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十二章 冢魄

  胖子说道:“鬼打墙咱都不怕,还怕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尽管说吧,就算是死了,咱好歹也当个明白鬼,糊涂鬼到阎王爷那都不收。”

  我对胖子大金牙说道:“我害怕你们俩理解不了,其实我也只是根据咱们遇到的这些现象作出的判断,我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我说出来你们俩看看有没有道理。”

  胖子和大金牙等着我把我想到的情况说出来,但是我没急着说,反而先问了大金牙一个问题:“金爷,咱们在盘蛇坡旁的小村子里,见到的一座残缺不全的石碑,还有在冥殿中见到的宫女壁画,以及前殿中那座制度宏丽的地宫,都实打实的是唐代的,这一点咱们绝不会看走眼对不对?”

  大金牙点头称是:“没错,绝对绝对都是唐代的东西,那工艺、那结构,还有那壁画上的人物、服装,要不是唐代的我把自己俩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不过话虽这么说,可是……”

  我得到了大金牙的确认,没等他说完,便接口说道:“可是偏偏在这唐代的古墓中,冒出了西周的石椁,绘有西周岩画的墓道,盗洞半截的地方,还凭空冒出了西周古墓的外墙。”

  大金牙和胖子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啊,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我说:“咱还别不信邪,说不定这回就是见了鬼了,不过这鬼可能比较特殊。”

  大金牙说:“特殊?胡爷你是说这墓主的鬼?是唐代的还是西周的?”

  我摆了摆手:“都不是,也许我用词不准,但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鬼也确实不太恰当,因为我听不少人说起过,这不是什么迷信理论,属于一种特殊物理现象,还有不少专家学者专门研究这种现象,暂时还没有专有的名词,我想也许用幽灵来称呼它更合适。”

  胖子问道:“鬼和幽灵不是一回事吗?老胡你到底说这是谁的幽灵?”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谁的幽灵?我看是一座西周古墓的幽灵,不是人死后变的鬼魂亡灵的那种幽灵,而是这西周的古墓本身就是一个幽灵。这是个摸金行当中传说的幽灵冢,依附在这座唐代弃陵之上的西周幽灵冢。”

  大金牙也听明白了几分,越想觉得越对,连连点头,大金牙说道:“传说中有幽灵楼、幽灵船,还有幽灵塔、幽灵车,说不定咱们碰上的还真就是一处幽灵墓。”

  胖子却是越听越糊涂,便问我和大金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点让人容易懂的话。

  大金牙对胖子说道:“我做了这么多年古玩生意,深信一个道理,这精致的玩意儿之中,汇聚了巧手匠人的无数心血,年代久远了,就有了灵性,或者说有了灵魂。这件玩意儿一旦毁坏了,不存于世了,也许它本身的灵魂还在,就像有些豪华游轮,明明已经遇到海难,葬身海底多年了,可偶尔还有人在海上见到这条船,它依旧航行在海面上,也许船员们看到的只是那条船的幽灵。”

  胖子说道:“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我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我刚看那石椁的时候,就曾说过也许是这物件年头多了就他妈成精了。你们俩也真是的,我那时候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们愣没反应过来,我跟你们俩笨蛋真是没脾气了。”

  大金牙说:“听胡爷一提这事,我觉得真是有这种可能。以前我们家有个亲戚从湖南来北京丰台办事,在丰台住在一个招待所,当时他开的房间号是303。那天太晚了,晚上十二点多钟,他困得都快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地就奔三楼了,上了楼梯一看迎面就是303,一看门还没关,也没多想,推门就进去了,一看桌上还有杯热水,拿起来喝了两口,倒在床上就睡,第二天早上,被人叫醒了,发现自己正睡在三楼的楼梯上。”

  胖子问道:“老金你是说你那位亲戚,也遇上幽灵楼了?”

  大金牙说:“是啊,招待所里的服务员就问他为什么睡楼梯上,他把经过一说,开始还以为自己是梦游呢,一看303室的门是锁着的,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没动,铺盖也没打开,结果稀里糊涂地就走了。后来又去丰台,还住的那个招待所,闲聊的时候听说这座招待所曾经失火烧毁过,后来又按原样重新建的,除了规模上扩大了一些,其余的都没什么变化,连门牌号都一模一样,每年都出现这么几次客人明明进了房间,早晨睡在外边的情况,但是也没有什么伤亡意外事故之类的事情发生,所以没引起重视,大伙也从不拿这事当回事。我曾经听我这位亲戚说起过,纯粹是当茶余饭后的谈资的,我始终没太在意,现在看来,咱们也是遇上这种幽灵墓了。”

  大金牙又对我说:“还是胡爷见机得快,你瞧我都吓晕了头了,现在刚回过神来,脑袋里是一团乱麻,就算是让我想破了头,一个脑袋想出两脑袋来,也根本想不到这些。”

  我说:“惭愧,我也是逼急了才想到这一步的,我现在脑袋也疼着呢,所有的情况我都想遍了,觉得咱们应该就是遇上幽灵冢了,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古墓。”

  两朝两代,都看上了一块风水宝地,这种情况当然也有,尤其是这种内藏眢的形势,真可谓是宝脉佳穴,极为难求。

  想通了这最关键的一点,其余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龙岭这处内藏眢的宝穴,很可能在西周的时候就被人相中,不过那时候还没有唐代那么丰富具体的风水理论,但是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是自打有了人类的那一天起,便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

  西周的某位王族,死后被埋在这里,用人面石椁盛敛。墓穴的构造就和我们见到的差不多,外围筑以巨大的外墙,里面分为三层,在最底下一层放置大批的陪葬品,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应以牛马动物和器物为主;中间一层停放装敛墓主的人脸石椁,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东西了,即使有几件墓主随身携带的重要陪葬品,也都应该随墓主尸体装在石椁之中;第三层就是连接嵌道的入口。我们现在所在的石阶,便是位于上中两层之间的位置。

  这位装殓在人脸石椁中的墓主人,本可以在此安息千年,但是在唐代之前的某一时期,出于某种我们无从得知的原因,也许是由于战乱,也许是因为盗墓,甚至也有可能是当时的政治斗争,这座墓被彻底地毁坏了。

  后来到了唐代,为皇家相形度地的风水高手也看中了龙岭中的这块内藏眢宝穴,于是为了皇室中的某位重要女性成员,在此地开山修陵。

  然而陵墓修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了这处内藏眢曾经在很久很久以前被人使用过,皇室陵寝工程中途废弃是十分不吉利的,一是劳民伤财,已经使用的大量人力、财力、物力,都打了水漂,再者换陵碍主。

  比起这些,更不祥的是一穴两墓,即使先前的古墓已经不存在了。出现这种情况,就算将选脉指穴的风水师诛九族,也无法挽回。多半是督办修建陵墓的官员与风水师,为了避免自己惹祸上身,便互相串通,捏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蒙蔽皇帝,让皇帝老儿再掏钱到别处重新修一座新的陵寝。

  我们遇到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面石椁,带有岩画的墓墙,以及封堵住盗洞的巨石,原本在盗洞中放置蜡烛的位置也被一块巨石取代,这一切都是那座早已被毁掉的西周古墓,是那座古墓的幽灵突然间冒了出来。

  大金牙听了我的分析,十分赞同,但是有一件事联系不起来:“既然这里存在着一座早已被彻底毁掉的幽灵冢,为什么唐陵都快建完了才发现,而咱们一进盗洞,这幽灵冢就突然冒了出来?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大金牙说的是一个难点,这点想不通我们的猜测就不成立,就算再不走运,也不可能如此之巧,平时没有,或者说时有时无的“幽灵冢”,偏偏我们前脚进来,它后脚就冒出来。

  按理说,所谓的“幽灵冢”虽然摸得到,看得见,但并不是实体,而是一个物体残存在世界上的某种力场,并不是始终都有,而且是一部分一部分地渐次出现,最后能出现多少,是整座西周的大墓都呈现出来,还是只有半座,或是更少,这些还无从得知。

  我对大金牙说道:“这里是龙脉的龙头,又是内藏眢,可以说是天下无双,藏风聚气。这座西周大墓乘以生气,气行地中,又因地之势,聚于其内,是谓全气。气是六合太初之清气,化而生乎天地万物者,乃万物之源,此气即太初清气的形态之一。古墓建在这种顶级宝地,便染有灵气,所以毁坏之后,虽已失其形,却仍容于穴内的气脉之中,这是不奇怪的。奇怪就奇怪在这座幽灵冢为什么这时候出现,换句话说,它是不是平时没有,而是我们触动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才让它突然出现。”

  大金牙对我说:“高啊,胡爷,从咱们所见的种种迹象表明,西周古墓被毁后,这里一定来过三拨人,其中两拨是包括咱们在内的摸金校尉,这两拨人虽然中间隔了几十年,却都遇到了这座幽灵冢,而且还都被困其中。另外还有一批,就是建造唐墓的那些人,他们自然是大队人马,把大唐皇家的陵墓建到这种程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他们都快把墓修完了,才发现这里有座幽灵冢,之前施工的过程当中,他们为什么没发现?”

  我点头道:“是啊,不管先后,肯定是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把幽灵冢引了出来,可咱们也没做什么啊,刚在盗洞中爬了没一半,身后的石墙就突然冒出来把路堵死了。”

  大金牙苦苦思索:“这座西周古墓想必是被人彻底捣毁了,连一砖一石都没有留下,修建唐墓的人以为这里只不过是个巨大的天然山洞,既是风水位,又省去一些掏山的麻烦。他们那些人肯定是后来才发现了幽灵冢,还有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尉,包括咱们三个,肯定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才把幽灵冢引发出来,但是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呢?”

  我对大金牙说:“你也别着急,既然已经有了头绪,我想只要找出根由,便有可能让幽灵冢消失。建造唐陵以及在鱼骨庙打盗洞的人,可能在发现幽灵冢之后,都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能够离开,咱们也都好好想想。”

  胖子说道:“依我看,可以使用排除法,古代人能做的,咱们也能做的,这些应该首先考虑;一些现代化的东西,古代人不可能有,所以可以排除掉,不用多费脑子去想。”

  我没想到胖子也有这么理智的时候:“行啊小胖,我还以为你这草包就知道吃喝,竟然还能想出他娘的排除法?”

  胖子笑道:“这还不都是饿的,我觉得如果人一旦饿急眼了,脑子就灵光,反正我吃东西的时候,就是他姥姥的脑子最不好使的时候。”

  大金牙说道:“还可以把范围圈得更窄一点,修唐墓的人是在工程快结束时发现幽灵冢的,咱们则是刚进盗洞便被困住。”

  胖子说道:“就你们俩这水平还摸金倒斗呢,真是猪脑子,我再给你们提个醒,古代人也使,咱们也使,那还能有什么,这不明摆着吗———蜡烛啊!”

  “蜡烛?”我也想到了,不过应该不是蜡烛,难道古代人在山洞里施工,不点灯火吗?蜡烛多多少少随时随地会用到吧?

  虽然不知道唐代建造陵墓时的具体情况,但是绝不可能在工程快结束的时候才用到蜡烛,应该是另有其他原因。不过蜡烛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讲是比较敏感的,是不是唐代有某种传统,在修建大型陵寝之时,开始不可以点蜡烛?这样根本不合常理,不会有这么古怪的规定。如果真有这样的规定,我那本祖传残书中就一定会有记载。

  正当我们思前想后,一样一样排除的时候,忽然胖子牵的两只大白鹅互相打了起来,胖子骂道:“他奶奶的,你们两只扁毛畜生闹什么,一会儿老爷就把你们俩烤来吃了。”两只大鹅吵得甚凶,毫不理睬胖子的威胁。

  胖子瞧得有趣,笑着对我和大金牙说:“老胡老金,你们瞧见过没有,咱只见过斗鸡,这回来一场斗鹅,原来鹅也这么好斗。”

  我见了胖子牵着的两只大白鹅,如同黑夜中划过一道闪电,对胖子说:“鹅……鹅……”

  胖子说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

  我说:“不是不是,我是说我怎么没想到鹅呢?你们可知道在古墓地宫即将完工的时候,要做什么吗?他们要宰三牲祭天,缚三禽献地。”

  大金牙失声道:“啊,胡爷,你是说是咱们带的两只鹅把幽灵冢引出来的?”

  我说:“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上呢?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尉前辈,盗洞挖到地宫之后,为了试探冥殿中的空气质量,一定也是用咱们倒斗行的老办法,以活禽探气,他带着鸡鸭鹅一类的禽类进去,这才被幽灵冢困住。”

  在古代修造陵墓的时候,在地宫构造完毕之后,都要在墓中宰杀猪牛羊三牲,捆缚三禽于地,为的是请走古墓附近的生灵,请上天赐给此地平安,使墓主安息不被打扰。

  这种说法叫作:“三牲通天,三禽达地。”猪头牛头羊头同时供奉,是十分隆重的,可以把信息传达到上苍;三禽则是献祭给居住于地上的神灵。禽畜可使真穴余气连结,所以陪葬坑中必葬禽畜顺星宫理地脉。

  大金牙说道:“野为雁,家为鹅,野雁驯养,便成了鹅。三禽中的鹅,是三禽中最具有灵性的,传说鹅能见鬼,说不定就是因为我们无意中带鹅进盗洞,惊动了这座西周的幽灵冢。”

  我抓起一只大白鹅,取出伞兵刀,管它是不是,把两只鹅都宰了一试便知,举起刀就要动手割鹅颈的气管。

  大金牙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按住我的手:“可别,胡爷,我突然想到,咱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