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第二十一章 食人蚌(下)

  这时我感觉到身边的黑暗之中,水流激荡,卷起好强的旋涌,有个白色的模糊影子在附近探首掉尾,距离我们已经近在咫尺了,我知道藏是藏不住了,急中生智,抢过Shirley杨抓住的乌贼,狠狠一捏,随手将其松开,那乌贼吃疼受惊,出于本能,立刻吐出墨汁想要自匿脱身。

  乌贼涂出的漆黑浓墨,如同一股海底黑烟,它的身体也急射蹿出,黑暗中果然有只海兽被逃遁的乌贼吸引,在我们面前掉头追去,微光灯下也看不清究竟是个什么,只感觉到白蒙蒙dk93一片大得吓人,那东西游动带气的水流十分强烈,象是海底刮起了龙卷风,若不是我们抱着石柱,几乎就要被它卷走,而且潜流涡涌久久不绝,我暗自吃惊,如此长大会是何物?莫非海底当真有龙?

  未及再想,眼前的大团黑墨便已被水流带走,就见那白练般长大的影子吞了乌贼,又朝我们转身游来,我们穿着重型潜水服,即使在水下借助浮力行动举手投足也仍是十分缓慢,想逃根本不可能,这时候只好豁出去了。我举起鱼枪,想要用喂了巨毒的鱼箭将其射杀,Shirley杨却先我半拍,打开了水下强光探照灯,眩目的白色光束直射出去,将对面游来的海兽照个正着。

  只见得灯光中一个白乎乎的巨物,首似牛头,身如蟒蛇,鳞角具备。我们骇然失色,这是龙还是什么?若说是龙,可身上没有爪子,若说不是龙,那牛首形的脑袋上都块生出角了,身体长如白练,见首不见尾,我看得呆了,一时竟忘了射出鱼箭。

  那怪物被强光一照,把原本冲向我们的头部蓦地一个转折,斜刺里绕过探照灯光束,长长的身体在我们眼前掠过,强烈的水流带得三人身体摇摇晃晃,它似乎惧怕强光,一头潜入古城废墟更深处的渊壑之中,再也没了动静。

  没等我们顾得上庆幸,身后的几根石柱本身在海涌反复冲击下早就不坚固了,被那阵剧烈的潜流一带,轰然欲倒,我指着侧面不远处的古代沉船,那后边似乎有间石殿,躲进去也许能避开倒塌的石块。

  石柱已经倾斜,说倒就倒,而且判断不出掉下来的石块会砸向哪里。我们判断出落石的死角,迅速移动到沉船骨架里面,断裂的石柱紧跟着倒塌下来,被激起的海底泥沙产生了一片烟雾,把我们刚才停留的区域覆盖住了,所幸并未引起连锁反应,但谁也不能断言其余的区域就会比那安全坚固,这沉在海底几千年的古城中,根本没有安全地带。

  我们躲进沉船地龙骨下,借机稍做喘息。明叔受了接二连三的惊吓,有些沉不住气了,手脚无措。他抓起水下写字板,急匆匆写了个字让我们看,这种水下写字板是给潜水员互相交流使用的,除非是经过长期磨合产生了默契,否则潜水员相互之间有一些复杂的信息难以及时勾通,遇到这种情况,就会借助水下写字板。

  我一看明叔写的是个“龙”字,知道他是说刚刚见到的大海兽是龙,这回遇上大麻烦了,我并没见过真龙,也不知明叔是否亲眼见过,不过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归根到底只有两个字“造反”,什么是造反?就是敢为天下人之不敢为,龙和鱼在我的世界观中没什么区别。我对明叔举了举手中的渔箭,等浮上海面的时候,那怪物要是再敢露面,我非让它吃我几箭不可,让它尝尝沾满了蛋民血泪仇的利箭是什么味道。

  Shirley杨摆了摆手,示意我们不必担心,她在写字板上写了“大海蛇”三字,又指了指探照灯,我这才记起前两天在船上,她跟我提到过深海的海蛇,西方人称其为“海蛇”,而东方人就管它叫“龙”,实际上是同一种海洋生物,沉浮莫测,常在飓风暴雨中攻击舟船,吞噬船上运载的人口牲畜,所以船员们谈之色变,古时海边庙宇中多有描绘海怪吞舟翻船的场景,里面的五爪之龙的形像便是以海蛇为原形,不过因为它惧怕光亮,所以平时只在黑暗的海底出没,只要携带强力水下照明设备,就没什么好怕的。如果早发现是大海蛇,也不用听明叔的馊主意关上光源躲藏了,刚才灭灯之举就险些受到攻击。

  明叔也知海蛇来历,隔了一阵,如果不是极特殊的情况,海蛇不会冒着光线袭击舟船和潜水员,他握了握手中的强光探照灯,过一好一阵才终于镇定下来,对我们挑了挑大拇指,表示不用替他担心,没问题。

  从Shirley杨和我举着潜水手电筒四处打量,只见身后的古代沉船虽然仅剩残骸,但仍可以看出与中式船舶外形相去甚远,充满了阿拉伯地区的异域风情,船体大半被海沙覆盖,能烂的几乎都烂没了,很可能是一艘元明之际海上贸易往来的商船,不知是遇到了什么海难才被卷入珊瑚螺旋。

  周围的古城废墟也已全部失去原貌,这些东西也许对考古学家而言,是惊人的发现,但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探索价值,绕着沉船游了一圈,再没发现有“玛丽仙奴”和其他沉船的踪影。海底遗迹的规模虽大,但潜水员能去到的地方十分有限,一来倒塌的墙壁和石柱阻路,二是这里面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也许无意中触碰到什么,就会引得房倒屋塌,似乎连海中水族都知这里危险,在附近都没有它们出没的身影,完全是一片死气沉重的鬼域。

  废墟中有几处漆黑的深渊,那条海蛇就是遁入了其中一处深壑,我想接近查看,但那些地方的水都打着转,奇溜无比,纵是游鱼也难接近,只得作罢,我对Shirley杨打个手势,这里没有我们要找的沉船,看来“秦王照骨镜”这件大青头并不好捞,海底古城的废墟里危机重重,非是久留之地,还是撤回去再做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