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八章 夜探

  那人影一闪而过,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我来不及多想,悄然潜至门洞边上,偷眼观看。外边月明似昼,银光匝地,有一个蹑手蹑脚的家伙,正沿路向古格王城的方向走去,身上还背着个袋子,非是旁人,正是明叔的马仔阿东。

  我早就看出来阿东不是什么好人,油头粉面贼眉鼠眼,这大半夜的潜回古格遗迹,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盯上了那尊银眼佛像。

  阿东的老板明叔是大贼,那点小东西是看不上眼的,应该不是明叔派他去的。白天人多眼杂,不方便下手,这才候到夜里行动。他这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不过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既然叫我撞见,该着你这孙子倒霉。

  想到这我立刻回去,捂住胖子的嘴,把他推醒,胖子正睡得鼾声如雷,口鼻被堵,也不由得他不醒,我见胖子睁眼,立刻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胖子花了十秒钟的时间,头脑终于从睡眠状态中清醒过来,低声问我怎么回事。我带着他悄悄从屋里出去,一边盯着前边阿东的踪影,一边把经过对胖子说了一遍。

  胖子闻言大怒:“那佛像胖爷我都没好意思拿,这孙子竟敢捷足先登,太他妈缺少社会公德了吧。胡司令,你说怎么办,咱俩是不是得教育教育他,怎么收拾这孙子,是弃尸荒野,还是大卸八块喂秃鹫?”

  我一脸坏笑地对胖子说:“这两年咱们都没机会再搞恶作剧了,今天正好拿这臭贼开练。咱俩先吓唬吓唬他,然后……”伸手向下一挥,我的意思是给他打晕了,扔到山上,让这小子明天自己狼狈不堪地逃回来,但是胖子以为我的意思是把他宰了,伸手就在身上找伞兵刀,但是出来得匆忙,除了一支随身的手电筒之外,什么都没带。胖子说没刀也不要紧,我拿屁股都能把他活活坐死,不过咱们事先得给他办办学习班,说完也是嘿嘿嘿地一脸坏笑。

  我越想越觉得吓唬阿东有意思,心中止不住一阵狂喜,但嘱咐胖子道,还是悠着点,让他吸取点教训就完了,弄出人命就不好了,另外此事你知我知,绝不能向别人透露,连Shirley 杨也不能告诉。

  胖子连连点头:“自然不能告诉她,要不然美国顾问团可又要说咱们不务正业了。不过咱们出动之前,得先容我方便方便。”

  我说现在没时间了,等路上找机会再尿,再不快点跟上,这孙子就跑没影了。

  我们来了兴致,借着天空上大得吓人的月亮,在后边悄悄跟着阿东。由于怕被他发现,也没敢跟得太紧,一路跟进,就来到了古格遗迹的那座山丘之下。

  阿东的体力不行,白天往返奔波,还得给明叔背着氧气瓶,已经疲惫不堪,晚上偷偷摸摸的,一路没停,加上心理压力不小,到了山下便已喘不过气来,于是他坐到一道土墙下休息,看他那意思,打算倒过来这口气,就直奔轮回庙去偷银眼佛像。

  我心想这孙子不知要歇到猴年马月才能缓过来,还不如我们绕到前边埋伏起来,于是便和胖子打个手势,从废墟的侧面绕到了阿东前头。

  走了一半我们俩就后悔了,原来这王城的遗迹,只有大道好走,其余的区域,都破败得极为严重,走在房舍的废墟中,几乎一步一陷,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走起来格外缓慢,好在终于找到一条街道,两人紧赶慢赶地钻进护法神殿。

  还没等我们再欣赏一遍火辣的密宗双修图,便听后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来者呼吸和脚步都很粗重,一听就是阿东,想不到这么快就跟上来了,也许是我们绕过来耽搁的时间太长了。

  我和胖子急急忙忙地摸进轮回庙大殿,但这殿中空无别物,根本无地藏身,情急之中,只好踩着红柱上的层层灯盏,分别爬上了柱子。

  这红色巨柱除了那根倒塌的假柱之外,其余的倒也都还结实,而且高度有限,胖子这种有恐高症的人,也能勉强爬上去。

  我们前脚刚爬上柱子,阿东便随后摸进了庙堂。明亮胜雪的月光,从殿顶的几处大破洞里照下来,整个殿堂都一片雪亮,看得清清楚楚。我对胖子做了个沉住气的手势,二人忍住了性子,先看看阿东怎么折腾,等他忙碌一场即将搬动佛像之时,再出手吓唬他才有意思。

  大殿里非常安静,只听见阿东在下边呼呼喘气,胸口起伏得很厉害,看样子是累得不轻。他又歇了片刻,这才动手搬开石头,打开了原本被我们封堵的破墙,一边干活,还一边唱歌给自己壮胆。

  我和胖子在柱子上强忍住笑,觉得肚肠子都快笑断了,不过看阿东的身手,也颇为灵活,搬动砖石都无声无息。这大殿中没有外人,他应该没必要这么小心,搬东西连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除非这是他的职业习惯。我估计他是个拆墙的佛爷,北京管小偷就叫“佛爷”,原来他干这个还是行家里手,而且贼不走空,大老远地杀个回马枪,就为了一尊银眼佛像。

  封住秘洞的破墙,本就是被我们草草掩盖,没多大工夫,阿东就清出了洞口,这时月光的角度刚好直射进去,连手电筒都不用开,那里面甚至比白天看得还要清楚。

  阿东先在洞口对着佛像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口中念念有词,无非就是他们小偷的那套说辞,什么家有老母幼儿,身单力薄,无力抚养,然后才迫不得已做此勾当,请佛祖慈悲为本,善念为怀,不要为难命苦之人……

  胖子再也忍不住了,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心中大骂,这个笨蛋怎么就不能多忍一会儿,现在被他发现了,顶多咱们抽他俩嘴巴,又有什么意思。

  我们俩躲在柱子上,角度和阿东相反,在他的位置看不到我们,但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有人突然笑了一声。这古城本就是居民被屠灭后的遗迹,中夜时分,清冷的月光下轮回庙的殿堂里突然发出一声笑声,那阿东如何能不害怕,直吓得他差点没瘫到地上。

  我见阿东并未识破,暗自庆幸。手中所抱的柱身,有很多由于干燥暴开的木片,随手从红柱上抠下一小块坚硬的木片,从柱后向墙角投了出去,发出一声轻响,随即屏住呼吸,紧紧贴在柱后,不敢稍动。

  阿东的注意力果然被从柱子附近引开,但他胆色确实不济,硬是不敢过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响声,只是战战兢兢地蹲在原地,自言自语道:“一定是小老鼠,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可怕的。”

  阿东唠唠叨叨地不敢动地方,使得我和胖子也不敢轻易从柱后窥探他,这时月光正明,从柱子后边一探出头去,就会暴露无遗。

  我偏过头,看了看攀在旁边柱子上的胖子,月光下他正冲我龇牙咧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实在憋不住尿了,赶紧吓唬吓唬阿东就得了,再憋下去非尿裤里不可。

  我对胖子摇了摇手,让他再坚持几分钟,但这么耗下去确实没意思。忽听殿中一阵铁链摩擦的声音,只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从柱后窥探,一看之下,顿觉不妙。

  阿东竟然已经壮着胆子,硬是把那尊银眼佛搬了出来。佛座原本同后边的黑色铁门锁在一起,我估计他没有大的动作———例如用锹棍之类的器械———根本不可能将佛像抬出来,但没想到他这种“佛爷”最会拧门撬锁,那种古老的大锁,对他来讲应该属于小儿科,一眼没盯住,竟然已经拆掉了锁链。

  阿东把佛像从秘洞中抱了上来,但听得铁链响动,原来银眼佛像的莲座下面,仍有一条极长的铁链同黑色铁门相连,阿东这时财迷心志,竟突然忘记了害怕,找不到锁孔,便用力拉扯,不料也没使多大力气,竟将洞中的铁门拽得洞开。

  我在柱后望下去,月光中黑色铁门大敞四开,但是角度不佳,虽然月光如水,我也只能看到铁门,门内有些什么,完全见不到,而在地上的阿东刚好能看见门内。我看他的表情,似乎是由于过度惊恐,几乎凝固住了,站住了呆呆发愣。

  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有寒意,阿东这家伙虽然胆小,但究竟是什么恐怖的东西,会把他吓得呆在当场,动都动不了,甚至连惊叫声都发不出来?

  这时只听咕咚一声,我们急忙往下看去,原来是阿东倒在了地上,二目圆睁,身体发僵,竟是被活活地吓死了。天空的流云掠过,遮挡得月光忽明忽暗,就在这明暗恍惚之间,我看见从黑门中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臂。

  月光照射之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手臂上白毛茸茸,尖利的指甲泛着微光。那只手臂刚刚伸出半截,便忽然停下,五指戢张,抓着地面的石块,似乎也在窥探门外的动静。

  我心想坏了,这回真碰上僵尸了,还是白凶,但是除了手电筒什么东西都没带,不过僵尸的手指似乎应该不会打弯。喇嘛说这轮回庙下的黑色铁门,代表着罪大恶极之人被投入的地狱,从里面爬出来的东西,就算不是僵尸,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我看旁边的胖子也牢牢贴着柱子,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满头都是汗珠,我当时不知道他那是让尿憋的,以为他也和阿东一样紧张过度。我轻轻对胖子打个手势,让他把帽子上的面罩放下来,免得暴露气息,被那门中的东西察觉到。

  我也把登山帽的保暖面罩放下来,像是戴了个大口罩一样,这样即使是僵尸,也不会轻易发现我们。现在静观其变,等待适当的时机逃跑。

  这时天空中稀薄的流云已过,月光更亮,只见门中爬出一个东西,好似人形,赤着身体,遍体都是细细的白色绒毛,比人的汗毛茂密且长,但又不如野兽的毛发浓密匝长,月色虽明,却看不清那物的面目。

  我躲在柱子上,顿觉不寒而栗,开始有些紧张了,但我随即发现,从铁门中爬出来的这个东西,应该不是僵尸,只见它目光闪烁,炯若掣电。虽然没见过僵尸,但口耳相传,僵尸的眼睛是个摆设,根本看不到东西,而这东西的双眼在黑夜中闪烁如电……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怕被它发现,遂不敢再轻易窥视,缩身于柱后,静听庙堂中的动静,把耳朵贴在柱身上,只听地上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那个似人似僵尸又似动物的家伙,好像正围着阿东的尸体打转徘徊。

  我不知道它意欲何为,只希望这家伙快些离开,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它一离开这座轮回庙的遗址,我们就可以立刻脱身离开了。这时却忽听庙中发出一阵诡异如老枭般的笑声,比夜猫子号哭还要难听,若不是双手要抱着柱子,真想用手堵住耳朵不去听那声音。

  胖子在他藏身的那根柱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对我连皱眉头,那意思是这声音太刺耳,再由它叫下去,无论如何也提不住气了,肯定会尿出来。

  我赶紧对胖子摆手,千万别尿出来,人的尿液气味很重,一尿出来,咱们立刻就会被那白凶般的怪物发现。这种怪异如老枭的叫声,倒真和传说中僵尸发出的声音一样,不知道那东西正在搞什么名堂,我使自己的呼吸放慢,再次偷眼从柱后观看堂中。

  只见那白凶般的家伙,正在俯视地上的死尸,拊掌狂笑不已,就好像得了什么宝贝似的,然后又在殿中转了一圈,走到屋顶的一个大破洞底下,望着天空的月亮,又呜呜咽咽地不知是哭是笑。

  我和胖子叫苦不迭,我们在柱子上挂了少说有半个小时了,手足俱觉酸麻,这柱身上的灯盏也不甚牢固,使得我们轻易不敢动弹,万一踩掉些东西,立刻就会被发现,赤手空拳的怎么对付白凶?而这家伙偏偏在殿中磨蹭起来没个完,不知它究竟想做什么。

  就在这堪堪僵持不下去的局面下,发生了一个突发事件。我看见一只花纹斑斓的大雪蛛,正从房顶垂着蛛丝缓缓落下,蛛丝晃晃悠悠的,刚好落在我面前,距离还不到半厘米,几乎都要贴到我脸上了。

  雪蛛是高原上毒性最猛烈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白色,而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这只,虽然只有手指肚大小,但身体上已经长出了鲜红色的斑纹,红白分明,这说明它至少已经活了上百年了,它的毒性能在瞬间夺走野生牦牛的性命。

  这只雪蛛挂在蛛丝上晃了几晃,不偏不斜地落在我额头的帽子上。那一刻我都快要窒息了,我把眼球拼命向上翻,也只看到雪蛛满是花纹的一条腿。它似乎不喜欢毛线帽子,径直朝我两眼之间爬了下来。我的头部,只有双眼和鼻梁暴露在外边,眼看着雪蛛就要爬到脸上了,迫不得已,只能想办法先对付雪蛛,但又不敢用手去弹,因为没有手套,担心中毒。

  紧急关头,更顾不上会不会暴露给白凶了,抬起头,用脑门对准柱子轻轻一撞,“咔嚓”一声虫壳碎裂的轻响,雪蛛已经被脑门和柱身之间的压力挤碎,我又立刻一偏头,将还没来得及流出毒素的蛛尸甩到一旁。

  但这轻微的响声,还是引起了堂内那家伙的注意,一对闪着寒光的双眼,猛地射向我藏身的那根红漆柱子,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我心中骂了一句,今日又他妈的触到霉头了,我想让胖子做好准备,我吸引住它的注意力,然后让胖子出其不意,抄起地上的大砖给它来一下子,但另一根柱后的胖子似乎死了过去,这时候全无反应。

  我咬牙切齿地在心里不停咒骂,这时只好故技重演,把刚才对付阿东的那一招再使出来,用手抠下木柱的一块碎片,对准阿东的尸体弹了过去,希望能以此引开那东西的注意力。

  由于担心声音不够大,我特意找了片比较大的碎木,这块碎木正好击在阿东的脸上,在寂静的佛堂中,发出啪的一声响动。那个白毛的家伙,果然听到动静,警觉地回头观看。

  这时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被活活吓死的阿东,忽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躺在地上倒着气。原来他还活着,只不过刚才受惊过度,加上高原缺氧,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阿东停止呼吸的时间并不长,只是在气管里卡住了一口气,这时仍然处于昏迷状态。那个从门中爬出来的家伙,见阿东还活着,顿时怒不可遏,惊叫不止。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它想做什么,那家伙已经搬起一块石砖,对着阿东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登时砸得脑浆四溅,仍不肯罢休,直到把整个脑袋都砸扁了才算完。

  然后用爪子拨了拨阿东的死尸,确认阿东彻底死了,又由怒转喜,连声怪笑,然后弓起身体,抱住死尸,把那被砸得稀烂的头颅扯掉,撸去衣衫,把嘴对准腔子,就腔饮血。

  我在柱后看得遍体发麻,这景象实在是太惨了,特别是在死一般寂静的古城遗迹中,听着那齿牙嚼骨,轧轧之声响个不停。我以前见过猫捉到老鼠后啃食的样子,与眼前的情形如出一辙。

  天作孽,尤可恕;人作孽,不可活。这阿东贪图那尊银眼佛像,若不由此,也不会打开那道黑色的铁门,虽然是他自作自受,却仍然让人觉得这报应来得太快太惨。

  我忽然想到在轮回庙前边一进的护法神殿通道中,那一幕幕描述地狱酷刑的壁画,其中有画着在黑狱中,一种猫头野兽,身体近似人形,有尾巴,正在啃噬罪人尸体的残酷场面。记得当时喇嘛说那是轮回宗的食罪巴鲁①,因为轮回宗已经在世间绝迹,所以后世也无法判断,这食罪巴鲁是虚构出来的地狱饿鬼,还是一种现实中由宗教执法机构所驯养的,惩罚犯人的野兽。

  描绘地狱中酷刑的壁画,与我见到的何其相似,很可能从这门中爬出来的,就是轮回宗所谓的“食罪刑徒”。我们躲在柱子上,根本不是办法,手脚渐渐麻木,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坚持不住掉下去,但一时没有对策,只好暂且拖得一刻算一刻了。

  我正想打手势,招呼胖子撤退,那背对我们的食罪巴鲁,突然猛地扭过了头,狂嗅鼻子,似乎闻到了什么特殊异常的气味,顿时变得警觉起来。

  我赶紧缩身藏匿形迹,月光从庙堂顶上漏下,斜射在胖子身上,胖子额头上汗珠少了许多,对我不断眨眼,似乎意有所指,我对他也眨了眨眼,我的意思是问他什么意思,刚才装哪门子死。

  胖子不敢发出响声,做了个很无奈的动作,耸了耸肩,低头看了看柱子下边。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红色的木柱上,有很大一片水迹,我立刻在心中骂道:“你他妈的果然还是尿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