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五章 盘蛇坡

  龙岭往大处说,是秦岭的余脉,往小处说,其实就是一片星罗棋布的土冈。一个土丘挨着一个土丘,高低起伏的落差极大,土丘与土丘之间被雨水和大风切割得支离破碎,有无数的深沟,还有些地方外边是土壳子,但是一踩就破,里面是陷空洞。看着两个山丘之间的直线距离很近,但是从这边走到那边,要绕上半天的路程。

  这个地方名不见经传,甚至连统一的名称都没有,古蓝县城附近的人管这片山叫龙岭,

  然而在附近居住的村民们,又管这一地区叫作盘蛇坡。

  盘蛇坡远没有龙岭这个名号有气势,但是用以形容这里的地形地貌,比后者更为直观,更为形象。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人,早晨九点离开古蓝县城,能坐车的路段就坐车,不通车的地方就开11号,一路打听着到了龙岭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龙岭山下有一个小小的村落,村里大约有二十来户人家。现在天色已晚,想找鱼骨庙不太容易了,山路难行,别再一不留神掉沟里,那可就他娘的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干脆晚上先在村里借宿一夜,有什么事等到明天早晨再说。

  我们就近找了村口的一户人家,跟主人说明来意,出门赶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能不能行个方便,借宿一夜,我们不白住可以付点钱。

  这户主人是一对年老的夫妇,见我们三人身上背的大包小裹,还带着两只活蹦乱跳的大白鹅,便有些疑惑,不知道我们这伙人是干什么的。

  胖子赶紧堆着笑脸跟人家说:“大爷大妈,我们是去看望以前在部队的战友,路过此地,错过了宿头。您瞧我们这也是出门在外,很不容易,谁出门也不把房子带着不是吗?您能不能行行好,给我们找间房,让我们哥仨儿对付一宿,这二十块钱您拿着。”说完之后,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就掏出钱来塞给老两口。

  老夫妇见我们也不像什么坏人,便欣然应允,给我们腾出一间屋来,里面好像有几年没人居住了。

  胖子见院中有水桶和扁担,便对我说:“老胡,快去打两大桶水来。”

  我奇道:“打水干什么?你水壶里不是有水吗?”

  胖子说:“你们解放军住到老乡家里,不都得把老乡家的水缸灌满了,然后还要扫院子,修房顶子。”

  我对胖子说:“就他妈你废话多,我对这又不熟,我哪知道水井在哪,黑灯瞎火的我出去再转了向,回不来怎么办?还有,一会儿我找他们打听打听这附近的情况。你别话太多了,能少说就他娘的少说两句,别忘了言多语失。”

  正说着话,老夫妇二人就给我们炒了几个鸡蛋,弄了两个锅盔,端进了屋中。

  我连声称谢,边吃边跟主人套近乎,问起这间屋以前是谁住的。

  没想到一问这话,老头老太太都落泪了。这间屋本是他们独生儿子住的,十年前,他们的儿子进盘蛇坡找家里走丢的一只羊羔,结果就再也没回来。村里人找了三四天,连尸首也没见着,想必是掉进土壳子陷空洞,落进山内的迷窟里了。唯一的一个儿子,就这么没了,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了,这些年,就靠同村的乡亲们帮衬着,勉强度日。

  我和胖子等人听了,都觉得心酸,又多拿了些钱送给他们,老两口千恩万谢,连说碰上好人了。

  我又问了些情况,老夫妇却都说盘蛇坡没有什么唐代古墓,只听老一辈儿的人提起过说有座西周的大墓,而且这座墓闹鬼闹得厉害,甚至大白天都有人在坡上碰到鬼砌墙,在沟底坡上迷了路,运气好的碰上人能救回来,运气不好的,就活活困死在里面了。

  当地的人们称这一带为“盘蛇”,就是说道路复杂,容易迷路的意思,而龙岭迷窟则是指山中的洞穴,纵横交错,那简直就是个天然的大迷宫。

  至于鱼骨庙的旧址,确实还有,不过荒废了好几十年了,出了村转过两道山梁有条深沟,鱼骨庙就在那条沟的尽头,当年建庙的时候,出钱的商人说那是处风水位,修龙王庙必保得风调雨顺。没想到修了庙之后,也没什么改变,老天爷想下雨就下雨,不想下雨就给你旱上几年,烧香上供根本没有用,所以那庙的香火就断了,很少有人再去。

  我说:“我们只是在过黄河的时候,险些被龙王爷把船掀翻了,所以比较好奇,想去鱼骨庙看看铁头龙王的骨头。”

  老夫妇说你们想去鱼骨庙没什么,但是千万别往盘蛇坡深处走,连本村土生土长的都容易迷路,何况你们三个外来的。

  我点头称谢,这时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动手帮着收拾,把碗筷从屋中端出去,走在院中,大金牙突然低声对我说:“胡爷,这院里有好东西啊!”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金牙伸手指了指院中的一块大石头:“这是块碑,有年头了。”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帮忙收拾完了碗筷。老夫妇回房睡觉,我们三人围在院中假装抽烟闲聊,偷偷观看大金牙所说的石碑。

  要不是大金牙眼贼,我们根本不会发现,这块长方形的石碑磨损得十分严重,中间刻了几道深深的石槽,看样子可能是用来拴牲口的。

  石碑只有一半,碑顶还有半个残缺的兽头,碑上的文字花纹早都没了,没有这半个兽头,也瞧不出这是块石碑。

  胖子问大金牙:“这就是您说的好东西?我看以前可能还值钱,现在这样,也就是块大石头了,你们瞧瞧,这上边的东西都磨平了,这用了多少年了。”

  大金牙抽着烟说:“胖爷,我倒不是说这石碑值钱,这块残碑现在肯定不值钱了,就剩半个兽头,连研究价值可能都不存在了,有点可惜。但是您别忘了,我们家祖上也是干倒斗的,我之所以说这是好东西,也不是一点理由没有,就冲这块残碑上的半个兽头,我就敢断定,这龙岭中一定有座唐代古墓,但是具体位置嘛,明天咱们就得瞧胡爷的手段了。”

  我伸手摸了摸石碑上的兽头,对大金牙说道:“你是说这是块墓碑?”

  大金牙说道:“就算是墓碑吧,这碑上的兽头虽然残了,但是我还能瞧出来,这只兽叫乐猁。唐代国力强盛,都把陵墓修在山中,以山为陵,地面上也有一些相应的设施,竖一些石碑石像,石骆驼、石狻猊之类的,作为拱卫陵寝的象征。这乐猁就是一种专趴在石碑上的吉兽,传说它是西天的灵兽,声音好听,如同仙乐,以此推断,这石碑上应该是歌功颂德之类的内容。陵寝前十八里,每隔一里便有一对,乐猁是第二对石碑。”

  我说:“金爷,别看你不懂风水,但是你对古代历史文化的造诣,我是望尘莫及。咱们别在院里说了,回屋商量商量去。”

  我们回到屋中继续谋划,现在已经到了龙岭边上了,从现在的线索看来,这里有古墓是肯定的,不过这墓究竟是大唐的或西周的,倒有几分矛盾。

  要是从墓碑上看,是唐代大墓毫无疑问,也符合在古蓝县城招待所中老刘头所言,但是当地的村民怎么说这山里是西周的古墓?

  大金牙问我:“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性,一条风水宝脉之中,有多处穴位可以设陵?”

  我说:“那倒也是有的,不过整整一条地脉不可能都是好地方,各处穴位也有高低贵贱之分,最好的位置,往往只够修一座墓。不过,也不排除两朝的古墓都看上一个穴位的可能。”

  我让胖子和大金牙今晚好好养精蓄锐,明日一早,管它是龙岭也好,还是盘蛇坡也好,咱们到地方好好瞧瞧。另外这村里说不定也有不少没被人发现的古董,回来的时候再多到当地老乡家里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