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二十章 鱼阵

  我只好带上明叔和阿香,沿着布满水晶矿脉的河流不断向下游前进,一连走了三天,发光的淡水水母渐渐稀少。最后这狭长的深渊终于有了尽头,巨大的山体缝隙,被一道几百米高的水晶墙拦住,墙体上都是诡秘的符号和印记,一如先前看到的那块冰山水晶石,不过墙实在是太大太高了,人在这宏伟的壁下一站,便觉得渺小如同蚂蚁。巨墙上面隐约可见天光耀眼,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灾难之门”了。

  水晶墙的墙基没在河里,河水穿墙而过。现在是昆仑山水系一年中流量最丰沛的时期,看来那条被挖开的隧道就在水下,若在平时,灾难之门上的通道,可能都会露在水面上。由于不知道这通道的长短,潜水设备也仅有三套,不敢贸然全队下去,我决定让大伙都在这里先休息,由我独自下水探明道路,再决定如何通过。

  胖子却拦住我,要自告奋勇地下水侦察通道的长短宽窄,我知道胖子水性极佳,便同意让他去水下探路。胖子自恃几十米长的河道,也足能一口气游个来回,逞能不用氧气瓶,只戴上潜水镜就下到水中。

  我在岸上掐着表等候,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水面静静的毫无动静,我和Shirley 杨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一分钟了还没回来,八成让鱼咬住屁股了。正要下水去找他,却见水花一分,胖子戴着登山头盔的脑袋冒了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这水晶墙的通道很宽,也并不长,但他妈的对面走不通了,水下的大鱼结成了鱼阵,数量多得数不清,堵得严严实实。”

  鱼阵在内地的湖泊里就有,但这里没有人迹,鱼群没有必要结为鱼阵防人捕捉,除非这水下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正威胁着它们的生存。

  除了我和胖子之外,其余的人都没听说过鱼阵之事。在我们福建沿海,多有这种传说,内地的淡水湖中也有,但不知为什么,最近二十年就极少见了。鱼阵又名“鱼墙”,是一种生物学家至今还无法解释的超自然鱼类行为,水中同一种类的鱼大量聚集在一起,互相咬住尾巴,首尾相联,一圈圈地盘据成圆阵,不论大小,所有的鱼都层层叠叠紧紧围在一起,其规模有时会达到数里的范围。

  淡水湖中的鱼类结成鱼阵,一是为防“乌鬼”捕捉;二是抵御大型水下猎食动物的袭击,因为在水下远远一看,鱼阵好像是个缓慢游动着的黑色巨大怪物,足可以吓退任何天敌;也有可能是由于气候或环境的突变,鱼群受了惊吓,结阵自保。

  众人在河边吃些东西,以便有体力游水,顺便策划如何通过水晶墙后的鱼阵,这件事十分伤脑筋。

  Shirley 杨找了张纸,把胖子所说的水下情况画在上边。“灾难之门”在水下有条七八米宽的通道,约二十米长,出去之后的地势为喇叭形,前窄后宽,数以万计的“白胡子无鳞鱼”就在那喇叭口结成滚桶式鱼阵,堵住了水下通往外界湖泊的去路。白胡子鱼是喀拉米尔山区水中才存在的特殊鱼类,其特点是体大无鳞,通体皆青,唯有须子和嘴都是雪白的,所以才得了这么个名字。胖子说“灾难之门”后边的白胡子鱼,大大小小不等,平均来说都有半米多长一尾,那巨大的鱼阵翻翻滚滚,根本就没法从中穿过。

  Shirley 杨说:“白胡子鱼虽然不伤人,但种群数量庞大,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咱们从水下穿过的时候,倘若落了单,就有可能被鱼群围住失去与其他队员的联系,咱们应该设法将鱼阵事先击散,然后才能通过。”

  我对众人说:“自古渔人想破鱼阵,需有鬼帅出马,但咱们身在昆仑山地下深处,上哪去找鬼帅?而且就算真有鬼帅可以驱使,怕是也对付不了数万条半米多长的白胡子鱼。”

  明叔等人不知道什么是“鬼帅”,忙问其详。我让胖子给他们讲讲,胖子说你们知不知“乌鬼”是什么?不是川人对黑猪的那种称呼。在有些渔乡,渔人都养一种叫鸬鹚的大嘴水鸟,可以帮助渔人下水捉鱼,但是得提前把它的脖子用绳扎上,否则它捉着鱼就都自己咪西了,这种水鸟的俗名就叫“乌鬼”。

  凡是养乌鬼捕鱼的地方,在一片湖泊或者一条河道的水域,不论有多少鸬鹚,都必有一只打头的“鬼帅”。鬼帅比寻常的鸬鹚体形大出两三倍,那大嘴比钢钩还厉害,两只眼睛精光四射,看着跟老鹰差不多。有时候渔人乘船到湖中捕鱼,但是连续数日连片鱼鳞都捉不到,那就是说明水下的鱼群结了鱼阵。这时候所有的渔民,就要凑钱出力,烧香上供祭祀河神,然后把鬼帅放进水里,不论多厚的鱼阵,也架不住它三冲两钻,便瓦解溃散。

  但这里的白胡子鱼体形硕大,非是内地湖泊中寻常的鱼群可比。这种鱼在水里游起来,那劲头能把人撞一跟头,恐怕纵有鬼帅也冲不散这里的鱼阵。

  借着胖子给大伙白话的工夫,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已到了魔国的大门前了,就绝没有不进反退的道理,没有鬼帅,但我们有炸药,足可以把鱼群炸散。但从水下通道潜水穿过,必须五个人一次性过去,因为我看这道巨大的“灾难之门”,并非一体成型,而是用一块块数米见方的冰山水晶石人工搭建的,不仅刻满了大量的图形符号,而且石块之间有很多缝隙,可能是水流量大的时候冲刷出来的,也可能是修建的时候故意做下,以减轻水流对墙体的冲击。爆破鱼阵用的炸药不能太少,太少了惊不散这么多的白胡子鱼,但炸药多了,会把一部分水晶墙破坏。这堵巨墙是上古的遗迹,说不定牵一发动全身,“灾难之门”就此崩塌,将会产生连锁反应,两分钟之内,从主墙中塌落下来的石块会把通道彻底封堵。在此之前约有一分半钟的时间,应该是相对安全的,只有抓住连锁反应之前的这一点时机,从门中穿过,而且一旦过去了,就别想再从原路返回。

  我把可能要面临的危险同众人说了,尤其是让明叔提前有个心理准备,现在后悔了往回走还来得及,一旦进了灾难之门,就没有回头路了。

  明叔犹豫了半天,咬着牙表示愿意跟我们同行,于是我们装备整齐,下到水中。三个氧气瓶,胖子自己用一个,由他去爆破鱼阵,Shirley 杨同阿香合用一个,我和明叔用一个。明叔大半辈子都在海上行船,水性精熟,在水下跟条老鱼一样,阿香虽然水性平平,但有Shirley 杨照顾她,绝对可以让人放心。

  喀拉米尔山底的河水,非常独特,又清又白,这里的水下少有藻类植物,最多的是一种吃石硅的透明小虾,构成了独特的水下生态系统。进到水底,打开探照灯,只见四下里白光浮动,水下的石头全是白色的。

  一片碧绿的水晶墙上有个将近十米宽的通道,用水下探照灯向通道前方照射,对面的水域显得十分浑浊,无数白胡子鱼一条衔着一条的鱼尾,组成的鱼墙无边无际,蔚为壮观,把连接外边的河道堵得死死的。水流的速度似乎并未因此减缓,可能在地下更深处,隐藏有其他分支水系。

  我和明叔、Shirley 杨、阿香四人停在洞口边等待时机,胖子带着炸药游过通道,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鱼阵前的浊水之中,过了很久还没回来。也许在水下对时间容易产生错觉,每一秒钟都显得很漫长。我举起探照灯不断往那边照着,正自焦急,看见对面水中灯光闪动,胖子着急忙慌地游了回来。

  胖子边往这边游边打手势,看他那意思是炸药不太好放,所以耽搁了时间,马上就要爆炸。这时明叔也在通道口往那边看,我赶紧把他的脑袋按下去,伸出胳膊,把拼命往这边游的胖子拽了过来。

  几乎就在同时,水下一阵晃动,那堵水晶墙好像也跟着摇了三摇,强烈的爆炸冲击波,夹带着破碎的鱼尸向四周冲散开来。我们伏在墙底,透过潜水镜可以看到一股浓烈的红雾从灾难之门里冲了出来,谁也没料到爆炸的威力这么强。胖子手指张开横摆:“炸药大概放得有点多了……”

  由于时间紧迫,冲击波刚一过去,我们就把身体浮向水面,想尽快从通道中冲过去。我刚把头抬起来,还没等看清通道中的状况,潜水镜就被撞了一下,鼻梁骨差点都被撞断了,我赶紧把身体藏回墙后。无数受了惊的白胡子鱼从通道中冲了过来,这些结成鱼阵的大鱼,爆炸之时的精神状态都很亢奋,用生物学家的话讲,它们处于一种“无我”的境界,这时候宰了它,它都不知道疼,所以很难受外力的干扰而散开。但强烈的爆炸冲击力,使它们忽然从梦游的状态中惊醒过来,顿时溃不成军,瞪着呆滞的鱼眼,拼命乱窜。

  一股股的鱼潮好像没有尽头,从通道中如泻洪一般,似乎永远都过不完。我心道不妙,本来以为鱼群会向另一个方向退散,但是完全没想到,这些鱼完全没有方向感,仍然有大批钻进了灾难之门的通道。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半钟,鱼群再过不完,我们就丧失了这唯一能进入恶罗海城的机会了。

  正在这时,从通道里喷涌出来的白胡子鱼已竭,我们争分夺秒地游进通道,这里的河水被鱼鳞鱼肉搅得一片浑浊,身处水中,直欲呕吐,而且能见度几乎为零,好在通道笔直,长度也有限,含住了一口气,奋力向前。

  身体不时受到撞击,还有不少掉队的白胡子鱼像没头苍蝇似的乱窜。这些大鱼在水底下力量奇大,混乱之中明叔背着的充气背囊,被一尾半米多长的大青鱼撞掉,明叔想游回去抓住背囊,我和胖子在水下拽着他的腿,硬把他拽了回来,这时候回头等于送死。

  不到二十米长的距离总算撑到了头,我最后一个从通道中钻了出来,这里的湖水很深,水流也很大,虽然还有无数裹在鱼阵最里面的大鱼还没有来得及逃开,但水下能见度好了许多,这时“灾难之门”上的冰川水晶石开始逐渐崩塌,几块巨大的碎石已经遮住了来路。

  我打个手势,让众人赶紧轮流使用氧气瓶换气,然后全速往斜上方游。然而大伙刚要行动,都不约而同地愣住了,只见最后一层鱼阵已经散开,一条体长十几米的巨型白胡子鱼从中露出。它似乎没有受到爆炸的惊吓,木然地浮在水中,头顶殷红,两鳃雪白,须子的长度更是惊人,几米长的鱼须上挂满了小鱼,这条老鱼的年龄已经难以估计了,它大概是这湖中的鱼王。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些白胡子鱼不会袭击人,但癞蛤蟆跳到脚面上,不咬也吓一跳。这条大鱼实在太大了,都看傻了,这是鱼还是龙?这里就是没有龙门,要是有龙门,这老鱼怕就真能变为龙了。就在我们这么一愣神的工夫,这条白龙般的白胡子鱼摇头摆尾地游向了湖水的深处,隐去了踪迹。众人被它游动激起的水流一带,这才从震惊中回过味来,互相提携着,向水面上浮起。

  一出水面,我们看到外边的环境与先前那雪原地底相比,完全是另一个世界,身后的灾难之门嵌入万仞危崖,头上的天空被大片浓厚的云雾封锁,几千米的雪山在云中隐现,四周山环水抱,林树茂密,望之郁郁葱葱,若有佳气。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有一座山坡,上面的树林中,有一条宽阔蜿蜒的道路从林中伸出,路面平滑如镜,连接着湖面,山林茂密,却看不清这条路连着哪里。

  明叔见有道路,顿时喜出望外,对我说:“咱们就近游过去,那条路也许能通山外……”

  我也正有此意,刚要答应,忽听Shirley 杨急切地说:“不行,那条路的路面太光滑了,绝不是什么人工修出的道路,而是被某种猛兽长年累月踏磨出来的。咱们赶快向远处那块绿岩游去,现在就过去,快快快……千万别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