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三十一章 真与假

  真实与幻觉,如何去区分?倘若这间石室与先知石匣中的预言,都是尸香魔芋制造出来的幻象,这幻象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觉得我的大脑有点应付不了这种复杂的问题,要是Shirley杨可以帮忙分析一下就好了,我和胖子的脑袋加在一起,也顶不上她半个。

  胖子见我又走神了,就推了推我:“怎么了老胡,最近你怎么总两眼发直?这美国妮子咱还收拾不收拾了?”

  我让胖子看住陈教授,俯下身来问Shirley杨:“你说你外公在去美国之前,也是做倒斗的,空口无凭,让我如何信你?”

  Shirley杨盯着我恨恨地说:“臭贼,你爱信不信……我脖子上挂着我外公的遗物,你一看便知。”

  “遗物?”难不成是一枚摸金符不成?我果然见她脖颈上挂着两根项链,伸手拉出来一看,一条是个十字架,另一条果然是穿山甲爪子制成的摸金符。

  这东西在世上极是隐秘,盗墓者也不是人人都有,甚至大部分盗墓者都不曾见过此物。物件因人而分贵贱,这摸金符本身的价值,并不算贵重,掉在地上,可能捡破烂的都懒得捡,但是对于代代相传的盗墓者来说,这是无价之宝,它象征着一种资历。

  我把Shirley杨的摸金符拿起来仔细端详,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跟她的这枚摸金符一比,大金牙送给我和胖子的那两枚简直就不能要了。

  Shirley杨的摸金符一看便知是后汉时期的古物,符上的“摸金”两个篆字,笔画苍劲雄朴,古意盎然,是用穿山甲最锋锐的爪子制成,像黑水晶一样微微透明,年代虽久,但半点磨损的痕迹也无,爪根锁着一圈金线,通身刻着避邪的飞虎纹。

  而我和胖子的那两枚跟这个一比较,真假立辨,明显是人工做旧的,选料工艺也不能相提并论。他娘的,大金牙这孙子,拿假货蒙我们啊,我说怎么从来就没管过用呢。

  我把Shirley杨的摸金符拿在手中看了良久,有点爱不释手,舍不得放下,真不想还她了。

  Shirley杨叫道:“快还我,想害命也就罢了,还想一并谋财不成?”

  我把摸金符又挂回Shirley杨的脖子:“既然你外公也是倒斗的,你又何必一口一个管我们叫作臭贼,你这不是连你外公也一并骂了?这么对付你,也是事出有因。”便把在第二层石匣上的石画预言,原原本本地告诉了Shirley杨,最后对她说:“这一切也许是尸香魔芋制造出的死亡幻觉,但是在没确定之前暂时还不能放了你。”

  Shirley杨听了之后,面色稍稍缓和:“那你就快想些办法,你以为被你们绑着很舒服吗?回头让你也尝尝这滋味。”

  我站起身在房中来回走了几步,盯着第二层石匣上的石画,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这预言不是幻觉,而是真的,那么如果不杀掉一个人就打开第二层石匣,恶鬼马上就会现身杀死其余所有人。我感觉现在比踩着地雷还难受,踩上地雷大不了把自己炸死,这个预言是真是假,关系到四条人命,委实难以抉择。

  陈教授疯了,Shirley杨又有点让人怀疑,我只好和胖子商量。我把我的推断都告诉了他,明知道他不可能帮上什么忙,但还是希望找个人分担一下肩头的压力。

  胖子听后点了点头:“噢,是他妈这么回事,我明白了,你是担心咱们还处在那狗尾巴花造出的假象当中,你早跟我说啊,这么屁大点事,我立马给你解决了。”

  我奇道:“你能分辨出来?此事非同儿戏,可不能闹着玩啊,一着棋错,咱们就满盘皆输。”

  胖子没说话,抬手就给了我一个耳光,他出手很快,我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正着,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正要发作,却听胖子问道:“怎么样?疼是不疼?”

  我揉了揉脸:“他娘的,儿子打老子,反了你了,还疼不疼,我打你一巴掌你试试就知道疼不疼了。”话一说完,马上想到,对了,要是能感觉到疼痛,那就不是身处幻觉之中,看来我们并没有被那尸香魔芋所控制。

  我转回身想再去逼问Shirley杨,一瞥眼只见石匣第二层上的石画产生了变化,我连忙过去细看,却见那三幅石画慢慢模糊,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空白的一只小石匣,石匣上有盖子,封着牛皮漆,是为了长期保存里面的贵重品。

  再看第一层石匣,完全没有变化,一幅幅都是先知的预言,最后仍然是画有四个人打开第一层石匣的石画。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真有假?我把胖子拉过来,让他看第二层石匣上有什么,胖子说,不就还是那三幅石画吗?

  我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你再看看,还有石画吗?”

  胖子捂着脸说:“哎……这……现在没有了,他妈的,真是他妈的活见鬼了,我看看这里边是他妈什么东西。”说完伸手就把第二层石匣拉开。

  我惊道:“你手也太快了,让你看一眼,没让你干别的。”然而第二层石匣打开后,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四个人都好端端的,并没有发生什么恶鬼杀人的事情。

  凭我的经验来推测,我们刚才确实是被尸香魔芋控制住了视觉,这株魔花的力量远远超出我们的估计,它并不是只能在鬼洞的石梁上制造幻觉。

  当时我想冲过石梁营救萨帝鹏,就落入了它的幻觉陷阱,随后胖子和Shirley杨把我救了回来。那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尸香魔芋原本闭合在一起的花瓣,全部张开,正对着我们。

  从那时候起尸香魔芋的幻觉范围就扩大了,我们的探照灯熄灭之后,就出现了很多黑蛇,按当时的状况判断,我们五个人,两个走动不得,在群蛇的围攻下,竟然没有人被蛇咬到,这实在是奇迹,现在看来,那些蛇应该都是虚假的幻象。

  尸香魔芋制造出这么多黑蛇攻击的假象,是想把我们逼进山体的裂缝中,自己把自己活埋在里面,没想到我们在裂缝中越逃越远,无意中逃进了先知的墓穴。

  这石魔花虽然厉害,但它控制的范围毕竟有限,离我们太远,已经无法制造太强大的幻象,于是它就改变了结构最简单的石画,诱惑我们自相残杀。

  而且尸香魔芋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绝不是通过人的五感来制造幻觉,只要你看过它一眼,记住了它那妖艳的颜色,在一定的距离内,都会被它迷惑,只是距离越远,这种幻觉的力量就越小。

  即使最后活下来一两个人,也会因为亲手杀了自己的同伴而精神崩溃,那么精绝女王的秘密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真他娘的歹毒啊!

  这时胖子已经把第二只石匣中的东西取了出来,是一本羊皮制成的古书,我估计先知的启示以及失落的精绝古国和鬼洞的秘密,都在这本书里了。

  我正欲瞧瞧羊皮册中有些什么,却想起来Shirley杨还被绑着撂在地上,便把羊皮册先放下,准备将她解开。虽然她梦中反复梦见鬼洞这件事蹊跷异常,但是她应该不会是被恶灵附体,或者妖怪女王转世,这么对待她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

  Shirley杨被绑翻在地,脸上蹭了不少灰土,再加上她的眼泪,跟唱京剧的大花脸差不多了。她见我靠近便生气地说:“死老胡,快把我解开。”

  我把事情的经过对她说了一遍,一咬牙,打了Shirley杨一个耳光,然后把捆住她双手的皮带解开。

  我说:“我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你打还我就是了,打几下随便。”说完侧过头去,等着Shirley杨动手抽我耳光。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估计她不打掉我两颗门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没想到Shirley杨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却没动手打我,只说:“现在我不想和你计较,这笔账以后再算,先想办法脱身要紧。”

  Shirley杨取出随身便携袋里的一个小盒,里面是个小小药丸,打开后在自己鼻子前吸了一下,又递给我两片,让我和胖子也分别闻一闻。

  Shirley杨说:“这是一种高浓度提炼的酒精臭耆,气味强烈,能够通过鼻黏膜刺激大脑神经前叶,使人头脑保持清醒,可以用来辅助戒毒,抵消毒瘾。国外探险家去野外都会带上几粒,以防万一,在饥饿疲劳的极限,可以刺激脑神经,不至于昏迷,但是短时间内不宜多用,否则会产生强烈的副作用,至于对魔花的幻觉管不管用,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尸香魔芋是通过五感来使人产生幻觉,而这些幻象都来自大脑中枢,Shirley杨的这种刺激性药物,应该多少能起到一些克制幻觉的作用。

  我给了胖子一粒,自己也打开,马上对准鼻孔一吸,一股奇臭难闻的气息冲进了鼻腔,呛得我连声咳嗽,不过随即觉得原本发沉的头脑轻松了许多,十分舒服。

  我说:“有这种好东西,为何不早些拿出来用,在石梁上给我们几粒,早就把那株妖花连根拔了,也不至于现在被埋在这里,进退两难。”

  Shirley杨道:“当时你从石梁上跑回来,说出原由,我们才知道尸香魔芋会使上了石梁的人产生幻觉,随后就遭到了无数黑蛇的袭击,只不过那么短短的几分钟,更不知道那些蛇也是魔花制造出的幻象。另外我看那尸香魔芋不会这么简单,它有一种直指人心的魔力,若是离得太近,我想这种药物也不会起太大作用。”

  进入先圣墓穴的五个人,只有陈叶二人神智不清,一个是受了刺激,另一个是昏迷不醒,现在叶亦心已经死了,陈教授疯疯癫癫的,他不会被尸香魔芋迷惑了。他的样子让我们联想到之前曾进入过精绝古城遗迹的英国探险队,那支探险队唯一的幸存者是个疯子,他肯定也是见到了同伴们自相残杀的惨状,受了过度的刺激导致。

  而陈教授则是由于在一天之内,心情大起大落,先是伤心助手郝爱国之死,又在精绝遗迹中找到一个又一个惊喜的重大发现,突然又见到他自己的两个学生惨死,这么大喜大悲对人的神经打击是非常大的,更何况他年事已高,最后终于精神崩溃,彻底疯了。

  想到这些,我表情沉重地点点头,对Shirley杨说道:“那死人花当真了得,还好咱们之间亲密团结,才不至于中了它的离间之计,没有出现自相残杀的惨剧,现在想想,也真后怕,不过总算先圣保佑,没有酿成大错。”

  Shirley杨忽然把脸一沉,道:“胡八一,你也太奸滑了,把自己的过错推得一干二净,你知道我有多信任你,你不仅骗我,不同我讲实话,还怀疑我是……是什么妖怪,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什么感受?你知道被你们两个坏蛋像绑牲口一样绑住,等着你们审问宰杀是什么感受吗?”

  我捂着脑袋说:“唉哟,不好,我头又疼了,我得先坐下休息一会儿,胖子你快拿那本先圣的羊皮册子给杨大小姐看看,有没有什么脱困的良策。”说完借机溜到陈教授旁边,不敢再和Shirley杨说话。

  还好Shirley杨毕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女人,见我溜开,也就不再追究,端起先圣的羊皮古册一页页地观看。

  我暗暗叫苦,以她的个性,以后须饶我不过。今天的事做绝了,又死了那么多人,我和胖子那笔辛苦钱算是又泡汤了,他奶奶的,俺老胡怎么如此命苦,喝口凉水都塞牙。

  我又好奇那本古册中有什么内容,见Shirley杨的神色一脸郑重,瞧不出是喜是忧,先圣既然能预见到我们会来他的墓穴,并且打开石匣,那么他一定给我们留下了一些东西,那究竟是什么呢?我再也按捺不住,出声相询:“小孩子先圣的书中是什么内容?”

  Shirley杨手捧羊皮古册,边看边说:“都是先圣画的图画,似乎有很多关于鬼洞的内容。”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什么鬼洞,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出路,但是又不好催促Shirley杨,只能捺着性子听她说话。

  Shirley杨说:“从头看才能搞清楚来龙去脉,否则最后的图画未必能够解读出来。这开头的部分是讲古西域有座神山,也就是咱们现在所处的扎格拉玛山,这座山四周河道密布,动植物繁多,这里居住着四个部落……”

  我跟胖子对望了一眼,心想这美国妮子还要从头开始讲,真够急人的,我们俩心急如焚,想赶紧知道如何才能离开这窄小压抑的墓室,却都不敢开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急得坐立不安。

  只听Shirley杨继续说:“好景不常,人们在扎格拉玛山中发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没有人能下到洞底,所有的人都想搞清楚洞中是个什么世界。四个部落中有一位大祭司,他命人造了一只玉石眼球,希望能通过真神的力量,来看清这个无底洞是吉祥的还是邪恶的。随着一次大型的祭典,不但没有看清楚无底洞下有什么东西,反而招惹得灾难开始降临。首先是大祭司双眼暴盲,死于非命;随后附近出现了一种威胁人畜安全的怪蛇,这种蛇的数量很多,它们头上都长着一只怪眼,毒性猛烈,害死了无数人畜。四个部落推举出两位被真神眷顾的圣者,带着部族中的勇士,杀死了母蛇,这是一只长着人首蛇身,并有四肢的怪物,它会孵出眼球一样的卵,每只卵可以生产数百条怪蛇,如果任其繁衍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和胖子听到这里,都惊奇不已:“乖乖,古代还真有这么种长人头的怪蛇啊,还好咱们没遇到,不然还真不好对付。”

  Shirley杨说:“想必先圣除蛇是确有其事,不过人首蛇身的蛇兽却未必真有,古代人通常都会对重要事件进行过度的神化渲染,就像中国的炎帝黄帝与蚩尤之间的战争,也许只不过是部族之间数百人的械斗,但是在古代的记载中,就被描画成了波澜壮阔,甚至连众神百兽都加入进去的超级大战。”

  我竖起大拇指赞道:“果然是高见,不知后事如何?可否尽快分解?”

  Shirley杨白了我一眼,接着说道:“蛇兽被扫荡干净,先圣把群蛇的尸体扔进扎格拉玛山下的无底洞。圣者通过神喻得知,这个洞窟是一个灾祸之洞,而玉石眼球已经开启了灾祸的大门。在这之后,其中一个部落里诞生了先知,也就是这位拥有预言能力的小孩。嗯……再接下来就是先知对扎格拉玛山以后的预言了,部族中的先圣死后,就被埋葬在了扎格拉玛山,先知通过仪式能预言几千年之后的重大事件,但是其范围仅限于扎格拉玛山附近,这可能是由于部族中被视为神一样的先圣埋葬在这里,先知的能力都是被两位先圣和真神赐予的。”

  总算是到正题了,我仔细听着Shirley杨的话,能不能从这鬼地方出去,就看先知是怎样预言的了。生存与死亡的答案即将揭晓,我的心跳稍微有些加快了。

  Shirley杨道:“别这么紧张,刚才我翻了一遍,后边好像有启示可以让咱们离开扎格拉玛,不过需要结合前面的内容参详,你们别急,咱们一步一步地来。”

  就在全神贯注之时,忽见陈教授瞪起双眼指着Shirley杨手中的羊皮古册说:“千万不要看后边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