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九章 内藏眢

  冥殿自古以来,便是安放墓主棺椁的地方,《葬经》上写得明白,冥殿又名慈宁堂,是陵墓的核心部分,无论是合葬也好,独葬也罢,墓主都应该身穿大敛之服,安睡于棺中,外边再盖上椁,即使墓主尸体因为某种原因不能放置于棺椁之内,那也会把墓主生前的服装冠履,放在棺椁中入葬。

  总之,可以没有尸体,但是棺椁无论如何都是在寝殿之中,而且历代摸金校尉拆了丘门倒斗,都绝不会把棺椁也给倒出去,再说这盗洞空间有限,就算棺椁不大,也不可能从盗洞中倒出去。

  我的世界观再一次被颠覆了,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其中的名堂,难道墓主的棺椁变成水汽蒸发了不成?

  三人都各自吃惊不小,大金牙脑瓜儿活络,站在我身后提醒道:“胡爷,您瞧瞧这冥殿,除了没有棺椁,还有哪些地方不对劲?”

  我打着狼眼,把冥殿上下左右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冥殿不仅仅是没有棺椁,可以说什么都没有,地上空荡荡的,别说陪葬品了,连块多余的石头都没有。

  然而看这冥殿的规模结构,都是一等一的唐代王公大墓,建筑结构下方上圆,下边四四方方,见棱见角,平稳工整,上面的形状好像蒙古包的顶棚,呈穹庐状,这叫作天圆地方,同当时人们的宇宙观完全相同。

  冥殿的地上有六个石架,这些石架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放,但是我和大金牙都知道,那是放置祭六方用的琮圭璋璧琥璜六种玉的,是皇室成员才有的待遇。

  冥殿四面墙壁倒不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些打底的壁画,都是白描,还没有上色,画有日月星辰,主要的则是十三名宫女。这些宫女有的手捧锦盒,有的手托玉壶,有的端着乐器,宫女们一个个都肥肥胖胖,展现了一派唐代宫廷生活的绘卷。

  所有的壁画都只打了个底,没有上色,我从没见过这种壁画,便询问大金牙,以大金牙浸淫古董几十年的经验,他也许会瞧出这是什么意思。

  大金牙也看得连连摇头:“当真奇了,从这壁画上看,这古墓中绝对是用来安葬宫廷中极重要的人物,而且还是女的,说不定是个贵妃或者长公主之类的,但是这壁画……”

  我见大金牙说了一半便沉吟不语,知道他是吃不准,便问道:“壁画没完工?画了个开头就停了?”

  大金牙见我也这么说,便点头道:“是啊,这就是没完工啊,不过这也未免太不合常规了……不是不合常规,简直就是不合情理。”

  皇室陵墓修了一半便停工不修,甚是罕见,即使宫中发生变故,墓主成为了政治活动的牺牲品,或者意图谋反什么的被赐死,也多半不会宣扬出去,死后仍然会按其待遇规格下葬。这种大墓必定是皇室成员才配得上,皇帝们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宫帏庙堂之中的内幕多半不会轻易传出去,把该弄死的弄死也就完了,然后该怎么埋还怎么埋。

  我见在这杵着也瞧不出什么名堂,便取出一支蜡烛,在冥殿东南角点了,蜡烛的光芒虽然微弱,但是火苗笔直,没有丝毫会熄灭的迹象,我看了看蜡烛心中稍感安心,招呼大金牙和胖子去前殿瞧瞧。

  为了节省能源,我们只开了一支手电筒,好在墓室中什么都没有,不用担心踩到什么,三个人牵着两只大白鹅从冥殿的石门穿过,来到了前殿。

  中国古代陵寝布置,最看重冥殿,前殿次之。前殿的安排按照传统叫作“事死如事生”,前朝有制,就是这么一直传承下来,直到清末都是如此,所不同的只是规模而已。

  墓主生前住的地方什么样,前殿就是什么样,如果墓主生前住于宫廷之中,前殿也必须建造得和真实的宫殿一样。当然除了皇帝老儿之外,其余的皇室成员,只能在前殿保留他本人生前住的一片区域,不可能每一个皇室成员都在陵墓中原样不动地盖上一座宫殿,配得上那样规格的,只有登过基掌过大宝的帝王。

  我和大金牙胖子三人虽然都是做这行的,但是其实并没见过什么正宗的大墓,今天也是赶巧了碰上这么一处,如果真让我们去挖,我们是不会动这么大的古墓的,最多也就是找个王公贵族的墓。

  这也是因为我们没有这么高明的手段,能直接打个盗洞从虚位切进来,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不想动这么大的墓,这里边随便倒出来一件东西都能惊天动地,那动静可就太大了,容易惹祸上身。

  今天是机缘巧合,碰上了一个现成的盗洞,才得以进入这大墓之中,事前万万没想到冥殿里是空的,而且我们进来的盗洞还被莫名其妙地封死了,到前殿去看看只不过是想找点线索,想办法出去。

  三人一进前殿,又都被震了一下,只见前殿规模更大,但是楼阁殿堂都只修筑了一半,便停了工程,一直至今。

  前殿确实是造得同古时宫阙一样,但是一些重要的部分都没有盖完,只是大致搭了个架子,地宫中的石门已经封死,四壁都是巨大的石条砌成,缝隙处灌以铁汁,以鸭蛋粗细的铁条加固。地宫前殿的地面上,有一道小小的喷泉水池,泉眼中仍然呼呼地冒着水。

  我指着喷泉对大金牙说:“你瞧这个小喷泉,这就是俗称的棺材涌啊。在风水位的墓中,如果能有这么一个泉眼,那真是极品了。龙脉亦需依托形势,我初时在外边看这古墓的风水,觉得虽然是条龙脉,但是已经被风雨的侵蚀把山体的形势破了,原本的吉龙变做了毫无帐护的贱龙。然而现在看来,这里的形势是罕见的内藏眢,穴中有个泉眼,且这泉眼的水流永远是那么大,不会溢出来,也不会干涸,那这穴在风水上便有器储之象。其源自天,若水之波,这种内藏眢极适合埋葬女子,子孙必受其荫福。”

  大金牙说道:“噢,这就是咱们俗话说的棺材涌?我听说过,没见过,那这么看来这处风水位的形势完好,这就更奇怪了,为什么里面的工程只做了一半?而且墓主也未入敛?”

  我说道:“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就连前殿之中都是这样,尚未完工,实在是难以理解。”

  胖子说道:“我看倒也不怪,说不定赶上当时打仗,或者什么开支过大,财政入不敷出,所以这么大工程的陵墓就建不下去了。”

  我和大金牙同时摇头,我说道:“绝对不会,陵墓修了一半停工,改换地点,这于主大不吉,而且选穴位的人都要诛九族。首先这处宝穴在风水角度上来看绝对没有问题,藏而不露,很难被盗墓者发现,而且还是罕见的内藏眢,不会是因为另有佳地而放弃了这座盖了一半的陵墓,也不可能是由于战乱灾祸,那样的话不会把地宫封死,这里面什么都没装,应该不是防范摸金倒斗的。”

  大金牙也赞成我的观点:“没错,从墓墙和石门封锁的情况来看,停工后走得并不匆忙,而是从容不迫地关闭了地宫,以后也不打算再重新进来开工了,否则单是开启这石门就是不小的工程,而且这道石门外边,少说还有另外四道同样规模的大石门。”

  然而修建这座陵墓的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放弃了这里呢?应该是有某个迫不得已的原因,但是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是猜想不透。

  看来建鱼骨庙做伪装,打了盗洞切进冥殿的那位前辈,也是和我们一样,被一座空墓给骗了。但这里没有发现他的尸体,说不定他已经觅路出去了。

  我们在前殿毫无收获,只好按路返回,最后再去后殿和两厢的配殿瞧上一眼,如果仍然没有什么发现,就只能回到盗洞,进入那迷宫一样的龙岭迷窟找路离开了。

  三人边走边说,都觉得这墓诡异得不同寻常,有太多不符合情理的地方了。我对他们说:“自古倒有疑冢之说,曹操和朱洪武都用过,但是这座唐代古墓绝不是什么疑冢,这里边……”

  说话间已经走回冥殿,我话刚说着半截,突然被胖子打断,大金牙也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抬头一看,只见冥殿东南角,在蜡烛的灯影后边,出现了一个“人”。

  蜡烛的灯影在冥殿的角落中闪烁不定,映得墙角处忽明忽暗,灯影的边缘出现了一张巨大而又惨白的人脸,他的身体则隐在蜡烛照明范围之外的黑暗中。

  我和大金牙胖子三个人,站在连接前殿与冥殿的石门处,冥殿面积甚广,我的狼眼手电照不到那里,由于离得远,更显得那张脸模糊难辨,鬼气森森。

  我们刚进冥殿之时,曾仔细彻底地看遍了冥殿中的每一个角落,当时冥殿之中空无一物,只有四面墙壁上没上色的绘画,壁画中所绘都是些体态丰满的宫女,绝没有这张巨脸。

  双方对峙半晌,对方毫无动静,胖子压低声音问我:“老胡,我看对面那家伙不是善茬儿,这里不宜久留,咱撤吧。”

  我也低声对胖子和大金牙说:“别轻举妄动,先弄清楚他是人是鬼再说。”

  我无法分辨对面那张脸的主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这冥殿中没有棺椁,自然也不会有粽子,有可能对方是趁我们在前殿的时候,从盗洞里钻进来的,这盗洞不是谁都敢钻的,说不定对方也是个摸金校尉。

  想到摸金校尉,我立时便想到那位修鱼骨庙的前辈,难道……他还没有死?又或者始终找不到路出去,困死在这附近,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是他的亡灵?

  要是鬼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都有金佛玉观音护身,而且倘若对方真是摸金校尉,跟我们也算有几分香火之情,说不定能指点我们出去。

  不管对方是人是鬼,总得先打破这种僵局,就像这么一直僵持下去,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想到这里,我便用套口对东南角的那人大声说道:“黑折探龙抬宝盖,搬山启丘有洞天,星罗忽然开,北斗聚南光。”

  我这几句话说得极客气,大概意思是说都是在摸金这口锅里混饭吃的,既然撞到一起,必有个先来后到,我们是后来的,不敢掠人之美,行个方便,这就走路。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三百六十行,就是指的世上的各种营生,人生在世,须有一技傍身,才能立足于社会,凭本事挣口饭吃,不用担心饿死冻死在街头。这三百六十行之外,还另有外八行,属于另类,就是不在正经营生之列,不属工农兵学商之属,这外八行其中就有摸金倒斗一行。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就连要饭花子都有个丐帮的帮主管辖着,倒斗这种机密又神秘的行当规矩更多,比如一个墓,拆开丘门之后,进去摸金,然后再出来,最多只准进去一次,出来一次,绝不允许一个摸金校尉在一个盗洞中来来回回地往返数次。毕竟人家那是安息之所,不是自家后院。诸如此类的种种规矩讲究,不胜枚举。

  其中有一条,就是同行与同行之间,两路人看上了一道丘门,都想来搬山甲,那么谁先到了算谁的,后面来的也可以进去,但是有什么东西,都应该由先进去的人挑选。

  因为摸金校尉戒规森严,不同于普通的盗墓贼,一座古墓只取一两件东西便住手,而且贵族古墓中的陪葬品都十分丰富,所以互相之间不会有太大的冲突。

  一座墓仅取一两件东西,这规矩的由来,一是避免做得活太大,命里容不下这种大桩富贵,免得引火烧身;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天下古墓再多,也有掘完的时候,做事不能做绝,自己发了财,也得给同行留条生路。

  这就是专业摸金校尉同盗墓贼最大的不同,盗墓贼们往往因为一两件明器大打出手,骨肉手足相残的比比皆是,因为他们极少能找到大墓,也不懂其中的利害,不晓得明器便是祸头,拿多了必遭报应。

  三国时曹孟德为充军饷,特设发丘、摸金之职,其实中郎将校尉等军衔是曹操所设,然而摸金与发丘的名号,以及搬山、卸岭都是秦末汉初之时,便已存在于世间的四个倒斗门派,不过这些门派中的门人弟子,行事诡秘,世人多不知晓,史书上也无记载,时至宋元之时,发丘、搬山、卸岭三门几乎失传,只剩下摸金一门。

  摸金一门中并非是有师傅传授便算弟子,它特有一整套专门的标识、切口、技术,只要懂得行规术语,皆是同门。像这种从虚位切进冥殿的盗洞,便只有摸金校尉中的高手才做得到。这些事我以前从我祖父那里了解了一部分,也有一部分是在沙漠回来的路上,从Shirley 杨口中得知。

  所以我觉得既然是同门同道,便没什么不好商量的,当然这是在对方还是活人的前提下,倘若是鬼魂幽灵,也多半不会翻脸,大不了我们把他的尸体郑重地安葬掩埋也就是了。

  我说完之后,便等对方回应,一般这种情况下,如果那人也是倒斗的行家,我给足了对方面子,想必他也不会跟我们过不去,就算是几十年前进来的那位摸金校尉亡灵,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们。

  然而等了半天,对方没有半点回应,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多半,在冥殿东南方角落中的那个人仍然和先前一样漠然,好似泥雕石刻一般纹丝不动。

  我心想别不是行里的人,听不懂我的唇典,当下又用白话大声重说了一遍,结果对方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这下我们可都有点发毛了,最怕的就是这种无声的沉默,不知道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如果想从冥殿中离开,就必须走到冥殿中间的盗洞入口,但是灯影后的人脸直勾勾地瞧着我们,不知道想要做什么,我们也吃不准对方的意图,不敢贸然过去。

  我心念一转,该不会这位不是摸金校尉,而是这古墓中的主人?那倒难办了,冲着冥殿东南角喊道:“喂……对面的那位,你究竟何方神圣,我们只是路过这里,见有个盗洞,便钻进来参观参观,并无非分之想。”

  胖子见对方仍然没有动静,也焦躁起来,喊道:“我们这就要从哪来回哪去了,你再不说话,我们就当你默许了,到时候别后悔啊……”

  大金牙在后边悄声对我们说道:“我说胡爷胖爷,那边的莫不是墙上壁画上画的人物,咱们没瞧清楚?这蜡烛光线影影绰绰的,我看倒真容易看花了眼睛。”

  他这么一说,我们俩心里更没底了,一时对自己的记忆力产生了怀疑。他娘的,要果真如此,那我们这面子可栽大了,这几分钟差点让自己给吓死,可是确实不像是画。

  这冥殿包括整个古墓,都邪得厉害,我们刚进冥殿确实是什么都没发现,但是进那盗洞之时,半路上不是也没巨石吗?也难保这冥殿中不会凭空里就突然冒出点什么东西,到底是人,是鬼,是妖,还是如大金牙猜测的,就是墓壁上的绘画?

  眼看着地上的蜡烛就要燃到头了,这时我们再也耗不下去了,我暗中拔了伞兵刀在手。这种刀是俄罗斯流进中国的,专门用来切割绳索,比如空降兵跳伞后,降落伞挂在树上,人悬在半空,就可以用这种特制的刀子割断伞绳。这刀很短小精悍,刀柄长刀刃短,非常锋利,带在身上十分方便。这次来陕西没敢带匕首,所以我们随身带了几柄短小的伞兵刀防身。

  我另一只手握着金佛,对胖子和大金牙使了个眼色,一齐过去看看对方究竟是什么,胖子也拔出工兵铲,把两只大白鹅交给大金牙牵着。

  三人成倒三角队形,我和胖子在前,大金牙牵着鹅,举着手电在后,一步步缓缓走向东南角的蜡烛。

  每走一步我握着伞兵刀的手中便多出一些冷汗,这时候我也说不出是害怕还是紧张,我甚至期望对方是只粽子,跳出来跟我痛痛快快地打一场,这么不言不语鬼气森森地立在黑暗角落中,比长了毛会扑人的粽子还他娘瘆人。

  就在对面那个人即将进入我们狼眼手电的照明范围之时,地上的蜡烛燃到了尽头,噗的冒了一缕青烟,灭了。

  随着蜡烛的熄灭,灯影后的那张人脸,立刻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