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二十五章 掉落

  刚与胖子、Shirley 杨在湖中汇合,还没等展开行动,明叔带着阿香也溜到了水里。我对明叔说这可真添乱,你们在上面待得好好的,下来搅和什么?咱们又没有那么多的氧气瓶。

  明叔拽着阿香,边踩水边对我说:“唉呀……别提了,刚才在上面看到,那林子里又有动静,怕是那两条斑纹蛟起了性子,又要到湖里吃鱼了,我就想在上边提醒你们,但腿有些发软,没站稳,就掉下来了。”

  我回头望了望风蚀湖边的林子,只有山间轻微的风掠过树梢,不见有什么异常的动静,随即明白过来。事情明摆着,明叔这死老头子,担心我们下去上不来,找到祭坛后另寻道路走脱,撇下他不管,他有这种担心不是一天两天了。

  既然他们下来了,我也没办法,总不能让他们泡在水中不管,但他们只有潜水镜,没有氧气瓶,只好还按先前的办法,众人共用氧气瓶。于是让大伙聚拢在一起,重新部署了一番,从那个被巨大石眼砸破的风蚀岩洞下去,哪往下渗水渗得厉害就从哪走。

  我们刚要下去,湖中的鱼群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那些非白胡子鱼的鱼类,像是没头苍蝇般地乱窜,一旦逃进湖底的岩洞中,就再也不肯出来,而上万条结成鱼阵的白胡子鱼,也微微颤栗,似乎显得极为紧张。

  我立刻感到不妙,心中暗想:看来这位明叔不仅是我们这边的意大利人,除了帮倒忙之外,他还有衰嘴大帝的潜质。

  刚有这个念头,湖中那鱼阵就已经有一部分散开了,似乎是里面的白胡子老鱼伤势过重,挂不住这些鱼了,而有些白胡子鱼感到它们的祖宗可能快不行了,斗志也随即瓦解,但还是有一部分紧紧衔成一团,宁死不散,不过规模实在是太小了。

  我估计这鱼阵一散,或者阵势减弱,山后的斑纹蛟很快就会蹿出来,它们是不会放过咬死这条老鱼的机会的。稍后在这片宁静的风蚀湖里,恐怕又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一旦双方打将起来,倘若老鱼被咬死,那想再下水就没机会了。

  机不可失,我赶紧打个向下的手势,众人一齐潜入湖底。剩余的鱼阵正向湖心移动,我们刚好从它的下方游过。密集的白胡子鱼,一只只面无表情,鱼眼发直,当然鱼类本身就是没有表情的,但是在水底近距离看到这个场面,会觉得这些白胡子鱼像是一队队慷慨赴死、即将临阵的将士,木然的神情平添了几分悲壮色彩。

  湖下不太深的地方就是蜂巢顶端的破洞,刚刚潜入其中,湖中的水就被搅开了锅,一股股乌血和白胡子鱼的碎肉、鱼鳞,都被向下渗的暗流,带进风蚀岩两侧的洞内。

  胖子对我打了个手势,看来上边已经干起来了,又指了指下面,下行的道路被一个巨大的石球堵死了,不过已经看不出石眼的原貌,上面聚集了厚厚一层的透明蜉蝣,以及各种处于生物链末端的小虾小鱼,只能从侧面绕下去了。于是众人轮番使用呼吸器,缓缓游向侧面的洞口,越向深处,就感觉水流向下的暗涌越强大。

  在一个岩洞的通道里,Shirley 杨逐步摸索着,确认哪个方向可行。直接向下是最危险的,这千万年的风蚀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早已不堪重负,说不定头顶的石眼什么时候就会砸下,被拍下就得变成一堆肉酱,安全起见,只有从侧面迂回下去最为保险。

  最后我们潜入一个百余平米的大风洞里,这里像是以前古城的某处大厅,有几分像是神殿,顶壁已经破了个大洞,但里面储满了水,水流相对稳定,似乎是只有上面那一个入口,别的路都被岩沙碎石封堵,虽然水流可以渗过,但人却过不去。众人只好举着照明探灯在水下摸了一圈,氧气所剩不多,再找不到路的话,就是死路一条。

  正在无路可走,众人感到十分焦虑之时,大厅中的湖水突然变得浑浊,我抬头一看,顿觉不妙。那条十几米长的老鱼,正被两只猛恶的斑纹蛟咬住不放,挣扎着向我们所在的湖底大厅里游来。

  斑纹蛟都是四五米长的身躯,虽然跟白胡子老鱼相比小了许多,但怪力无穷,身体一扭,就扯掉一大条鱼肉。那条老鱼遍体鳞伤,垂死挣扎,拖着这两个死对头沉了下来,不时地用鱼身撞击水底的墙壁,希望能将它们甩掉。此时双方纠缠在一起,翻滚着落入水下神殿。

  在这些水下的庞然大物面前,人类的力量实在过于微不足道。我对众人打个手势,赶快散开,向上游回去,这神殿虽然宽敞,却经不住它们如此折腾,但在水底行动缓慢,不等众人分散,老鱼已经带着两条斑纹蛟倒撞到殿底。

  神殿底部也是雪白的风蚀岩,那条体大如龙的白胡子鱼,受伤发狂后的力量何等巨大,它的鱼头又坚硬无比,直接将地面撞出了一个大洞。然而这神殿底层也很坚固,鱼头刚好卡在其中无法行动,想冲下去使不上劲,想抽回来也不可能,只有拼命乱摆鱼尾,一股股的浊血将水下神殿的湖水都快染红了。

  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我们怕在混乱中被它的鱼尾甩中,分散在四处角落躲避。由于已经散开,又是在水下,我根本没办法确认其余的人是否还活着,只能个人自求多福了。

  两头黑白斑纹蛟见老鱼被困,欣喜若狂,在水下张牙舞爪地转圈,正盘算着从哪下口结束鱼王的性命。它们被水中的血液所刺激,跟吸了大烟一样,显得有些兴奋过度,这一折腾不要紧,竟然发现了这殿中还有人,其中一只在水下一摆尾巴,像个黑白纹的鱼雷一般,蹿了过去。

  这时殿底的窟窿四周开始出现裂缝,浑浊的血水跟着灌下,能见度立刻提高了不少。我用水下探照灯一扫,只见蹿出来的斑纹蛟,直扑向不远处的Shirley 杨和阿香。她们二人共用一个氧气瓶,都躲在殿角想找机会离开,但已经来不及了,我想过去救援,又怎能比那鱼雷还快的斑纹蛟迅速,而且就算过去,也不够它塞牙缝的。

  形势万分危急,突然水下潜流的压力猛然增大,那颗卡在蜂巢中间的千钧石眼,终于落了下来。扑向Shirley 杨与阿香的那头斑纹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巨石吓傻了,竟然忘了躲闪,被砸个正着。这湖水的浮力有限,巨石的下坠本身就有上面整湖的水跟着下灌,砸到斑纹蛟之后连个愣儿都没打,紧跟着将水下的殿底砸穿,这殿中所有的事物,都一股脑的被巨大的水流带着向下冲去。

  我在水里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像是掉入了没有底的鬼洞,下面是个大得难以想象的地下空间,只能闭住口鼻,防止被激流呛到。恍惚间,发觉下面有大片的白色光芒,似乎是产生了光怪陆离的幻觉,也不知其余的人都到哪去了。

  身体落入一个湖中,这里的岩石上隐约有淡薄的荧光,但看不太真切,头上有数百个大小不等的水柱,透过头顶的各处岩洞倒灌入湖中。忽然一只有力的手将我拉住,我定神一看,原来是胖子,见了生死相随的同伴,顿觉安心不少,拍亮了头盔上的射灯,寻找另外三个人的下落。

  由于这里的水还在继续向东边的深涧里滚滚流淌,稍一松懈,就有可能被冲下去。我和胖子只好先游到附近的岸上,扯开嗓门大喊了半天,但都被水流冲下的声音淹没了。明叔、阿香、Shirley 杨都下落不明。

  我和胖子一商量,肯定是被水冲到下游去了,赶紧绕路下去找吧,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地下的世界,地形地貌之奇特,属于我们平生所未见,刚一举步,就见一只大蜻蜓般的水生蜉蝣,全身闪着荧光从头顶飞过,竟然有六寸多长,像是空中飞舞着的白色幽灵。

  就这么一走神,加上失散了好几个人,心神有些恍惚,没注意看脚下是一个碎石坡,二人踩到上边收不住脚,翻滚着滑落下去,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凌空落下。我们摔下七八米,落在一个蓬蓬松松的大垫子上,一时头晕脑涨,好在这地方很软,摔下来也不疼,但是突然发觉不太对,这手感……竟然是掉到了一块肉上了,赶紧让自己的神智镇定下来,仔细一看,不是肉。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这他妈八成是蘑菇啊……十层楼高的帝王蘑菇。”

  这地下的庞大空间中,水边有无数飞舞的大蜉蝣,它们的生命很短暂,从水中的幼虫生出翅膀后,大约只能在空中活几分钟的时间,这时它们的身体将散播出一种特殊的荧光粉,死后仍会持续发光一段时间,所以整个地下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神秘的白色荧光之中。

  随着在地底的时间渐久,我们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暗淡的地底荧光,看周围的东西也不像刚开始那么模糊了。我看了看身下那个软软的大垫子,似伞似盖,中间部分发白,周围是漆黑的,确实是个罕见的大蘑菇,直径不下二十米。

  这种菌类在地下潮湿的地方生长极多。看到身下这只大蘑菇,我和胖子都立刻想起在兴安岭插队的时候,到山里去采木耳,刚刚下过雨,竟然在山沟里看到一只比树都高的蘑菇,摩天矗地地长在林子里,当时我们惊叹不已。屯子里的人说那是“皇帝蘑菇”,运气好的话,每年八月可以见到一两次,不过这东西长得快,烂得也快,早上刚看见,不到晌午可能就没了。而且长有皇帝蘑菇的森林附近,都很危险,因为这东西味道太招摇,颜色又不同,其性质也千差万别,又因其稀少,很少有人能尽知其详,所以大伙看见了也只能当看不见,既不敢吃,也不敢碰,绕路走了过去。

  我和胖子说,这只蘑菇没有咱们在兴安岭见过的个头大,但也不算小了,应该同样是皇帝蘑菇那一类的。从地下湖边的碎石坡滚下来,想再爬回去几乎是不可能了,那个碎石坡实在太陡,而且一踩一滑,根本立不住脚,只好先从这只皇帝蘑菇上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