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二十二章 砗磲(下)

  明叔边说边准备家式,这“食人蚌”是海底几千年的生灵,几千年是什么概念?就算是秦皇汉武没死,一直活到现在,都不见的有这老蚌岁数大,宰杀之前自然是要先拜渔主,这是海狼渔民们代代相传的规矩,不按章程来,谁也下不去手,据说会折损阳寿。

  胖子不失时机的打消明叔的积极性,他说船老大阮黑在蚌壳里见到有人,可不一定是人鱼,这海里长的象人的东西多了去了,国内临近湖海的地方都有讲蚌精的老戏,大多是老蚌成精变成女子,然后勾引汉子,后来有个老渔翁泼水戏蚌,将其降伏擒获,大快人心。所以这食人蚌里八成没有人鱼,而是蚌精那骚祸躲藏其中,谁撬开她,她就蹦出来亲谁一口,明叔你那老脸可擦干净点,等着挨亲吧你就。

  明叔跪在铜鸭香炉前祷告,他也不管香炉都被雨水淋灭了,仍然虔诚的念念有词,听到胖子胡言乱语,就扭头责怪道:“你个死肥仔又吹水,咱们盗墓掘尸的勾当也没少做,难不成还真信这些神神鬼鬼?你们不是向来说这是什么迷……迷信吗?”说完就不理睬胖子,举起准备宰杀食人蚌的勾刃弯刀,在海上凭空对着渔主恭恭敬敬的磕头念咒。

  胖子见明叔不信,就让我和Shirley杨为他证明,我说我可从没看过那种老渔翁捉蚌精少妇的淫秽戏曲,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戏,都是海边渔村歇鱼养海之时才演的,演员们大多是草台班子,旦角们脸上抹的花里花叉,一个胳膊套一面蒙了粉布的锅盖,跟鸡翅膀似的乍乍着,就算是扮演蚌精了,跟演老渔翁的汉子一捉一逃,眉来眼去,搔首弄姿,影响非常不好,而且观众中还有好多少年儿童……

  Shirley杨从没听说蚌精这事,好奇的问我:“你没看过怎么了解的如此清楚?连观众中有小孩都知道,蚌精又怎么会变女子?”

  我说没看过不等于不了解啊,乡下的事我太了解了,我没参军之前有个神圣的理想,就是到农村去,去研究农村阶级斗争的规律,以便对将来在开展世界革命的时候,所要实施的农村包围城市计划提供充足的战略依据。世界革命为什么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呢?因为在我们眼中,北美和西欧就是最大的城市,亚美和西欧就是最大的城市,亚非拉美那些水深火热的地区就是农村……不过这事有点扯远了,还是说蚌精为什么会变女子。以前在洞庭湖边有个田螺姑娘的传说,说有个傻小子一穷二白,穷的就剩下一身傻力气,依靠打渔赡养他的瞎眼老娘,由于太穷常常揭不开锅。

  后来这傻小子在洞庭湖捉到一只大田螺,就把它养在家中的水缸里,结果这大田螺成了精,变成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妞儿,又给这傻小子粮食又给他钱,还帮他打扫卫生做家务,照料他妈。田螺精跟蚌精大抵都是一路货色,蚌精看上了这傻小子渔民,觉得他淳朴善良勤劳勇敢什么的,反正全身上下都是劳动人民的传统美德,最后还以身相许嫁给了他,这好事连傻子都知道愿意,所以俩人还真王八瞪绿豆对上眼了,从那以后就凑到一块过日子了,也不知道这种家庭生出来的孩子是不是怪胎。

  Shirley杨笑道:“这好象是很美丽的一个民间传说,可我也真奇怪了,听你说出来怎么就不觉得美好,反是感觉有些可笑,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讥讽美好的事物?”

  我说那你可又冤枉我了,田螺姑娘的传说美丽吗?美丽也只是表象,可事物的本质呢?美丽传说背后的本质不值得我们深思吗?类似田螺姑娘的这种美丽传说太多了,解放前老百姓们都喜欢听,为什么喜欢听呢?因为劳苦大众没黑没白的流血流汗,到头来创造的财富都是别人的,他们一辈一辈的勤勤恳恳,饥寒交迫的忙碌,到头来却始终要过省吃俭用节衣缩食的日子,有个头疼脑热大病小灾,也不敢耽误了干活,稍有懈怠转天就要饿肚子,命苦的人谁不盼着天上掉下个好媳妇,又美丽又贤惠,最好都跟蚌精似的不仅能变出米、变出钱、变出全国粮票,想吃什么就给你变什么,而且关健是这漂亮媳妇儿还没娘家,铁了心跟苦命人过穷日子,拿扫帚赶都赶不走。

  所以他们都愿意相信这些美丽的传说是真的,实际上都是谎言,赤裸裸的谎言。古代那些王孙贵族就是想通过这些谎言,给劳动人民一个看起来无比光明的未来,好好干,吐了血也别喊累,穷日子慢慢忍着,苦日子慢慢熬着,但你得老实,不能偷、不能抢、更不许造反,也不要随随便便怀疑老天爷给你安排的生活方式和家庭出身,你照这么样累死累活的过下去,将来肯定有个蚌壳里变出来的漂亮媳妇儿,在前边等着你,你问她长的怎么样?皇帝的女人够不错了吧?可三宫六院的红粉佳人们捆一块,还都比不过人家这田螺姑娘的一条大腿,田螺姑娘不仅小模样儿长的标致,更兼家财万贯,龙宫里的宝贝她想顺出来就顺出来,一门心思的嫌富爱贫,就愿意跟你这傻小子苦力比翼双飞,骗他妈傻子呢?

  胖子听我一番高论,忍不住喝采道:“说的太好了胡司令,一针见血啊,外国童话除了公主就是王子,还大多讲个门当户对的原则,可这种田螺姑娘的故事毒性实在太大了。毛主席说粪土当年万户侯,我说赖蛤蟆照样能吃天鹅肉,咱们就是要把那些以谎言欺骗劳苦大众的老粽子都从土里刨出来,让他们知道知道,拿了我胡汉三的,早晚还得给我吐出来!”

  Shirley杨早就被我气得没脾气了,听胖子又有心蹿叨我去做摸金校尉的勾当,只好提醒我说摸金符都摘了,怎么好再做摸金校尉?将来到了美国好好做生意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