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十九章 密文之谜

  孙教授说完,就站起身来把我们往门外推,我心想这老头真奇怪,刚进来时不说得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听他刚开始说话的意思,像是已经准备告诉我们了,但是后来不知从哪里看出来我和大金牙的身份,所以变得声色俱厉,说不定以为我们俩是骗子,是想来他这蒙事的。

  要按我平时的脾气,话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用人撵,肯定是站起来自己就走,但是这次非同小可,说不定就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而且除了我和胖子之外,还有可能关系到陈教授与Shirley 杨的生死。

  我对孙教授说道:“教授,教授,您也听我说最后一句行不行?我也不知道您是怎么闻出来我们身上有土腥气,不过我跟这位镶金牙的,我们俩真不是倒腾文物的,我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给考古队打工。北京的陈久仁,陈教授您听说过没有?我们就是跟着他干活的。”

  孙教授听我说出陈久仁的名字,微微一怔,问道:“老陈?你是说你们两人,是在他的考古队里工作的?”

  我连忙点头称是:“是啊,我想您二位都是考古界的泰山北斗,在咱考古圈里,一提您二老的大名,那谁听谁不得震一跟头……”

  孙教授面色稍有缓和,摆了摆手:“你小子不要拍我的马屁,我是什么斤两,自己清楚。既然你和老陈认识,那么你自己留下,让他们两个回避一下。”

  我一听孙教授说话的意思,好像有门儿,便让大金牙和刘老头先离开,留下我单独跟孙教授秘谈。

  等大金牙他们出去之后,孙教授把门插好,问了我一些关于陈教授的事,我就把我是如何同陈教授等人去新疆沙漠寻找精绝古城的事,简单地说了一些。

  孙教授听罢,叹息一声说道:“我和老陈是老相识了,沙漠的那次事故,我也有所耳闻。唉,他那把老骨头没埋在沙子里就算不错了,我想去北京探望他,却听说他去美国治病了,也不知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当年老陈于我有恩,你既然是他的熟人,有些事我也就不再瞒你了。”

  我等的就是孙教授这句话,忙问道:“我觉得我背上突然长出的这片淤痕,像极了一个眼球,与我们在沙漠深处见到的精绝古城有关。精绝国鬼洞族都崇拜眼球的力量,我觉得我是中了某种诅咒,但是又听说这不是眼球,而是个字,所以想请您说一说,这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好在思想上有个准备。当然我也是个死过七八回的人了,我个人的安危,我是不太看重的,不过陈教授大概也出现了这种症状,我最担心的便是他老人家。”

  孙教授对我说道:“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这些事实在是不能说,让你知道了反而对你无益。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背后长的这块印记,绝不是什么诅咒之类子虚乌有的东西,不会影响到你的健康,你尽管放心就是。”

  我越听越着急,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不过孙教授说不是诅咒,这句话让我心理负担减小了不少,可是越是不能说我越是想知道,几千年前的文字信息,到了今天究竟还有什么不能示人的内容,更何况这个字都长到我身上来了。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孙教授只好对我吐露了一些。

  孙教授常年研究黄河流域的古文化遗址,是古文字方面的专家,擅长破解、翻译古代密文。

  古时仓颉造字,文字的出现,结束了人类结绳记事的蛮荒历史。文字中蕴藏了大量信息,包罗着大自然中万物的奥秘,传到今日共有平上去入四种读音。

  然而在最早的时代,其实文字共有八种读音,其中包含的信息量之大,常人难以想象,不过这些额外的信息,被统治阶级所垄断,另外的四种读音,成为了一种机密的语言,专门用来记录一些不能让普通人获悉的重大事件。

  后世出土的一些龟甲和简牍上,有很多类似甲古文的古文字,但是始终无人识得,有人说天书无字,无字天书,其实是种歪曲。天书就是古代的一种加密信息,有字面的信息,但是如果不会破解,即使摆在你面前,你也看不懂。孙教授这一辈子就是专门跟这些没人认识的天书打交道,但是进展始终不大,可以说步步维艰,穷其心智,也没研究出什么成果来。

  直到一九七八年,考古工作者在米仓山,发掘了一座唐代古墓,这座古墓曾经遭到多次盗墓者的洗劫,盗洞有六七处,墓主的尸体早已毁坏,墓室也腐烂塌陷,大部分随葬品都被盗窃,剩余的几乎全部严重腐蚀。

  从种种迹象来看,这座墓的主人应该是皇宫里专掌天文历法以及阴阳数术之类事物的太史令李淳风。唐代的科技、文化、经济等领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个顶峰,作为在唐代名望极大的一位著名“科学家”李淳风,他的墓中应该有很多极具研究价值的重要器物和资料,可惜都被毁坏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极大的损失,所有在现场的考古工作者对此都感到无比的惋惜。

  但是清理工作仍然要继续进行。然而随着清理工作的深入,腐朽的棺木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考古工作者在墓主头顶的棺板中发现了一个夹层。

  棺顶竟然有夹层,这是事先谁也没有想到的,即使经验最丰富的专家,也从未见过棺板中有夹层。众人小心翼翼地打开棺板夹层,里面有个牛皮包裹,打开之后又有油布和赤漆裹着一件东西,赫然便是一个白玉无瑕的玉盒。玉盒遍体镏金镶银,石盒上刻着有翼灵兽的图案,盒盖上的锁扣是纯金打造。

  由于是藏在棺板的夹层中,所以这么多年来躲过盗墓贼一次又一次的洗劫,得以保存至今。

  有经验的专家一看,就知道是大唐皇家之物,可能是皇帝赏赐给李淳风的,而且又被他放置在如此隐秘的棺板夹层中,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当即将玉盒送回了考古工作组的大本营。

  在以整块羊脂玉制成的盒子中,发现了很多重要的物品,其中有一块龙骨(某种龟甲),上面刻满了天书,被命名为“龙骨异文谱”,另有一面纯金板,金板不大,四角造成兽头状,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铸有很多文字,似乎是个表格,上面的字有些认得,有些认不得,当时被命名为“兽角迷文金板”。

  于是就请古文字方面的专家孙教授等人,负责破解这块龙骨和金板的秘密,孙教授接到这个任务,把自己锁在研究室中,开始了废寝忘食的工作。

  这种“龙骨异文谱”孙教授曾经见过多次,上面的古字,闭着眼睛也能记得,但是却始终不能分析出这些究竟是什么文字,其含意是什么,用这种古怪文字所记录的内容又是什么。

  这种所谓的“天书”是中国古文字研究者面临的一道坎,跨不过去,就没有任何进展;一旦有点突破,其余的难题也都可以随之迎刃而解,但是这道障碍实在太大了。

  有学者认为天书是一个已经消失的文明遗留下来的文字,但是这种说法不攻自破,因为有些与天书一同出土的古文字,很容易就能解读,经碳十四检验同属于殷商时期的,应该是同一时期的产物,绝不是什么史前文明的遗存。

  孙教授经过整整一个多月的反复推敲研究,终于解开了天书之谜。通过对照李淳风墓中出土的“兽角迷文金板”,发现原来古人用天书在龙骨上的记录,是一种加密文字。

  早在唐代李淳风就已经破解了这种古代加密文字,为了表彰他的功勋,皇帝特铸金牌赏赐给李淳风,以纪念此事,这面金牌上的字和符号,就是李淳风所解读的天书对照表。

  其实天书很简单,是用另外四种秘声的音标注释,而不是以文字刻在龙骨上,不过只有少数能读出这些秘密发音的人,才能够理解文字的内容。

  而李淳风是从《八经注疏详考》中获得灵感,从而找到方法洞晓天机,破解天书之谜。孙教授从这块“兽角迷文金板”的启发中参悟到如何解读天书,在考古界引起了颠覆性的轰动,大量的古代机密文字被解读,很多信息令人目瞪口呆,不少已有定论的历史,也都将被改写。

  考虑到各种因素,上级领导对孙教授解密出来的信息,做了如下指示:持慎重态度对待,在有确切定论之前,暂不对外界进行公布。

  孙教授对我说道:“你背后的这个痕迹,说是个古代的加密文字,并不恰当,这个字并不是天书中的字,我也是在古蓝出土的龟甲上才见到这个符号。它象征着某件特殊的事物,当时的人对其还没有准确的词来形容,我想称其为图言更为合适,图言就是一个象征性的符号,不过这个符号的意思我还不清楚,它夹杂在天书加密文字中出现。在古蓝出土的龙甲,其中一块天书的内容,似乎是一篇关于灾祸的记录,由于刚刚出土,时间紧迫,我也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分析这个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在运回去的途中,军用飞机就失事坠毁了,那些秘密恐怕永远都无人知晓了。”

  我问孙教授:“这么重要的东西,难道您没留个拓片之类的记录吗?虽说您认为我背上长的不是什么诅咒之类的标记,但是我仍然觉得这事太蹊跷,若不知道详情,我终究是不能安心。您就跟我说说,那篇记载在骨甲的文字中,说的大概是什么内容?是不是和新疆的鬼洞有关系?我向毛主席保证,绝不泄密半个字。”

  孙教授神经质地突然站起身来:“不能说,一旦说出来就会惊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