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二十七章 击雷山

  我俯身捡起地上的断手,可以肯定这就是阿香的右手,齐腕而断,看断面上齿痕参差,是被巨大的咬颌力硬生生咬断的。只有Shirley 杨身上带有照明弹,这样看来她和阿香应该是在一起的,她们一定遇到了什么凶残的猛兽,最后退避到死火山的火山口里求援。

  胖子拖着疲惫不堪的明叔从坡下跟了上来,与此同时,锥形山的上边,转出一只红色的火蜥蜴,吐着尺许长的舌头,它还保留着后冰川时期的古老特征,有数排锋利的牙齿。

  我和胖子立刻拔枪射击,一阵乱枪打去,火蜥蜴被子弹撞得连连后缩,但它的皮肉之坚固,仅次于斑纹蛟,轻武器虽然能射伤它,却都不足以致命。胖子从包里摸出三枚一组的拉火式雷管,当作手榴弹朝它扔了出去。

  火蜥蜴被子弹连续击中,本想后逃,但见弹雨忽止,便又挺身前冲,胖子扔出去的拉火式雷管刚好投在它的头上,反撞落到了地上,它前冲势头不减,正好就扑在了雷管之上。

  由于是在靠近火山口的位置突然遭遇,距离极近,而且拉火式雷管说炸就炸,炸石门的雷管威力很强,这么近的距离爆炸有可能同归于尽。我赶紧将明叔按倒,头顶处一声巨响,爆炸的气浪将火蜥蜴端上了半空,很多碎石落在了我们身上,幸亏有登山头盔护着头上的要害,但暴露在外的手臂都被蹭了几条口子出来。

  刺鼻的硝烟散去,那条火蜥蜴倒翻在十几米外的地方,被炸得肠穿肚烂。我刚想对胖子说你要是打算学董存瑞不要紧,但是最好离别人远点,别拉着我们给你垫背,但这时候,发现明叔俩眼发直,盯着阿香的那只断手。我心中黯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人的肢体断了,如果在短时间内进行手术,还可以接上,但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中,怎么可能进行手术?再说这断面不是切面,也根本无法再接,甚至还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活着。

  明叔愣了好一会儿才问我:“这……是我干女儿的手?”也不等我回答,便垂下头,满脸颓然的神色,似乎十分心痛,又似乎非常的自责。

  胖子也看到了那只断手,对我撇了撇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十分为难,明叔怎么办?我对他摆了摆手,越劝越难过,什么也别说了,赶紧架着明叔上山。

  于是我和胖子一人一边,架着明叔的胳膊,跟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到锥形山的顶端,山口附近有大量的黑色火山沙。火山岩由灰白变黑,再形成沙状结晶,至少需要几百万年的时间。死火山也可以说是大自然中的一具尸体,踩着它走,切实地接触到这些亘古的巨变,会使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我甚至有些畏惧了,总是担心看到死火山的山腹里,有她们的尸体。

  不过路再长也有尽头,到了山顶就要面对现实,火山口比我想象的要小许多,岁月的侵蚀,使得洞口坍塌了很大一部分,剩余洞口的大小,也就像个工厂中的大烟囱,难怪那只火蜥蜴爬不进来。往内一张,底下有些绿色的荧光,那种光线我们很熟悉,是荧光管发出的,我对下面喊了几声,等不及有人回答,就爬了下去。

  死火山的倒喇叭口里,有很多石头与黑木的井式建筑,可能是祭师通行用的,一直从底下码到顶,虽然木料已朽,但方形巨石还很坚固。我三下两下蹿到山底,只见Shirley 杨正抱着阿香坐在角落中。我见她们还活着,扑通扑通的心才稍稍平稳了下来。

  阿香的断腕处已经由Shirley 杨做了应急处理,我问Shirley 杨有没有受伤,阿香的伤势是否严重。

  Shirley 杨对我摇了摇头,她自己倒没什么,但阿香的情况不容乐观。在水底神殿的白胡子鱼王与斑纹蛟一场混战,把殿底撞破,整个风蚀湖里的水都倒灌进了地下。Shirley 杨被涌动的激流卷到了第一层地下湖,刚露出头换了口气,就发现阿香从身边被水冲过,伸手去拉她,结果两人都被水流带入了第二层地下湖,不等上岸就遇到了水里的King Sala?鄄mander(蜥蜴王)。阿香被它咬住了手,拖到湖中的火山岛上,Shirley 杨追了上去,在抵近射击中救下阿香。由于没有弹药了,只好退到山上的火山口里,这才发现阿香的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咬断了,便急忙给她包扎,但没有药品,不能完全止血,束手无策,等稳定下来,才想起来发射信号求援。

  这时明叔和胖子也分别下来,胖子见众人都还活着,便用嘴叼了伞兵刀,重新爬上去,想从火蜥蜴身上割几块肉,烤熟了充饥,实在是饿得扛不住了。

  明叔看了阿香的伤势,脸都吓白了,对我说:“胡老弟啊,你可不能因为阿香少了只手就不要她了。现在医学很发达,回去安上只假手,戴只手套什么也看不出来,她一定能给你生个儿子……”

  我对明叔说:“她手没伤的时候,我就没答应娶她做老婆,我的立场不是已经表明了吗?我坚决反对包办婚姻,我爹我妈都跟我没脾气,您老现在又拿这个说事儿,这倒显得我好像嫌弃她少了一只手似的。我再说一次,阿香就是三只手,我也不能娶她,她有几只手我都不在乎。”

  明叔说:“哎呀,你就不要推脱了,到什么山砍什么柴,你们就到香港去恋爱一段时间,那就不属于包办婚姻了。既然你不嫌弃她的手,难道你还嫌她长得不够漂亮吗?”

  Shirley 杨微微皱着眉说:“什么时候了还争执这些事?你们怎么就从来不考虑考虑阿香是怎么想的?在你们看来难道她就是一件谈生意的筹码?别忘了她也和你们一样有独立的意识,是个有喜怒哀乐的人……赶快想办法给她治伤,再不抑制伤势恶化,恐怕撑不过今天了。”

  我和明叔被Shirley 杨训了一顿,无话可说,虽然知道救人要紧,但在这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想控制住这么严重的伤势,却又谈何容易。阿香的手臂已经被Shirley 杨用绳子紧紧扎住了,暂时抑制住流血,不过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时间长了这条胳膊也别想保住了。

  我苦无良策,急得来回踱步,一眼看见了胖子放在地上的背囊,心中一动,总算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这时候胖子也回来了,搞回来几大片蜥蜴肉。我心想胖子和明叔这俩意大利人,不帮不忙,越帮越忙,于是让他们俩去给大伙准备点吃的,由我和Shirley 杨为阿香施救。

  Shirley 杨拆下了阿香手腕上的绷带,由于没有酒精,我只好拆了一发子弹,用火药在创口上燎了一下,然后把胖子包里那几块退壳龟的龟壳找出来,将其中一部分碾碎了,和以清水,敷在创口处,又用胶带贴牢,外边再缠上纱布。

  Shirley 杨问我这东西真的能治伤吗,我说反正明叔是这么说的,能退壳的老龟都有灵性,而且不会远离退下的龟壳,还会经常用唾液去舔,所以这龟壳能入药,除了解毒化淤,还能生肌止血。他的干女儿这回是死是活,就看明叔有没有看走眼了,如果这东西没有他所讲的那种奇效,咱们也就无力回天。虽然不是直接的致命伤,但阿香身子单薄,没有止疼药,疼也能把她活活疼死。

  阿香刚刚被火药燎了一下,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疼得呜呜直哭。我安慰她道:“伤口疼就说明快要愈合了。少了只手其实也不算什么,反正人有两只手。以前我有几个战友踩到反步兵地雷,那些雷很缺德,专门是为了把人炸残,而不致命,为的就是让伤兵成为对手的负担,结果他们受伤了之后,照样回国参加英模报告会,感动了万千群众,也都照样结婚,什么也没见耽误。”

  我胡乱安慰了阿香几句,这才坐下休息,顺便看了看这里的地形,死火山是天然的,但在古时候都被人为地修整过。底下的空间不小,我们所在的中央位置,是一个类似石井的建筑,但有石头门户,越向四周地势越窄,底部距离上面的井口的落差并不大。死火山虽然位于地下湖之下,但里面很干燥,没有渗水的迹象。

  胖子生起一堆火来,连筋骨带皮肉地翻烤着火蜥蜴。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我看见石壁上刻着很多原始的符号,像是漫天散布的星斗,其中一片眼睛星云的图案,在五爪兽纹的衬托下,正对着东方。Shirley 杨曾和我说过,《圣经》地图上有这个标志,恶罗海城真正的眼睛祭坛肯定就在离这不远的东面。世界制敌宝珠大王的说唱诗文中,管这个地方叫做玛噶慢宁墩,意为“大黑天击雷山”,“大黑天”是传说中控制矿石的一种恶魔。

  我想同Shirley 杨确认一下,便问她这里是不是击雷山。没想到这句话刚出口,旁边的明叔突然“唉哟”了一声,胖子问他什么事一惊一乍的。

  瞬间明叔脸色都变了,追问究竟,才知道原来明叔这人不是一般的迷信,尤其对批命八字更是深信不疑。他本名叫做雷显明,一听这地名叫击雷山,那不就等于击他吗?

  我跟胖子都不以为然,不失时机地讽刺他大惊小怪。明叔却郑重其事地说:“你们后生仔不要不相信这些,这人的名字啊,往小处说事关吉凶祸福,往大处说生死命运也全在其中了。”

  明叔见我们不相信,就说:“那落凤坡的事太远,远的咱们就不说了。军统的头子戴笠你们都知道吧,那也是国民党内的风云人物了。他年轻的时候请人算过八字,测为火旺之相,需有水相济,于是他请人取了个别名叫做江汉津,三个字全有水字旁,所以他在仕途上飞黄腾达啊。”

  我对明叔说:“是啊,飞黄腾达没飞好,结果坐飞机掉下来摔死了。改名有什么用?您就甭操那份心了。”

  明叔说不对不对,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戴笠还取过很多化名,因为他们军统都是搞特工的,有时需要用化名联络,他就曾经用过洪淼、沈沛霖等等代名,就连代号里都要有水。你们说是不是见鬼了,唯独他坐飞机掉下来的那天,鬼使神差地非要用“高崇岳”这个名字,见山不见水,犯了大忌了,结果飞机就撞到山上坠毁了。收尸的那些人一打听,才知道,飞机撞上的这山叫戴山,残骸掉进去的山沟叫困雨沟,分明就是收他命的鬼门关。所以这些事,真的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胖子问道:“那什么您先别侃了,军统特务头子的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到底是什么的干活?坦白从宽,抗拒的话我们可就要对你从严了。”

  明叔赶紧解释,跟戴笠没有任何关系,这些都是当年做生意的时候,听算命先生讲的,但后来一查,果不虚言,句句属实,所以很信这些事。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不行就赶紧撤吧,要不然非把老命留在这不可。

  我对明叔说:“一路上你也看见了,这地下哪里还有别的地方能走?咱们只有摸着死火山东边的地道过去,寄希望于祭坛附近能有个后门什么的,不过那也得等到咱们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行动,现在哪都去不了。”

  明叔觉得反正这山里是不能待了,他坐卧不安,恨不得赶快就走。他走到东面的石门前,从缝隙中探进头去张望,但刚看了没几眼,就像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突然把门关死,用后背紧紧顶上,脑门子上出了一层黄豆大的汗珠,惊声道:“有人……门后有人,活……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