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四章 筹划

  从老刘头的话中,我隐隐约约听出了一点东西,一位商人出资在龙岭修建鱼骨庙,供奉龙王爷,这本身就有点奇怪,龙王庙为什么不建在河边?偏偏建在那沟壑纵横的山岭之中?

  听老刘头所说,鱼骨庙的规模不大,这就更古怪了,这么一间小庙,何必费上如此周折,难道那龙岭中当真有什么风水位,适合建造庙宇?

  再加上老刘头说龙岭中隐藏着一处极大的唐代古墓,那就更加蹊跷了,我心中一阵冷笑,他娘的,搞不好那出钱修鱼骨庙的也是我同行,他修庙是假,摸金是真。修庙是为了掩人耳目,在庙下挖条暗道通进古墓中摸宝贝才是他真正的意图。

  但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龙岭一带地形险恶,人迹罕至,为何还要如此脱裤子放屁多费一道手呢?

  随即一想,是了,想必那墓极深,不是一朝一夕之工便可将通道挖进冥殿之中,他定是瞧准了方位,但是觉得需时颇长,觉得整日在龙岭之中出没,难免被当地人碰上,会起疑心,便修了座鱼骨庙,庙中暗挖地道,就算偶尔有人路过,也不会发觉,高招啊。

  不过这些情况,得亲自去龙岭走上一遭,才能确定,不知道那位假扮商人的摸金校尉,有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大墓。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去龙岭鱼骨庙看上一看。

  我又问老刘头去龙岭的详细路径,当地的地形地貌。

  老刘头说:“鱼骨庙在龙岭边上,你们要去看看那庙倒也罢了,切记不可往龙岭深处走,那片岭子,地势险恶非常,有很多地方都是陷空地洞,在外边根本瞧不出来,表面是土壳子,一踩就塌,掉进去就爬不出来了。据说地下都是溶洞,极尽曲折复杂,当地人管那些洞叫龙岭迷窟,比迷宫还难走,更可怕的是那迷窟里边闹鬼,听我一句劝,万万不可进去。”

  老刘头说了这么一件事,有五名地质队的工作人员去龙岭的溶洞中勘察,结果集体失踪,县里的老百姓都传开了,说他们在龙岭遇上了鬼砌墙,这不是到现在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吗?这件事都过去两年多了。

  我连声称谢,说:“我们就是去鱼骨庙瞧个新鲜,瞧瞧那铁头龙王的骨头,龙岭那片荒山野岭我们去做什么,您尽管放心就是。”

  刘老头喝得大醉而归,我把房门关上,同胖子与大金牙二人秘密商议,定要去龙岭迷窟走上一遭,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好东西,就算古墓已经被盗,说不定在附近的村落中,也能收到一两样东西,那样也不算白来了陕西一趟。

  胖子问我:“老胡,这回有几成把握?咱可别再像上次去野人沟似的,累没少受,力没少出,差点赔上几条性命,结果就搞回来两块破瓦当子,连玉都不是。”

  我说:“这次也没什么把握,只不过好容易得知龙岭中有座大墓,至今无人找到,我听着就心痒难耐,说不定老天爷开眼让咱们做上回大买卖,那就能把那美国妞儿的钱都还了,免得我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不过龙岭的古墓是否能保存至今,还得两说,据我估计,解放前那位出钱修鱼骨庙的商人,极有可能就是个倒斗的高手,他修鱼骨庙便是为了挖地道进入龙岭古墓的地宫之中,如果他得手了,咱们就没指望了。总之作好准备,到那看一看再说。”

  大金牙听说要去倒斗,也很兴奋。他眼红这行当很久,但是每到春天就犯哮喘,从来都没真正参加过倒斗,而且他生意上往来的那些盗墓贼,都是些个在农村乱挖乱掘的毛贼,挖出来的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大金牙恨不得自己也亲自出马干上一回大活,但始终没有机会。这时正是夏末,他的病是一种过敏性哮喘,这时候不太容易发作,又有我和胖子这两个实习过多次的摸金校尉在,更是有恃无恐。

  不过我还是劝他别进冥殿,正好留在外边给我和胖子望风,我们在下边,上边留个人,万一有什么闪失,也好有个人接应一下。

  当下我进行了一番部署,这趟出门本没指望发现大墓,一来是在内地,二来这边的古墓都让人挖得差不多了。

  没想到在这龙岭里面可能会有唐代大墓,实在是出乎意料,我们没有带太多的工具,工兵铲这种既能防身又能挖土的利器我自然是不离身半步,只不过在黄河中失落了一把,只剩下胖子随身携带的一把了。

  在地道山洞里行动,还必须有足够的照明装备,我们有三支狼眼手电。这种手电是德国货,照明范围三十米,光线凝聚力极强,甚至可以作为防身武器,遇到敌人野兽,在近距离用狼眼手电照它们的眼睛,可以使对方瞬间失去视力。

  狼眼是同Shirley 杨等人去新疆沙漠的时候,由Shirley 杨提供的先进装备,她回国时把剩余的大部分装备都给了我,我就老实不客气地照单全收了。反正已经欠了她那么多钱,甚至被她在蛇口下救过一次,至今还欠她一条命,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再多加上一份人情债也不算什么。

  最头疼的是没带防毒面具,只有几副简易的防毒口罩。这古蓝小城可不容易找防毒面具,以前的摸金校尉们代代相传古老的办法避免空气中毒,首先是放鸟笼子,我们在野人沟曾经用过一次;其次就是用蜡烛,这是摸金校尉们必不可少的道具,只要没有化学气体,防毒口罩也对付着够用了。

  我开了张单子,让胖子就近采购,能买的都买来,买不来再另想办法。

  我们需要两只大鹅,我特别强调要活的,否则胖子很可能买烧鹅回来。

  还需要蜡烛、绳子、消防钩、手套、罐头、肉干、白酒,再看看邮局有没有附近的详细地图,最好能再买些补充热量的巧克力,其余的东西我们身上都有,暂时就这些了。

  胖子问道:“没处买枪去啊,没枪怎么办?我没枪在手,胆子就不够壮。”

  我说:“这附近没什么野兽,根本用不着枪,就算碰上了拿工兵铲对付就足够了。要在边境或者偏远地区,可以找打猎的买枪,在内地可不容易搞到枪械,再说要枪也没用,咱们只是这么计划,计划赶不上变化,说不定龙岭迷窟中的古墓早就被人掏光了。”

  大金牙点头道:“胡爷说得是,听老刘头说龙岭地下多溶洞,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这种地质结构多有地震带,要是真有唐代大墓,从唐代到现在这么多年,指不定发生什么变化呢。咱们做万全的准备,但是也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我突然想起来,陕西养尸地极多,万一碰上粽子如何是好,这事说起来就想揍大金牙,拿两枚伪造的摸金符蒙我们,好几次险些把命搭上。

  大金牙见说起这件事,只好赔着笑脸再次解释:“胡爷胖爷,你们可千万别生气,我当时也不知道,当年我们家老爷子,就是戴的这种摸金符,也没出过什么事。依我看这其实就是一种心理作用,你们二位要是没见过那枚真的摸金符,一直拿我给你们的当真货,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没信心了,回头咱们想办法收两枚真的来,这钱算我的。摸金符这物件虽古,但只要下功夫,还是能收来的。”

  我笑着说:“那就有劳金爷给上点心,给我们哥儿俩弄两枚真的来。说实话,不戴着这个东西干倒斗,心里还真是没底。干起活来要是没信心,那可比什么都危险。”

  三人筹划已定,便各自安歇。连日舟车劳顿,加之又多饮了几杯,这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才起。胖子和大金牙去街上采买应用的东西,我找到老刘头,进一步地了解龙岭迷窟的情况。

  但是老刘头说来说去,还是昨夜说的那些事,这一地区关于龙岭迷窟的传说很多,却尽是些捕风捉影不尽不实的内容,极少有确切的信息。其他的人也都是如此,一说起龙岭迷窟都有点谈虎色变,都说有鬼魂冤灵出没,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很少有人敢去那一带。

  我见再也问不出什么,便就此作罢,又在古蓝歇了一日,我们按照老刘头指点的路径,用竹筐背了两只大鹅,动身前往龙岭鱼骨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