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二十一章 风蚀湖的王

  明叔还在犹豫,觉得Shirley 杨有些小题大作,放着路不走非要爬那块陡峭的岩石,我和胖子却知道Shirley 杨在这种事上一向认真,从来不开玩笑,她既然着急让大伙远远躲开,一定是发现了危险的征兆,何况我经她一说也已经看出来了,山上那条路,的确是太光滑了,连根杂草都没有,肯定不是人走的路。

  我们在湖中的位置,距离那条光滑如镜的道路很近,不管从上面冲下来什么猛兽,在水中都无法抵挡,连忙拉住明叔和阿香,手脚并用,游向左侧湖边的一块绿色岩石。

  这湖边虽然山林密布,但能上岸的地方不多,唯有那平滑异常的道路,其余两面都是看不到顶的峭壁,此外也就是左边有一大块深绿色的巨岩,高有十几米,想爬上去且得使些力气。

  我们游到绿岩下方,刚伸手触摸到冰凉的石壁,耳中便听到山上道路的远端,也传来了一阵阵碎石摩擦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正迅速从山林深处爬出来。众人心头一沉,听那声音来得好快。能用身体把山路磨得如此光滑的,不是巨蟒大蛇,就是“龙王鳄”一类栖息在昆仑山深处的猛兽,甭管是什么,都够我们喝一壶的,赶紧拿登山镐钩住绿岩往上攀爬。

  但绿岩上生了许多苔藓,坡度又陡,登山镐并不应手。Shirley 杨的飞虎爪又在背囊里取不出来,只好找了一条登山绳系个绳圈,使出她在德克萨斯学的套马手艺,将绳圈套在了一块突起的石头上。

  看明叔那身手一点都不像五十来岁的人,跟只老猿一样,不愧是在海上历练了多年的老水手,逃起命来比谁都利索,噌噌几下就拽着绳子,抢先爬上了绿岩中部的一个天然凸台。我和胖子还有Shirley 杨在下面托着阿香,将她推向上边,明叔伸手把阿香拽上去。

  协助Shirley 杨爬上岩石时,那块套着绳子的石头已经松动了,胖子一扯连绳子带石头都扯进了水里。等Shirley 杨重新准备绳索的时候,我和胖子只听得身后“哗啦”一阵猛烈的入水声,有个东西已经从山中蹿下,钻入了湖中。

  Shirley 杨和明叔从岩石上放下登山绳接应我们,明叔在高处看见了那水里的怪物。他一向有个毛病,可能是帕金森综合征的前期征兆,一紧张手就抖得厉害,手里不管拿着什么东西,都握不牢,早晚要弹弦子,此刻也是如此,手里拿着岩楔想把它固定在岩缝中,突然一哆嗦,岩钉掉进了水里。

  我和胖子的手刚抓住登山绳,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用力,整团的绳子和岩钉就掉了下来。我和胖子在下面气得大骂明叔是我们这边的意大利人,怎么尽帮倒忙。

  Shirley 杨想再拿别的绳子,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指着水面对我说:“先到水下的岩洞里去躲一躲。”

  我和胖子虽然不知道从水中过来的怪物究竟是什么,但肯定不好惹,那家伙转瞬就到,无奈之下只好闭住气沉入湖底。这湖并不深,湖水清澈,水底的岩石都呈白色。湖底有一些渗水孔,另外还有几处很深的凹洞,可谓是千疮百孔。此处的地貌,都是未被水淹之前被风蚀形成的,是一个特殊的风蚀湖。千万年沧海桑田的变化,使这块巨大的风蚀岩沉到了湖底,也许这风蚀湖的寿命一到,下面的风孔就会全部塌陷,而这片从山中流出的湖水,就会冲到地下的更深处,形成一个地下瀑布。

  水中的各种鱼儿都乱了营,除了数量最多的白胡子无鳞鱼之外,还有一些红鳞裂腹鱼,以及长尾黑鲚寸鱼,不知是刚才灾难之门附近的爆炸,还是突然入水的怪物,这些鱼显然受了极大的惊吓,纷纷游进洞中躲藏。白胡子鱼可能就是鲶鱼的一个分支,它们在体形长成之前,并不适应地下的环境,慌乱中钻进灾难之门的鱼群,又纷纷游了回来,宁可冒着被水怪吃掉的危险,也舍不得逃离这水温舒适的风蚀湖。

  我刚沉到水里,就发现在慌乱的鱼群中,有一条五六米长,生有四短足,身上长着大条黑白斑纹,形似巨蜥的东西,像颗鱼雷似的,在水底铆足了劲朝我们猛撞过来。

  我脑中猛然浮现出一个猛兽的名字———“斑纹蛟”,它生性喜热惧寒,一九七二年在昆仑山麦达不察冰川下施工的兄弟部队,曾经在冰层里挖出过这种猛兽冻死的尸体,有人想把它做成标本,但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能成功。当时我们还特意赶了几百里山路,去那里参观过,不得了,这东西比龙王鳄还狠,而且皮糙肉厚,连来复枪也奈何它不得。

  胖子和我见斑纹蛟来势迅猛,微微一怔,立刻沉到湖底一块竖起的异形风蚀岩下,斑纹蛟的坚硬的三角形脑袋猛撞在岩石上,立时将雪白脆弱的风蚀岩撞成了无数碎块,趁势向上破水而出。

  我心中一惊,不好,它想蹿出水去袭击绿岩上的Shirley 杨和明叔三人。忽见水花四溅,白沫横飞,斑纹蛟又重重地落回湖中,看来它在水中一跃之力,还够不到岩石上的猎物。斑纹蛟紧接着一个盘旋俯冲下来,然而它似乎没有固定目标,在湖中乱冲乱撞,来不及逃散的鱼群,全被它咬住嚼碎。

  我趁机拿过胖子的氧气瓶吸了两口,同他趁乱躲进湖底的一个风洞里。这里也挤着很多避难的鱼类,如今我们和鱼群谁也顾不上谁,各躲各的。很快我就明白了那只斑纹蛟的企图,它在湖中折腾个不停,是想把藏在风洞里的鱼都赶出来,那些白胡子鱼果然受不住惊吓,从风洞中游出来四处乱窜,斑纹蛟就趁机大开杀戒,它好像和这群鱼有血海深仇似的,绝不是单纯地为了饱腹。

  白胡子鱼先前结成鱼阵,可能就是要防御这个残暴的天敌。

  清澈透明的湖水很快就被鱼的鲜血染红了,湖中到处都是被咬碎的鱼尸。我和胖子躲在风洞里看得惊心动魄,想借机逃回绿岩下爬上去,但爬上去至少需要半分钟的时间,倘若半路撞上这只杀红了眼的斑纹蛟,它在水中的速度比鱼雷还快,如果不能依托有利地形躲避,无论在水中或陆地都没有丝毫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只好在水底忍耐着等候机会。

  胖子带的氧气瓶中,也没剩下多少氧气了,正没理会处,湖底却突然出现了更为惨烈的场面。追赶着鱼群乱咬的斑纹蛟,刚好游到我和胖子躲避的风洞前,这时只见混杂着鲜血的水中白影闪动,那条在湖底的白胡子老鱼,神不知鬼不觉地已经出现在了斑纹蛟身后,扭动十几米长的身躯,甩起鱼头,狠狠撞到了斑纹蛟全身唯一柔软的小腹。斑纹蛟在水中被撞得翻出一溜儿跟头,怪躯一扭,复又冲至,一口咬住白胡子老鱼的鱼脊。这种白胡子鱼虽然没鱼鳞,但它身上的鱼皮有种波纹状肉鳞,也十分结实,尤其这条老鱼身躯庞大,肉鳞更是坚硬。

  斑纹蛟仗着牙尖、皮厚、爪利,白胡子老鱼则是活得年头多了,经验丰富,而且身长体巨,肉鳞坚固,被咬上几口也不会致命,双方纠缠在一起,一时打得难解难分。整个湖里都开了锅,不过从山腹间注入的水很多,加上湖底的一些漏底风洞渗水量也不小,所以阵阵血雾随流随散,风蚀湖中的水始终明澈透亮。

  我和胖子看得明白,这是二虎相争,它们是为了争夺在风蚀湖的生存空间所展开的决战。它们为什么理由打得你死我活?也许是因为风蚀湖的独特水质?也许是天敌之间的宿怨?这我们就无法知道了,但想逃回湖面就得趁现在了,二人分头将氧气瓶中最后残存的氧气吸了个精光,避开湖中恶斗的斑纹蛟和白胡子老鱼,摸着边缘的风蚀岩,游上水面。

  Shirley 杨在绿岩上俯看湖中的情景,远比我们在水下看得清楚,她见我们趁乱浮上,便将登山绳放下,这次没敢再让明叔帮忙。

  我攀上岩石的时候,回头向下看了一眼,老鱼已经占了上风,正用鱼头把那斑纹蛟顶到湖底撞击,斑纹蛟嘴里都吐了血沫,眼见不能支撑。等我登上岩石,却发现情势急转直下,从那山道上又爬出来一条体形更大的斑纹蛟,白胡子老鱼只顾着眼前的死对头,对后边毫无防备,被从后掩至的斑纹蛟一口咬住鱼鳃,将它拽进了风蚀湖深处的最大风洞之中。

  看来这场争夺风蚀湖王位的恶战已经接近了尾声,胖子抹了抹脸上的水说:“等它们咬完了,咱还得抓紧时间下去捞点鱼肉。明叔把装食品的背囊丢在水晶墙后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咱们全得饿肚子了。”

  我对胖子说:“水下太危险了,别为了青稞粒子,滚丢了糌粑团子。我那包里还有点吃的,咱们可以按当年主席教导咱们的办法,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的时候,那就吃半干半稀,大伙省着点儿吃,还能对付个三两天。”

  胖子说:“有吃糌粑的肚皮,才有想问题的脑袋。一会儿我非下去捞鱼不可,这深山老林里哪有闲着的时候,指不定接下来还碰上什么,做个饿死鬼到了阴曹地府也免不了受气。”

  Shirley 杨注视着湖中的动静,她显然是觉得湖下的恶战还远未结束,听到我和胖子的话,便对我们说:“这里的鱼不能吃。当年恶罗海城的居民都在一夜间消失了,外界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关于恶罗海城毁灭的传说有很多,其中就有传说讲那些城中的军民人等,都变为了水中的鱼。虽然这些传说不太可信,不过藏地确实自古便有不吃鱼的风俗,而且这么大群体的白胡子鱼也确实古怪,咱们最好别自找麻烦……”

  风蚀湖中的湖水中,忽然出现了数以万计的白胡子鱼,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它们似乎想去水底解救那条老鱼。

  这时天色渐晚,暮色苍茫,为了看得清楚一些,我爬上了绿岩的最上层,但这道绿岩后边的情景,比湖中的鱼群激战更令人震惊。岩后是个比风蚀湖水平面更低的凹地,一座好像巨大蜂巢般的风蚀岩古城,少说也有十几层,突兀地陷在其中,围着它的也全是白花花的风蚀岩,上面的洞穴数不胜数。这一带与周围葱郁的森林截然不同,几乎是寸草不生。蜂巢般的城顶,有一个巨石修成的眼球标记,难道这就是古代传说中恶罗海城?我没体会到一丝长途跋涉后抵达目的地的喜悦,相反觉得全身汗毛都快竖起来了,因为令人胆寒的是,这座城中不仅灯火通明,而且死气沉沉。

  暮霭笼罩下的恶罗海城,城内有无数星星点点的灯火,在若有若无的薄雾中显得分外朦胧,好像古城中的居民已经点燃了火烛,准备着迎接黑夜的到来,而城中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只看了几眼,我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传说这座城中的居民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而且后世轮回宗也灭绝数百年之久了,这城中怎么可能还有灯火的光亮?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城中,又没有半点动静,看来它不是“死城”,就是一座“鬼城”。

  就在我吃惊不已的时候,其余的人也陆续攀到了绿岩的顶端,他们同我一样,见到这座存在着死与生两重世界的古城,都半天说不出话来。

  传说罗马时代的庞贝古城是由于火山喷发毁于一夜之间,后来的考古发掘,发现城中的居民死亡的时候,都还保留着生前在家中正常生活的样子,庞贝城的姿态在那毁灭的一瞬间永远凝固住了。

  然而我们眼前的古城,里面的居民似乎全部人间蒸发了,只有蜂巢般的恶罗海城,灯火辉煌地矗立在暮色里。它保存得是那样完好,以至于让人觉得它似乎挣脱了时间的枷锁,在这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任何改变。这城中究竟发生过什么灾难?

  我们难免会想到这城是“鬼螫”,但问了阿香之后,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这座魔鬼的巢穴,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并非死者亡灵制造的“鬼螫”。

  我们正要商量着怎么进城,忽听岩下的风蚀湖中湖水翻腾。这时天尚未黑透,从高处往下看,玻璃般透澈的风蚀湖全貌历历在目,白胡子老鱼与那两只斑纹蛟恶斗已经分出了胜负,成千上万的白胡子鱼,为了帮助它们的老祖宗,奋不顾身地在水下用身体撞击斑纹蛟。

  白胡子鱼的头顶上都有一块殷红的斑痕,那里似乎是它们最结实的部位,它们的体形平均都在半米左右,在水中将身体弹起来,足能把人撞吐了血。那对斑纹蛟虽然猛恶顽强,被十条八条的大鱼撞上也不觉得怎样,但架不住上万条大鱼的狂轰乱炸,加上老鱼趁势反击,斑纹蛟招架不住,只好蹿回了岸上的树林里,树木被它们撞得东倒西歪,顷刻间消失了踪影。

  遍体鳞伤的老鱼浮在湖中,它身上被斑纹蛟咬掉了不少肉鳞,鱼鳃被扯掉了一大块。它的鱼子鱼孙们围拢过来,用嘴堵住了它的伤口,白胡子鱼越聚越多,不消片刻,便再次结成了鱼阵,黑压压的一大片,遮住了风蚀湖的湖面。

  我见那鱼阵缓缓沉向湖底,心想白胡子鱼与斑纹蛟之间,肯定经常有这种激烈的冲突,斑纹蛟似乎只想将这些鱼群赶尽杀绝,而非单纯地猎食果腹,但鱼群有鱼王统率,斑纹蛟虽然厉害,也很难占到什么便宜。难道它们之间的矛盾,仅仅是想抢夺这片罕见的风蚀湖吗?这湖泊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这其中也许牵涉到很多古老的秘密,但眼前顾不上这些了,趁着天还没彻底黑下来,先进恶罗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