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三十二章 撞邪

  陈教授的声音变得非常尖锐刺耳,墓室内本就狭窄,更显得他的声音凄厉异常。我们三人心下都是疑惑不解,教授疯了倒也罢了,怎么突然之间连声音都改变了?

  我连连晃动陈教授的肩膀,想让他清醒一点,谁知他的喊声越来越大,挥舞着双臂:“不要出去,不要出去!”边喊边拼命地拉扯我的胳膊。

  我担心陈教授疯疯癫癫地做出什么威胁到大伙安全的举动,便让胖子过来帮忙,和我一起把陈教授按倒在地。

  Shirley杨怕我们俩弄伤了教授,急忙过来阻止,哪知陈教授见她过来,忽然伸出手臂,夺过Shirley杨手中的羊皮古册,扯掉最后一页,张口便咬。

  那几千年前的羊皮何等古旧,自然是咬不动,陈教授却不管不顾,只是一个劲地把羊皮塞进嘴里狂嚼不止。

  陈教授受了刺激之后又痴又傻,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歇斯底里,神经崩溃的人是不可能再受魔芋花幻觉控制的,难道是被恶灵附体了?他是不想让我们离开这里逃生?

  胖子把教授嘴中的古羊皮扯了出来,羊皮倒没事,陈教授的口中已满是鲜血,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只好把他暂时捆起来。

  我最关心羊皮册的最后一页有没有损坏,倘若有逃出的方法,应该就在这最后一页,要是被陈教授嚼坏了,那就难办了。

  最后一页羊皮册上沾了不少陈教授的口水,还有他牙床上的血迹,却没有任何图案符号,一片空白。

  我对Shirley杨说:“糟了,先知的预言让陈老爷子舔没了。”

  Shirley杨道:“你别担心,先知的羊皮册最后一页,本就什么内容也没有。”

  我对自己刚才的惊慌失措有些后悔,今天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处处不顺,搞得我心浮气躁,说什么也冷静不下来,总觉得这墓室里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过先知的预言精确无比,他自然也会料到疯了的陈教授会做出什么举动,所以羊皮册的最后一页是空白的,看来我们在这石室中的一举一动,都早已是注定会发生的事,多想也是没用,干脆就横下心来,顺其自然好了。

  我和胖子夹着陈教授坐下,让Shirley杨接着刚才的内容讲下去,陈教授被我们俩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只是不停地挣扎,却不再喊叫了。

  Shirley杨继续讲解羊皮册中的预言:“先知预言在他死后八百年,他的部族早已为了躲避灾难,迁徙到了遥远的东方,而扎格拉玛山又迎来了一个新的部落,这个部落来自西边的沙漠,他们在山中发现了鬼洞,部族中的巫师宣称这里是魔神居住的场所。这个部族便是精绝国的前身,精绝女王长了一双能看到阴间的鬼眼,她掌握了用玉眼祭器召唤黑蛇恶灵的仪式,用此征服了周边的十余个邻国。他们这些暴行激怒了真神,真神把这座山连同附近的地域都交给了魔鬼,沙漠吞没了他们的城市,这个国家所有的人畜以及鬼洞中黑蛇的恶灵,都将被深深地埋入地下。”

  胖子焦躁起来,再也忍耐不住,催促Shirley杨快说后边的内容,早一刻离开这压抑的墓穴也是好的。

  Shirley杨说:“最后就是对咱们这些进入先知墓室的四个人的启示了……启示中预示,会有四个幸存者因为山体崩裂而进入墓室,其中的一个人是先圣部族中的后裔……”

  我奇道:“后裔?是不是就是指拥有以前那个远古部族的血统?既然没有具体说是谁,我想还是你的可能性最大,否则我和胖子怎么没有梦到过鬼洞呢?而且你可能还继承了一些你们那个部族的预感能力,提前见到了将来你注定会去的地方。”

  胖子也赞同地说:“没错,那绝对就是杨大小姐了。老胡咱俩以前没注意,她的鼻子有点鹰钩,眼睛也稍微有点发蓝,咱还当她在美国待时间长了就那样,现在看起来,她还是继承了她祖先的血统,打根儿上就不是中国人。”

  我怕胖子说话太冲,又把Shirley杨惹急了,忙道:“这身世还真够离奇的,不过你怎么又姓杨呢?”

  Shirley杨有点无法接受这件事,摇头道:“不知道,我家中历代都是华人,也许是我母亲那边的血缘,我外公的鹰钩鼻子就比较明显……不管先知启示录中所说的后裔是谁,现在都不重要了,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后边的启示中显示,先圣会为本族的后代指点出一条逃生的道路,但是千万不要将羊皮册子掉落在地上,羊皮册掉在地上之时,便是沙暴开始之时,届时黄沙将再次吞没精绝古城和扎格拉玛神山,而神山这一次被沙海掩埋,将直到时间的尽头。”

  我赶紧提醒Shirley杨:“那可千万别让这羊皮册子落到地上,否则会立刻刮起大沙暴,还没等咱们离开,便连同这神山一起埋入地下了。再后边还有什么内容?”

  Shirley杨道:“这就是最后一部分,后边没有了。先圣会指点一条逃生的道路,你看看先圣遗骸上有没有什么线索。”说完,把身上的便携包打开,准备把羊皮册装进去,以策万一。

  正在此时,原本被我和胖子二人夹在中间的陈教授,突然生出一股怪力,怪叫着挣脱开来,冲向Shirley杨,只听他高声尖叫着:“永远也别想离开!”

  我们三个人被陈教授的叫声震住了,并不是因为他喊叫的声音刺耳,这时候听得分明,陈教授凄厉的叫声与刚刚死去的叶亦心好像。

  趁着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这一两秒钟,陈教授已经把Shirley杨手中的羊皮册打落……

  事出突然,只能以奇招应变,是生是死往往就在一念之间。我抬脚便踢向即将垂直落在地上的羊皮册,把它像个皮球一样横向踢了出去。

  羊皮册被我踢出去的方向刚好是胖子站的位置,胖子也不敢怠慢,奈何羊皮册的飞行轨迹太低,也来不及弯下腰去接,只得也用脚踢开,不敢让它落地。

  墓室内本就狭窄低矮,这两下好似耍杂技一般,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能是由于肾上腺素的原因,这几秒钟的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胖子这一脚把羊皮古册踢了起来,斜斜地向上,直奔Shirley杨面门飞来,眼看Shirley杨就要伸手接住,陈教授突然一身手,赶在她前面抓住了羊皮册子,顺势就要再次往地上摔落。

  此时只见一个宽大的人影揉身直上,把陈教授扑倒在地,原来是胖子见形势不妙,使出被视为禁忌的终极绝技“重型肉盾”,一下扑倒了陈教授。

  我也连忙赶到近前,劈手夺过了陈教授手中的“定时炸弹”,这本能决定众人命运的羊皮册终于没有落在地上。

  Shirley杨一把推开胖子:“教授都多大岁数了,你想把他砸死啊,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让你偿命。”说着便给被胖子压得嘴歪眼斜的陈教授推宫过血。胖子这一身肥肉,好悬没要了老头子的命。

  我把羊皮册小心翼翼地装进自己腰间挂的便携袋中,随后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你们有没有发觉,这陈老爷子十分古怪,我听他说话,怎么有几分像是叶亦心?”

  胖子说:“是啊,莫不是被那小妞的亡魂缠上了?这妮子死得委屈,怕咱们都走了没人给她做伴,就想留下咱们,说起来倒也可怜。”

  我骂道:“去你奶奶的,人鬼殊途,她生前是咱们的同伴,现在已经死了又想拉咱们做伴,这是一种小女人自私自利的想法,不值得同情,这种时候千万不能有妇人之仁。”

  Shirley杨道:“你们别胡说,这世界上哪有鬼,一定是教授受了太大的刺激,神智不清,所以导致行为失常,倘若有鬼怎么不上咱们三个的身?偏偏要找陈教授?”

  我说:“这你有所不知,现在情况紧急,咱们也不便细讲。我这有个黑驴蹄子,胖子身上也有,你脖子上挂着正宗的摸金符,陈教授却没这些东西,再加上他神智不清,身上三昧真火不旺,所以容易被侵犯。不信你把我这只黑驴蹄子塞进陈教授的嘴里,究竟是不是冤魂附体,一试便知。”

  Shirley杨说什么也不肯:“这是人吃的东西吗?要吃黑驴蹄子你自己吃。”

  我心想反正我们的工钱也不指望要了,现在关键是能活着出去,任何一个疏忽,都是隐患,必须得用黑驴蹄子试试陈教授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他的表现,绝不是失心疯那么简单。

  我不顾Shirley杨的阻拦,硬是把黑驴蹄子塞进陈教授口中,陈教授这时已经不再是先前那种恶狠狠的表情,又恢复了痴傻的状态,见那黑驴蹄子送到嘴边,张口便咬,一边咬着一边傻笑。

  Shirley杨怒道:“你是不是把教授折腾死才肯罢休?快把黑驴蹄子拿开。”我赶紧把黑驴蹄子取了出来。看来是我多心了。

  四个人好不容易从刚才那一番慌乱中平静下来,想起先知的启示,说是会给我们指点一条逃生的道路,便围在先知的遗骸前仔仔细细地查看,唯恐遗漏下一丝一毫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