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十三章 悬魂梯

  胖子见大金牙不让我们宰鹅,便问道:“老金,你怎么又变卦了?刚不是都说好了吗?”

  大金牙让我暂时把手中的伞兵刀放下,对我和胖子说道:“胡爷,胖爷,你们别见怪,刚才我冷不丁地想起来一件事,觉得似乎极为不妥。”

  我对大金牙说道:“我就是这脾气,想起来什么,脑子一热,便不管不顾地先做了再说,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你尽管讲来。”

  大金牙说道:“是这样,我想想该怎么说啊,一着急还真有点犯糊涂,我得把言语组织组织。”

  我和胖子在这古墓中困得久了,虽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被那幽灵冢折腾得晕头转向,十分地紧张无助,却渐渐开始焦躁不安起来,都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好不容易想出个办法,正欲动手,却突然被大金牙挡了下来,一肚子邪火,又发作不得,只好捺下性子来,听大金牙说话。

  大金牙想了想说道:“我约略想了一下,如果真如咱们所料,咱们三人现在是被一座西周的幽灵冢困住了,而这座西周的幽灵冢之所以会冒出来,有可能是因为咱们带了三禽中的活鹅,鹅有灵性,又最是警觉,这才把幽灵冢惊动出来……”

  胖子听得不耐烦了,对大金牙说道:“老金,你啰里啰唆地讲了这么多,究竟想说什么?”

  我让胖子不要再打断大金牙说话,先听大金牙把话讲完,真要能够逃出去,也不争这一时三刻的早晚。

  大金牙接着说道:“咱们如果把两只鹅宰杀了,这古墓中没有了禽畜,也许这座西周的幽灵冢便会隐去。不过不知道你们二位想过没有,咱们现在所处的是什么位置,这条没有尽头的石阶,正是幽灵冢的一部分,也就是说这里本不应该有楼梯,在幽灵冢出现之前,这里也许是山腹中的土石,也有可能是一处山洞。”

  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大金牙的意思:“你是说咱们如果在这里宰了两只鹅,万一幽灵冢立刻消失,咱们就会落在唐代古墓的外边,从而再一次被困住,甚至有被活埋的危险。”

  大金牙点头道:“对,我就是这意思,另外你们有没有想过,西周古墓的幽灵,似乎不是全部,它只有一部分,而且与唐代古墓重叠在了一起。这条石阶便是幽灵冢的边缘,没有明显的界限,也许它的边界,可能还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只不过咱们无法知道它是正在扩张,还是在收缩,如果咱们宰了两只大白鹅,万一……”

  经过大金牙的提醒,我方知其中利害,险些又落入另一个更加恐怖而又难以琢磨的境地,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说的是,咱们应当先想法子回到唐墓的冥殿,在冥殿或者盗洞口附近,确定好了安全的位置,然后再杀掉这两只惹祸的大鹅。”

  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条石头台阶每二十三阶便循环一次,反反复复,似乎是无穷无尽,一旦走上这条石阶,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都走不到尽头。

  我同大金牙和胖子二人又商议了几句,却想不出什么眉目,总不能闭着眼往下滚吧,那样的话,恐怕就会如同胖子所说的那种情况,滚到外边的世界都实现四个现代化了,我们也许都没滚到头。

  这条看似平平常常的西周古墓石阶,实在是比什么黑凶白凶还难对付,倘若是倒斗摸到粽子,大不了豁出性命与它恶斗一场,见个生死高低。可是这大石条搭成的台阶,打也打不得,砸也砸不动,站在原地不动不是办法,往下走又走不到头,无力感充斥着全身,我体会到这才是真正的恐怖。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大金牙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有病乱投医,姑且一试,我们三人首先要确认一下,是不是每隔二十三阶,便有一阶的边缘有个月牙形缺损,我们一边数着一边向下走,数了整整五段。

  确认无误之后,按照商量好的办法,三人各持一支蜡烛,我先选定一处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阶站定,把蜡烛点亮,然后大金牙同胖子继续往下走,以还能看见我站立处蜡烛的光亮为准,第二个人再停下点燃蜡烛,随后第三个人继续往下走。

  这个方案的前提条件是石阶不能太长,如果只有二十三阶,而我们在保持互相目视距离的情况下,又能超出这二十三阶台阶的长度,那就有机会走回台阶下的冥殿了。

  然而我们三人一试之下,发现这个方案根本不可行。这条没有上下尽头的古墓石阶,不仅是无限循环,而且在石阶的范围内,似乎格外的黑,这种黑不是没有光线的那种普通黑暗,而是头上脚下,身前身后,似乎都笼罩了一层浓重的黑雾。

  即使点上蜡烛,最多也只能在五六条大石阶的范围内看到,超过这一距离,蜡烛的光线就被黑暗吞噬掉了。这种黑暗让我想起了新疆的鬼洞,想不到那噩梦一样的黑暗,又一次在龙岭的古墓中遇到。想到这,身体就忍不住发抖,好像死在新疆的那些同伴正躲在黑暗角落中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就连三十五米照明距离的狼眼手电,也只能照亮六级台阶的距离,一超过六级台阶,便是一片漆黑,不仅照不到远处,远处的人也看不见手电和蜡烛的光亮。

  我们又只有三个人,三个人只能如此探索出去十二阶的距离,而这条西周古墓的石阶最少有二十三阶以上,所以我们这样做,无法取得任何的突破。

  我们三人无奈之余,又聚拢在一处,点了支蜡烛,把手电筒全部关闭,胖子取出水壶喝了几口,好像想灌个水饱,结果越喝肚子越饿,连声咒骂这驴日的大石条台阶。

  我闻着不对,胖子的水壶里一股酒气,我问胖子道:“你是不是把水壶里灌上白酒了?你奶奶的,让你带水你偏带酒,喝多了还得我们抬你出去。”

  胖子避重就轻,对我道:“老胡,这时候喝口酒不是壮胆吗?要不这么着你看怎么样,咱们还是按先前那样,你和老金俩人每隔六层石阶便点一支蜡烛等着,我豁出去了,一直跑下去……”

  我否定了胖子的计划:“你这种匹夫之勇,最是没用,你这么干等于白白送死。咱们之间无论如何不能失去联系,三个人在一起还有逃生的希望,一旦散开,失去了互相的依托,各自面临的处境就会加倍困难。当年我在部队,军事训练中最强调的一点就是不能分散,分散意味着崩溃与瓦解,不到万不得已走投无路,都不允许选择分散突围。”

  胖子对我说道:“打住吧你,现在还没到走投无路?我看现在简直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再说分散也不见得就是崩溃瓦解,那叫保存革命火种。”

  我怒道:“你在这种鬼地方保存个屁火种,一遇到困难就作鸟兽散,那是游击作风。”

  大金牙怕我们俩吵起来,连忙劝解:“二位爷,二位爷,现在不是探讨军事理论的时候,咱们确实不应该分散突围,再说分散突围也得有围可突啊,咱们现在……唉……算了,我看咱们无论如何不能落了单。”

  物理学的定律,在这条西周古墓台阶上似乎失去了作用,我叹了口气,便想坐在石阶上休息,一坐之下被腰间的东西硌了一下,我伸手一摸,原来是带在腰上的长绳,我惊喜交加,对胖子和大金牙说:“有了,我怎么没想到绳子呢?操他娘的,都说狗急跳墙,人急生智,咱们是越急越糊涂,自乱阵脚。咱们身上带的绳索,加起来足有几百米,这二十三阶石阶再长,也够用上他娘的七八圈了。”

  在这条没头没尾的古墓石阶上,长长的绳索简直就如同救命的稻草,胖子和大金牙大喜,连忙动手帮忙,三人借着蜡烛的光线,把身上携带的长绳用牙拴连接在一起。

  我看了看连接在一起的绳索,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这么长的绳索无论如何都够用了,此地不宜久留,咱们马上行动。”

  当下由胖子站在原地,点燃一支蜡烛,把绳索牢牢地系在腰间,胖子站的位置正好是一阶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阶,以这层石阶作为参照物,行动起来会比较方便。是否能行得通,我毫无把握,反正行与不行就看这最后一招了,我刚要动身,却突然被胖子拉住。

  胖子拉住我的胳膊对我说道:“老胡,万一绳子断了怎么办?你可多加小心啊,咱们还好多钱没花出去呢,现在还不到英勇就义的时候,看情况不对就赶紧往回跑,别逞能。”

  我对胖子说道:“这话我跟你说还差不多,你在上面留守也要多加小心,如果绳子在半路突然断了,你千万别往回扯,就让绳子保持原状,否则你把绳子扯走,我可就摸不回来了。”

  我想了想还有些不太放心,又嘱咐胖子道:“小胖,你站在这可千万不要移动,我和大金牙从这下去,如果走出这狗娘养的石阶,就用绳子把你拉出去。”

  胖子说道:“没问题,你们俩尽管放心,有什么危险,你们就吹哨子,我一只胳膊就能把你们俩拉回来。”

  只要三人之间连接着的绳索能够超过二十三层台阶的距离,就应该能破解掉这循环往复的鬼台阶。想到脱困在即,我们三人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胖子留在原地,我和大金牙拉着绳索向下走。

  我每向下行一阶台阶,便回头看看胖子所在位置的蜡烛光亮,在下到第六层石阶之时,我让大金牙留下,这样大金牙也能留在胖子的视线范围之内,多少能有个照应。毕竟大金牙平时整日都是养尊处优好吃好喝的,没经过这种生死攸关的磨难,如果让他看不见同伴,很可能会导致紧张过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

  这是从胖子处算起的向下第六层台阶,大金牙点燃了蜡烛,检查了一下缚在腰间的绳索,便把剩余的绳索都交到我手中,留在第六层台阶处静候。

  我对大金牙说道:“我下去之后会一直沿着台阶走到底,如果能够走出这二十三阶石阶,我就扯动三下绳索,你就通知上面的胖子,在同胖子汇合之后,顺着绳索走下来。”

  大金牙对我说道:“胡爷尽管放心,我虽然不中用,但是这性命攸关的事情半点也不会马虎大意的。我就留在此处,恭候你的好消息。”

  我见他说得牢靠,便点了点头,手中捧着一圈圈的绳索,继续沿着石头台阶下行,每走一步,便放出一点绳索。

  在我下到距离胖子十二阶距离的时候,我看了看手中的一大捆绳索,虽然明知够用,还是下意识地算了算距离,只剩下一少半的距离,绳子足够用。

  我默默数着脚下台阶的层数,只要超过二十三阶就可以回到冥殿了,真的可以回到冥殿吗?这时候好像突然又变得没有把握了。

  眼前是一片无尽的漆黑,越往下走,我的心跳就越快,是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向下而行。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台阶上竟然又出现了那个月牙形的记号,可是下边的台阶还没有尽头,真是活见鬼了,我硬着头皮继续走,怎么着也得走到绳子没有了为止。

  手中的绳子越来越短,我心中发毛,准备就此返回,不想再往下走了,这时我忽然见到台阶下面出现了一点光亮,我快步向下,离得越近越是吃惊,我下面站着一个人,宽阔的背影背对着我,脚下点着一支蜡烛,我在上面看到的光亮就是这支蜡烛发出的微弱光芒。

  那人分明就是应该在我上面的胖子,他正踮着个脚,不断向下张望。我看清楚了确实是胖子,一瞬间心灰已极,看来这个办法又是不行,只好走过去,一拍胖子后背:“行了,别看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胖子毫无防备,纵是胆大,也吓了一跳,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我急忙伸手去抓他的胳膊,但是他实在太胖,我虽然抓到了他的袖子,却没拉住他,只扯下了一截衣袖。

  好在他身手也是敏捷,只滚下两层石阶便就此停下,抬头向上一看,见我竟然从后边出来,也是吃惊不小,问道:“老胡,你他妈怎么从上边下来了?养活孩子不叫养活孩子,叫吓人啊,哎呀我的娘的,真他妈吓死人不偿命,你倒是言语一声啊。”

  我对胖子说:“你也别一惊一乍的,又不是大姑娘小孩子,你皮糙肉厚的,吓一吓还能吓坏了不成。”

  我坐在台阶上,解下腰间的绳索对胖子说道:“没戏,看来咱们判断得一点没错,这段台阶是幽灵冢边缘的混沌地带,空间定理在这条台阶上是不存在的。赶紧把老金拉上来,咱们再另作打算吧。”

  胖子拉扯绳索,把大金牙扯了上来,把前因后果对他讲了一遍,大金牙听罢也是垂头丧气,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虽然常言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是咱们还没到沮丧的时候,趁着还没饿得动不了劲,赶紧再想想看还有什么辙没有,倘若再过几个小时,饿得走动不得,就真得闭眼等死了。”

  一提到饿字,胖子饥火中烧,抓起地上一只大鹅的脖子说道:“那倒也不至于,要是实在没咒念了,咱还有两只烧鹅可吃。既然你和老金说不能在这楼梯上杀鹅,咱们可以先吃一只,留下一只等到了冥殿之中再杀。”

  我对胖子说道:“咱们没有柴火,在这里怎么吃?难道你吃生的不成?”

  胖子抹了抹嘴角流出的口水,说道:“生吃有什么不成?古代人还不就是吃生肉吗?真饿急了还管他是生是熟。”

  我说:“原始人才吃生肉,茹毛饮血,你还是再咬牙坚持坚持,如果咱们再离不开,你再生吃也不晚。其实现在距离你在鱼骨庙中吃的那一顿,还不到六七个小时。”

  在一旁的大金牙哭丧着脸对我说道:“胡爷,咱们这回是不是真要玩完了?这上天入地的法子都想遍了,就是离不开这鬼打墙的二十几层台阶,这可真是倒了邪霉了。”

  我想宽慰胖子和大金牙几句,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其实我现在也是心烦意乱,也十分需要别人说几句宽心话。这驴日的二十三阶台阶,真是要了命了!

  “二十三,二十三。”这个数字,好像在哪见过,我伸手摸了摸石阶上的月牙槽,好像只身在茫茫大海中挣扎的时候,突然抓到了一块漂浮的木板。

  胖子又想跟我商量怎么吃这两只鹅的事,我怕他打断我的思路,不等他开口,就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继续绞尽脑汁搜索记忆中的信息。

  我想明白之后一拍大腿,吓了大金牙和胖子一跳,我对他们两人说道:“操他奶奶的,咱们都让这鬼台阶给蒙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鬼打墙,也不是什么幽灵冢边缘的混沌地带。这他娘的是西周古墓中的一个机关,一个以易数设计的诡异陷阱!”

  自当年在部队开始,我就一直结合家传秘书的残卷研究《周易》,盖厥初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故生人分东位西位乃两仪之说,分东四位西四位乃四象之说,分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乃八卦之说,是皆天地大道造化自然之理。

  那时候我只是拿这些来消磨军营中单调乏味的时光,由于《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其中的一个字是“遁”字,“遁”字一卷中,皆为古墓中的机关陷阱。中国自古推崇易数,所以古墓的布局都离不开此道。我曾经详细研究过,现在回想起来,这种二十三层的石阶,学名应该叫作“悬魂梯”,这种设计原理早已失传千年,有不少数学家和科学家都沉迷此道。有些观点认为这是一种数字催眠法,故意留下一种标记或者数字信息迷惑行者,而数学家则认为,这是一个结构复杂的数字模型,身处其中,看着只有一道楼梯,实际上四通八达,月牙形的记号就是个陷阱。这记号其实是在台阶上逐渐偏离,再加上这些台阶和石壁,可能都涂抹了一种远古秘方———吸收光线的涂料,更让人难以辨认方向,一旦留意诸如记号这些信息,就会使人产生逻辑判断上的失误,以为走的是直线,实际上不知不觉就走上岔路,在岔路上大兜圈子,到最后完全丧失方向感,台阶的落差很小,可能就是为了让人产生高低落差的错觉而设计的。

  就像三国之时的八阵图,几块石头就可以困得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虽然那才只剩有八字,便已如此的繁复奥妙,何况西周之时,世间尚存十六字,那更是神鬼莫测。

  这种在现代看来复杂无比的“悬魂梯”,早在西周时期,那个最流行推卦演数的时代,统治阶级完全掌握着这些秘密,不亚于现在的顶级国家机密。

  悬魂梯也未必都是二十三阶,但是可以根据这个数字推衍走出去的步数。

  想不到这座西周的幽灵冢之中,竟然还有这种厉害的陷阱,如果盗墓贼不解此道,误入

  此石阶之中,必被困死无疑,不过此番正搔到我的痒处,今天且看我老胡的手段。

  我顾不上同大金牙和胖子细讲其中奥妙,只告诉他们跟着我做就是了,当下按《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的“遁”字卷,像模像样地以碎石摆八卦,用二十三换子午,推算步数,但是这易经八卦何等艰难,我又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虽然知道一些原理,却根本算不出来。

  我脑袋都算大了好几圈,越算越糊涂,看来我真不是这块料,心中焦躁,根本静不下心来,这时候也没人能帮忙,胖子那个家伙数钱还行,大金牙虽然做生意精明,数术却非他所长。

  最后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干脆咱也别费这脑筋了,既然知道这悬魂梯的原理就是利用高低落差的变化,以特殊的参照物让咱们绕圈,就容易应付了。我看咱们笨有笨招,还是直接往下滚得了。”

  胖子说:“老胡你刚不是挺有把握能推算出来吗?怎么这会儿又改主意了,是不是脑子不够用了?我早说要滚下去,不过这万一要滚不到头怎么办?你能保证滚下去就肯定能行?”

  我对胖子说道:“是啊,你不是刚才也打算滚下去吗?过了这么一会儿就又动摇了?滚下去才是胜利,听我的没错。”

  这时我们身边的蜡烛又燃到了头,在古蓝买的这种小蜡烛,最多也就能燃烧一个多小时,大金牙怕黑,赶紧又找出一支蜡烛想重新点上,这时却忽然说道:“哎,胡爷,我又想起一件事来。”

  胖子说道:“老金你怎么总来这手,有什么事一次性地说出来,别这么一惊一乍的行不行?”

  大金牙说:“我今天实在是吓蒙了,现在这脑子才刚缓过来没多久。我以前听我们家老爷子说过这种机关,不过不太一样,那是一种直道,跟迷宫一样,站在里边怎么看都是一条道,其实七扭八拐地画圆圈。我还认识一个老头,他不是倒斗的,不过他有本祖传的隋代《神工谱》,我想买过来,他没出手,但是我见过这本书,那上提到过这种地宫迷道,上面还有张图,画的就跟那几个阿拉伯数字的8缠在一起似的,不知道那种迷道跟咱们现在所处的悬魂梯是否一样?”

  我对大金牙说道:“那种迷道我也知道,与这的原理类似。不过每一个地方都因地制宜,根据地形地貌的不同,大小形式都有变化,必须得会推演卦数才能出去,可是问题是咱们算不清楚。”

  大金牙说道:“悬魂梯我没听说过,不过我听那老头说,这种迷道在周朝之后便很少有人用了,因为破解的方法非常简单,根本困不住人。”

  我和胖子听他这么说,都不留意倾听大金牙的话语,这么复杂的迷道,如何破解?

  大金牙说道:“其实说破了一点都不难,这种地方就是用参照物搞鬼,隔一段距离,总是似有意似无意地弄个记号出来,一旦留意这个记号,就会被引入歧途,闭着眼瞎走倒容易走出去。”

  胖子对大金牙说:“哎哟,真他妈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咱们蒙了眼睛往下走,不去数台阶数,也不去看记号,说不定就能撞出去。”

  我却觉得这种办法绝不可行,大金牙所说的,是个更蠢笨的办法,台阶的高低落差也极有奥妙,凭感觉走绝对不行,这座悬魂梯的规模我们还不清楚,天晓得鬼知道它的长度有多长,而且我们在悬魂梯上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上上下下也不知有多少来回了,闭着眼睛往下走,猴年马月能走出去?

  但是他娘的怎么就没办法了呢?想到恼火处,忍不住用拳一砸旁边的石壁,猛然间想到,对了,这种悬魂梯只是用来对付单打独斗的盗墓贼,我们这有三个人,无法利用长度,可以利用宽度啊。

  我把想到的办法对大金牙和胖子说了,他二人连连点头,这倒真是个办法,由于这台阶宽度有十几米,一个人在中间,只顾着找地上的月牙标记,难免看不到两侧的石壁,不知不觉就被那标记引得偏离方向,进入岔路,如果紧贴着一侧的墙壁走,也不是事,那样也会被8字形的路径卷进去,更加没有方向感了。

  但是如果三个人都点了蜡烛,横向一字排开,中间保持一定的可视安全距离,每走下一阶就互相联络一下,这么慢慢走下去,见到岔路就把整条台阶都做上记号,用上几个小时,哪里还有走不出去之理。

  于是我们三人依计而行,用纸笔画了张草图,把每一层台阶都标在图中,如果遇到岔路,就做明标记。果然向下走了没有多远,就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岔路,我们便在整条台阶上做下明显的大记号,在图中记录清楚,然后继续前行。如此不断走走停停,记录的地图越来越大,果然纵横交错,像是个巨大的蝴蝶翅膀形状。

  这道悬魂梯是利用了天然的山洞巧妙设计,其实并不算大,如果是大队人马,悬魂梯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只有一两个人,无法顾及悬魂梯的宽度,就很容易深陷其中,除非身上带有足够的照明设备,每一层石阶都点一排蜡烛,否则只想着找台阶上的月牙形标记,那就是有死无生了,另外石阶的用料十分坚硬,没有锋利的工具很难在上面另行制作记号。

  石阶虽然是灰色的,但是明显被涂抹了一种秘料,竟然可以起到吸收光线的作用。想到中国古代人的聪慧才智,实在叫人叹为观止,不服不行。

  其实这种秘方、秘料之类的东西,在中国古代有很多,只不过都被皇室贵族垄断,不是用在修桥铺路这种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事情上,而是都用在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或者用来设计拱卫皇室的陵墓,在那个时候,持有这些秘密从来就只是少数人的特权。

  从规模上推断,在我们把地图绘制了三分之二左右,脚下终于再也没有台阶了,我们已经回到了冥殿之中,那只人面石椁仍然静静地立在冥殿的东南角落。

  我看了看表,我们足足在悬魂梯上折腾了四个半小时,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从早上九点吃了最后一顿饭,就再也没吃什么东西,肚子饿得溜瘪。本以为进了盗洞,在冥殿中摸了明器便走,谁能想到起了这许多波折,还遇到了一座西周时期的幽灵冢。

  这件事充分暴露了我们的盲目乐观主义情绪,以后万万不能再做这种没有万全准备的事了。虽说善打无准备之仗,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但是在倒斗这行当里,明显不太适合用这一套。打仗凭借的是勇气与智慧,而倒斗发丘,更重要的是清醒的头脑、丰富的经验、完美的技术、精良的装备、充分的准备,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冥殿的地面正中的墓砖被启开堆在一旁,那里正是我们进来的盗洞,盗洞下已经变成了西周古墓底层通往陪葬坑的墓道。

  冥殿四周是一片漆黑,我出于习惯,在冥殿东南角点燃了一支蜡烛,不过这已经是我们带进古墓的最后一支了。蜡烛细小的火苗笔直地在燃烧,给鬼气森森的古墓地下宫殿带来了一片细小的光亮,光亮虽小,却能让人觉得心中踏实了许多。

  三人望着地上的蜡烛,长出了一口气,劫后余生,心中得意已极,不由得相对大笑。我跟大金牙胖子说道:“怎么样,到最后还得看俺老胡的本事吧,这种小地方,哪里困得住咱们。”

  胖子说道:“我和老金的功劳那也是大大的,没我们俩你自己一个人,走得下来吗你?这才哪到哪,你就开始自我膨胀了。”

  我对胖子说道:“我就是棵常春藤,你们俩都是藤上的瓜,瓜儿缠着藤,藤儿牵着瓜,藤儿越粗瓜越大。”

  大金牙笑道:“胡爷,这干公社那时候的曲儿,你都翻出来了。”

  我哈哈大笑,然而笑着笑着,却突然感觉到少了点什么,笑不下去了。

  一直牵着的两只大白鹅跑哪去了?我刚才急着离开悬魂梯,匆忙中没有留意,就问胖子:“不是让你牵着它们俩吗?怎么没了?是不是忘在悬魂梯上了?”

  胖子指天发誓:“绝对绝对牵回到冥殿这里来了,刚才一高兴,就松手了。他妈的这一转眼的工夫,跑哪去了?应该不会跑太远,咱们快分头找找,跑远了可就不好捉了。”

  两只跑没了的大白鹅,如果是在冥殿中,就已经极不好找了,要是跑到规模宏大楼阁壮丽的前殿,那就更没处找了。我们人少,而且没有大型照明设备,摸着黑上哪找去。

  没有鹅就无法摆脱幽灵冢的围困,这冥殿那么大,能跑到哪去呢?我们刚要四下里寻找,忽听人面石椁中传来一阵古怪的声响,这声音在空荡寂静的地宫中,格外地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