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一章 香鞋

  回到北京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没见到Shirley 杨,她也许是忙着找医生为陈教授治病,也许是在料理那些遇难者的后事。这次考古队又死了不少人,有关部门当然是要调查的,我怕被人查出来是摸金校尉,就尽量避重就轻,说得不尽不实。进入沙漠去考古,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险系数,但是一下子死了四个人,一个老师三个学生,还疯了一个教授,在当时也算是一次重大事件了。

  说话休繁。且说有一天胖子找了俩甜妞儿去跳舞,让我也一起去,我前些天整晚整晚地做噩梦,头很疼,就没跟他们一起去,独自躺在床上。忽然一阵敲门声,我答应一声从床上起来,心中暗骂,姥姥的,大概又有人来调查情况。

  开门一看,却是多日不见的Shirley 杨,我赶紧把她请进屋里,问她怎么找来这的,Shirley 杨说是大金牙给的地址。

  我奇道:“你认识大金牙?”

  Shirley 杨说:“就算是认识吧,不是很熟。以前我父亲很喜欢收藏古董,和他做过一些生意,陈教授和他也是熟人。今天来找你是为了把你和胖子的钱给你们,过两天我准备接陈教授出国治病,这期间我还要查一些事,咱们暂时不会再见面了。”

  我原本都不指望了,现在一听她说要给钱,实是意外之喜,表面上还得假装客气:“要回国了?陈老爷子病好些了吗?我正想去瞧瞧他。您看您还提钱的事,这多不合适。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净给您添乱来着,你们美国人也不富裕啊,真是的,是给现金吗?”

  Shirley 杨把钱放在桌上:“钱是要付的,事先已经说好了,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我心想不好,这妮子怕是要报复我吧,也许又要掏我的老底,心中寻思对策,顺口敷衍:“您能有什么事求我?看来有钱人也有烦恼啊,总不会是想让我帮着你花钱吧?”

  Shirley 杨说:“你我家中的长辈,算得上是同行了。当初我外公金盆洗手,不再做倒斗的营生,是因为摸金校尉这一行极损阴德,命再硬的人也难免会出意外。我希望你今后也就此停手,不要再做倒斗的事了,将来有机会你们可以来美国,我安排你们……”

  我听到此处,就觉得心气儿不太顺,美国妞儿想让我投到她门下,以后跟她混,好歹俺老胡也是当过连长的,寄人篱下能有什么出息,更何况是求着女人,那往后岂不更是要处处顺着她,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于是打断了她的话:“好意心领了。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摸金校尉这行当是不太好,但是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好事可以变坏事,坏事也可以变好事,这就叫辩证唯物主义。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做倒斗的,有些事我也就不瞒你了。我是有原则有立场的,被保护起来以及被发现了的古墓,我绝不碰。深山老林中有的是无人发现的大墓和遗迹,里面埋着数不尽的珍宝,这些东西只有懂风水秘术的人才能找到,倘若不去倒这些斗,它们可能就会一直沉睡在地下,永远也不会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另外自然环境的变化侵蚀,也对那些无人问津的古墓构成了极大威胁,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Shirley 杨见我振振有词,无奈地说:“好了,我一番好意劝你回头是岸,想不到你还挺有理。倒斗倒得理直气壮,天下恐怕再没第二个你这么能狡辩的人了。你既然如此有骨气,我倒真不免对你刮目相看,刚才的话算我没说,这笔钱想必你是不肯要了……”

  我连忙把手按到装钱的纸袋上:“且慢,这笔钱算是你借给我的……就按中国人民银行的利率计算利息。”

  晚上,胖子在灯下一张张地数钱,数了一遍又一遍,可就是数不清楚,这也怪不得他,我第一次见这么多钱也发蒙。

  胖子干脆不数了,点上根烟边抽边对我说:“老胡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怎么能说这钱是借的?可倒好,还得还那美国妮子利息,我看不如咱俩撤吧,撤回南方老家,让她永远找不着,急死她。”

  我说:“你太没出息,这点小钱算什么,将来我带你倒出几件行货,随便换换,也够还她的钱了。咱们现在缺的就是这点本钱,有了钱咱们才能不担心明天吃什么,有了经费,才可以买一些好的装备。现在开始咱就重打补丁另开张,好好准备准备,我一定要倒个大斗。”

  我们俩一合计,深山老林里隐藏着的古墓也不是那么好找的,还不定什么时候能找着呢,这些钱虽然多,但也怕坐吃山空。

  胖子是个比较现实的人,他觉得大金牙那买卖不错,倒腾古玩绝对是一个暴利行业,尤其是卖给老外,不过现在常来中国的老外们也学精了,不太好骗,但是只要真有好东西,也不愁他们舍不得花钱。

  胖子说:“老胡你说咱俩投点资开个店铺怎么样?收点古玩明器去卖,说不定干好了就省得倒斗了,倒斗虽然来钱快,但是真他妈不容易做。”

  我点头道:“这主意真不错。胖子你这个脑袋还是很灵光的嘛。现在咱们资金也有了,可以从小处做起,顺便学些个古董鉴定的知识。”

  于是我们就到处找铺面,始终没有合适的地方,后来一想也甭找铺子了,先弄点东西在潘家园摆地摊吧。

  潘家园的特点就是杂,古今中外大大小小,什么玩意儿都有,但是非常贵重的明器比较少见,那都是私下里交易,很少摆在市面上卖的。

  我们一开始经大金牙指点,就在郊区收点前清的盆碗坛罐、老钱儿、鼻烟壶、老怀表之类的小件儿,拿回来在古玩市场上卖。

  可能我这辈子不是做买卖的命,眼光不准,收的时候把不值钱的东西当宝贝收来了,收来了值钱点的东西又当普通的物件给卖了,一直也没怎么赚着钱,反而还赔了不少。

  不过我们这些小玩意儿收来的时候,都没花太多的钱,亏了些钱也不算什么,主要是练练眼力,长些学问。在潘家园混的时间长了,才知道这行当里的东西实在太多太深了,甚至比风水还要复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

  话说这一日,快到晌午了,古玩市场显得有点冷清,没有太多的人,我跟胖子大金牙围在一起打跑得快。

  正打得来劲,忽然前边来了个人,站在我们摊位前边转悠来转悠去地不走,胖子以为是要看玩意儿的,就问:“怎么着,这位爷,您瞧点什么?”

  那人吞吞吐吐地说道:“甚也不瞧,你这收不收古董?”

  我举头打量了一番,见那人三十六七岁的样子,紫红色的皮肤,一看就是经常在太阳底下干农活;穿得土里土气,拎着一个破皮包,一嘴的黄土高坡口音。

  我心想这人能有什么古董,跟大金牙对望了一眼。大金牙是行家,虽然这个老乡其貌不扬,土得掉渣,却没敢小瞧他,于是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稳住他,问明白了再说。

  我掏出烟来递给这位老乡一支,给他点上烟,请他坐下说话。

  老乡显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太懂应酬,坐在我递给他的马扎上,紧紧捂着破皮包,什么也不说。

  我看了看他的破皮包,心想这哥们儿不会是倒斗的吧,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或者他这包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尽量把语气放平缓,问道:“老哥,来来,别客气,抽烟啊,这可是云烟。您怎么称呼?”

  老乡说:“叫个李春来。”他可能是坐不习惯马扎,把马扎推开,蹲在地上,他一蹲着就显得放松多了,抽烟的动作也利索了不少。

  大金牙和胖子俩人假装继续打牌。这行就是这样,谈的时候不能人多,一来这是规矩,二来怕把主顾吓走,一般想出手古董的人,都比较紧张,怕被人盯上抢了。

  我一边抽烟一边微笑着问道:“原来您是贵姓李啊,看您年纪比我大,我称您一声哥。春来哥,您刚问我们收不收古董,怎么着,您有明器想出手?”

  李春来不解:“甚明器?”

  我一看原来是一菜头啊,于是直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古董之类的东西想出手?能不能让我瞧瞧?”

  李春来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饿有只鞋,你们能给多少钱?”

  我一听气得够戗,你那破鞋还想卖钱,他娘的倒贴钱恐怕都没人愿意要。不过随即一想,这里边可能不是这么简单,便捺着性子问:“什么鞋?谁的鞋?”

  李春来见我为人比较和善,胆子也大了一点,便把皮包拉开一条细缝,让我往里边看。我抻着脖子一瞧,李春来的破皮包里有只古代三寸金莲穿的绣花鞋。

  李春来没等我细看,就赶紧把破皮包拉上了,好像我多看一眼,那只鞋就飞了似的。

  我说您至于吗,您拿出来让我看看,我还没看清楚呢,这鞋您从哪弄来的?

  李春来说:“老板,你想要就说个价钱,别的就甚也别管嘞。”

  我说:“春来哥,您得让我拿到手里瞧瞧啊,不瞧清楚了怎么开价?”我又压低声音说:“您是不是怕这人多眼杂?要不我请您去前边馆子里,吃整个肉丸的羊肉馅儿饺子。我经常去那个饺子馆里谈生意,清静得很,到时候我看要真是个好玩意儿,价钱咱们好商量,您看行不行?”

  李春来一听说吃羊肉馅儿的饺子,馋得咽了口唾沫:“好得很,咱们就不要在这日头底下晒暖暖了,有甚事,等吃过了酸汤水饺再谈。”

  我对大金牙和胖子使个眼色,便带着李春来去了邻街的一间饺子馆。这间羊肉饺子馆在附近小有名气,店主夫妇都是忠厚本分的生意人,包的饺子馅儿大饱满,风味别具一格,不仅实惠,环境也非常整洁。

  此时将近晌午,马上就快到饭口了,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我常来这吃饭,跟店主两口子很熟,打个招呼,饺子馆的老板娘把我们带进了厨房后的库房,给我们支了张桌子,摆上椅子和碗筷,就去外边忙活生意。

  这地方是我专门谈生意的单间,仓库里除了一包包的面粉就没别的东西了,每次吃完饭,我都不让店主找零钱,算是单间费了。

  我对李春来说:“春来老哥,您瞧这地方够不够清静,该给我看看那只小花鞋了吧?”

  李春来的魂早被外边飘进来的水饺香味给勾走了,对我的话充耳不闻,迫不及待地等着开吃。

  我见状也无可奈何,唯有苦笑,我推了推他的胳膊说:“别着急,一会儿煮熟了老板娘就给咱们端进来。您这只鞋要是能卖个好价钱,天天吃整个肉丸儿的羊肉水饺也没问题了。”

  李春来被我一推才回过神来,听了我的话,连连摇头:“不行不行,等换了钱,还要娶个婆姨生娃。”

  我笑道:“您还没娶媳妇儿呢?我也没娶。娶媳妇儿着什么急啊,等你有钱了可以娶个米脂的婆姨。你们那边不是说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吗?您跟我说说这米脂的婆姨好在哪呢?”

  李春来对我已经不像先前那么拘束,听我问起,便回答说:“哎,那米脂的婆姨,就似那红格盈盈的窗花花,要是能娶上个米脂的婆姨,就甚个都妥嘞。”

  说话间,老板娘就把热气腾腾的水饺端了上来,又拿进来两瓶啤酒,李春来顾不上再说话,把水饺一个接一个,流水价地送进口中。

  我一看冲他这架式,这二斤水饺不见得够,赶紧又让老板娘再煮二斤,随后给李春来面前的小碟里倒了些醋,对他说:“春来老哥,这附近没有你们那边人喜欢吃的酸汤水饺,你就凑合吃点这个,这有醋,再喝点啤酒。”

  李春来嘴里塞了好几个饺子,只顾着埋头吃喝,不再说话了,我等他吃得差不多了,这才和他谈那只绣鞋的事。

  李春来这时候对我已经非常信任了,从破皮包里取出那只绣鞋让我看。

  这一段时间,我没少接触古董明器,已经算是半个行家了,我把绣鞋拿在手中观看,这只鞋前边不足一握,前端尖得像是笋尖,绿缎子打底儿,上边用蓝金红三色丝线绣着牡丹花,檀香木的鞋底,中间有夹层,里边可以装香料。

  从外观及绣花图案上看是明代的东西。陕西女人裹小脚的不多,如果有也多半是大户人家,所以这鞋的工艺相当讲究。

  要是大金牙在这,他用鼻子一闻,就可以知道这鞋的来历,我却没有那么高明的手段,吃不太准。看这成色和做工倒不像是仿造的。这种三寸金莲的绣花香底鞋是热门货,很有收藏价值。

  我问李春来这鞋从何而来,李春来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他们那个地方,十年九旱,而且今年赶上了大旱,天上一个雨星子也没有,村民们逼得没招了就想了点歪歪道儿。

  村里为了求雨,什么招都用遍了。有个会算卦的瞎子说这就是旱魃闹的,必须打了旱魃才会下雨。

  “打旱骨桩”民间又称为打旱魃,解放前中原地区多有人用,河南、山东、陕西几省的偏远地区,都有这种习俗。

  大伙就问他哪有旱魃,瞎子算了半天,也没算出来。这时候有个放羊的娃子说他放羊的时候,在村东头早就荒废的坟地里,看见一个全身绿色的小孩,跑进了一口无主的棺材。那棺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村里早就没人往那片坟地葬人了,而且这口破棺材不知为什么至今还没入土。

  会算卦的瞎子一听,就一口咬定旱魃就躲在这口棺材里,村民们一商议,就准备动手把棺材打开,看看究竟有没有什么旱魃。

  村长一听不同意,说这瞎子是胡说八道。瞎子也来脾气了,跟村长打了赌,要是在那口无主破棺中找不到旱魃,以后就让瞎子的儿子给村长家放一年的羊。

  结果村民们就一齐到了东边的荒坟,大伙说干就干,动手把棺材盖子给揭开了。

  棺材盖一打开,只闻见一股腥臭,如同大堆的臭鱼在太阳底下暴晒之后产生的气味,要多难闻就有多难闻。

  有几个胆大不怕死的,捏着鼻子,凑到跟前,再一看里边都吓了一跳。棺中躺着一具女尸,身上的衣服首饰保存得非常完好,都跟新的一样,但是看那穿戴,绝非近代所有,这是具古尸。

  服饰虽然完好如新,但是尸体已经干瘪,肌肉皮肤像枯树皮一样。

  就在女尸的头顶,蹲着一只全身长满绿毛的猴样小怪物,只有七寸多长,而且这绿毛小猴还活着,正蜷缩成一团睡觉。

  瞎子听了村民们说的情形之后,一口咬定,这绿毛的小怪物就是旱魃,必须马上打死它,然后拿鞭子抽,而且一定要快,否则一到晚上它就跑得没影了,再想找可就难了。

  有几个胆子大的村民,把那只遍体绿毛的小怪物捉到棺外,用锤子砸死,然后再用鞭子抽打。奇怪的是,这只怪物也不流血,一挨鞭子身上冒出许多黑气,最后抽打得烂了,再也没有黑气冒出,这才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这时天色已暮,村民们问瞎子那棺中的女尸如何处置。瞎子说要是留着早晚必为祸患,趁早让人一起烧了才好,里面的东西谁都不要拿。

  开始众人还有些犹豫,毕竟这棺中的尸体不是近代的,又有许多金银饰品,烧了岂不可惜。

  正在村民们犹豫不决之时,天上乌云渐浓,隐隐有雷声传出,看来很快就要下大雨了,大伙欢呼雀跃,对瞎子说的话也从将信将疑,变成了奉若神明。

  瞎子既然说必须把棺材烧掉,那就必须烧掉。最后村长决定让李春来留下点火烧棺。李春来是个窝囊人,平时村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时候虽然害怕,但只好硬着头皮留下来。

  为了赶在下雨之前把棺材烧掉,他匆匆忙忙地抱来几捆干柴,胡乱堆在棺材下边,点上一把火,烧了起来。

  李春来蹲在旁边盯着,他是条穷光棍,都快四十了还没钱娶婆姨,这时候想着棺木里的金银,忍不住有些心动,可惜刚才没敢拿,现在火已经烧起来了,想拿也拿不到了,烧煳了不知道还值不值钱。

  李春来正感到无比的惋惜,忽然白光闪动,天空中接连打了三四个炸雷,大雨倾盆而下,立时把烧了一半的火焰浇灭了。

  李春来全身上下被雨水淋了个透,他盯着那口烧了一半的破棺材,心里七上八下,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啊,这火还没烧坏棺材里的东西,要想拿出来就得趁现在了。

  村里其余的人都已经走了,好不容易盼来场大雨,有很多事要准备,现在这荒郊野地,就剩下李春来自己一个人,一想起棺中那具古怪的女尸,还真有几分发怵。

  但是又想到拿金银首饰换了钱,就可以娶个大屁股的婆姨,光棍汉李春来就不再犹豫不决了,双手举起锄头,用锄头去顶破棺材的盖子。那破棺材本已被火烧过,此时推开棺板并不费力,没顶几下,就把破棺板推在一旁。

  刚才村民们开棺的时候,李春来只是挤在人堆里往里瞧了两眼,没敢细看,这时候为了把女尸身上值钱的首饰撸下来几件,不得不壮着胆子去看。

  棺里的恶臭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但是被火烧过,再加上雨淋,尸臭、潮湿、焦煳等气味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难闻,虽然天上下着雨,也压不住这棺中的怪味。

  李春来被熏得脑仁儿发疼,捏着鼻子强忍着,往那已经被烧煳了的棺材中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哇哇哇吐了一通。

  眼瞅着雨越下越大,天色已晚,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李春来抹了抹嘴上的秽物,看准了女尸手腕上的一只金丝镯子,刚要伸手去摘,忽然背后让人拍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李春来吓得好悬没尿了裤子,以为是打雷打得附近坟地的死人诈了尸。他们这一带经常有传闻闹僵尸,没想到这回真碰上了。

  结果回头一看,来的不是僵尸,原来是村里的邻居马顺。这马顺是全村出了名的马大胆,膀大腰圆,长了一副好架子,天底下没有他不敢干的事,再加上他脾气不好,打起人来手上没轻没重,所以平时村里很少有人敢惹他。

  马大胆先前看到棺中女尸有几件首饰,便动了贼心,想据为己有,当时人多,未得其便,又见村长命李春来把棺材烧了,也就断了这个念头。回家之后没多久,就下起了大雨,马大胆一看,这真乃是天助我也,说不定那棺材还没烧完,当下趁着没人注意,便溜了回来。

  马大胆不愿意跟李春来这窝囊废多说,自行把女尸身上的首饰衣服一件件地剥下,打了个小包,哼着酸曲正准备离开,却见李春来蹲在旁边眼巴巴地盯着他。

  马大胆警告李春来,不要对任何人说,否则把你扔进沟里喂狼。然后在包里翻了翻,拿出一只从女尸脚上扒下来的鞋,算是给李春来的封口费。

  李春来拿着这一只鞋,心里别提多窝火了,可是又不敢得罪马大胆,只好忍气吞声地应了。这时棺材已经被雨淋湿了,想烧也烧不掉,两个人就一起动手,在附近挖了个坑,把棺材埋了进去。

  回到村里,告诉村长和瞎子,已经按他们的吩咐,把棺材连同尸体一并烧了。瞎子点点头,满意地说:“那就好啊,我以前听师傅说起过打旱骨桩的事情,新入土下葬的尸体,若是埋的位置不善,就会变成僵尸,僵尸又容易变作旱魃,这旱灾都是旱魃闹的。我瞎子虽然看不见,心里却明白得很,听你们一说那棺材和里面的尸首,便知不同寻常。说不定这古尸死的时候怀着孩子,埋到地下才生出来,那孩子被活埋了,如何能活,自然也是死了。小孩子变的旱魃更是猛恶,这一对母子都变作了僵尸,便叫作子母凶,极是厉害,现在烧成了灰,他们就不能害人了。”

  李春来越听心里越是嘀咕,但是又担心说出实情被村长责罚,只好支吾应付了几句,便自行回家睡觉。

  晚上躺在自家炕上,翻来覆去也睡不好,一闭眼就梦见那女尸和她的儿子来掐自己脖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雨一夜未停,快到早上的时候,就听外边乱成了一团,李春来急忙披上衣服出去看是怎么回事。

  原来马大胆的家被雷劈了,连同他的婆姨和两个娃,一家四口都没了性命。

  李春来心道不妙,这可如何是好,他本就胆小,越想越怕,后背发凉,再也兜不住,一泡尿全尿在了自己的裤裆里。

  村里人在马家发现了古尸上的财宝,村长见状逼问李春来,李春来只好招出了实情。

  村长私下里骂过几次李春来,让他切记不要声张,就把这事烂到肚子里头。李春来别看平时挺蔫儿,心里还是比较有主意的,他也没把自己藏了只绣鞋的事告诉任何人,马大胆也死了,就把责任都推给马大胆,说是他强迫自己做的。他平时就窝窝囊囊,村里人就都信了他的话,没再追究,反正马家四口的死,都是马大胆贪财自找的。

  李春来不敢把那只绣花鞋拿出来给别人看,他虽然没文化,却知道这只鞋是前朝的东西,娶婆姨的钱全指望这只鞋了。陕西盗墓成风,文物交易极为火爆,村里经常来一些外地人收老东西,李春来胆子小,又为了掩人耳目,一直没敢出手。

  直到有一天,李春来在邻县的一个远房亲戚到北京跑运输,他说了一筐好话,搭了顺风车跟着到了北京,打听到潘家园一带有收古董的,就问着道路找来。说起来也算是有缘,头一次开口就找到了我。

  李春来外表朴实懦弱,身上却隐藏着一丝极难察觉的狡狯,他喝了不少啤酒,喝得脸红脖子粗,借着酒劲儿,才把这只绣鞋的来历说了一遍,有些地方一带而过,言语匮乏,有些地方说得词不达意,我倒是听明白了八九成。

  我对李春来说:“您这鞋的来历还真可以说曲折,刚才我瞧了瞧,这只檀木底儿香绣鞋还算不错,要说几百年前的绣鞋保存到现在这么完好,很不多见。我以前经手过几双,那缎子面儿都成树皮了,不过……”

  李春来担心我说这只鞋不值钱,显得非常紧张,忙问:“老板,这鞋究竟值几个钱?”

  我作无奈状,嘬着牙花子说:“老哥呀,这只鞋要是有一双,倒也值些钱,可这只有一只……”

  以当时的行市来看,这种明代包括清代早期的小脚绣花鞋,在很多民俗爱好者以及搞收藏的玩家眼中是件不错的玩意儿,而且市面上保存完好的小脚绣花鞋虽然不少,但几乎都是民国晚清时期的。

  我问李春来能不能把另一只也搞来,这一只显得有点单。古玩行讲的就是个全,东西越是成套的完整的越值钱,有时一件两件的不起眼,要是能凑齐全套,价钱就能折着跟头往上涨。

  李春来面露难色,另一只绣鞋早不知道哪去了,就这一只还掖着藏着才拿到北京来的。

  我说:“这么着吧,我呢,跟您交个实底,我对农民兄弟特别有好感,当年我爹就是为了中国农民翻身得解放,才毅然放弃学业投入革命事业的,他老人家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咳咳,咱就不提他了,就连中国革命都是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所以我可以拍着胸口说,绝不会看你是农村来的就蒙你。这只鞋在市面上卖好了,能卖六七百,再多就不容易了,老哥您要是愿意,这只鞋六百我收了,就算咱交个朋友,以后您还有什么好玩意儿,就直接拿我这来,怎么样?”

  李春来吃惊地说:“啥?六百?没听错吧!”

  我说:“怎么?嫌少?再给你加五十。”

  李春来连连摇手:“不少,不少,当初我以为最多也就值三百。”

  我当时就付给了他六百五,李春来把钱数了十多遍,严严实实地藏在身上,我让他小心点,喝了这么多酒,别再不小心把钱丢了。

  随后我又跟李春来聊了不少他们老家的事,李春来的老家在陕西省黄河边的甘源沟,是那一带最穷的一个县,他们那个县附近有个龙翔县,多山多岭,据说在以前是一片国葬区,那古墓多得数都数不清。

  龙翔县的古墓多到什么程度呢,一亩地大的地方,就有六七座墓,这还都是明面上的,深处还有更多。

  从里边挖出来的唐代粉彩制品,一件就能卖到上万元,当地好多农民家里都有几件,他们就是靠从田里挖出来的东西发家致富了。从民国那会儿,就有好多文物贩子去收购,像模像样的都已经被收得差不多了。

  往南的秦岭听说那边大墓更多,就是不好找,好找的都给扒没了,有一座最出名的汉墓,墓上光盗洞就让人打了二百八十多个,这些盗洞从古到今的都有。

  那边也流出来很多价值连城的好东西,不过具体是什么,李春来就说不清楚了,这些事他也只是听来的。

  看看天色不早,李春来的酒劲儿也过去了,就起身告辞,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他家做客,我又跟他客套了半天,这才把他送走。

  回到古玩市场,胖子和大金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见我回来,便忙问收着什么好东西了。

  我把绣鞋拿给他们看,胖子大骂:“这老帽儿跟抱着狗头金似的,和着闹了半天,就拿来这么只鞋啊?”

  大金牙说:“哎,这鞋做得多讲究,胡爷多少银子收的?”

  我把价钱说了,大金牙连声称好:“胡爷这段时间眼力真见长,这只绣鞋卖两千块钱一点问题没有。”

  我挺后悔:“这话怎么说的,要知道能卖这么多,我就多给那老哥点钱了,我还以为就值个六七百块,还是看走眼了。”

  大金牙说:“今儿个是星期一,星期一买卖稀,我看咱们仨也别跟这耗着了,好久没吃涮羊肉了,怎么着我说二位,咱收拾收拾奔东四吧。”

  胖子说:“伟大的头脑总是不谋而合,我这两天正好也馋这个,您说怎么就吃不腻呢?”

  还是以前常去的东四那间馆子,刚刚下午四点,仍然是没有半个食客,我们就墙角靠窗的桌子坐了。服务员点了锅子,把东西摆好,菜上来,便都回柜台那边扎堆儿侃大山去了。

  我掏出烟来给大金牙和胖子点上,问大金牙道:“金爷,您给我们哥儿俩说说,这鞋值钱值在什么地方了?”

  大金牙把那只绣鞋拿过来说:“这鞋可不是一般人的,您瞧见没有,这是牡丹花,自唐代以来,世人皆以牡丹为贵,一般的普通百姓虽然也有在鞋上绣牡丹的,但肯定不像这样镶得起金线。另外您再瞧,这花心上还嵌有六颗小珠子,虽然不是太名贵,但是这整体的艺术价值就上去了。最主要的是这只鞋的主人,那老哥是陕西过来的,陕西民风朴实,自古民间不尚裹脚,我估计这鞋子的主人,极有可能是外省调去的官员家眷,或者是大户豪门嫁过去的贵妇,总之非富即贵啊。所以这鞋很有收藏价值,我在市场上说两千,是没敢声张,依我看最少值六千,要是有一对,那价格就能再翻四五番。”

  我和胖子吐了吐舌头,真没想到能这么值钱,我心里打定了主意,回头一定要去一趟陕西,再给李春来补一部分钱,要不然他太吃亏了。

  边吃边谈,不经意间,话题就说到了陕西一带的古墓上去了。

  大金牙说:“我虽然没亲自去过陕西,但是听一些去那边收过玩意儿的同行讲起过,八百里秦川文武盛地,三秦之地水土深厚,地下埋的好东西,数都数不清。仅仅龙翔一县,就将近有不下十万座古墓,有些地方,土下一座古墓压着一座古墓,文化层多达数层,秦岭大巴山一带,传说也有不少大墓。我就想着,有机会一定得去一趟,收点好东西,就算收不着,开开眼也是好的,可是身体不太好,一直没机会去。”

  我说:“我刚才还想着什么时候得空去一趟,要不咱们一起去玩一次,顺便收点玩意儿,你跟我们俩去,咱们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三人一拍即合,便商量着几时动身启程。我早听说秦岭龙脉众多,想去实地勘察一番,最好能找个大斗倒了,也好还了那美国妮子的高利贷,背着债的日子真不好受。

  大金牙说:“那边挖出来的东西,都是地下交易,已经形成一定的程序了,外人很难插手。咱们要想收着值钱的东西,就得去最偏远的地方,没有也就罢了,若有便定能大赚一笔。”

  胖子突然想起一事,对我们说道:“咱是不是得多带黑驴蹄子?听说那边僵尸最多。”

  我说:“咱们主要是出去玩一玩,收些玩意儿回来,不用担心遇上大粽子。”

  大金牙说道:“胡爷,您是瞧风水的大行家,您说那里多出黑凶白凶,这在风水学上做何解释?”

  我说:“凶可以说是指僵尸,黑白则分别指不同的尸变。既然咱们聊到这了,我就从风水的角度侃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