,便不敢胡说,刚才距离稍远,那恶鱼又只露出黑漆漆一片背脊,实在是分辨不出它是海中的哪一种恶兽,但瞧它那体型,许不是大号的鲨鱼?可鲨鱼的脊翅又怎么会这么宽大?

  Shirley杨说:“冰海有种逆戟鲸,非常凶猛残忍,不仅能够在水下猎杀灵动的海豚,更可以从海底冲破冰层,吞咬冰面上的人或海豹,南海有种类似的剑脊鲸鲵,体形比逆戟鲸要小,阔口、黑背剑脊、腹呈扁圆,也善于出水伤人,可以直接从海里腾身出水将船上的水手拖进水中,与逆戟鲸是齐名的海中屠夫,素有杀人鲸鲵之称。我看刚刚那恶鱼的脊背,十分象是深水杀人鲸鲵,如果水里存在这种海怪,咱们乘坐在救生艇上就会太过接近水面,非常危险。”

  我们急忙告诉胖子和明叔等人,让他们尽量远离水面,以防鲸鲵出水伤人。胖子等人本已经把救生艇放低,受伤的船老大阮黑也被抬到了艇边,准备搬完了东西就弃船蹬艇,见情况有变,只好再去把伤员抬开,免得离水边距离太近被海怪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