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二十七章 黑佛

  鹧鸪哨见到那具死人白骨,便有种不祥的预感,听了尘长老语气沉重,知道非同小可,便问了尘长老什么是菩萨闭眼。

  了尘长老说道:“月有七十二破,今夜适值大破,出凶偿邪,传说这种天时,地面上阳气微弱,太阴星当头,最是容易有怪事发生。倒斗的哪有人敢在这种时候入墓摸金?老衲初时以为这是座无主的空墓,想不到里面竟然有具尸骨,更邪的是白骨后面的千眼黑佛。这尊黑佛不是寻常之物,墓中若有阴藏的邪灵,咱们的黑驴蹄子和糯米等物,在今晚都派不上用场,咱们快退。”

  鹧鸪哨虽然不舍,但是也知其中利害,当下便不多言,同了尘长老与美国神父一起,转身要从玉门下的地道回去。

  三人转身向后撤退,后队变做了前队,美国神父托马斯就走在了最前边。托马斯神父见那二人要出去,实在是求之不得,立马找到地道口,点亮了鹧鸪哨先前给他的一支蜡烛照明,要跳进去跑路。

  走在第二位的了尘长老大叫一声:“不好!”伸手拉住托马斯神父的衣领,把他扯了回来,只见地道中忽然喷出一团浓重的黑雾,要是了尘长老动作稍微慢上半拍,托马斯神父必然被那黑雾碰到,只要晚一步,大概虔诚的神父现在已经去见他的上帝了。

  鹧鸪哨与了尘长老都知道这是古墓中的毒烟,唯一的通道都设置有如此歹毒的机关。不知道三人中是谁碰到了机括,这才激活了毒烟机关,多亏得了尘长老虽然老迈,但经验极其丰富,这才救了托马斯神父的命。

  这种黑色毒烟可能是用千足虫的毒汁熬制,浓而不散,就像凝固的黑色液体,黑雾从地道中越喷越多,鹧鸪哨等三人都服了克毒的秘药,摸金校尉的秘药多半是用来对付尸毒所制,对付这么浓的毒烟,有什么效用,殊不可知。

  眼见浓烈的黑色毒烟来得迅猛,三人不敢大意,只好退向墓室中有人骨的角落,但是这里无遮无拦,退了几步就到了尽头,如何才能想办法挡住毒烟,不让其进入古墓后室。

  鹧鸪哨与了尘长老对于没有退路并不担心,身上带着旋风铲,大不了可以反打盗洞出去,但是挡不住毒烟,一时片刻便会横尸就地。

  纵然是以鹧鸪哨的机智与了尘长老的经验,也束手无策,若是普通的毒烟只需要闭住呼吸,借着红奁妙心丸的药力,硬冲出去即可,然而这黑色毒烟之浓前所未见。人自从进了墓道便小心谨慎,不可能触发什么机关,谁也想不通这些黑烟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

  身后就是墓室的石壁,鹧鸪哨等三人后背贴墙壁,任你有多大的本领,在这里也无路可退,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黑色浓烟慢慢迫了过来。

  托马斯神父见了这等骇人的毒雾,惊得脸如死灰,一时间也忘了祈求上帝保佑,鹧鸪哨在旁边推了推托马斯神父的肩膀问道:“喂,拜上帝教的洋和尚,现在火烧眉毛,你主子怎么不来救你?”

  托马斯神父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个神职人员,强作镇定地说道:“全能的天父大概正在忙其他的事情,顾不上来救我,不过我相信我死后必定会上天堂。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死后能上天堂,信上帝得永生。”

  鹧鸪哨冷笑道:“哼哼,原来你家主子这么忙,我看既然他忙不过来,说明他不太称职,那还不如让一只猴子来做上帝,猴子的精力是很充沛的。”

  托马斯神父听鹧鸪哨说上帝还不如猴子,立即勃然大怒,刚要出言相向,却听鹧鸪哨接着说道:“洋和尚,你要是现在肯皈依我佛,不再去信那狗屁上帝,我就有办法让你不死。如果你不答应,最多一分钟,毒雾就会蔓延到这里,除非你不是血肉之躯,否则最多一分钟左右,你就会被毒烟熏得七窍流血而死。”

  托马斯神父说道:“现在死到临头,你还能如此镇定,我对你表示敬佩,不过也请你尊重我的信仰……不过不过,信菩萨真的可以活下去吗?你该不是在骗我?”

  了尘长老也已经发现了毒烟的关键所在,听鹧鸪哨言下之意,他应该也想出脱身之策了。了尘长老见在这种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鹧鸪哨还有心思和那美国神父开玩笑,也不由得佩服他的胆色。

  原来鹧鸪哨眼看前边已经完全被黑雾覆盖,下意识地贴住墙壁,感觉身边一凉,碰到一物,侧头一看,却是墓室壁上的一个灯盏,这位置应该是在棺椁顶上悬着的长明灯。

  如今墓里没有棺椁,只是在壁上嵌着一盏空灯,鹧鸪哨和了尘长老的眼是干什么使的,一眼就看出来这灯的位置有问题。依照常规,长明灯都是在三尺三寸三的位置,而这盏灯的高度显然低了一块,也就是低了那么半寸,灯台的角度稍稍向下倾斜,这肯定是个暗墙的机关。只要把灯台向上推动,整座墓墙就会翻转,打开藏在后室中的密室。密室修得极为隐蔽,这地方又名“插阁”,是用来放墓主最重要的陪葬品,即使古墓遭到盗墓贼盗窃,这密室中的明器也不容易被盗墓贼发现。

  鹧鸪哨胆大包天,间不容发之时,仍然出言吓了吓那洋神父,见他宁死不屈,不肯舍弃上帝改信佛祖,倒也佩服他的虔诚,心中颇有些过意不去。前边墓室中的黑雾越来越浓,鹧鸪哨也不敢过于托大,抬手抓住长明灯,向上一推,那盏嵌在墙壁上的长明灯果然应手而动,耳隆中只听咯噔一串闷响,三人背后贴住的墙壁向后转了过去,石壁上的尘土飞扬,落得众人头上全是灰土。

  墙后是一间仅有两丈宽高的古墓插阁子,带有机关的活动墙一转,把那千手黑佛和倒在墙边的白骨都一并带了进来。这间插阁子不像外边墓室中有那么多珍奇珠宝,只有一只上了锁的箱子。

  鹧鸪哨顾不上细看,便把墓室地砖启掉两块,把下面的泥土抹到机关墙的缝隙上,以防外边的黑色毒烟从墙缝进来,而且又发现这道插阁子地下的土质相对来讲比较松软,有把握一个时辰之内反打盗洞出去,这里的空气维持这么短的时间应该不成问题。

  了尘长老倒了一辈子斗,对于这种狭窄的墓室一点都不陌生,见鹧鸪哨一刻不停,马上用旋风铲开始反打盗洞,于是手捻佛珠,盘膝坐下静思。

  托马斯神父见鹧鸪哨与了尘长老一静一动正各行其是,谁也不说话,便忍不住问了尘长老:“你有没有发现,外边的黑色雾气里面有东西,我看好像不太像毒气。”

  了尘长老闭目不语,过了片刻才缓缓睁开眼睛,对托马斯神父说道:“怎么?你也看见了?”

  托马斯神父点头道:“我最后被翻板门转进来的那一刻,离黑烟很近了,看那黑烟里面好像是有一个人形,特别像是尊佛像,那究竟是……”

  鹧鸪哨正在埋头反打盗洞,听了托马斯神父和了尘长老的话,也忍不住抬起头来,在墙壁转进插阁子的一瞬间,他也看到了黑雾中的那种异象。

  了尘长老想了想,指着靠墙的那尊多手黑佛造像,说道:“那黑佛传说是古汝怯供奉的邪神,专司操控支配黑暗。信奉暗黑佛的邪教早在唐末就已经被官府剿灭,想不到西夏宫廷中还藏了一尊暗黑佛造像。这尊黑佛的原料有可能是古波斯的腐玉,传说这种腐玉是很罕见的一种怪石,有个玉名,却并不是玉,任何人畜一旦触碰到腐玉,顷刻间就会全身皮肉内脏都化为脓水,只剩下一副骨架,而且死者的亡灵还会附在暗黑佛上,阴魂不散。”

  鹧鸪哨看了看那副白森森的人骨,对了尘长老说道:“看来这具白骨,生前可能是个忠心的侍卫,自己选择留在藏宝洞中,触摸腐玉而死,守护着洞中的宝物。咱们三人遇到突如其来的黑色浓烟,也许根本不是毒烟,而是……”不说下去,大伙也都明白什么意思。

  了尘长老让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千万不可让自己的皮肤接触到黑佛造像,赶紧打穿盗洞离开,若真有黑佛邪灵作祟,这区区一间插阁子挡它不住。了尘长老想起来那具人骨手中抓着一串钥匙,便顺手取下,插阁子里有个箱子,说不定里面就是雮尘珠,这串钥匙是不是有一把是开这口箱子的,不妨开个试试。

  了尘长老点亮了蜡烛,在这插阁子里也用不着寻什么东南角落了,只要能有些许光亮便好,拿起钥匙一试之下果不其然,其中一把钥匙刚好可以打开箱子上的锁头。鹧鸪哨的盗洞已经反打出去一丈有余,上来散土的时候见了尘长老把箱子打开了,也忍不住要看看里面是否有雮尘珠,便停下手中的旋风铲,与了尘长老一起揭开箱子,然而箱中只有一块刻满异文的龟甲。

  鹧鸪哨满心热望,虽然心理上有所准备,仍然禁不住失落之极,似乎是三九天被当头淋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都寒透了,愣在当场,觉得嗓子眼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全喷在龟甲之上。

  了尘长老大惊,知道鹧鸪哨这个人心太热,事太繁,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对事物格外执着,心情大起大落就容易呕血,担心鹧鸪哨会晕倒在地,连忙与托马斯神父一同伸手把他扶住。

  却在此时,了尘长老发现,墙边上那尊黑佛,全身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全都张了开来,身上的数百只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三个闯入藏宝洞的盗墓者,散发出邪恶怨毒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