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二十四章 神父

  鹧鸪哨所指是船上的几个洋人,鹧鸪哨偷眼看了多时,觉得这几个洋人形迹可疑,而且身上都藏着枪,行李中有几把洋铲和铁钎绳索,聚在一起嘀嘀咕咕。

  最奇怪的是这些外国人不像鹧鸪哨平时接触过的那些,鹧鸪哨认识一些外国人,也懂得他们的部分语言,但是船上的这几个洋人,既不像古板拘谨的英国人,不像严肃的德国人,也不像散漫的美国人,这些大鼻子亚麻色头发的洋人,全身透着一股流氓气,很奇怪,究竟是哪国人?鹧鸪哨又看了两眼,终于想明白了,原来是大鼻子老俄。

  鹧鸪哨觉得这些俄国人有可能是去黑水城挖古董的,俄国国内发生革命之后,很多人从国内流亡出来,其后代就一直混迹于中国,不承认自己是苏联人,而以俄流亡人自居,净是做些不法的买卖。

  了尘长老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人,自然是懂得鹧鸪哨言下之意,示意鹧鸪哨不可轻举妄动:“咱们做的都是机密之事,须避人耳目,尽量不要多生事端。”

  鹧鸪哨对了尘长老说道:“待弟子过去打探明白,这些洋鬼子倘若也是去黑水城盗宝,那离咱们的目标很近,未免碍手碍脚,找个没人地方,顺手把他们做掉,省得留下后患。”

  不等了尘长老劝阻,鹧鸪哨就挤进人群,到那些俄国人附近偷听他们的谈话。原来这批人一共有六个,五个俄国人,一个美国人。

  五个俄国人都是流亡在中国的沙俄后裔,做倒卖军火的生意,听说黑水城曾经出土过大批文物,觉得有利可图,准备去碰碰运气,偷偷挖几箱回来。

  美国人是个三四十岁的神父,前几年曾经到宁青等地传教,旅途中到过黑水城的遗址。神父在中国转了一圈,准备再次去银川等地宣传信上帝得永生,这件事无意中对路上遇到的这五个俄国人提起,那些俄国人就趁机说想去那里做生意,让神父顺便带他们去黑水城看看。

  很少有人会骗神职人员,所以神父也不知是计。他们六人之间语言不通,俄国人不会说英语,美国人不会说俄语,好在双方在中国待的时间长了,都能讲中文,互相之间就用中文沟通。

  鹧鸪哨听了几句,只听那些人十句话有三句是在说黑水城,那美国神父不知道这些人是想去挖文物,把自己在黑水城所见所闻,事无大小,都说了出来。说那里的佛塔半截埋在地下,里面有大批的佛像,个个镶金嵌银,造型精美,还有些佛像是用象牙和古玉雕刻的,美轮美奂,那种神奇的工艺,简直只有上帝的双手才可以制作出来。

  五个俄国人听得直流口水,掏出伏特加灌了两口,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到黑水城,把那些珍贵的文物,都挖到手,换成大批烟土、女人、枪支弹药,还有伏特加。

  鹧鸪哨听了之后心中冷笑,鹧鸪哨也曾去黑水城找过通天大佛寺,所以对黑水城遗址十分熟悉。其实这些大鼻子们不知道,早在十九世纪初,欧洲就兴起过一次中国探险热潮,黑水城的文物,大多在那时候被盗掘光了,现在城池的遗址中只剩下一些泥塑的造像和瓦当,而且都多半残破不堪。那美国神父又不懂文物鉴赏,看到一些彩色的泥像,便信口开河地说是象牙古玉制成的,这帮俄国人还就信以为真了。

  但是转念一想,不对,把泥石的造像看作是镶金嵌玉的珍宝,那得是什么眼神?那美国神父再没眼光,也不可能看出这么大的误差来,难道那个美国神父误打误撞,找到了通天大佛寺不成?听美国神父言语中的描述,还真有几分像是埋在地下的寺院。

  鹧鸪哨想到此处,顿觉事情不对,想要再继续偷听他们谈话,忽然之间船身一晃,整艘巨大的渡船在河中打了个横,船上的百余名乘客都是站立不稳,随着船身东倒西歪,一时间哭爹叫娘的呼痛之声乱成一片。

  鹧鸪哨担心了尘长老,顾不得那些洋人,在混乱的人群中,快步抢到了尘长老身边,了尘长老对鹧鸪哨说道:“不好,怕是遇上水里的东西了。”

  这时候只见原本平静的河水,像突然间开了锅一样翻滚起来,船身在河中心打起了转,船上的船夫乘客都乱作一团。船老大跟变戏法似的取出一只猪头扔进河中,又摆出一盘烧鸡,点上几炷香,跪在甲板上,对着河中连连磕头。

  但是船老大的举动没有起任何作用,这船就横在河里打转,说什么也开不动了。船老大忽然灵机一动,给船上的乘客跪下,一边磕头一边说:“老少爷们儿们,太太夫人,大娘大姐们,是不是哪位说了舟子上犯忌讳的话了,龙王爷这回可当了真了,要不应了龙王爷,咱们谁也别想活啊……到底是哪位说了什么话了?别拉上大伙一块死行不行?我这给您磕头了。”说完在甲板上把头磕得咚咚山响。

  众人见船四周的河水都立起了巨大的水墙,人人惊得脸上变色,即便是有人在船上说了什么说不得的话,这当口也没处找去啊。

  正在不知所措之时,有个商人指着一个怀抱小孩的女人喊道:“是她……是她……就是她说的,我听见了。”

  鹧鸪哨与了尘长老也随着众人一同看去,只见那商人一把扯住一个抱着个三四岁孩子的妇女说:“她这娃一个劲儿地哭,这女子被娃哭得烦了,说娃要再哭就把娃扔进河里去。”

  商人这么一说,周围的几个人也纷纷表示确有此事。这个女人的孩子自上船之后就哇哇大哭,女人哄了半天,越哄哭得越响,周围的人都觉得烦躁,女人一生气就吓唬小孩:再哭就给你扔河里喂鱼。

  吓唬完了也不管用,那孩子还是大哭大闹,也就在这时候,船开始在河中打转,开不动了。那女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哪里知道这些厉害,此时见船上众人都盯着她怀中的孩子,也吓得坐在甲板上大哭起来。

  船老大给那女人跪下:“大妹子啊,你怎么敢在船上说这种没有高低的言语,现在再说什么也晚了。你这话让龙王爷听见了,龙王爷等着你把娃扔下河里呢,你要不扔,咱们这船人可就全完了,你就行行好吧。”说完就动手去抢那女人抱在怀里的孩子。

  那孩子是女人的亲生骨肉,她如何舍得,一边哭着一边拼命护住小孩,抵死不肯撒手。但是船老大是常年跑船的粗壮汉子,一个女人哪里抢得过他,只好求助周围的乘客。

  船上的乘客人人面如死灰,都对此无动于衷,大伙心里都明镜似的,这孩子要不扔到河里,谁也甭想活,还是自己的性命要紧。这孩子虽然可怜,但是要怪也只能怪他娘,谁让她在船上胡言乱语,当真是咎由自取。一时间众人纷纷回避,没人过去阻拦。

  了尘长老见那船老大要把三四岁的孩子扔进河中,心中不忍,就想同鹧鸪哨出面阻止,这时从人群中抢出一人,拦住船老大。鹧鸪哨仔细一看,拦住船老大的人原来是那个美国神父。

  美国神父举着《圣经》说:“船长,以上帝的名义,我必须阻止你。”

  若是旁人伸手阻拦,早被船老大一拳打倒,船老大见是个洋人,也不敢轻易得罪,但是船身在河中打转,随时可能会翻,便瞪着眼对美国神父说:“你别管,这娃不扔进河里,龙王爷就得把咱们连人带船都收了,到时候你那个黑本本也救不了你的命。”

  美国神父却待分说,被一个红鼻子矮胖的俄国人把他拉开:“托马斯神父你别多管闲事。这些古老东方的神秘规矩,很古怪,他们要做什么就让他们做好了,反正只是个中国小孩,否则这条船真有可能翻掉。”

  美国神父怒道:“安德烈先生,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在上帝眼中人人平等,只有魔鬼才会认为把儿童扔进河里喂鱼是正确的。”

  船老大趁着美国神父和那个叫作安德烈的俄国人互相争执不下的机会,抬脚踹倒女人,把那个小孩抛到船下,女人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了尘长老大惊,想出言让鹧鸪哨救人却已经晚了。鹧鸪哨虽然不想多管闲事,但是事到临头,终究是不能见死不救,还没等别人看清是怎么回事,鹧鸪哨已经取出飞虎爪掷了出去。

  飞虎爪是精钢打造,前边如同虎爪,关节可松可紧,后边坠着长索,可以远距离抓取东西,鹧鸪哨用飞虎爪抓住掉落到半截的小孩,一抖手又把他提了上来。

  船上的人们看得目瞪口呆,鹧鸪哨刚把小孩抱起来,那些俄国人用五支黑洞洞的左轮手枪,一齐对准了鹧鸪哨的头。

  河里的波涛更急,船上的人都被转得头晕眼花,看来这船随时会翻。一众俄国人长期生活在中国,都知道船老大所言不虚,要不把孩子扔进河里喂王八,这船就别想动地方。这时见鹧鸪哨把已经扔下去的小孩,又拉了回来,都忍不住掏出枪,想解决掉这个横生枝节的家伙。

  五个俄国人刚要开枪,忽听一阵机枪声传来,众人吓得一缩脖子,四处张望,心想是谁开枪?

  鹧鸪哨用口技引开他们的主意力,把小孩抛向了身后的了尘长老,同时从衣服里抽出两支德国镜面匣子,在大腿上撑开机头,“啪啪啪啪啪”子弹旋风般地横扫过去,五个俄国人纷纷中弹,倒在血泊之中。

  船上的人们都看得呆了,一个个面如土色,一瞬间杀了五个人,速度快枪法准也还罢了,那一身的杀气,杀这么多人连眼都不眨,真跟罗刹恶鬼一样。鹧鸪哨也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动手把那五个俄国人的尸体都扔进了河里。

  不是有这么句话吗,神鬼怕恶人,五个俄国人的尸体一落入河中,那船竟然不再打转,又可以动了,原本开了锅似的河水也慢慢平息下来,鹧鸪哨让船老大立刻靠北岸停船。

  船老大惊魂未定,哪里敢不依从,带着众船夫,在河流平缓处停泊,放下跳板。

  了尘长老已经把小孩还给了那女子,叮嘱她再不可胡言乱语,否则下次就没这么好运气了。鹧鸪哨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五个人,这事闹大了,非同小可,必须离开大道,赶快往人烟稀少处走。临下船的时候,把那美国神父也带了下去,万一碰上军警,这个美国人可以当作人质,而且美国神父和那五个俄国人是同伙,五个俄国人被扔进黄河里毁尸灭迹了,官面上的人找不到他们的同伙,也不好着手追查。

  鹧鸪哨同了尘长老胁持着美国神父,落荒而走,好在这里已经离贺兰山不远,陆路走三四天便到,而且地广人稀,不容易撞到什么人。

  美国神父托马斯开始以为自己被两个杀人犯绑架了,不住口地对他们宣扬上帝的仁慈,劝他们改邪归正,尤其是那老和尚,长得慈眉善目,想不到这么大岁数了还做绑票的勾当,不如改信上帝,信上帝得永生。

  走了整整三天,托马斯发现这两家伙不像是绑架自己,他们不停地往西北走,好像要赶去什么地方,动机不明,便出口询问,要把自己带到哪去。

  鹧鸪哨告诉美国神父托马斯:“你被那些俄国人骗了,看他们携带的大批工具就知道是想去黑水城盗掘文物。他们听你曾去过黑水城,而且见过那里的财宝,就想让你引路,到了目的地之后,肯定会杀你灭口。我这是救了你,你尽可宽心,我并非滥杀无辜之人,等我们到黑水城办一件事,然后就放你走路,现在不能放你是为了防止走露风声。”

  美国神父对鹧鸪哨说道:“快枪手先生,你拔枪的速度快得像闪电,真是超级潇洒。我也发现那些俄国人有些不对劲,他们说是去开矿做生意,原来是想去挖中国的文物,不过现在上帝已经惩罚他们了。”

  鹧鸪哨问那美国神父,让他把在黑水城遗迹见到佛寺的情形说一遍。

  美国神父托马斯反问道:“怎么?你们也想挖文物?”

  鹧鸪哨对这位神父并不太反感,于是对他说:“我需要找一件重要的东西,它关系到我族中很多人的生死,这些事十分机密,我就不能再多对你讲了。”

  美国神父说道:“OK,我相信你的话。前几年我到黑水城遗址,走在附近的时候,踩到了流沙,当时我以为受到主的召唤,要去见上帝了,没想到掉进了一间佛堂里,那里有好多珍贵鲜艳的佛像。因为要赶着去传教,没有多看就爬出来走了,现在再去,也找不到了,不过那个地方,离黑水城的遗址很近,有六七公里左右。”

  美国神父的话印证了鹧鸪哨的情报准确,看来黑水城通天大佛寺埋藏得并不太深,只要找准位置,很容易就可以挖条盗洞进去。

  传说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供着一尊巨大的卧佛,佛下的墓穴修了一座玄殿,准备用来葬人,后来被用作秘藏西夏宫廷的奇珍异宝。鹧鸪哨这次的目标,就在那里。

  黑水城的遗址并不难找,地面上有明显的残破建筑,一座座佛塔都在默默无闻地记录着这里当年的辉煌壮观。三个人抵达黑水城的时候已将近黄昏,远处山峦灰色的轮廓依稀可辨。

  矗立在暮色苍茫中的黑水城遗址,显得死一般寂静,似乎死神扼杀了这里所有生物的呼吸,荒凉寂静的气氛,让人无法想象这里曾经是西夏一代重镇。

  了尘长老是个和尚,鹧鸪哨曾经一直扮作道人,美国人托马斯是个神父,这一僧一道加一个神父,要去黑水城附近寻找西夏人的藏宝洞,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这实在是一队奇怪的组合。

  在黑水城附近,三个人静静等候着清冷的月光洒向大地。这里是西北高原,空气稀薄,天上繁星闪烁,数量和亮度都比平原高出许多倍。

  了尘长老抬头观看天星,取出罗盘,分金定穴。天空中巨门、贪狼、禄镰三星劫穴,均已端正无破,辅星正穴如真,吉中带贵,唯独缺少缠护,地上的穴象为蜻蜓点水穴,片刻之间便已找准方位。

  了尘长老测罢方位,带同鹧鸪哨与美国神父借着如水的月光前往该处,指着地上一处说道:“通天大佛寺中的大雄宝殿,就在此处。不过……这里好像埋了只独眼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