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五章 古格银眼

  回到北京之后,我将遇到同门张赢川的事情对众人讲了一遍,按他所推机数,只要带着雮尘珠到西边走一趟,有些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遇水得中道”,要去有水的地方才能有进展,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悬挂在天空之上的仙女之湖。关于魔国的事,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只有藏地唱诗人口中的“制敌宝珠王武勋诗篇”,才有相关的信息。等一切准备就绪后,我打算先行进藏,去拉姆拉错湖畔,找我的喇嘛阿克,如果喇嘛还健在,他一定可帮忙找一位天授的唱诗人。

  Shirley 杨把一份进藏装备物资的清单给我看了看,问我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这些装备有一部分要从美国运来,其余的一些传统工具则需要由大金牙搞来,买不到的也由他负责找人定制,最少需要十天以上的时间,才能准备齐全。

  我对Shirley 杨说你来筹备物资我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想不到的你也能想到,不过一定要准备大量生姜,至少照着六七百斤准备。对于生姜,咱们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全都给它榨成姜汁,带到西藏去,到雪山去挖九层妖楼,没姜汁根本没办法动手。

  Shirley 杨和胖子都觉得纳闷,胖子问道:“带这么多姜汁熬姜汤不成?我看还不如多带些白酒,在雪山上御寒,喝白酒才行。”

  我对胖子说,你们没去过西藏雪山,所以不知道,以前我们部队在昆仑山一个古冰川里施工,那千万年的玄冰,结实得你们无法想象,抡起镐来砸上去,就是一个白点,普通的工具根本就切不动那些冰。但这世上一物克一物,物性皆有生有伏,就如同米醋可以腐蚀夯土层,用姜汁涂抹至凿冰的工具上,就可以迎刃而下,虽然肯定不及切豆腐来得轻快,却能省好大力气。咱们不知道九层妖楼在冰下多深,只有尽可能多地准备生姜汁。

  没过几天,大金牙那边就已经把发丘印做好了。我见时机成熟了,就对大金牙说,金爷你现在就是中英香港事务联络小组的组长了,是时候把那明叔约出来谈谈条件了。于是大金牙立马去和明叔通了消息,回来告诉我,明叔那边正跟农奴盼红军似的等着咱们呢,当晚就要请众人去府上详谈。

  我们全班人马,总共四人,来到了明叔那套幽静古朴的四合院里,明叔说他这边已经都准备好了,随时都能出发进藏,但还缺一样镇尸的东西。

  我对明叔说:“法家祖师古镜虽然没了,还好我找到一枚发丘天官的铜印,纵然是湘西尸王,被这印上的‘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字押上,也永世不得发作了。这枚铜印不仅能克尸变,更能挡煞冲神,九层妖楼里的邪神,同样不在话下。”

  明叔说:“这就太好了,我祖上多少代都是背尸的,加之在南洋跑船那么多年,风俗使然,所以对这些事非常迷信。有了这件东西,不管能不能用得上,胆子先壮了,要不然还真不敢去动冰川水晶尸。”

  明叔把那枚发丘印从盒子里取出来端详了一番,我怕他看出破绽,赶紧对大金牙使了个眼色。大金牙立刻就此印的来历猛侃一通,说得云山雾罩,加上我和胖子在一旁有唱有和,总算是把明叔瞒了过去。毕竟这枚压印也是件古物,仿古斋做旧的手段堪称天下一绝,明叔虽然浸淫此道已久,但对发丘印一物毫不知晓,所以被暂时唬住了。

  明叔说胡老弟,听你的意思是,你们摸金校尉,这次总共出动三个人,除了金牙衰仔不去,由你带头,还有这位靓女和那位肥仔。既然你们肯帮手,咱们一定可以马到成功,从雪山上把冰川水晶尸挖出来。有言在先,九层妖楼里的明器一家一半,冰川水晶尸归我所有,然后这屋里的古董随便挑,就算是报酬了。做成了这笔大买卖,都够咱们吃上几生几世,回来之后便可以就此金盆洗手了。

  我心想藏地九层妖楼里多是骨器,没什么金玉,我们要不要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依靠明叔掌握的情报,找到那座封存完好的魔国陵墓,可以从中找到一些线索,使我们能够找到供奉着眼球图腾的那座神殿。

  我急于想知道九层妖楼的详情,便对明叔说:“只要装备器械等等物资准备齐全,在这五六天之内就可以开始行动了。现在是不是能把详细的情报资源共享一下,大伙分析分析,拿几个方案出来研究研究。”

  明叔面露难色,表示博物馆那边给他的线索,只不过是一本解放前从西藏被盗卖过去的经书。这本书记载了古格王朝的一些传说,其中记载“古格银眼”就是魔国历代陵寝的分布图,那座埋葬着邪神的九层妖楼,还有世界制敌宝珠大王所封印着恶魔的大门,都可以从古格银眼中找到线索。如果想去找那座妖塔,就必须先去阿里的古格遗迹,从中寻找启示。

  我在藏青交界的地方当了五年兵,从没听说过西藏有什么古格王朝的遗迹,胖子和大金牙就更是不知道了,听得面面相觑,都做声不得。

  Shirley 杨似乎知道一些:“古格王朝①的王城,在三十年代初期被意大利探险家杜奇教授发现,他曾断言道,这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地区之一。这件事震惊了全世界,美国很多媒体都做过详细的报道,在神秘消失的各个城市与王朝中,古格是距离我们生活的时代最近的,但它的神秘色彩丝毫不比精绝、楼兰逊色多少。”

  西藏阿里地区是一片鲜为人知的秘境,甚至常年生活在西藏的人,对神秘的阿里都一无所知。那一地区,南临喜马拉雅,北依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冈仁波齐,是座神山,是印度教、耆那教派、苯教,包括藏传佛教共同的神山,是信徒们心目中最为神圣的“仰视之地”。

  就在这样一个集各种神秘元素于一身的山峰下,有一片与世隔绝的区域,那里就是古格王朝遗迹所在的阿里地区。古格王朝是一个由吐蕃后裔建立的王国,延续五百年有余,拥有辉煌的佛教文明,但它究竟是如何在一夜之间毁灭的,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遗址甚至还完好地保存着斩首屠杀的现场———无头洞,对于它的传奇恐怕永远也说不完,太多的秘密等待着探险家和考古队去破解。

  Shirley 杨所知道关于古格遗迹的事情,只有这些,至于什么古格银眼就从来没听说过。但一提到“眼”,我心中一动,看来离那无底鬼洞诅咒的真相,又接近了一层,目前所有的线索,都瞄准了藏地。

  明叔解释道,古格银眼是一幅复杂的大型浮雕,主体是一只巨大的眼球。这幅壁画的含义,通过藏传佛经中的记载,可能是记录着莲花生大师与制敌宝珠大王铲除魔国的事迹。魔国是一个信奉轮回,供奉邪神的国家。古格银眼虽然形似巨眼,但实际上,在懂密宗风水者的眼中,它是一个坐标指示图,明叔手中的经卷有张魔国领地的地图,魔国的邪山鬼湖,包括封埋冰川水晶尸的妖塔,所有这些信息,都可以在银眼中找到。

  明叔说他已经搜集到了密宗风水的资料,密宗风水学远远没有中原的青乌风水复杂,只要找个懂寻龙诀的摸金校尉,带着经卷,到古格遗迹的庙宇里,对照古格银眼加以印证,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想找的地方。

  我听明叔说明了之后,心想这老港农,果然是有十分的心计,把线索告诉了我们,但只要经卷还在他手中,我们就不可能甩掉他自己行动,看来只有先帮他挖开妖塔,掘出那具古尸了。

  我又劝明叔,西藏高寒缺氧,好多地方鬼见了都发愁,您这么大岁数,不一定要亲自去。

  明叔固执己见:“这么大的买卖不亲自看牢了,钱还不被别人赚走了。当然这不是对你们不放心,主要是想亲力亲为,血汗钱,才食得甜。当年我曾经跑过二十几年的船,别看五十来岁了,身体状况绝对不成问题。”

  我见说什么都不管用,只好认了,愿意去就去吧,不过出了事就得自认倒霉。这么算来,这次去西藏就是四个人了,还要雇个向导,还有一些脚夫。

  明叔说:“怎么会是四个人呢?我还要带几个亲信,除了我之外,要带我的保镖彼得黄,还要带我在大陆的夫人韩淑娜,她是一位古董鉴定方面的专家,另外还有我的干女儿阿香,她是我最得力的助手。这么算来,一、二、三……不算向导和脚夫,咱们这个队,一共是七个人,五天后出发,先到冈仁波齐峰下的古格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