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十六章 地下神宫

  这时好像半座山洞都被点燃了,熊熊大火中发出噼噼叭叭的响声,这时我才看清楚,原来那个三角形的山洞,是一座人工建筑物,完全以木头搭建而成,可能为了保持木料的坚固,混合了松脂牛油等物,涂抹在了木头上。

  这座木制建筑,约有七八间民房大小,不知道建在这里是做什么用的,木头建筑四周,全是一具具被黑腄蚃吸干了的尸骸,有人的也有各种动物的,被黑腄蚃吸食尽了身体中的所有水分,相当于对尸体做了一次脱水处理。虽然那些尸骸外边被黑腄蚃的蛛丝包裹住,还是能见到生前被慢慢折磨死的惨状,他们脸部都保持着痛苦扭曲的表情。

  随着木头燃烧倒塌,只见火场中有三个巨大的火球在扭动挣扎,过了一会儿就慢慢不动,不知是被烧死,还是被倒塌的木石砸死,渐渐变成了焦炭。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人惊魂未定,想要远远地跑开,脚下却不听使唤,只好就地坐下。见了这场大火,都不免相顾失色,这个大木与大石组成的建筑物是个什么所在?怎么黑腄蚃把这里当作了老巢?

  胖子忽然指着火堆中对我和大金牙说道:“老胡,老金,你们俩看那,有张人脸。”

  我和大金牙循着胖子所说的地方看去,果然在大火中出现了一张巨大的人脸,比黑腄蚃后背上花纹形成的人脸还要大出数倍,更大出石椁上雕刻的人脸。

  大火中的这张脸被火光映照,使得它原本就怪诞的表情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这张巨脸位于建筑的正中,随着四周被烧毁倒塌,从中露了出来,原来是一尊巨大的青铜鼎,鼎身上铸有一张古怪的人面。

  胖子问我道:“老胡,这也是那驴日的幽灵冢的一部分吗?”

  我摇了摇头,对胖子说道:“应该不是,可能是古代人把这种残忍的人面黑腄蚃,当作神的化身来崇拜,特意在它们的老巢处建了这么个神庙,用来供奉。那时候拿人不当人,指不定牺牲了多少奴隶,给这些黑腄蚃打了牙祭。今天咱们把它们的老巢捣毁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那座西周的幽灵墓,多半和这座供着人面鼎的祭坛有着某种联系。

  有可能是西周的那座古墓被毁掉之后,由于这里地处山洞深处,极其隐蔽,所以保存了下来。但是这些事都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恐怕只有研究西周断代史的人,才多少知道一二。

  我对胖子说:“现在咱们别讨论这些没用的事,你有没有受伤?咱俩把大金牙背起来,尽快离开此地,说不定还有没死的黑腄蚃,倘若袭击过来,咱们现在全身上下就剩下裤衩了,根本无法对付。”

  胖子说道:“现在走了岂不可惜,等火势灭了,想办法把那铜鼎弄出去,这东西要能搬回北京,估计能换几座楼。”说完又推了推大金牙:“老金,怎么样?缓过来了吗?”

  大金牙连惊带吓,又被山石撞了若干下,怔怔地盯着火堆发愣,被胖子推了两推,才回过神来说道:“啊,胖爷,胡爷,想不到咱们兄弟三人,又在……阴世相会了,这……这地方是哪?现在已经过了奈何桥了吗?”

  胖子对大金牙说道:“你迷糊了?这还没死呢,死不了就得接着活受罪。不过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发财了,前边那神庙里有个青铜人面鼎……哎哟,这东西烧不煳吧?”说完站起身来,想走到近处去看看。

  我躺在地上对胖子叫道:“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现在连衣服都没有了,光着个屁股还惦记着那堆废铜烂铁。”

  胖子两眼冒光,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但是那火势极旺,向前走了几步,便受不了灼热的气息,只好退了回来,一脚踩到一具被黑腄蚃吸食过的死人身上,立足不稳,摔了个正着,扑到那具干尸上。

  干尸也不知死了有多久了,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双眼的位置只剩下两个黑窟窿,胖子扑在干尸身上,刚好和干尸脸对脸,饶是他胆大,也吓得不轻,发一声喊,双手撑在干尸身上,想要挣扎着爬起来。

  胖子手忙脚乱地打算把干尸推开,却无意中从干尸的脖子上扯下一件东西,胖子觉得手中多了一样东西,便举起来观看,发现那物件像是个动物的爪子,在火光下亮晶晶的,漆黑透明,底下还镶嵌着一圈金线,胖子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老胡,你瞧这是不是摸金符?”说完又在死人身上摸了摸:“哎,这还有一大包好东西……”

  胖子边说边从干尸怀中掏出一个布制的袋子,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抖在地上,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大金牙倒在地上,双眼直勾勾的,明显是惊吓过度,还没回过魂来。我全身又酸又疼都快散了架,虽然担心附近还有其余的人面巨蛛,却没办法立刻离开,见胖子突然从附近的一具干尸身上找到一枚摸金符,便让他扔过来给我瞧一瞧。

  胖子忙着翻看干尸怀中的事物,随手把那枚摸金符扔到我面前,我捡起来拿在手中细看,摸金符漆黑透明,在火光映照下闪着润泽的光芒,前端锋利尖锐,圆锥形的下端,镶嵌着数匝金线,制成“透地纹”的样式,符身镌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拿在手中,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极具质感。

  这绝对是一枚货真价实的摸金符,将穿山甲最锋利的爪子,先浸泡在巂蜡中七七四十九日,还要埋在龙楼百米深的地下,借取地脉灵气八百天,才能制成正牌摸金校尉的资格证件。这种真正的摸金符我只见过Shirley 杨有一枚,大金牙曾经给过我和胖子两枚伪造的,和真货一比,真假立辨。

  这枚摸金符是那具干尸身上所戴,难道说他便是修鱼骨庙打盗洞的前辈?想必他也被困在幽灵冢里,进退无路,最后也发现了活禽的秘密,想从盗洞退回去,半路上却和我们一样,被黑腄蚃伏击,而他孤身一人,一旦中了招,便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最后不明不白地惨死在这里。想到此处,心中甚觉难过。

  胖子捧着一包东西走到我跟前,对我说道:“老胡,想什么呢?你快看看这些都是什么

  玩意儿,都是那干尸身上的。”

  我接过胖子递来的事物,一件一件地查看。这只布袋像是只百宝囊,尽是些零碎的东西,有七八支蜡烛,两只压成一叠的纸灯。这几支蜡烛对我们来说可抵万金,我们现在除了个打火机,再没有任何照明工具了,我让胖子把蜡烛纸灯收好,等会儿从山洞往外走,全指望这点东西了。

  百宝囊中还有几节德国老式干电池,但是没有手电筒;另外有三粒红色的小小药丸。我见了这几粒药丸,心中吃了一惊,这莫非是旧时摸金校尉调配的秘药?古墓中有尸毒,从前的摸金校尉们代代相传有一整套秘方,研制赤丹,进古墓倒斗之前服用一粒,可以中和古墓中的尸毒,但是对常年不流通的空气不起作用,只有在开棺摸金,和尸体近距离接触的时候,用来防止尸毒侵体。因为古代不像现代,现代的防毒面具可以连眼睛也一并保护了,但是古代的防护措施比较落后,蒙得再严实,两只眼睛是必须露出来的,如果棺椁密封得比较好,墓主在棺中尸解,尸气就留在棺中,这种尸毒走五官通七窍,对人体伤害极大。但是仅限于化解尸毒,对尸毒之外的其他有害气体,还是要另用其他方法解决,比如开喇叭(给墓中通风)、探气(让活动物先进古墓)等等。

  但是这种药的原理是以毒化毒,自身也有一定的毒性,如果长期服用,会导致骨质疏松,虽然对人体影响并不十分大,但也是有损无益,不到非用不可,则尽量不用。

  这种红色的丸药,名为“赤丹”,又称为“红奁妙心丸”,具体是用什么原料调配的,早已失传。有些摸金老手还是习惯开棺时先在口中含上一粒红奁妙心丸,然后再动手摸金。

  百宝囊中还有几件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此外还有一个简易罗盘,这是定位用的,还有一块硝石,这种东西在中药里又名“地霜”或为“北地玄珠”,其性为辛、苦、大温、无毒。这是为了预防古墓内空气质量差,导致头疼昏迷,这种情况下用硝石碎沫吸入鼻腔一点即可缓解,与Shirley 杨的酒精臭耆作用相似。

  我看到最后,发现百宝囊中尚装有一段细长的钢丝,一柄三寸多长的小刀,一小瓶云南白药,一瓶片脑,还有一样我最熟悉的,是百宝囊中的黑驴蹄子,再就是一卷墨线,墨线和黑驴蹄子都是用来对付尸变的。

  胖子问我道:“怎么样老胡,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值钱的吗?”

  我摇头道:“没有值钱的东西,不过有几样东西用处不小,从这只百宝囊中,可以遥想到当年一位摸金校尉的风采。这位肯定是打鱼骨庙盗洞的那位前辈,跟咱们行事相同,算得上是同门,可惜惨死在此,算来怕不下三十余载了。既然被咱们碰上了,就别再让他暴尸于此,你把他的遗骨抬进火堆焚化了吧,希望他在天有灵,保佑咱们能顺利离开此地,他这些东西,也给一起烧了。”

  胖子说道:“也好,我这就给他火化了。不过咱们今天烧死了这几只人面巨蛛,算是给他报仇雪恨了,所以这兜子里的物件,算是给咱们的答谢好了,说不定拿回北京,在古玩市场还能卖个好价钱。”

  我对胖子说:“这么做也不是不行,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尤其是这枚摸金符,水火不侵,烧也烧不化,正好咱也需要这东西,就不客气了,剩下的确实没有值钱的东西,有几粒红奁妙心丸,大概也都是过期的,咱们根本用不上,还是让这只百宝囊跟它的主人一起去吧。”

  胖子一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便觉得兴味索然,那干尸本就没剩多少分量,胖子拿过摸金校尉的百宝囊,用另一只胳膊夹住干尸便走,到了那座燃烧的神庙附近,远远将摸金校尉的干尸扔进了火场边缘。

  我转了转脖子,感觉身上的擦伤撞伤依旧疼痛,但是手足已经能够活动自如了,便推了推身旁的大金牙,问他伤势如何,还能不能走动。

  大金牙身上的伤和我差不多,主要是擦伤,头上撞得也不轻,半清醒半迷糊地点了点头,稍微活动活动颌骨,便疼得直吸凉气。

  我把胖子招呼回来,三人商议如何离开这座洞穴,被那黑腄蚃拖出很远,而且七扭八拐,完全失去了方向。当地人说这龙岭之下,全是溶洞,然而我观察四周,发现我们所在的地方,并非那种喀斯特地貌,而是黄土积岩结构的山体空洞,比较干燥,如此看来,这里属于多种地质结构混杂的复合型地貌。

  民间传说多半是捕风捉影,这里附近经常有人畜失踪,有可能和这个黑腄蚃的老巢有关,失踪的人和羊都被拖进这里吃了,而不是什么陷在迷宫般的洞窟中活活困死。

  我们现在一无粮草,二无衣服,更没有任何器械,多耽搁一分钟,就会增加一分出去的难度。这地下神庙中供着一尊巨大的人面青铜鼎。鼎是西周时期用来祭祀祖先,或者记录重大事件昭示后人的。看来这座地下神庙和西周古墓有着某种联系,有可能西周古墓的墓主人生前崇拜黑腄蚃,故此在自己的陵墓附近,设置一座神庙,供养着一窝人面巨蛛,后来他的坟墓被毁,就没有人用奴隶来喂这窝黑腄蚃了,它们自行捕食,繁衍至今。不知道除了神庙中的这几只,还有没有其余的,倘若再出来一两只,就足以要了我们三个的小命。

  这时火势已弱,借着火光,可以隐约见到四周上下有十几个山洞,肯定是要选一条路走,但是究竟从哪个山洞出去,我们没商量出什么结果,但是我想既然黑腄蚃要外出觅食,那么附近一定有条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