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十二章 恐慌

  藏马熊和别的熊略有区别,由于这种熊的面部长得有几分像马,看上去十分丑陋凶恶,所以才有这么个称呼。从我们头顶落下来的那只藏马熊,在月影里挥舞着爪子,翻着跟头撞在了山壁突起的石头上。

  这藏骨沟本身就是尕青坡裂开的一条大缝,两侧的山崖陡峭狭窄,使得藏马熊在这边的山石上一磕,又改变下坠的角度,撞向了另一边生长在绝壁上的荆棘枯树。那千钧体重的下坠之力何等之强,立时将枯树干撞断,藏马熊的肚子也被硬树杈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还没等落地,便已遭开膛破肚之厄,夹带着不少枯树碎石,黑乎乎的一大堆轰然落下。

  下边的人都惊得呆了,竟然忘了躲避。

  就在这紧要关头,有人大喊了一声:“快往后躲,后背贴住墙,千万别动。”胖子和初一、彼得黄几个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拉住明叔三口,以及几名惊得腿脚发软的脚夫,纷纷避向山壁边缘的古树下边。

  几乎是与此同时,藏马熊的躯体也砸到了沟底的地面上。我和Shirley 杨距离尚远,都觉得一股劲风扑面,那熊体就像是个重磅炸弹,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跟着颤了三颤。再看那藏马熊,已经被摔成了熊肉饼,血肉模糊的一大团。

  紧跟着上空又陆续有不少松动的碎石落下,正如向导初一在先前讲过的,从千米高空掉下来的小石子,哪怕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也足能把人砸死。众人紧靠着几株古树后的山岩,一动也不敢动,这时候已经无处可避,唯独祈求菩萨保佑。

  好在那头藏马熊跳崖的地方,距离我们稍远,没有人员伤亡,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那古老的传说成真了?或者那种祭祀又开始了?可就算是轮回宗也早已在几百年前灭亡,不复存于世上了,这头藏马熊……

  这时从高空落下的碎石块渐渐少了,万幸的是牦牛和马匹并未受惊奔逃,都瞪大了眼直勾勾地发愣。

  正当我们以为一切就此结束的时候,忽见胖子指着高处说:“我的亲娘啊,神风敢死队……又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往上看,便又有只头上有角的野兽砸落下来,头上的角刚好插进一匹马的马背,再加上巨大的下坠力,连同我们的那匹马双双折筋断骨而亡。这时候才看清楚,刚才落下来的,是一头昆仑白颈长角羊。

  先后又有十几头相同的长角羊从沟顶掉落下来,剩余的马匹都受了惊,几匹马长嘶着挣断缰绳,纷纷从牦牛背上蹿过,沿着曲折的藏骨沟,没头没脑地向前狂奔。

  反应最为迟钝的牦牛,在这时候也发了性,跟着马匹低头往前跑。牛蹄和马蹄的踩踏声,以及牲口们的嘶鸣声,顺这深沟逐渐远去,只留下轰隆隆的沉闷回声。

  初一等人准备吃完饭喝些酒,然后再给牦牛卸载,所以有些物资还在牦牛背上,没来得及卸下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些生姜汁。没有生姜汁没办法凿冰,虽然我们也有预防万一的炸药,但在冰川上用炸药等于是找死。

  另外牦牛对于藏民来说是十分贵重的,初一家在当地算是比较富裕的,才不过有三头牦牛、二十几头羊,如果一次丢了十头牦牛,会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我们看头顶不再有野兽掉落下来,便顾不上危险,分做两队,我和向导初一,加上胖子,抄起武器,立刻就出发往前追赶牛群,其余的人收拾收拾东西,在后面跟上。

  沿着曲折的藏骨沟向前,地上都是牛马践踏的痕迹,被翻蹋出了不少没入泥土中的枯骨。这些残骨早已腐朽,只是偶尔还能看见一丝鬼火般的磷光闪动,可以想象很久以前这沟里一到夜晚,累累白骨间,四处都是鬼火的恐怖场面。两侧丛生的杂草,都有半人多高,一些枯树断藤混杂其间,更显得萧索凄冷。

  我们向前赶了很远一程,前后都没了动静,既听不到那些牛马的奔跑声,也看不到后面那队人照明的光亮,只好先停下喘几口气。初一把他装酒的皮口袋取出,三人分别喝了几大口,以壮胆色,胖子又掏出烟来发了一圈。

  我问初一藏马熊和那些长角羊跳崖自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么多年没发生过的事,怎么愣是让咱们赶上了。

  初一摇头道:“我也有将近十年没进过藏骨沟了,别的人就更没来过,以前除了古时候的传说,确实没有人亲眼目睹过,想不明白为什么咱们一来,就突然遇到这种怪事。”

  三人商量了几句,便又顺着深沟的走势,往前寻找牦牛和马匹,这时知道短时间内是追不上了,又恐同后边的那组人距离太远,万一有什么变化来不及接应,只好放慢脚步前进。

  前边的路旁杂草更密,向导初一突然警惕起来,对我和胖子指了指路边的荒草。那草丛间有一股奇怪的气味,像是尸体的腐烂夹杂着一股野兽的臊臭,腥气烘烘的有些呛人。

  胖子端着一支运动步枪,我拿着雷明顿散弹枪,初一手中的是他惯用的猎枪,这时都进入了战备状态,准备拨开杂乱的长草,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但还没等我们靠近,就从草间突然蹿出一头母狼,跃在半空,直扑过来,这一下暴起伤人,是又快又狠。站在最前边的初一动作更快,也没开枪,拔出藏刀,当头一劈,“刷”的一声,将那头母狼以鼻子尖为中线,把狼头劈作两个半个,死在当场。

  我和胖子都忍不住喝彩,好刀,又快又准。

  初一哈哈一笑,当年喀拉米尔打狼工作队的队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当上的,这头狼想埋伏咱们,该着它今天倒霉。

  初一忽然止住话头,端起了猎枪,看他的意思,这草后还有其余的狼。我们举着枪拨开那大团的乱草,草后的山壁中露出一个大洞,里面有无数毛茸茸的东西。朦胧的月光照将进去,原来是一大窝狼崽子,都吓得挤在一起发抖,可能母狼也被刚才奔逃过的牛群惊了,见又有人经过,为了保护这些狼崽子,就扑出来想要伤人。这里是个狼穴。

  初一向来青稞酒不离口,这时酒劲发作起来,杀心顿起,再次抽出藏刀要钻进洞去把那些狼崽子全部捅死。

  刚才母狼突袭的时候,胖子没来得及表现,这时却要抢着出风头,把初一拦住说道:“好钢用在刀刃上,好酒摆到国宴上。收拾这些小狼崽子还用那么费事?你们都看胖爷我的。”说着话,从怀中摸出三枚一组的雷管,就口中叼着的烟将引信点燃,一抖手就扔进狼穴。

  我们赶紧都闪在边上,没过多久,便听狼穴中爆炸声起,冒出一股浓烟。

  等烟散尽后,我们进狼穴进行最后的扫荡,把没死的都给补上一刀。这个山洞空间大得惊人,竟然还有很多铜器的残片,看来是一处隐秘在藏骨沟中的祭礼场所,但由于后来被这些狼所占据,很多东西和标记都毁了,已经无法辨认。我们在这洞里发现了大量的动物遗骸,有一些还没被啃净,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藏骨沟特殊的地形,被这些狼给利用了。由于狼并不适应在高海拔山区奔跑,很难追上猎物,所以就想方设法将猎物赶至尕青坡的沟顶,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难在远处发现山坡中裂开一道深沟,跑到跟前想停住已经来不及了。被从草原驱赶到山区的狼群,基本上销声匿迹,走投无路了,想不到它们竟然靠这条古代祭祀沟的遗迹生存了下来。

  从狼穴出来之后,胖子和初一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这么看来,那只倒霉的藏马熊,肯定是在饿狼们赶长角羊的时候,稀里糊涂地被裹在了其中。藏马熊面临绝境的时候,疯狂起来,十几头饿狼未必动得了它,不过那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这只藏马熊大概想远远避开跟狼群接触,结果掉进了深沟,摔成了熊肉馅饼。

  我也想插嘴跟他们侃上几句,但忽然想到,糟糕,在尕青坡上打围的饿狼,不知数量有多少,但它们一定会从我们来的方向绕回藏骨沟。因为据初一所说,这藏骨沟的前边,是与神螺古冰川相连,那一带冰川陡峭,只有这条路可以进去,所以狼群回来拖那些摔死的长角羊,不可能从前边那个方向过来。

  跑到前边去的牦牛和马匹,应该不会受到狼群的攻击,但后面那些人毫无准备。我曾经跟藏地的恶狼打过交道,那些家伙神出鬼没,实在是太狡猾了,如果明叔他们遭到偷袭,难保不会有伤亡。我把这想法对胖子和初一说了,三人立刻掉头往回走,毕竟人命关天,暂时顾不上去管那些牦牛了。

  没想到刚走出不远,就见灯光闪烁,Shirley 杨等人已经跟了上来,原来他们听到这里有爆炸声,以为我们遇到了什么危险,就赶着过来接应。

  我见两组人汇合到一处,这才把心放下。这时却见初一已经把枪举了起来,他枪口所指的方向,出现了数头恶狼。那些家伙就停留在武器射程以外的距离不再前进。夜色下,只能隐约看见它们绿莹莹的眼睛和模糊的体形。

  有武器的人都举起了枪,准备射击,我急忙阻拦住他们:“这些狼是想试探咱们的火力,咱们只有两支运动步枪可以射击远距离目标,不要轻易开枪,等它们离近了,再乱枪齐发。”反正我们人多枪多,在山区的狼聚集起来,最多不过几十头而已,只要事先有所防范,也不用惧怕它们。

  这时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毛发在夜风中抖动。我心中一沉,立刻想起了在大凤凰寺破庙中的那个夜晚,与狼群激战的场面历历在目,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他妈的,不是冤家不碰头,想不到一隔十年,在这藏、青、新交界的昆仑山深处,又碰到了那头白毛狼王,它竟然还活着,刚才我们宰了那么多狼崽子,双方的仇恨是越来越深了。

  我低声对胖子说:“你在这开枪有把握吗?擒贼先擒王,打掉了狼王,这些狼就不会对咱们形成威胁了,最好能一枪干掉它。”

  胖子笑道:“小儿科!胡司令你就等着剥这张白毛狼筒子吧。”说着话,已经举起了手中的运动步枪,瞄准的同时把手指抠在扳机上了。

  我心中一喜,如果能在这里解决掉它,也算去了我一块心病,但就在胖子的运动步枪随目标移动,即将击发之际,白狼已经躲进了射击的死角,另外几头狼也跟着隐入了黑暗。胖子骂了一声,不得不把枪放下。

  那些狼知道在这狭窄的沟中冲过来,是往枪口上撞,便悄然撤退。我心里清楚,它们一定恨我们恨得牙根痒痒,现在的离开,只是暂时的退避,一有机会,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进行攻击。

  但是我们追也追不上,只好整队继续向前,寻找那些跑远了的牦牛。在藏骨沟中跋涉许久,人人都觉得困乏疲惫,最终在沟口的一个山坡上,找到了那些牦牛,它们都在那里啃草。

  向导初一和五名脚夫见牦牛们安然无恙,都欣喜若狂,忘记了疲劳,匆匆跑上山坡。我们则慢慢地走在后边,等我上到山坡之后,顿时呆住了,眼前的一幕似乎比从天上掉下来一只藏马熊还要离奇,牦牛旁边倒着六个人,正是初一等人,他们都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正倒在地上,全身瑟瑟颤抖。

  别人倒也罢了,初一这种挥刀宰狼连眉头都不皱的硬汉,怎么也吓成这样?但看他们的姿势,不是混乱中横七竖八地倒下,都冲着一个方向,脸朝下俯卧在地,全身一阵阵地哆嗦,我更是觉得奇怪,莫非不是恐慌过度,而是在膜拜什么?但是从他们登上藏骨沟出口的山坡,还不到一分钟,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发生什么呢?

  我心中想着,加快脚步,刚一踏出狭窄的深沟,便立时怔在了当场。只见北面的天空上,亮起一道雾蒙蒙的白光,光线闪动摇曳。这道奇异的光芒刚好围绕着雪峰的银顶,一瞬间似乎产生了如同日月相拥、合和同辉的神圣光芒,这是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的,昆仑山中千年一现的玉顶佛光啊,只有有缘的人才能得见。

  我也被这神圣的景象慑服,虽然不信教,也想赶紧跪在地上参拜。这时后边的人陆续上来,还没等他们看清楚,那神奇的光芒就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明叔等人只看见半眼,都顿足捶胸,追悔莫及。

  Shirley 杨也瞥见了一眼,告诉众人说,你们别后悔了,这根本不是千年一现的佛光,刚才那只是云层中产生的同步放电现象,雪山下的云团过厚,在夜晚就会产生这种现象,一千年才出现一次的佛光,哪有这么容易碰到。

  但是初一等人坚信那就是佛光圣景,见到的人都会吉祥如意。初一告诉我们,这种小佛光在喀拉米尔很常见,不过真正的千年大佛光,要在他遥远的老家云南卡瓦博格雪山顶才有,据说只是在大约一千年前出现过那么几秒钟,被画在“十相自在图”① 中,流传了下来。有活佛预言,在最近十年中,还会再出现一次,到时候很多朝圣者都会不远万里地去神山下膜拜。

  刚才拜过了佛光,脚夫们都显得兴高采烈,吆喝着把牛马聚拢起来,检点物资装备,所幸并未损失多少,于是继续前进。等天亮后找了处平缓的山坡扎营,休息了一天一夜,养足了精神气力,就准备进神螺沟冰川了。

  那些恶狼始终没现踪迹,但它们不知在哪里正窥伺着我们,所以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我们即将要进入一片更加危险神秘的地域———神螺沟。

  神螺沟冰川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低海拔古冰川,最低的海拔只有两千八。冰川从两座大雪山之间穿过,延伸到下边的原始森林中大约有数公里长。冰川下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古木参天,生长着数不清的奇花异草,拥有高山寒漠带丰富的动植物资源。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

  看来只有把补给扎营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

  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小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五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一些炸药雷管。

  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边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支分别给胖子和Shirley 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散弹枪。初一用猎枪,M1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支,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

  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与六十度之间的冰坡,抓着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就行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

  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方便下坡的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摔死。只有初一当年跟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区域是相对安全的。

  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

  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整片冰川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

  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

  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在森林里走了大约两天时间,这天继续前进,路上初一给我们讲了些这神螺沟的传说,还有他当年来这里采药的经历。在佛教传说中,这里以前是一片内陆海洋,海底有一只巨大的海螺,变化成了妖魔,法力通神,附近的生灵饱受荼毒,直到佛祖用佛法将海洋升腾为陆地高山,才使其降服。海螺魔神愿意皈依佛门,最后成为了佛教的护法神,而它成佛后,留下的海螺壳,就化为了这古老的神螺沟冰川。

  这传说并不载于任何经书,可能只是前人所杜撰出来的,不过这倒符合普通佛教传说的特性。佛教是最具有包容性的宗教,不管什么妖魔鬼怪,只要肯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所以在佛经传说中吸纳了很多各地的魔神作为护法。

  说话间走到一处大冰瀑前,初一让众人先停止前进,指着那处冰瀑说:“前边那块冰坂,刚好是在冰瀑的下边,冰瀑上是一座雪山的主峰。十几年前我在上边发现了一株八十八味珍珠灵芝草,就攀着冰瀑上去采,但这里地形绝险,不但八十八味珍珠灵芝草没摘下来,还险些掉下来摔死。你们想找四座雪山围绕之地,前边就是了,我上去采药的时候亲眼看到过,这里刚好有四座巨型雪峰环绕。喀拉米尔的雪山很多,东一座、西一座,连在一起的却不容易找,我所见所知,仅此一处而已。但这盆地里面,我以前也没敢进去过,因为传说这是灾祸之海的中心,咱们进去的时候要加倍小心。”

  我也看出来这里气象非比等闲,单看这大雪山上千万吨的积雪,就让人心生寒意。好在冰川相夹的林带很宽,绕过冰瀑,从森林里穿行而入,只要不出什么太大的意外,就不会引起雪崩。

  森林的尽头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冰川,海拔陡然升高,冰川在雪线以上,看样子在几千几万年前,这里不是高山冰湖就是一块高山盆地。四周果然有四座规模相近的高耸雪峰,这就是天地之脊骨的龙顶了,供奉邪神的妖塔很可能就冻结在这片冰川之中。

  众人见终于有了着落,都振奋精神,迫不及待地往前赶,想一鼓作气,在天黑前找到九层妖楼。这里的冰滑溜异常,都跟镜子面似的。彼得黄一向在南方,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从来没到过,走得稍快就连滑了几个跟头,摔得他尾巴骨都要裂了,只好让胖子和初一架着他走。

  刚要再继续前进,我一点人数不对,少了一个韩淑娜,这冰川上全是冰缝和冰斗、冰漏,要是真掉进去可就麻烦了。冰斗还好办,掉进冰漏捞都没办法往上捞,而且冰上没有足迹,想顺着来路往回找也不容易。但在大雪山的下边,也不敢喊她的名字,就算是阿香也没有透视能力看到冰层下的情况。

  众人只好留下彼得黄在原地观望,其余的人散开队形,按来路往回排查,然后改变角度,换了两个方向才发现一个被踏破的冰斗(此斗非彼斗,地理专用名词,指冰川中的空洞间隙,形状似盆如斗)。我用狼眼手电向里照了照,这冰斗深有七八米,韩淑娜正掉在里面,昏迷不醒,我们低声呼唤她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反应。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偏离路线从这里经过,明叔见老婆掉在下面生死不明,急得团团乱转。我劝慰他不用担心,这里不算太深,都穿着全套的护具,最多是掉下去的时候受惊过度晕过去了,下去把她拉上来就行,不会出大事。

  我收拾绳索准备下去,Shirley 杨向里面先扔了一根冷烟火,以便看清楚地形,免得踏破了与此相连的冰缝。没想到落下去的冷烟火,照亮了冰窟的四壁,众人往下一看,都“啊”了一声。冰壁中封冻着很多身着古衣古冠的死人,都保持着站立俯首的姿势,围成一圈,好像这些古尸都还活着,正低头盯着昏迷不醒的韩淑娜。

  我们所见到的,只是最外边的一层,在冰层深处还不知有多少被冻住的尸体。

  ① 藏传佛教中,十相自在图是一种极具神秘力量的图符,它由七个梵文字母加上日、月、圆圈十个符号组成。图符中的五种颜色象征着宇宙中的五种基本元素: 水、火、风、地、空,十个符号又象征着人体的各个部位与物质世界的各个部分,其间有一套复杂的辩证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