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二十二章 砗磲(上)

  Shirley杨表示同意,我们开动水下推进器原路浮上,我见到她刚刚用水下照相机在四下里拍了一通,心想中国商代文明仅局限于中原地区,比现在的中国版图要小得多,如果真在南海尽头发现了受商周文明影响深远的归墟遗迹,对于研究人类的航海历史和文明史都有非凡的意义,就算找不到秦王照骨镜,单把这些照片带回去也足能把陈教授刺激得再次住院。

  我们三人将照明器具全开,缓缓浮至珊瑚森林,但刚上来就发现不对,在那株半透明的大珊瑚树底采蛋的B队,正对着我们把潜水探照灯画圈,显然是需要我们立刻支援,我将手向前一切,带着Shirley杨和明叔迅速接近珊瑚树。

  珊瑚树下船老大阮黑和多铃正拼命撬着一只巨蚌,这只大蚌藏身在珊瑚礁下,比最大号的磨盘还要大上三圈,波浪状的蚌壳紧闭,任凭阮黑二人怎么用力也壳不动分毫,这只巨蚌少说也生长了几千年,外壳洁白晶莹,几乎跟海底的石头结成了一体,是只善于夹人腿脚的食人贝。海中生蚌,实为古说,因蛋民和渔民最忌打“背”网两手空空,所以对各种珍珠贝仍以蚌称,食人贝在蛋民口中虽然不提它的学名“砗磲”,却常以“白龛”呼之,不知多少蛋民在采珠时被这种东西夹住坏了性命。我不知船老大阮黑为什么想把它擒起来,还不等问他,他就迫不及待地打着手势告诉我们,蚌壳里有个人!

  我还道是我理解错阮黑的意思了,这汹涌无际的珊瑚螺旋海域除了我们哪里还有别人,就算这是只俗称食人贝的海砗磲,它壳中又怎么会有“人”?是活人还是死人?明叔好像突然醒悟,做了个游鱼的手势。这回发达了,食人贝里八成是夹住了罕见的海中人鱼,它的肉可比等重的白金还要贵上一倍。

  明叔按住那磨盘般大小的食人蚌,激动得冒出好长一串气泡,比划着告诉我们,这老蚌可能夹住了海底的人鱼。实际上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蚌壳里究竟是什么东西,只有船老大阮黑和他徒弟多玲两个见到了,在水下也难以仔细描述。

  我见这罕见的大砗磲外壳晶莹白润,正是件不可多得的青头货,反正后船舱里的西瓜都抛净了,空出好大的地方,一不做二不休,何不给它连窝端了?于是打个手势,让阮黑带着多玲在海底无迹守候,我和Shirley杨等人先回船上,让胖子带着凿子撬棍下来帮手,将这只千年老蚌吊回甲板。

  部署完毕,我们当下沿浮至减压线附近,随后按部就班地回到注水箱内摘掉沉重的装备。我把水下的情况对胖子和古猜作了简报,胖子早就在船上憋得想挠墙了,听明白之后立刻带着古猜跟我们进行交接,带着凿子和液压分离器下水捉蚌。

  阮黑师傅三人皆是橇蚌采蛋的好手,有了器械更是得心应手,但仍是废了不少功夫,才将那只“砗磲”凿离礁石。他们几人借着洋流浮力将其托至海面,用钢索困扎了,明叔开动船上吊臂钩桂,终于把这千年巨蚌捉出水面。

  胖子有心卖弄,站在悬吊半空的巨蚌壳上,把蛙镜推到脑门上对我大喊:“老胡,你看本司令捉到的这家伙是个什么东西?按照当个的行市,把它整回美国,最起码能换艘游艇,到时候咱带几个美国小妹子……”随着吊臂举起离得海面越来越高,胖子话未说完,就开始觉得眼晕了,啊哟叫了一声,脚下发软翻落水中。

  我担心他得意忘形,弄得动静太大引来鲨鱼,赶紧让阮黑把他拖回船上,我招呼船老大阮黑也赶紧上来,差不多该撤了,可阮黑认为海象平静,潮位低落,海底还有许多老螺,这千载难逢的采蛋良机怎可错过,他不顾患上潜水病的危险,更换水肺之后,坚持要带同他的两个徒弟再次入海采蛋。

  明叔也有此意,劝我不必阻拦蛋民的行为,看这天气,有可能会落雨,但没有风信,浪涌必定不起,只要没有浪涌干拢,海上即使下再大的雨,对潜水作业都不会产生影响。不过明叔他自己可不想再次潜水了,反正阮黑师徒都是花钱雇来的帮手,又不曾少分他们半分红利,他们既然想出力大捞一票,何必阻拦,尽管让他们去做好了。

  此时天空更是阴霸,浓云似墨,笼盖了海面,海风中似乎有种危险的信号传来,我心中动了一动,心说个夜可千万可别有大风大浪,不过想到明叔和船老大阮黑对海象天候甚是熟悉,他们既然说没事,料也无妨。

  据说珊瑚螺旋海域一年四季都有风暴潮,除了月圆欲蚀之夜天空才会放晴,平时都是云层厚深重,伴随着次声雷暴的睛空湍流常常出现,飞机难以飞临上空,海底低频电磁波干扰船舰电子设备,使得针迷舵失偏离航向,许多灾难性地事故都是由此产生,可这一现象至今无法解释。

  此时从Shirley杨正在好奇地打量着被捕获的食人蚌,由于众人要忙着继续采蛋,还无暇理会它,只是以钢索揽绳绰了,准备腾下手来再收它。Shirley杨对我说:“你看食人蚌的白壳凹凸起伏,好象是一道道波浪,又象是古罗马战车的轮条,得天地造物之奇,实在是美焕美伦,看着蚌壳的纹理极是细密,这说明它至少也在海底生长了几千年,人类文明了才不过几千年,而这食人蚌竟也生存了差不多几千年,这真令仅仅能话几十年的人类感到惊叹。”

  我担心从Shirley杨要大发慈悲,想将这老蚌放归大海,那么这件众人费了好大力气得来的青头货得而复失,岂不是到嘴的肥肉又飞了?它既然活了这么多年,也该够本了,因为伟大导师曾经说过,生命的意义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能产生价值。

  但人的正确思想不是从天上掉下来地,我只好给她做工作说:“海中生物有许多都是寿命极长,千年王八万年龟,我看千年万年也并不希奇。食人蚌其实并不吃人肉,只不过它锯齿状的两壳一旦夹到人,就会死死闭合,从古到今,常有蛋民横遭此难,所以才给它按了食人蚌这么个令人毛骨耸然的名字。听阮黑所言,他好象看到这砗磲壳中夹着个死人,千百年来没有蛋民敢入珊瑚螺旋采蛋,也不知是南海中的人鱼,还是遇难的船员海狼,不过这笔血债必定是要用血来还的,咱们先找家伙把它橇开看看再说。”

  说话间天上就开始下起雨来,海天之间阴暗无边迹,虽是白昼,却如同到了傍晚,远处的海面一片晦暗苍茫,只有几处浮标一闪一闪的泛着亮光,但我们必须等到再次潮水暴涨才能离开,对恶劣的天气束手无策。还好如明叔所言,雨下得虽急,但对海象影响不大,浪涌依旧平缓,想来大概是同前一天海气宣泄有关,珊瑚螺旋海域的地理天候难以常理度测,天上暴雨如注,海面却硬是风平浪静。

  我们都回舱取了雨衣穿在身上,冒雨去对付那只食人蚌,由于雨中光线阴暗,只好把船顶上的探照灯掉过头打在蚌壳上,更是映得蚌壳惨白,显得有几分渗人。巨蚌出水尚且未死,借着雨水冲淋,又蠢蠢欲动,不过蚌壳依旧紧闭,不露半点缝隙。面对这只几千年的活物,我和胖子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着手,如果损了蚌壳,可就不值钱了。

  明叔见要破蚌,也跟着忙前忙后,他认定这蚌里夹着一条价值连城的人鱼,我没听说过南海有人鱼,以为是类似在献王墓中被制成长生烛的黑鳞鲛人,便问明叔这两种东西是不是一回事情?

  明叔说鲛人跟人鱼是两回事,一恶一善,习性外貌也不相同。人鱼不能出声,肉可食用,而鲛人性恶,能在海面上发出声色诱人,肉毒不能食,唯其油膏可为永久性燃料,无知之人容易将两者混为一谈。不过黑鳞鲛人虽是罕见,但终究是有人捕到过,这“人鱼”,或说是“鱼人”就太稀有了,百年难遇,其肉鲜美无匹。有传说吃鱼人的肉能长生不死,不过也没见谁真正吃过。有一次他在南洋跑船的时候,他手下的水手,在海中活捉了两尾人鱼,肚脐以上皆为人形,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下身近似鳞足,可以用尾波水,立于惊涛骇浪之中,只是接近一看,人鱼全身都有一层蜒滑的黏液包裹,奇腥不可近。被捉到后装在储满水的大水桶里,船员们围拢观看,那对人鱼也不受惊,就于木桶中游走盘旋。

  当时明叔并不识货,正赶上有个搭船的商人愿意卖去放生,就狠要了一笔钱财,任由那商人把人鱼带走了,等后来得知人鱼在北美和欧洲黑市的价钱,超过等重的白金两倍,明叔才知上了恶当,捶胸顿足,追悔莫及,隔了十几年回想起来,还要胸闷发梦骂不绝口,当年就是太厚道太容易相信别人,否则也不会被那挨千刀的奸商坑了。此刻有机会再得一尾人鱼,又怎能不让他心血来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