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二章 渡河

  要说起僵尸来,那历史可就长了,咱们倒斗行内称僵尸为大粽子,也不是随随便便安上的名字。

  话说这人死之后,入土为安,入土不安,即成僵尸。

  一个安葬死人的风水佳穴,不仅能让死者安眠,更可以荫福子孙后代,使家族人丁兴旺,生意红火,家宅安宁。

  但是有的地方不适合葬人,葬了死人,那死者便不得安宁,更会祸害旁人。“入土不安”可分为这么两种情况。

  一者是山凶水恶,形势混乱,这样的地方非常不适合埋人,一旦埋了祖先,其家必乱,轻则妻女淫邪,灾舍焚仓;重则女病男囚,子孙死绝。

  第二种情况不会祸及其家子孙后代,只会使死者不宁,尸首千百年不朽,成为僵尸,遗祸无穷,当然这不是防腐的技术好,而是和墓穴的位置环境有关系。

  在风水学上,最重要的两点是“形”与“势”,“形”是指墓穴所在的地形山形,“势”是指这处地形山形呈现出的状态。

  “形”与“势”一旦相逆,地脉不畅,风水紊乱,就会产生违背自然规律的现象,埋在土中的尸体不腐而僵,便是最典型的现象。

  胖子笑道:“这个真有意思,好像还真有那么点理论依据,挺像那么回事。”

  大金牙不像胖子似的拿这些当笑话听,他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问了些细节,感叹道:“这风水好的地方,还真不好找,但凡是形势理气诸吉兼备的好地方,也都被人占光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多少朝多少代,把皇帝老儿们凑到一起,怕是能编个加强连了,再加上皇亲国戚,有多少条龙脉也不够埋的呀。”

  我给大金牙解释,龙脉在中国有无数条,但是能埋人的龙脉不多,寻龙诀有云:大道龙行自有真,飘忽隐现是龙身。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脾气秉性、才能相貌,都不一样。这龙脉也是如此,与那龙生九子不同,还要复杂得多。

  昆仑山可以说是天下龙脉的根源,所有的山脉都可以看作是昆仑的分支。这些分出来的枝枝杈杈,都可以看作是一条条独立的龙脉。地脉行止起伏即为龙,龙是指的山岭的“形”,以天下之大,龙形之脉不可胜数,然而根据“形”与“势”的不同,这些龙脉,或凶或吉,或祥或恶,都大有不同。

  从形上看确是龙脉,然而从势上分析,又有沉龙、潜龙、飞龙、腾龙、翔龙、群龙、回龙、出洋龙、归龙、卧龙、死龙、隐龙等等之分。

  只有那种形如巨鼎盖大地、势如巨浪裹天下的吉脉龙头,才能安葬王者;再差一个级别的可作千乘之葬;其余的虽然也属龙脉,就不太适合葬王宫贵族了;有些凶龙甚至连埋普通人都不适合。

  大金牙又问道:“此中奥妙真是无穷无尽,胡爷您说这龙脉真的管用吗?想那秦始皇千古一帝,他的秦陵风水形势一定是极好的,为何只传到秦二世就改朝换代了?”

  我说:“这龙脉形势只是一方面,从天地自然的角度看,非常有道理,但是我觉得不太适合用在人类社会当中。历史的洪流不是风水可以决定的,要是硬用风水的原理来说的话,也可以解释,民间不是说风水轮流转吗?这大山大川,都是自然界的产物,来于自然,便要顺其自然。修建大规模的陵寝,一定会用大量人力,开山掘岭,不可不谓极尽当世之能事。然而大自然的变化,不是人力能够改变的,比如地震、洪水、河流改道、山崩地裂等等,这些对‘形’与‘势’都有极大的影响,甚至可能颠覆整个原本的格局。当时是上吉之壤,以后怎么样谁能知道,也许过不了几年,一个地震,形势反转,吉穴就变凶穴了。这造化弄人,不是人类所能左右的。”

  三人连吃带喝,谈谈讲讲,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几个小时,饭馆里的食客逐渐多了起来,来这种地方吃涮羊肉的人,都是图个热闹,吃个气氛,食客一多就显得比较乱。

  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便约定暂时不去古玩市场做生意了,准备两天,然后一道去陕西收古玩。

  这次虽然是去偏远的县城村镇,但毕竟不是去深山老林,而且又计划从山西一路玩过去,所以也没过多的准备,携带的东西尽量从简。三人坐火车抵达了太原。

  闲玩了三五日,我本来计划先去李春来的老家,但是在太原听到一些消息,说是今年雨水极大,黄河水位暴涨,发了黄灾,西岸庄陵一带,被洪水冲出了不少古墓。我们一商量,便决定改变计划,先过黄河西行。

  于是又坐长途汽车,跟司机说要过黄河去古蓝县,车在半路出了故障,耽搁了四五个小时,又开了一段,司机把车停到黄河边一个地方,告诉我们:“要去古蓝就要先渡河,前边的渡口还很远,现在天已经快黑了,等到了渡口也没船了。今年水大,这片河道比较窄,原本是个小渡口,你们要想过河可以在这碰碰运气,看看还有没有船,运气好就可以在天黑之前过河住店睡觉了。”

  我一想也好,免得到了前边渡口天黑了不能过河,还得多耽误一日,于是就和胖子大金牙下了长途汽车,坐在河边等船。

  等车走了,我们仨都有点后悔,这地方太他妈荒凉了,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后悔也晚了,只能到河边找船过河了。

  还离河岸老远,便听得水声如雷,到了近前,三人都是一震,先前只听说今年雨水大,没想到这段河面如此宽阔,浊浪滔天,河水好像黄色的泥浆,翻翻滚滚着流淌,不知以前有没有渡口,就算是有,现下也应该已经被淹没了。

  我们挑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观看黄河的景象,这时天上阴云一卷,飘起了细雨,我们穿得单薄,我和胖子还算皮实,大金牙有点发抖。

  胖子取出一瓶白酒,让大金牙喝两口驱驱寒气,别冻出毛病来,随后我把我们买的牛肉干之类的食物拿出来吃,边吃边骂那长途汽车司机缺德,肯定是嫌咱们仨太闹,没到地方就给咱们骗下来了,这他妈的哪有船能过河啊。

  我看着脚下奔腾的大河,也禁不住发愁,当年在兰州军区当兵的时候,见过那边的老乡使羊皮筏子渡河,可这附近连个放羊的都没有,更别提羊皮筏子了。

  眼下只好在雨中苦等,我也喝了两大口白酒,身上寒意稍退。时辰渐晚,天地间阴晦无边,四周细雨飘飞,被风吹成了无数歪歪的细线。我突然想起了那些曾经一起的战友们,只见河水愈加汹涌澎湃,越看越觉得心里压抑烦躁,忍不住扯开嗓子对着黄河大喊一声。

  自己也不知道喊的是什么,反正就是觉得喊出去了心里痛快。

  胖子和大金牙也学着我的样子,把手拢在口边大喊大叫,三人都觉得好笑,细雨带来的烦闷之情减少了许多,没一会儿,三人就喝干了两瓶白酒。

  胖子有点喝多了,借着酒劲说:“老胡,现在到了黄河边上了,咱是不是得唱两段信天游的酸曲啊?”

  我学着当地人的口音对胖子说:“你一个胖娃懂个甚嘞,憨得很,不放羊你唱甚酸曲,你听我给你吼两嗓子秦腔。”

  胖子终于逮到了我的把柄,不失时机地挤对我:“老胡你懂个六啊你,在这唱什么秦腔,你没听说过饮一瓢黄河水,唱一曲信天游吗?到什么山头,就要唱什么曲。”

  我怒道:“你哪攒来的那么多臭词?什么喝黄河水,这水你敢喝啊?我他娘的就知道才饮长沙自来水,又食武昌鱼。”

  大金牙连忙做和事佬:“一人唱一句,谁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反正这地方没人,算不上扰民。”

  胖子大咧咧地说道:“我先唱两句泪蛋蛋沙窝窝,你们哥儿俩听听,听舒服了给哥们儿来个好。”

  我问道:“你没喝多吧?”

  胖子却不理会有没有人爱听,拿着空酒瓶子当麦克风放在嘴边,刚要扯开脖子吼上一曲,却听得远处马达声作响,一艘小船从上游而来。

  我们三个赶紧站起来,在河边挥动手臂,招呼船老大靠岸停下。

  那船上的人显然是见到了我们,但是连连摇手,示意这里没办法停船。我们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盼到一条船过来,如何肯放过它,否则在冷雨中还不知要等多久。

  胖子掏出一把钞票,举着钱对船上的人挥动手臂,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前方有道河湾,水势平缓,波澜不惊,船老大把船停了下来。

  胖子过去商量价钱,原来人家这船上都是机器零件之类的,要去下游抢修一艘大船,最近水大,若不是情况紧急,也不会冒险出来。

  船上除了船老大,还有他的儿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我们说好了给双倍的钱,把我们送到对岸古蓝县附近下船。

  船舱里都是机器部件,没有地方,我们三个只好坐在甲板上。总算是找了艘船,过河之后找个旅店,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吃碗热乎乎的荞麦面,好好休息休息,刚才河边蹲了两个小时,可冻得着实不轻。

  河水湍急,很快就行出很远,我们想得正美呢,忽然船身一阵猛烈的震动,好像是在河中撞到了什么巨大的东西,我当时正在跟胖子商量吃什么好,这一震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天上的雨不再是斜风细雨,只见阴云翻滚,电闪雷鸣,那大雨瓢泼般倾泻下来,船老大赶忙过去查看船头,看究竟撞上了什么东西。

  这河水正深之处应该不会有礁石,又是顺流而下,竟然撞上如此巨大的物体,实属异常。

  船老大刚在船头张了一眼,那船身紧接着又是一歪,众人紧紧拉住船帮,唯恐顺势掉进河中。船体连续晃动,河水泼将进来,人人都喝了一嘴的黄泥汤子。

  我在岸边时喝了不少酒,这时候头晕脑涨,被河水一泼,清醒了过来,赶紧把灌到嘴里的河水吐出来,说不出的恶心反胃,却见船老大已经吓得缩成了一团。他是开船的,被吓成这样,船怎么办?

  我想把他拉起来,船老大说什么也不肯站起来,脸上尽是惊恐的神色,我问他:“你怎么了?河中有什么东西?”

  体如筛糠的船老大指着船外:“河神老爷显圣了,怕是要收咱这条船啊。”

  大金牙晕船,早已吐得一塌糊涂,抱着船上的缆绳动弹不得。船好像被河中的什么事物挡住,河水虽然湍急,这船却硬是开不出去。

  在一阵阵剧烈的撞击之下,这条船可能随时会翻,得到船头看看河里究竟有什么东西。我和胖子俩人此时酒意上涌,也觉不出害怕来,就是脚底下跟踩了棉花套似的,加上船体倾斜,迈了半天腿,一步也没走出去。

  这时船在大河中被水流一冲击,船身打了个横,胖子被甩到了甲板对面,身体撑在船舷上,这一下把胖子的酒意吓醒了一半,刚转头向河中望去,那船体又是一震,把胖子甩了回来,好在是机械船,倘若是条木船,只这般撞得两次便要散架了。

  我紧紧拉住缆绳和大金牙,百忙之中问胖子,河里是什么东西,瞧清楚了没有。

  胖子大骂着说:“操他奶奶,没看太清楚,黑乎乎的跟卡车那么大,像是只大老鳖。”

  不管河里是什么鬼东西,再让它撞几下,船非翻了不可,我对胖子叫道:“抄家伙,干他娘的!”

  胖子喊道:“你还没醒酒呢?哪有家伙可使啊!”

  我确实有点喝蒙了,还一直想找冲锋枪,被胖子一说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内地,什么武器都没有。

  天上大雨如注,身上都淋得湿透了,顺手摸到了挂在腰上的折叠工兵铲,便对胖子大叫:“拿工兵铲,管他是王八还是鱼,剁狗日的!”

  胖子不像我还没醒过酒来,头脑还算清醒,知道必须得采取点保护措施,抓住缆绳在我腰上缠了两圈,我的酒劲儿也消了八成,趁着此时船身稍稳,两步蹿到被撞击的左舷,探出脑袋往河里看。

  这时天色已黑,又下着大雨,河中一片漆黑,借着乌云中闪电的光亮,隐隐约约就瞧见混浊的河水中,有一个跟一座小山似的东西,一半露出水面,大部分都隐在河中,也瞧不出是个什么,只觉得像是个水里的动物,究竟是鱼还是鳖之类的,分辨不清。

  河中那个巨大的东西,正逆着水流,飞速朝我们的船身撞来,我紧紧扒住船上的缆绳,瞅那东西游近,便抡着工兵铲切了下去,但是工兵铲太短,根本打不到。

  船身再一次被撞,把我从船上弹了出去,工兵铲脱手而飞,落入河中,多亏胖子扯住绳子,我才没和工兵铲一起掉进河中。

  这回我的酒全醒了,冒了一身冷汗,头脑清醒了许多,船身晃动,我站立不住,撞到原本缩成一团的船老大身上,我趁机对船老大说:“现在船身打横,快想办法让船绕过去,要不你儿子也活不了。”

  船老大是个极迷信的人,硬说河里的那个“东西”是河神爷爷的真身,本打算闭眼等死,我一提他的儿子,船老大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儿子还在舱中,反正都是一死,为了儿子,就拼上这条命了,当下挣扎着爬起来,想冲回船舱掌舵。

  船老大摇摇晃晃地刚站起身来,忽然指着河中大叫:“不好,又过来了!”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这下正赶上船上的射灯照着,瞧得真切,一只暗青色的东西在河中忽隐忽现,露出来的部分跟一辆解放卡车大小,正围着船打转,想要一下把船撞翻。

  这时也来不及细看,我一推船老大,把他推进操舵室,门一开,刚好看见船舱内装的机器零件中有一捆细钢管。

  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劲,招呼胖子一起抽了几根钢管出来,当作标枪使用,对着河中的那物,接二连三地投了出去。

  黑暗之中,也不可能分辨命中率和杀伤效果如何,然而投出十几根钢管之后,再也寻不见那怪物的踪迹了,想是被驱走了。

  天上的雨又逐渐小了,一时风平浪静,船上众人死里逃生,一个个脸色刷白。大金牙用缆绳把自己缠在甲板上,被船身的起伏摇摆折腾得死去活来,幸好没犯哮喘病,龇着那颗大金牙连呼菩萨保佑。

  有些事不能认死理儿,得尽量往开处想,身上的衣服虽然都湿透了,幸好由于一直在下雨,我们早把钱和证件之类的东西都提前放在了防水旅行袋里。刚才的情况虽然紧急突然,但大金牙把旅行袋一直抓在手中,没落到河里去,做生意的人就这一点好,舍命不舍财,天塌下来,也把钱包看得牢牢的。

  我跟大金牙说,一会儿到了地方,赶紧找家旅店洗个热水澡,要不然非生病不可。

  船老大的儿子在船舱里撞破了头,血流不止,必须赶紧送去医院,前边不远便是古蓝县城,准备在那里靠岸。我抬头一望,黑暗阴晦的远处,果然有些零星的灯光,那里便是我们要去的古蓝小县城了。

  然而就在船上的情况刚刚稳定下来,突然船体又被巨大的力量撞了一下,这回的力量比前几次都大,又是突如其来,我们猝不及防,都摔在甲板上。

  船身倾斜,胖子伸手拽住了缆绳,我和大金牙分别抱住了他的腰带和大腿,胖子大叫:“别……别他妈拽我裤子……”

  话未说完,船体又倾向另一边,我还想去取船舱中的钢管,奈何船身晃动得非常厉害,根本爬不起来,别说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了,现在脑袋没被撞破都已经是奇迹了。

  船身在滚滚浊流中起起伏伏,甲板船舱中到处都是水,众人的衣服都湿透了,一个个都成了落汤鸡。

  船老大为了把儿子送进医院抢救,已经顾不得什么河神老爷还是龙王祖宗了,拼了命地把船开向古蓝县的码头。

  黄河九曲十八弯,过了龙门之后,一个弯接着一个弯,这古蓝附近是相对比较平稳的一个河湾,船一转到河湾中,在河中追击着我们不放的东西,便停止不前了。

  前边的几处灯火越来越亮,船老大把船停泊在码头边上,我们把脚踏在地上才惊魂稍定。胖子取出钱来,按先前谈好的价钱,又多付了一些给船老大。船老大与码头上的工人相熟,找了几个人帮忙,急匆匆地把他儿子送进县城里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