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十一章 月牙缺口

  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您这不是寒碜我吗,我要是知道有什么特点,我还用请教你啊?”

  大金牙说道:“哎哟,您瞧我这嘴,习惯成自然了,怎么说都是倒腾古玩的那一套说辞,故作姿态,故作高深,好把买主侃晕了,侃服了。”

  胖子在旁说道:“就是,老金你也真是够可以的,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这场合,咱谁都别侃大山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实打实地说。”

  大金牙连连称是,便接着我们刚才的谈话继续说道:“我不是做考古口的,要说别的我也不敢这么肯定,但是这西周人面的特点十分明显,我曾经在洛阳博物馆看过简介,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我敢断言那人面石椁就是西周的。”

  西周人面雕刻装饰的最大特点,在于面部线条流畅顺滑,没有性别特征,只有耳朵大于常人,但是从面部上瞧不出男女老少。并且中国历代唯有西周崇尚雷纹,在冥殿中看那石椁底部一层层的尽是雷纹的装饰,可以说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观西周之前,殷商时期出土的一些文物,其中不乏配有面部雕刻或者纹式图案的,但是都显得苍劲古朴有余顺滑流畅不足,而且性别特征明显,蚕眉圆眼,大鼻阔口者为男子,这是取材于黄帝四面传说。汉代之后的人面纹饰和雕刻,面部特征更为明显,男子的脸上有胡须。

  我明白了大金牙的意思,从殷商开始,便有人脸的雕刻铸造工艺,唯独到了西周时期,突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无性别脸部造型,之后的审美和工艺又回归了先前的风格,我问大金牙:“为什么单单是西周这一时期会出现这种变化呢?”

  大金牙表示那就不清楚了,得找专家问去,他虽然能看出来石椁上的脸部雕刻,属于西周的工艺造型,却说不清雕刻这种诡异的石脸究竟是基于什么原因和背景。

  我问大金牙:“黄帝四面传说是指的什么?”

  这个传说流传甚广,大部分研究历史和早期古董的都略知一二,大金牙答道:“顾名思义,就是说黄帝有四张脸,前后左右,各长一个,分别注视着不同的方向;另外还有一说,是指黄帝派出四个使者,视察四方。”

  我说道:“原来如此,不过这好像与冥殿中的石椁扯不上关系,那石椁上共有五张人脸,椁盖上有一张朝着上方,会不会那张脸孔的造型,是和墓主有关?”

  我知道问也是白问,我们三人现在都如坠五里雾中,辨不清东南西北。从大金牙的话来推断,并不一定能够确认,那具石椁与这些古怪墓墙属于西周时期的产物。

  大金牙见我半信半疑,便补充了几句:“如果这附近能找到一些鼎器,或者刻有铭文的地方,那便能进一步确认了。”

  胖子问道:“老金你还懂铭文?平时没听你说起过,想不到你这么大学问,看你这发型跟你肚子里的学问不太匹配,真是人不可貌相。”

  大金牙留的大背头,每天都抹很多发油,一直被胖子取笑,此时见胖子又拿发型说事,才想起自己的头型半天没打理了,赶紧往手心里啐了口唾沫,把头发往后抹了抹,龇着金牙说:“懂可不敢当,不过如果找到铭文,我瞧上一眼,倒还能看出来是不是西周的。”

  三人商议了半天,也没商议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眼前的墓道两边都可以通行,但是不知连接着哪里,头上有个缺口,上面便是停放人脸巨椁的冥殿。

  我对大金牙和胖子说道:“咱们现在的处境很尴尬,以至于根本搞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不过如果这条墓道真是大金牙所说的西周建筑,那我倒是可以判断出这里的大致格局。商周的古墓没有大唐那么奢华,但是规模比较大,垒大石分大殿而建,而且是分为若干层,不是平面结构。咱们刚进盗洞,就被一堵大石墙挡住,那道又厚又大的石墙很可能是西周古墓的外墙,距离主墓有一段距离。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它是怎么就突然冒出来的,他娘的,这回要想出去,还真是难了。”

  胖子说道:“老胡,我看你也别想了,这事不是咱能想明白的,本来我觉得咱们三个人的组合,基本上什么古墓都能摆平了,要技术有你的技术,要经验有老金的经验,要力量,我不是吹,我最起码能顶你们俩吧……”

  大金牙插口说道:“技术、经验与力量,咱们都不缺,但是就缺少头脑。”

  胖子说:“老金你没听说过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咱们三人不比臭皮匠强多了吗?”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我看技术经验还有体力,咱们都不缺,但是咱们还缺一位女神,一位幸运女神,咱们的运气太差了,回去得想办法转转运。咱也别跟这磨蹭了,越想越他娘的糊涂,如果是西周的古墓结构,这最下边一层的墓道是通向配葬坑的,不会有出口,我看还是先回到上一层的冥殿,再找找盗洞的出口。”

  胖子说道:“且慢,陪葬坑里是不是应该有什么宝贝?不如顺路先去捎上两件再回去找盗洞不迟,空手而回不是咱的作风,否则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大金牙说道:“还是算了吧胖爷,您那膀子肉厚不知道累,我这两条腿都灌了铅了。咱还是别没事找事,按胡爷说的,回去找盗洞才不失为上策。再说这地方如此古怪,谁敢保证这条墓道里没有什么陷阱机关,到时候咱后悔都来不及了。”

  胖子见我和大金牙都执意要爬回上层,无奈之下,只好牵了两只鹅跟我们一起行动,突然说道:“哎,我说,咱是不是得把那石头棺材撬开,看看那里边的死人,是不是长了一张那么古怪的脸?说不定有个面具之类的,要是金的可就值钱了。”

  我和大金牙谁也没搭理他,这种情况下哪有那份心情,我托住大金牙,把他推上了墓道上的冥殿,我和胖子也先后爬了上去。

  冥殿没有什么变化,那具雕刻着诡异人脸的大石椁,依然静静地停放在角落里,我们把三支手电全部打亮,搜索地面上盗洞的入口。

  整个冥殿除了六只准备用来摆放六玉的石架,以及角落中的石椁之外,空空如也,再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无法想象,唐代的冥殿中竟然摆着一具西周时期的石椁。

  胖子指着我们刚爬出来的地方说:“这哪里还有其余的出口,咱们刚爬出来的地方,不就是先前那个盗洞吗?”

  我打着手电,低头一看脚下,确实就是我们最早爬进来的盗洞,可是怎么跳下去却又是墓道?还没容我细想,大金牙也有所发现:“胡爷你瞧那石椁旁边,多出了一条……台阶。”

  我和胖子按大金牙所说的方位看去,果然在石椁旁边,神不知鬼不觉地冒出一条向上而行的石阶,石阶宽阔,每一层都是整个的大石条堆砌而成。我走到下边往上照了照,手电光柱就像被黑暗吞噬掉了,十几米外都是黑洞洞的,看不到上面的情况。

  我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便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他娘的,这座古墓简直出了鬼了,盗洞变成了墓道,唐墓冥殿中出现了西周的石椁,这会儿又冒出来这么个石头楼梯。我看咱们豁出去了,一条道走到黑,盗洞肯定是走不通的,如果这是西周的古墓,那么这条在石椁旁边的楼梯,应该是通向古墓的最上层,那里和嵌道相连,也许可以出去。”

  胖子说:“那还等什么,我先上,你们俩跟着。”话音未落,抬脚就上了楼梯,走上两步,又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问我:“老胡,你刚说那什么道来着?是做什么用的?”

  我和大金牙也迈步上了楼梯,我边走边对胖子说道:“嵌道,说白了就是条隧道,修古墓不是得掏空山体吗,掏出来的泥土石头,都从嵌道往外搬,墓主入殓之后,便把隧道封死,把修墓的工匠奴隶之类的人,也都一并活埋在里边,如果走运,说不定能找到工匠们偷偷留下的秘道,那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了。”

  三人边说边走,走了大约五分钟,我突然发现不对劲,刚走上石阶的时候,我留意到第二级石阶的边缘,有一个月牙状的缺口,可能是建造之时磕掉的,然而我们每向上走二三十阶,便会发现同样的一个月牙形缺口,开始还没太在意,后来仔细一数,每二十三阶便有一个。

  这绝不是巧合,我们可能是在原地兜圈子,我急忙招呼大金牙和胖子,别再往上走了,这么往上爬,恐怕累死了也走不到头。

  三人急忙转向下行,然而下边的路好像也没有尽头了,从台阶上下行,走得很快,也不费力气,但是走了很久,远远超过我们往上走的用时,却说什么也走不回冥殿了。

  三个人都已经累得气喘如牛,大金牙身体本就不好,这时候累得他呼吸又粗又急,呼哧呼哧作响,好似个破风箱一般。

  我一看再走下去,就得让胖子背着大金牙了,从这石阶向下走背着个人,谈何容易,再说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回冥殿,这么走下去不是事,于是让大金牙和胖子就地休息。

  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对我说道:“我的天啊,老胡,再这么折腾下去,顶多过几个小时,咱们饿也饿死在这鬼地方了。”

  我们来鱼骨庙时带了不少食物,有酒有肉,但是为了能装古墓中的宝贝,还要带一些应用的简易装备,便把食物都放在了鱼骨庙中,并没有随身带着,每个人只背了一壶水。

  虽然钻进盗洞之前吃喝了一顿,但是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肚子里都开始打鼓了,此刻胖子一提到饿字,三人肚中同时咕咕作响。

  现在的处境更险,冒冒失失地闯上石阶,被鬼圈墙一般地困在台阶上,上下两头都够不着,还不如在冥殿中另想办法,可真应了大金牙先前说胖子的那句话,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我唉声叹气地暗骂自己太莽撞冲动,当初在部队,要是没有这种毛病,也不至于现在当个体户,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胖子对我说:“老胡你现在埋怨自己也没用,咱们就算不上这条台阶,也得被困在别的地方,你省点力气,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辙。”

  我想了想说:“这条台阶,好像每隔二十三阶,便重复循环一次,上下都是如此,咱们现在无论是上是下,都走不到头……”

  胖子说道:“那完了,这就是鬼打墙啊,绝对没错,永远走不出去,只能活活地困死在这里,就等着下一拨倒斗的来给咱收尸吧。”

  大金牙听了胖子的话,悲从中来,止不住流下两滴伤心泪:“可怜我那八十老母,还有那十八的小相好的,这辈子算见不着她们了……要是还能有下辈子,我……我死活我是不做这行了……”

  胖子被他搅得心烦,对大金牙说道:“闹什么闹,这时候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死也死得有个男人的样子,再哭哭啼啼的,我把你那颗金牙先给你掰下来。”

  大金牙对自己这颗金牙视若珍宝,差不多和发型一般重要,听胖子要掰他的牙,赶紧伸手把嘴捂上:“胖爷,我可提前跟你说好了,咱们都是将死之人,你可得给我留个全尸,别等我饿到动不了劲的时候,趁人之危把我这颗金牙掰了去。”

  我对他们两人说道:“你们俩别胡说八道了,说什么咱们也不能活活饿死在这鬼地方,这么死太窝囊了,要死也得找个痛快的死法。”

  胖子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在这地方想死得痛快,倒也非易事。”说着拔出伞兵刀,对我说:“我看也就两条路,其一是从楼梯上滚下去摔死,反正这台阶没有尽头,说不定外边都实现四个现代化了,咱还没滚到底;还有一个办法是割腕,你要是下不去手,我替你们俩割上一刀,一放血就离死不远了,我看这是最痛快的法子。”

  大金牙对胖子说:“胖爷您什么时候变这么实诚了,你没听出来胡爷话里的意思?如果我没理解错,他的潜台词应该是:咱们现在还没到绝境,还不会死。”转过头来问我,“胡爷,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这意思?”

  我对大金牙说:“刚刚我所说的话确实是气话,不过我现在好像突然找出点头绪了,你们安静一点,让我好好想想。”

  胖子和大金牙见我好不容易想出点线索来,生怕再一干扰就会失去这一线生机,二人同时住口,大气也不敢喘。

  我说就快想出办法来,那只不过是随口敷衍,让他们两个人别再争吵下去。此时安静了下来,我把从进鱼骨庙开始,一直到被困在这石阶上的情景,如同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里重新放映了一遍,完完整整,尽量不漏下每一个细节。

  想了也不知道多久,我开口问大金牙:“咱们在这古墓中,真是如同撞上鬼打墙一样,无论走哪条路,都会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些东西,金爷你听说过鬼打墙的事吗?”

  大金牙说:“听说过,没见过。当年地安门大街那边闹过一阵,害得附近的人一到晚上十二点就不敢从那过了,要不一直转悠到天亮,也走不出那一条马路。还听说过一些外地的传闻,不过咱们遇到的应该不是鬼打墙吧?听说鬼打墙就是绕圈,哪有这么厉害,再说咱们身上戴了这么多护身的法器,怎么会遇到鬼打墙呢?”

  胖子也说:“老胡你忘了,你不是说过吗,风水好的地方,藏风聚气,根本不会有不散的阴魂,也不会有僵尸粽子什么的,怎么这工夫又想起鬼打墙来了?”

  我摇头道:“我不是说咱们遇上鬼打墙了,只不过想确认一下,确认现在的状况不是鬼打墙,那么我分析的便有可能是正确的。”

  胖子问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那你说出来,我和老金帮着你分析分析。”

  我想了想,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我好像已经知道咱们碰到的是什么东西了,不过……我要说出来,你们俩可别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