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九章 B计划

  胖子的表情如释重负,我想这事也怪不得他,憋了这么久,没把膀胱撑破就不错了。只见胖子对我挤挤眼睛,我们俩这套交流方式,外人都看不懂,只有我能明白,他是问我既然被发现了,现在怎么办。我伸手指了指上面,示意胖子往红柱的高处爬,再爬上去一段,等我的信号暴起发难。

  随后我也变换自己在柱子后边的角度,食罪饿鬼已追踪着气味而至。我躲在柱后看得清楚,这家伙嘴上全是斑斑血迹,它的脸长得和猫头一样,甚至更接近豹子,体形略近人形,唯独不能直立行走。

  我暗中窥伺,觉得它十分像是藏地常见的麝鼠,但又不像普通麝鼠长得好似黑色小猫,不仅大得多,而且遍体皆白。内地传说,有些兽类活得久了,便和人类一样毛发变白。

  但这时候不容我再多想,那只白色恶鬼般的食罪巴鲁,已经来到了胖子所在的红柱下面,仔细嗅着胖子流下的尿迹,由于胖子是隔着裤子尿的,所以他身上的味道更重,食罪巴鲁觉得上边气味更浓,便想抬头向上仰望。

  我心想要是让这家伙抬头看见了上边的胖子,那我们出其不意偷袭的计划就要落空,于是从柱后探出身子,冷不丁对食罪巴鲁喊了一声:“喂……没见过随地大小便的吗?”

  白毛茸茸的食罪巴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噌地回过头来,两只眼睛在月光下如同两道电光,我心说:“你的眼睛够亮,看看有没有这东西亮。”抬手举起狼眼手电筒,强烈的光束直射食罪巴鲁的双眼。狼眼不仅可以用来照明、瞄准,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性,在近距离抵近正面照射,可以使肉眼在一瞬间产生暴盲。

  有些动物的眼睛对光源非常敏感,正因为如此,它们在黑夜里才能看清周围的环境,越是这样,被狼眼的光束在近距离照到,越是反应强烈。食罪巴鲁被照个正着,立刻丧失了视力,发出一阵阵老山枭般的怪叫声。

  这招可一,而不可再,我见机不可失,便对柱子上的胖子喊道:“还等什么呢你?快点肉体轰炸。”

  胖子听我发出信号,从上面闭着眼往下就蹦,结结实实地砸在食罪巴鲁身上,要是普通人挨上这一下,就得让胖子砸得从嘴里往外吐肠子,但这野兽般的食罪巴鲁却毫不在乎,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胖子叫道:“胡司令,咱这招不灵了,这家伙真他妈结实……”话音未落,已经被甩了下来,胖子就地滚了两滚,躲开了食罪巴鲁盲目扑击的利爪。

  我们想趁它双眼暂时失去视力的机会夺路逃跑,但位置不好,通往护法神殿的出口被它堵住了,如果想出古格王城,只有从这一条路下山。轮回庙的另一个出口,是片被风雨蚕食的断壁,高有十几米,匆忙之中绝对下不去,如果继续攻击,奈何又没有武器,我们倒不在乎像狼牙山五壮士那样,用石块进行战斗,但只怕那样解决不掉它,等到它眼睛恢复过来,反倒失了先机。

  我往四周扫了几眼,心中已有计较,对胖子一招手,指了指秘洞中黑色的铁门,关上那道铁门先将它挡在外边。

  二人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轻手轻脚地往秘洞方向蹭过去,但我们忽略了一点,食罪的饿鬼,虽然双眼被狼眼的强光晃得不轻,但这家伙的嗅觉仍然灵敏,胖子身上的尿臊味,简直就成了我们的定位器。

  食罪巴鲁这时已从刚才暴盲的惊慌中恢复过来,它似乎见着活人就暴怒如雷,冲着胖子就过来了。我和胖子见状不妙,撒开腿就跑,但是身体遮住了月光,面前漆黑一片,我被那道破墙绊了一个跟头,伸手在地上一撑,想要爬起来继续跑,却觉得右手下有个什么毛茸茸的东西,随手抓起来一看,原来是只黑色的麝鼠。

  胖子冒冒失失地跟在我后边,我摔倒在地,也把他绊得一个踉跄。我揪住胖子的衣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只见身后是两道寒光闪烁,那食罪巴鲁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我抬手将那只小麝鼠对准它扔了出去,被它伸手抓住,五指一攥,登时将麝鼠捏死,扔到嘴里嚼了起来。

  我想这不知是僵尸还是野兽的家伙,大概有个习惯,不吃活物,一定要弄死之后再吃。这王城遗迹中,虽然看上去充满了死亡的寂静,但是其中隐藏着许多在夜晚或阴暗处活动的生物,包括麝鼠、雪蛛之类的,刚才要是按到只雪蛛,可能已经中毒了。黑色铁门后的洞窟不知深浅,但那已是唯一的退路,只能横下心来,先躲进去再说。

  我和胖子退进铁门内侧,还顾不上看门后的空间是什么样子,便急急忙忙地反手将铁门掩上。胖子见了那铁门的结构,顿时大声叫苦,这门是从外边开的,里面根本没有门闩,而且也不可能用身体顶住门,只能往后拉,有劲也使不上。

  说话间,铁门被门外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外拽开,我和胖子使出全身力气坠住两扇门。胖子对我说:“这招也不好使,胡司令,还有没有应急的后备计划?”

  我对胖子说:“B计划也有,既然逃不出去,也挡不住它,那咱俩就去跟它耍王八蛋,拼个你死我活。”

  胖子说:“你早说啊,刚才趁它看不见的时候,就应该动手,那现在我可就松手让它进来了,咱俩豁出去了,砍头只当风吹帽,出去跟它死磕……”说着就要松手开门。

  我赶紧拦住胖子:“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实诚了?我不就这么一说吗?咱得保留有生力量,不能跟这种东西硬碰硬。”我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两条铁链,这是我刚才跑进来的时候,顺手从外边拽进来的,这两条铁链本是和门外的银眼佛像锁在一起的,是固定铁门用的,此时都被我倒拽进来,就等于给关闭铁门加了两道力臂。

  但我根本没想过要通过从内部关闭铁门,挡住外边的食罪巴鲁,这铁门就是个现成的夹棍。我告诉胖子一会儿咱们把门留条缝隙出来,不管那家伙哪一部分伸进来,你就只管把铁链缠在腰上,拼命往后坠,不用手软留丝毫余地,照死了夹。

  门外的食罪巴鲁没有多给我们时间详细部署,它的手爪伸进门缝,已经把门掰开了一条大缝,脑袋和一只手臂都伸了进来。

  时机恰到好处,我和胖子二人同时大喊一声:“乌拉!”使出全身蛮力,突出筋骨,拽动铁链,使铁门迅速收紧。嘎吱吱的夹断筋骨之声传了出来,那食罪巴鲁吃疼,想要挣扎却办不到了,脖颈被卡住,纵有天大的力气也施展不得,但它仍不死心,一只手不断地抓挠铁门,另外伸进门内的那半截手臂,对着我们凭空乱抓。

  胖子为了使足力气,抱起银眼佛像,把铁链围到自己腰间,但这样缩短了距离,食罪巴鲁的爪子已经够到了胖子的肚子,也就差个几毫米便有开膛破肚之危。我急忙掏出打火机,点火去燎它的手臂。食罪巴鲁被火灼得疼痛难忍,但苦于动弹不得,只有绝望地哀号。

  我和胖子从小就是拼命三郎,这时不知不觉地激发了原始的战斗性。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严酷,对方越是痛苦地惨叫,我们就越是来劲。直到打火机的燃料都耗尽了,把那食罪巴鲁烤得体无完肤,它伸进门中的脑袋和半个肩膀,几乎被夹成两半了,死得不能再死了,方才罢休。

  我和胖子刚才用尽了全力,在海拔如此之高的地区,这么做是很危险的,感觉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二人一步也挪动不得,就地躺下,吃力地喘着气。

  我躺在地上,闻到这里并没有什么腐臭的气息,这个秘洞如果真是轮回宗的地狱,那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妙,天晓得这里还有没有其余的东西,但怎奈脱了力,如果在气息喘不匀的情况下贸然走动,恐怕会产生剧烈的高原反应,只好用一只手打开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

  黑色铁门之内的空间,地上堆满了白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墙壁上有很多洞穴,有大有小,小的能让麝鼠之类的小动物爬行,大的足够钻进一头藏马熊,不过位置都很高,普通人难以爬上去。头顶正上方也是个洞窟,洞口是非常规则的圆形,像是个竖井,可能那里通着山顶的王宫,有什么人冒犯了王权,便会被卫兵从上边扔下来。

  我正在观看地形,却听旁边的胖子对我说:“胡司令,你看看这是什么皮?”

  我奇道:“什么什么皮?谁的皮?”瞥眼一看,胖子从身下扯出一大块黑乎乎的皮毛。我接过来看了看,不像是藏马熊的皮,也不像是人皮,毛太多了,可能是野人的皮吧。

  随手一抖,从那皮毛中,掉出一块类似人的脑盖骨,像是个一半的骷髅头,但是骨层厚得惊人,不可能有人有这么厚的骨头,用手一捏,很软,又不像是骨头。我和胖子越看越觉奇怪,用手电照将上去,见这头骨上密密麻麻的似是有许多文字,虽然不是龙骨天书的那种怪字,但是我们仍然一个字都认不得。

  头骨的嘴远远大于正常人,我看了半晌,觉得这有可能是个面具,为什么要用这块野人的皮毛包住,扔在这铁门后的地狱里?我和胖子就捉摸不透了。看那皮毛有人为加工过的痕迹,也不知道值不值钱。

  我们喘了一会儿气,见角落里乱蹿的小麝鼠越来越多,便不敢再多停留,迅速离开了这堆积累累白骨的地方。这铁门根本不是用来拦挡食罪巴鲁的,而是为了防止从上面摔下来的罪犯没死,会从门中跑出去。斜顶上的几个大洞,才是供那种食罪恶兽进出的,要是再爬进来两只,就不好对付了。

  胖子用那野人的毛皮将奇怪的面具重新包裹上,夹在腋下,和我一前一后爬出了秘洞。这时外边明月在天,正是中夜时分,轮回庙的地面上血迹淋漓,都是阿东被啃剩下的残肢,实在是惨不忍睹。

  我和胖子一商量,甭管怎么说,都是一路来的,别让他暴尸于此,但要是挖坑埋了又过于麻烦,干脆把他剩下的这点零碎儿,都给扔到秘洞里去。

  我们俩七手八脚地把阿东的残肢扔进黑色铁门,然后把那尊银眼佛像也摆了回去。偷这种东西,一定遭报应,还是让它留在秘室里吧。接着又将铁门重新关上,用残砖朽木挡了个严实,这才按原路返回。

  回去的路上,胖子还一味地叹息,对阿东悲惨的命运颇为同情:“我发现一个真理,英雄好汉不是人人都能当的。胡司令,还是你说得有道理,越是关键时刻,就越是得敢于耍王八蛋。”

  我对胖子说:“也不能总耍王八蛋,瞎子有句话说得挺好,人活世上,多有无妄之灾,江湖之险,并非独有风波,面对各种各样不同性质的危险,咱们就要采取不同的对策。自古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我们以后要加强思想宣传攻势,争取从心理上瓦解敌人……”

  我们边走边侃,正说得没边儿没沿儿,却突然听到后边有一串脚步声,似乎有人在跟踪我们,我警觉起来,便立刻停下话头不说,回头看向身后。寂静的山峦土林,被月光照出的阴影,漆黑地落在大地上,轮廓像是面目狰狞的猛兽。荒凉的高原上悲风怒号,起风了,也许刚才只是错觉。

  虽然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心中惴惴,总觉得不太对劲,于是我和胖子加快步伐,匆匆赶回探险队宿营的那处堡垒,趁着无人察觉,我们钻回睡袋里蒙头大睡。

  第二天一早,明叔就问我们有没有看到阿东那个烂仔,我和胖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没看见。我说阿东可能是觉得搬氧气瓶太辛苦,受不了那份罪,提前开小差跑路了。

  胖子装得更邪乎:“阿东?他不是在北京吗?怎么会在这里?明叔你是不是老糊涂了?缺氧了吧?赶紧插管去。”

  明叔只好让彼得黄到周围去找找看,最后见无结果,便也不再过问,反正就是个跟班的,他是死是活,根本无关大局。

  当天向导告诉我们,今天走不了,昨晚后半夜,刮了大半夜的风,看来今天一定有场大雨。咱们队伍里牦牛太多,高原上的牦牛不怕狼,也不怕藏马熊,但是最怕打雷,路上遇到雷鸣闪电,一定会乱逃乱蹿,只好多耽搁一天,等明天再出发回森格藏布。

  我们一想,反正昆仑山喀拉米尔的大概位置已经掌握了,就算到了喀拉米尔也暂时无法进山,因为装备物资都还没到,等一切准备就绪,少说也要半个月的时间。而且从阿里地区到昆仑山,几乎是横跨藏地高原,路途漫长,也不必争这一两天的时间,于是就留在堡垒遗迹中。果然不到中午,天空黑云渐厚,终于下起雨来了。

  众人在古堡中喝着酥油茶干等,由于下雨,气压更低,阿香觉得呼吸困难,一直都留在里屋睡觉,其余的人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然后胖子给明叔等人讲起了他波澜壮阔的倒斗生涯,把那些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我趁机把喇嘛和Shirley 杨叫到我睡觉的石屋里,把野人的皮毛,还有那副纸糊的面具拿出来给他们二人看,昨晚所发生的事也简要地说了一遍。但跟他们说阿东的死,最好不要对明叔讲,免得引起误会,他可能会以为是我和胖子谋财害命宰了阿东,别自己找麻烦。

  Shirley 杨听后有点生气:“你们胆子也太大了,赤手空拳地就敢在深夜去古城遗迹里搞恶作剧,亏你还当过几年中尉,却没半点稳重的样子,真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

  我对Shirley 杨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啊。昨天晚上包括之前的事,都已成为了历史长河中小小的一朵浪花,咱们就不要纠缠于那些已经成为客观存在的过去了。你看看这面具上的字,能识别出来吗?这是轮回庙中唯一有文字的东西,轮回宗和魔国信仰有很多相似之处,说不定这其中会有些有价值的情报。”

  Shirley 杨无可奈何地说:“你口才太好了,你不应该当大兵,你应该去当律师,或者做个什么政治家。”说完,接过那副面具看了看,奇道:“这是用葡萄牙文写成的《圣经》。”

  我除了擅长寻龙诀之外,还有个拿手的本领,就是别人如果问我一些我不想回答的问题,我就会假装听不见。于是我问Shirley 杨:“你还懂葡萄牙语?我说这字怎么写得像一串串葡萄。”

  Shirley 杨摇头道:“只能看懂一点,但《圣经》我看得很熟,这肯定是《圣经》不会有错。”

  加上喇嘛在旁协助,终于可以断定,这面具是一种轮回宗魔鬼的形象。用《圣经》制成如此恐怖的面具,恐怕是和以前藏地的宗教灭法冲突有关。喜马拉雅野人的皮毛是古藏地贵族所喜爱的珍品,据说有保温的作用,如果把尸体裹进里面,还能够防腐。王宫贵族们狩猎的时候,喜欢将它披在背上做披风,可以在风中隐匿人类的气味;还有一说,是这种皮毛能裹住灵魂,使之永不解脱。

  Shirley 杨想看看这面具中有什么玄机,便将面具上干枯的纸页,一层层地拆剥开来,发现在这些《圣经》经书的纸张里,竟然画着很多曲曲折折的线条,是张地图,有水路山脉,还有城堡塔楼,但不知是哪里的。

  由于再也没有任何依据,只能根据图中的地形推测,这可能是在大鹏鸟之地,古象雄王朝的地图,也有可能是昆仑山凤凰神宫的地图,因为已经消亡了的古格王朝,与这两个地方之间有很深的联系,很可能保留着这两处古代遗迹的信息。有洋人偷着抄录了出来,准备去寻宝,或者干些别的什么,但没来得及带出去,便遭到不测,人被扔进了地狱,喂了食罪巴鲁,而偷绘地图的《圣经》,被做成了恶魔的脸面,用野人皮毛包裹了,一并投入地狱。但其中的详情,就非我们所能推断了,总之这张几乎面目全非的地图,有一定的价值。

  Shirley 杨忙着修复图纸,我就转身出去,到外间倒酥油茶喝。这时外边的雨已经小多了,但雷声隆隆,似乎还在酝酿着更大的降雨,天黑沉沉的如同是在夜晚,看来天气明天能否转晴还不好说。外屋中的胖子,坐在火堆旁,正侃得兴起,明叔、彼得黄、韩淑娜、名字叫做吉祥的向导扎西,都张大了嘴在旁边听得全神贯注。

  只听胖子口沫横飞地说道:“胖爷我把那大棺材里的老粽子,大卸了八块,脑袋埋到路边,胳膊大腿分别埋在东山、西山,中间剩下一截身子,就一脚踹进了河里。”

  胖子对彼得黄说,就你们那什么亲王,正赶上那老爷子来我们中国,满大街都是腰鼓队欢迎他的,外交部非让我去会会他,我可没工夫,嫌乱啊,就避到乡下去了,找了间据说死过十七口人的凶宅一住。胖爷就这脾气,不信那套,什么凶宅阴宅,照住不误。到晚上就开始清点从老粽子那摸回来的明器,咔咔咔刚一清点,您猜怎么着?

  明叔摇头道:“有没有搞错啊,你不告诉我们,怎么让我们猜?你到底拿了多少明器?”

  胖子说:“甭提了,还明器呢,刚点了一半,房门就让人撞开了,外边那炸雷一个接着一个,房门自己就开了,从外边滚进来一个东西,就是被我埋在河边的那颗人头。”

  明叔等人无聊之余听胖子侃大山,虽明知他是胡说八道,但这时外边的雷声正紧,这废弃的古堡中又阴森黑暗,也不免紧张起来。

  我心中觉得好笑,心想胖子你真是好样的,你就侃吧,最好把明叔心脏病吓出来,咱们就有借口不带这些累赘去喀拉米尔找龙顶了。

  我走到茶壶旁边,刚端起碗想倒些茶喝,忽听里间传来一阵女子的惊呼,好像是阿香,她不是在睡觉吗?这一下屋里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就连铁棒喇嘛和Shirley 杨也走了出来。

  众人担心阿香出了什么事,正想进去看她,却见阿香赤着脚跑了出来,一头扑进明叔的怀里。明叔赶紧安慰她:“乖女别怕,发生什么事情了?”

  阿香瞪着一双无神的大眼睛,环视屋内众人,对明叔说:“干爹,我好害怕,我看见阿东全身是血,在这房里走来走去。”

  别人倒不觉怎样,但是我和胖子几个知道阿东死亡的人,都觉得背后冒凉气。这时铁棒喇嘛走上前说道:“他中阴身了,必须赶快做中阴度亡,否则他还会害死咱们这里的活人。”

  铁棒喇嘛说中阴身不是怨魂,胜似怨魂。密宗中认为一个人死后,直到投胎轮回之前的这段时间,其状态就称为中阴。

  喇嘛问阿香,现在能否看见中阴身在哪里。

  阿香战战兢兢地抬起手指,众人都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却见她的手指,直直地指向了铁棒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