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十五章 灵盖的诅咒

  帐篷快要被外边的巨人撑破了,难道这就是向导初一所说的“雪弥勒”?

  为了避免开枪把帐篷射破,我顺手抄起放在地上的一支登山杖捅了过去,谁知登山杖上没有任何感觉,那张大脸竟似有形无质,只有凹下来的帆布被杖头戳了回去。

  明叔慌了手脚,打算爬出去逃跑,我赶紧拽住他的腿,把他按倒在地。外边那雪弥勒是什么东西,除了初一听说过一点之外,谁都不了解,好在这帐篷还能暂时拦住它,冒冒失失地跑出去,那不是往刀尖上撞吗?

  胖子学着我刚才的样子,抄起一根在冰川上定位用的竖旗,对着那张脸捅了两下,见没什么作用,便随手抓起一把雷明顿,也顾不上打烂帐篷,抵在那张脸上,近距离发射了一枪,帐外那东西被散弹击中,势头稍减。

  帐顶的帆布被刚刚这一枪射成了筛子,从中露出很多白色的东西,与外边的积雪差不多,好像在帐外的那家伙,是个巨大的雪人。

  胖子不断地射击,彼得黄和初一等人,也各自掏枪射击,但起不到任何效果。忽然,帐篷的支撑杆断裂,整个帐篷立刻倒了下来,七个人全被蒙在了底下。

  我心想这回完了,这帐篷散了架,里面的人胳膊压大腿,别说想跑出去了,就是想挣扎着站起来都十分困难,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身体没停,竭尽全力推开压在我身上的一个人,迅速从帐篷底下钻了出去。

  还没站起身,我就已经把M1911拔出,但外边冷风呼啸,雪片乱舞,什么东西也没有。这时初一、Shirley 杨和胖子等人,也先后从帐篷底下爬了出来,举枪四顾,却不见敌踪。

  还是向导初一熟悉这雪原冰川的环境,对准了一个方向,开枪射击,我们也都顺着他的枪口瞄准。夜晚已经过去了,龙顶冰川上已不再是漆黑一片,天上浓墨般的乌云,以及四周大雪峰的轮廓变得依稀可见,只见一个巨大的白色人影,顶风冒雪向白茫茫的远处奔跑。

  那就是刚才袭击帐篷的雪弥勒,要不是初一眼毒,在这雪茫之中,很难发现它的踪影。我和胖子、初一三个人,一边开枪,一边踏雪从后追了上去,急得Shirley 杨在后边连喊:“别追了,小心雪下的冰裂缝……”但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刮向身后的风雪淹没了。

  冰川上的积雪已经没了小腿肚子,跑出不到十几米,只见那个巨大的白色身影忽然向下一沉,在雪原上消失了。我们随后追至,发现这里也有个很深的冰窟,似乎与先前的冰渊相连,也通向冰坡下的九层妖楼。

  雪弥勒一旦藏到这里面去,我们就拿它没办法了,只好在冰窟边上骂了几句,悻悻而回。我和胖子问初一,怎么那雪弥勒刚占了上风,反倒先逃跑了,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竟把一个女人的尸体变成了那副样子?

  初一说现在没时间讲这些事了,咱们这些汉子还好说,但队伍里还有两个姑娘和一位老同志,这回帐篷也没了,不能让他们就这么顶着风雪站在冰川上,先找个避风安全的地方安定下来,再说那雪弥勒的事不迟。尽管放心,天一亮它就不会出来了。最要命的是等到今天晚上雪还不停,那狼群也就不会退走,给咱们来个两面夹击,可也够我们受的。

  我们回到帐篷倒掉的地方,天已经大亮了,但大雪兀自下个不停,往远处走是很危险的,附近只有几座起伏不平的雪丘,根本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容身。

  Shirley 杨说现在只有一个去处,直接挖开九层妖塔,至少先挖开最上边的一层,咱们都到那里去避过这场风雪。在那里点起火堆,这样气流会向上升,把入口处的雪挡开,足可以避免在雪停之前,入口被雪盖住,而且狼群怕火,也不敢轻易来犯。

  我们连称此计甚好,这冰天雪地在外边冻得难熬,都想尽快挖开九层妖楼,管它里面有什么鬼鸟,哪怕只是到里面睡上一会儿解解乏也好,等养足了精力,一口气挖出冰川水晶尸,然后趁着寒潮封冻冰川,便可以收队撤退了。

  众人说做就做,把装备物资都转移到了雪坡背风的一侧,挖开一大块积雪,露出下面的暗蓝色的冰层,依旧把生姜汁刷到冰面上,等候渗透了开挖。

  初一趁空讲了一件两年前听说的事情,虽然同样发生在昆仑山的深山里,只是离喀拉米尔很远。

  藏民中流传着一个古老的恐怖传说,在雪山上,每当黑夜时分,便会有种生存在冰下的妖怪,聚集在一起掠取刚死不久的尸体。它们钻进尸体的衣服,尸体就会变成白色,如果继续扑咬活的人畜会越涨越大,随后会因消耗而萎缩,如果两三天内吃不到活人,就会散开,钻进冰川下藏匿起来,直到再找到新的死人。这种东西喜欢钻雪沟和冰坑,只在深夜出没,七百多年前,曾一度酿成大灾,死人畜无数。在寺庙的经卷中有一套《至尊宗喀巴大师传》,对此事有很详细的记载。

  我问初一道:“原来雪弥勒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一群?很多聚集在一起?”

  初一点头道,没错,最多时一个尸体上会附着十几个,它们吸收了尸体内的血肉,变得肥胖起来,像是整团整团的肥肉,远远看上去像是个胖乎乎的雪人,当地人才管它叫做“雪弥勒”。雪弥勒成灾是年头很久的事了,人们都逐渐遗忘了。

  但两年前有件事闹得很凶,死了不少人。当时一支地勘队进了昆仑山,结果从雪里挖出几个白花花胖乎乎的大雪人,还没等地质队的人搞清楚状况,就被那些白色的人形扑进了雪窝子,全队十个人,只活着逃回了两个。

  地质队员们遇害的那片区域,不久前刚发生过雪崩,有一支多国登山队在那里与外界失去了联络。寺里年长的僧人说,地质队遇到的那些胖雪人,可能就是被雪弥勒缠上的登山队员的尸体。刚好上面要发动人去找那支失踪的登山队和地质队员的尸体,于是附近的牧民和喇嘛,加上军队,总共去了百十号人,在雪山里找了整整五天,无功而返。

  雪弥勒唯一的弱点就是只能在夜里出来,白天即使有雨雪也不敢现身,除此之外,《至尊宗喀巴大师传》中提到过,这种东西还特别怕大盐。

  初一对我们说:“可现在咱们没有大盐,盐巴也很少,雪弥勒晚上一定会再来。狼群肯定也藏在附近某条冰沟中避风雪,等着机会偷袭,看来今晚这冰川上会有场好戏。”

  胖子握着运动步枪说:“可惜就是家伙不太趁手,而且这一带环境对咱们十分不利,否则胖爷一个人就敢跟它单练,什么雪弥勒,到我这就给它捏成瘦子。”

  眼下似乎只有先挖开这冰层下的妖塔,看看里面的环境如何,也许可以作为依托工事。

  不消片刻,生姜汁已经渗进了冰面,众人当下一齐出力,把冰层挖开。五六米之下,就挖出了大块类似于祁连圆柏一类的木头,是方木、圆木、夯土组合结构。在这里动手,土木作业反倒比挖掘坚冰还要麻烦,但好在人多手快,工具齐全,不到半个小时,就挖开了妖塔的第一层。

  为了防备这冰层下也有无量业火和达普鬼虫,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出人意料,第一层妖塔什么也没有,进到里面一看,就像是个土木构建的低矮房间,以黑色的木料、灰白的夯土为主。在这一层中,只有一块巨大的冰盘摆在地上,冰盘薄而透明,表面刻着一个神像,看来要再往下挖,就得把这块冰盘打碎才行。

  Shirley 杨看了看那神像,是个人身狼首、身披战甲的武将形象。狼首是白色的,铠甲是银色的,这个形象似乎在哪里见过,正思量间,明叔等人也都陆续下到塔中。

  为了早些找到合适的地方休息,初一和胖子已经用冰凿开始敲打那块冰盘,但一听声音却不像冰,再摘下手套用手一摸———是一大块圆形水晶。

  明叔也在旁边看着胖子等人干活,这时战术射灯都聚在了盘面上,明叔一见人身狼首的形象,脸上忽然变色,急急忙忙地取出轮回宗那本经书,指着这水晶盘上的狼首魔神说,这块冰山水晶石不能破坏,这里面有魔国白狼妖奴的诅咒,一打碎了,诅咒就出来了。

  我摇头不信,《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有讲解九层妖塔的布局,我在火山里也见到过,这一层不可能有什么机关。这水晶的圆盘,应该是一种叫做“灵盖”的塔葬装饰,每一层连接的地方都有。

  不过我还吃不太准“诅咒”和“机关”之间有什么区别,这种时候就算相信明叔的话也晚了,刻着狼首妖奴的水晶盘,已经被刚刚那几下子凿得裂开了,只需再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只一愣神的工夫,水晶灵盘的裂纹已经扩大到了极限,哪怕轻轻走动一下,都会使它破碎。比起歹毒的机关,无形的诅咒更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Shirley 杨走到近前,轻轻将灵盖水晶盘敲成无数碎片,我知道她一贯慎重,这么做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于是便放下心来。

  圆盘形的冰山水晶石碎裂之后,果然什么也没有发生。胖子不断抱怨明叔大惊小怪,这么一惊一乍的,容易把人吓成心肌梗塞,这可比诅咒和机关的杀伤力还要大。

  Shirley 杨对我们说道:“明叔讲的没错,不过顶层这个水晶盘是假的,真正有诅咒的水晶盘在最深处。这座供奉邪神水晶尸的妖塔,在制敌宝珠大王的说唱长诗中也提到过。银色的妖奴白狼王,名为水晶自在山,它侍奉在塔底邪神的身边,一旦有人接近,妖狼的大军就会从天而降,将入侵者吞没。”

  狼神“水晶自在山”是魔国的妖奴,西藏最早的神话体系中也有相关传说。水晶自在山生前也是一头白色的巨狼,是昆仑山所有恶狼的祖先,但它这个称号是死后才得到的。传说其被莲花生大师所杀后,尸体化为了一块巨大的冰山水晶石,所以才被称做“水晶自在山”。

  这块由白狼妖奴尸体所化的水晶自在山之中,埋藏着妖奴亡魂恶毒的诅咒,任何妄图接近的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魔国是崇拜深渊与洞穴的民族,作为邪神象征的冰川水晶尸,肯定在九层妖塔的最底层。Shirley 杨提醒我们,挖到最深处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损坏了水晶自在山惹火烧身。

  这片龙顶冰川以前曾是个巨大的湖泊,而妖塔的位置,可能正好是位于湖中的湖心岛上。妖塔周围是冻土或者岩石,再外层就是深厚的冰川,其底层甚至可能与雪弥勒藏身的冰渊相连,越往下挖就越是危险。

  我们部署妥当,按部就班地又挖开两层。这里没有陪葬的死者,只有一些堆成玛尼堆的牛头,都只有花白的头骨与牛角,这应该是对牛的崇拜,因为牦牛在高原全身都是宝,在古藏地,不论哪个部族,唯有在这一点上比较统一。

  与先前冰斗中轮回宗教主陪葬灵塔奢华盖世、富可敌国相比,九层妖塔里却什么都没有,不免让我们有些失望。这时大家疲惫之极,于是返回妖楼的顶层,生了火取暖吃饭,然后抓紧时间钻进睡袋里睡觉。

  下午两点,我就把他们都叫了起来,要赶在天黑前挖到最深处,如果速度够快的话,咱们可以赶在寒潮来临之前撤出龙顶冰川。

  众人各自装备工具武器,明叔从包里取出他祖传的十三须花瓷猫,仔细数了数那瓷猫的十三根胡须,并不曾少得半根,然后摆在地上,带着阿香一起拜了两拜。

  我和胖子好奇地在旁边看热闹,我问明叔:“瓷猫的胡须没断,是不是说明咱们能马到成功,全身而退?”

  明叔说:“那是当然了,这个东西很灵验的,一定是马到成功,全身而退,所以祖宗们才有全须全影一说。”

  明叔说完就把十三须花瓷猫交给阿香,让阿香好好收起来,他自己去背包里找那面刻着“天官赐福,百无禁忌”的天官铜印,准备在挖到冰川水晶尸的时候使用。

  我看见这枚印才想起来,这印是假的,蛋用都不管。好在Shirley 杨在从北京出发前,托人从美国送回来一套三十六根的“星官钉尸针”,是唐代摸金校尉使用的古物,后来流落到海外,有这套东西,应该也凑合着能应付了。

  我走神之际,众人都已经准备完毕,我和胖子、彼得黄、初一等四个人分做两组,一组挖一层,轮流交替,估计三个小时之内,就会挖到第九层了。

  第三层中挂满了星纹图案的无字鬼幡,星纹分成五种颜色:红、蓝、白、绿、黑,又以黑色鬼幡最多,蓝色的最少。按后世轮回宗对魔国的记述,这些颜色分别有不同的象征意义,红色代表鲜血,蓝色是天,白色是山脉,绿色是水源,黑色则代表深渊。从这些鬼幡颜色的差别中,也可以看出魔国信仰与其他宗教的不同,在他们的世界观、宇宙观中,黑色越多,洞穴越深,力量也就越强大。

  我让胖子把这些看得人眼花缭乱的鬼幡全部扯掉,留着烧火,然后当先下到第四层。这层妖塔堆着无数刻有不同符号的卵石,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经石,对考古的人来讲可能有价值,在我们眼中就是成堆的烂石头。看了一层又一层,似乎除了那作为灵盖的冰山水晶石之外,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本以为会有些关于魔国那个眼球神殿之类的线索,但设身处地地一看,不由得产生了一些失望的情绪。

  就这么一层一层地挖开,直到第八层的时候,才发现这层与上边诸层迥然有异。这层也有个水晶灵盖,刚揭开灵盖的时候,没发现什么,一下去就觉得不对,四周有很多人影,赶紧举起狼眼手电筒查看,另一只手也抽出了M1911。

  只见十九具高大的男性古尸,都保持着坐姿,环绕一圈坐在周围。由于这妖塔始终被古冰川封冻,这些尸体都与活人无异,只是脸部黑得不同常人,装束更是奇特,与献王墓天宫里所摆设的铜人像十分接近。

  Shirley 杨跟在我后边下来,看到这些打坐的古尸,对我说:“可能是冰川水晶尸入葬后,自愿殉亡的祭司护法之类的人。小心这层有埋伏!”

  我打个手势,让正要下来的胖子等人停住,请阿香用她那双“本能的眼睛”来看一看,这层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阿香都快吓哭了,极不情愿地看了看那十九具古尸,摇头表示什么也没有。

  我仍然不敢大意,说不定这些死在妖塔的护法尸体中,都藏着那种能把灵魂都烧成灰的虫子,那才是真正的无量业火,身体碰上一点,就绝对无法扑灭。

  这座最重要的九层妖楼,挖起来实在过于顺利,越是这样,越是让人觉得祸机暗藏。反正这也是第八层了,准备的生姜汁还有很多,于是让胖子留下一些备用的,其余的全喷到那些古尸身上,又把水壶里的水都集中起来,将整个第八层都洒遍了,到处都是湿淋淋的,这才觉得可以放心挖最深层的邪神尸体了。

  黑折子、撬棍、冰钎齐上,把漆黑的大木板启开,下面显露出一个方形的空间,也都是用木、土、石所构筑的。往下边接连扔了七八个荧光管,这块空间才稍微亮了起来。

  我们谁也没敢贸然下去,就在开出的洞口边观望,明叔急于想看他日思夜想的冰川水晶尸是什么样子,所以他挤在了最前边,看了许久,越看心里越凉,这下面哪里有什么邪神的尸体?

  最底层只有两个大小相同的圆形水晶,一个是白色,一个是蓝色,摆在石台上面,被荧光管一照,流光溢彩,可以看到上面有天然形成的星图,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东西了。这两块天然晶体,显然不可能是冰川水晶尸,也不会是藏有诅咒的水晶自在山,因为它们只有拳头大小。

  胖子赶紧着安慰明叔,虽然没找到正主,但这两件行货看上去也值不少银子,不算空手而回。

  我对明叔说下边这层空间太暗了,咱们在这里看,难免有所疏漏,还是下去看看才能确定,也许就藏在什么地方。既来之,则安之,不翻个底朝天不算完。

  于是众人陆续下到妖塔的最深层,再下面就是塔基了。这种墓塔不像是寺庙里的佛塔或地宫,此处应该已经是最后的空间了。

  把那蓝白两色的水晶搬开,发现这石台是活动的。

  胖子一个人就把石台推在一旁,下边有个很浅的冻土坑,里面有一大块很薄的水晶石。水晶上面有一层层水纹般的密集天然纹理,刻着一个狼首人身的神将,面目凶恶狰狞,头戴白盔,身穿银甲白袍,手持银缨长矛,做出一个凌空跃下的姿势,凛然生风。

  Shirley 杨一看赶紧告诉大伙谁也别乱动,这就是藏有妖奴诅咒的水晶自在山,虽然不知那传说中的诅咒到底是什么,但是水晶石中的波纹非常奇特,似乎是被锁在其中。这块水晶一裂开,整个龙顶的雪山和冰川,都有崩塌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