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三十章 古老的预言

  胖子没听明白,问道:“什么不是人?什么不是人?不是人,难道还是妖怪不成?”

  我说:“不是那意思,我这不就是这么一说嘛。咱们这些人在一起快一个月了,朝夕相处,谁是什么人还不了解吗?这小孩先知净扯淡,古代人愚昧落后,咱们什么没见过,这些鬼画符般的图形还能当真事看?”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没这么想,这时候我得多长个心眼儿,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根本无法预料,这位先知古老的预言究竟是不是应对在我们几个人身上,他娘的,那只有老天爷知道。想到此处,摸了一只黑驴蹄子在手,预防万一。

  我又问Shirley杨:“你有没有瞧错?上面原本画了五个人形,这年代久了也许剥落了一部分,只剩下四个人,有没有这种可能?”

  Shirley杨指着石匣上的雕刻让我们看:“这石匣保存得还算完好,没有剥落的痕迹,这明明是四个人。你们看,这代表人的符号十分简单,上边一个圆圈就是脑袋,几条细线便是身体四肢,这不刚好是四个人吗?”

  我仔细看了看,确实如Shirley杨所说,她又让我看石匣上刻着的前几幅图形。这些图案十分简单,连我都能一目了然。第一幅图是一个小孩用手指着天空,地上有不少人在四处躲避,那些躲避的人大概是些普通老百姓之类的。

  第二幅、第三幅图分别刻着一股龙卷风,把房屋吹倒了不少,先前躲避起来的人们,都安全地躲过了天灾,他们围在小孩身前膜拜,看来这小孩可以预言天灾人祸。

  石匣上的第四幅图,刻画着小孩站在两个成年人身边,地上跪着一个老者,这些人物的线条都简单到了极点,表现老者只不过是在代表头部的圆圈下面,寥寥数笔画了一把胡子,构图虽然简单,却更容易让人理解。

  图中的两个成年人明显高出普通人一大截,而且在雕刻工艺上也十分细腻,不像刻画普通人那么草,这两个人可能就是古代传说中的先圣了,跪在地上的老者明显是他们的仆从,石室中这名老者的遗骸应该就是他了。

  看来Shirley杨说的完全正确,这石匣的主人是个有预言能力的幼童,我一路看将下去,一幅幅石画,都是些显示这个小孩子预言家功绩的。

  看到最后一幅的时候,脖子上真有点冒凉气了,这幅石画中,那一老一少坐在石匣子旁边,墓室内站立着四个人,这四个人的图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是高矮胖瘦,还是男女老幼,一概看不出来,这四个人中的一个正在动手把石匣打开。

  这是石匣上的最后一幅石画了,后边再也没有,这石匣子里究竟藏有什么秘密?最重要的是石匣没有任何开启过的痕迹,上面还封着牛皮漆。

  我又回头看了看其余的四个人,Shirley杨正搀扶着痴痴傻笑的陈教授,叶亦心昏迷了过去,胸口一起一伏的,节奏很快,没有医药给她救治,胖子坐在地上无奈地看着她摇头。

  没错啊,绝对是五个人,如果这预言真的准确,那为什么我们明明有五个人,石画上却画着四个人?我脑子里在飞速地旋转,把可能出现的情况想了一遍,却半点头绪也没有。

  难道五人当中真有一个不是人,而是被鬼怪恶魔所控制了,甚至像胖子所说,Shirley杨是精绝女王转世?我觉得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很可笑,什么投胎转世之说,我根本不信。

  那么这误差是否出在这古老的预言上呢?我问Shirley杨这先知先圣是什么朝代的人。

  Shirley杨说:“按《大唐西域记》中所说,古西域的先圣,应该是公元前十六世纪,在中原正是夏商时期,那是古西域的第一次文明时期,比起西域三十六国的年代,早了大约一千年。”

  我算了一下,暗自吃惊,想不到这么久远啊,那就更不能把这些刻在石头匣子上的预言当真了,这上面也没有其余的预言石画了,也许先知当时糊涂了,少画了一个人,再精确的计算都难免出现误差,何况这种穿越了几千年的预言呢。

  我又问Shirley杨,能不能从石匣外的石画预言中,看出来咱们打开石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吗?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Shirley杨摇头道:“没有多余的提示了,不过咱们被困在这巴掌大小的地方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也只有打开石匣子看上一看,先知既然预知到咱们会无意中来到这里,说不定会指点咱们如何出去。”

  胖子等得焦躁,大咧咧地走过来,把我和Shirley杨推到一旁,说道:“你们两个研究了半天,什么结果也没研究出来,这么大点的一个小屁孩,能他妈预言个头啊。你们瞧我的,不就是一破匣子吗,也没上锁……对了,他不是预言说四个人中的一个伸手打开石匣吗?咱就跟他叫上这板了,老胡,过来伸把手,咱俩一起动手。”说着就要动手拉开石匣的盖子。

  几乎与此同时,昏迷不醒的叶亦心,忽然抽搐了一下,双腿一蹬,一动不动了。

  我们再也顾不上那石头匣子,急忙过去看她,一试脉搏,已经完全没有生命迹象了。她本来就有急性脱水症,一路奔波,又在扎格拉玛山的鬼洞中折腾得不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能坚持着活到现在,已经十分不易,只是我们没想到她偏在此时油尽灯枯,死得这么突然。

  三人一时相对无言,Shirley杨搂着叶亦心的尸体,落下泪来。我叹了口气,刚想安慰她两句,却见一直疯疯癫癫、咧着嘴傻笑的陈教授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石匣跟前,一伸手就拉开了盖子。

  我们三人目瞪口呆,这一切竟然和那先知在石匣上的预言完全相同,进来的时候是五个人,有一个人突然死了,随后一个人动手打开了石匣。经常有人形容诸葛亮料事如神,神机妙算,我想孔明老先生也没这么准啊,准确的预言才可怕。

  Shirley杨怕神智不清的陈教授再惹出什么乱子,忙把他的衣袖拉住,让他坐在地上休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如同亲叔叔和亲侄女,这时Shirley杨见陈教授又疯又傻,心中一酸,忍不住又哭了出来。

  我知道Shirley杨是个极争强好胜的人,从不在任何人面前示弱,今天当着我和胖子的面,接连两次落泪,实在是伤心到了极点,今天她承受的压力确实太大了,我也不知该如何劝她,只好任凭她坐在陈教授旁边抽泣。

  我和胖子俩人走到被教授打开的石匣前,看那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这石匣的两扇柜门在正面,已经被拉开了,封口的牛皮漆也随之脱落。只见里面又是两道小小的石门,石门上同样也贴着牛皮漆,上面还刻划着三幅石画,这三幅画看得我直冒冷汗,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胖子看了两眼,没看明白,便问我:“这画上画的是什么?老胡你不会是被石头画吓着了吧?”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对胖子说道:“这画上也是先知的预言……”

  胖子忙问:“预言是什么内容?有没有说咱们怎么才能离开这鬼地方?”

  我强行压制住内心的狂跳,低声对胖子说:“预言中说,开启第二层石匣的四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恶鬼……”

  石匣第二层中的三幅石画是这样的,第一幅画着四个人站在打开的石匣前,这四个人中的三个人仍然是没有任何特征,还是先前那种普普通通的人形。然而其中一个,头上长了一只眼睛,代表脑袋的圆中画了两颗蛇牙,再加上四肢,分明便是黑塔第四层中的精绝守护神,与其说是神,不如说是恶鬼更恰当。

  这个人形只不过多刻了几划,硬是看得我头皮发麻,我、胖子、陈教授、Shirley杨,现在只有这四个幸存者,这四个人谁是恶鬼?

  第二、第三幅石画并列在一起,表现的是两种不同的结果,一种结果是三个人加上一个头上长眼的恶鬼,一同打开了石匣,这时恶鬼会突然袭击,掏出其余三个人的内脏。

  第二种情况是,恶鬼倒在地上,身首分离,已经被杀掉了。三个人打开了第二层石匣,墓室中出现了一条通道,可以逃出升天了。

  这么说先知给了我们提示,让我们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这道题目未免也太难了,我和胖子是一个人的两条腿,缺了谁也不行;陈教授为人和善,更是待我不薄;Shirley杨救过我的命,不论他们三个中的哪一个是恶鬼,我都下不去手。

  如果之前不知道先知预言的真假,我可能还不会害怕,但是这位已经死去几千年的先知,他的预言精确得让人无话可说,那么我们当中就真的有一个人是恶鬼了?

  不管他是被恶灵附体也好,还是一直伪装成普通人的魔鬼,这已经是现成的事实了,而我现在又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第二层石匣必定会开启,不除掉隐藏着的恶鬼,我们都得死在这里陪葬。

  谁是……恶鬼呢?不可能是我,我看了看胖子,眼睛是观察一个人最直接的渠道,眼神是很难伪装的,他的眼神我再熟悉不过,还和以前一样,对什么都满不在乎,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说:老子天下第一,谁不服就揍谁。当然也不可能是胖子了,那么既然不是我们两个,难道……

  我偷眼看了看身后,Shirley杨和陈教授,Shirley杨也正注视着我,我不敢和她目光相对,连忙假装看别处。

  Shirley杨见我和胖子看了打开的石匣后一直在嘀嘀咕咕,便问道:“老胡,石匣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冲胖子挤了挤眼睛,胖子会意,连忙假装坐在地上歇息,刚好把打开的石匣挡住,不让Shirley杨看到。

  我得先想办法稳住他们,想出对策之后再动手。我对Shirley杨说:“石匣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的。”

  Shirley杨问了一句就不再说话,坐在一旁取出水壶,想让陈教授喝两口。陈教授已经彻底疯了,谁都不认识,一挥手把水壶打翻在地上,跺着脚哈哈大笑。这是我们仅存的小半壶清水,Shirley杨急忙去把水壶捡起来,小半壶水又洒了一多半。

  胖子在我耳边问我:“怎么办?要不要把他们两个都……”

  我止住他的话头:“别,在还没弄清楚之前千万不可以轻举妄动,要不然后悔都来不及。对了,咱俩的嫌疑可以排除了吧?”

  胖子说:“那当然了,咱俩怎么回事咱自己还不清楚吗?我看那美国妞儿的嫌疑最大。”

  我说:“我觉得咱还是得走个过场,要不然一会儿动起手来,免得让杨小姐和陈教授挑咱们的理。”

  胖子说:“他妈的,枪杆子里出政权,什么理不理的,直接放翻了他们俩,挨个审查审查,审不出来就大刑伺候,再审不出来就……”单掌向下一挥,做了个砍人的手势。

  我一听胖子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忽然想起一条计策,那恶鬼定然是从精绝国跑出来的,不管它怎么伪装,它都没经历过文革吧,这些妖魔鬼怪也不搞政治学习,不看报纸新闻,它们伪装成人的模样,对外边的事物不一定了解。

  于是我对胖子说:“你刚才能说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就足能证明你不是恶鬼了。现在你考考我,我也证明一下我自己,然后再问他们俩。”

  胖子挠挠头:“那你就念句主席诗词吧。”

  我想都没想就念道:“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

  胖子道:“没错,你绝不是恶鬼。”

  Shirley杨何等聪明,见我和胖子不停地小声商议,就明白可能有什么问题,当下站起身朝我们走了过来:“你们两个究竟在说什么?还要背地里说!”

  我和胖子从地上跳将起来,喝道:“站住,再走过来我们不客气了!”

  Shirley杨一怔,问道:“你们怎么了?发什么神经?”

  胖子道:“没什么,就想听你唱首歌,你唱个《林总命令往下传》来听听。”

  Shirley杨更是茫然不解,这是什么场合,刚死了那么多同伴,又身陷绝境,哪有心思唱歌,更何况唱什么《林总命令往下传》,简直是不知所云。

  我心中也觉得胖子让她唱的这首歌有点偏了,让一美国妞儿唱这歌,她肯定不知道,但是能考她什么呢?现在美国总统是谁?那他娘的连我都不敢确定。

  我掏出黑驴蹄子连哄带骗地对Shirley杨说:“你先别问这么多了,你啃一口这个,然后拿去给陈教授啃一口,就只管照我说的做,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Shirley杨有些生气了:“连你也神经了?这驴蹄子是用来僻邪驱魔的,我不吃,你拿开。”

  她越是不吃越是显得可疑,我对胖子使个眼色,胖子不由分说,过去就把Shirley杨按倒在地,解下皮带把她捆了个四马倒全蹄。Shirley杨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咬牙切齿地说:“胡八一,你是不是看我揭穿了你倒斗的勾当,就想杀我灭口……你们俩快把我放了。”

  陈教授在一旁看得兴高采烈,哈哈大笑,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我看了陈教授一眼,心中极是难过,多有学问的一位长者,落得这种下场,不过也不能排除他的嫌疑,等先弄清楚Shirley杨的事再作理会。

  我硬起心肠,对Shirley杨说:“你究竟是不是精绝女王?”

  Shirley杨怒道:“死老胡,你胡说什么!”

  我冷冷地说:“我看你就像是被那妖怪女王附体,再不然就是她转世投胎,否则你怎么能在梦中见到鬼洞中的情形,还有你一个美国妞儿,怎么知道我们倒斗的唇典?”

  胖子早就看Shirley杨有点不顺眼,这时候终于逮着机会了,拔出匕首,猛插在地上:“老胡你把她交给我了,她知道咱俩是倒斗的,这事并不奇怪,这妖怪肯定会读心术,问她也没有用,给她脸蛋儿上划两刀再问,看她招是不招。”说罢就要动手。

  我看Shirley杨竭力忍着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不看胖子的匕首,却盯着我看,我心中一软,想起在扎格拉玛山谷中被她所救之后,曾对她说我欠她一条命,这时候如何能对她下毒手。

  我连忙阻止胖子:“且慢,还是先跟她交代一下咱们对待俘虏的政策,她若还是顽抗到底,再给她上手段也不迟。”

  胖子说:“其实我也不忍心花了这么个漂亮妞儿的脸蛋儿,不过这妖怪诡计多端,咱要小心被她的美色所诱惑。”

  Shirley杨越听越气,险些背过气去,再也绷不住,流出泪来,只听她哽咽着说:“我为何梦到鬼洞中的情形,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懂你们倒斗的唇典,是因为我外公在出国前也是干这行当的,我都是听他给我讲的,这事我本来想以后找机会和你谈的……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两个家伙要杀要剐,尽管动手,我……我算是看错人了。”

  胖子冷哼了一声道:“花言巧语,装得够无辜的啊,你就编吧你。老胡你表个态,怎么处理?”

  我拿出黑驴蹄子放在Shirley杨嘴边:“你咬一口,只要你咬一口,我马上放了你。”

  Shirley杨说:“你……你快杀了我,否则我今后饶不了你,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我见她不啃黑驴蹄子,便从胖子手中把匕首拿过来,这时我心中有个声音在问自己,倘若她真是恶鬼,我下得了手吗?答案很明显是否定的。可是不动手杀死我们四人中的那个恶鬼,大伙都得死在这小小的墓室中,他娘的,干脆大伙一起死了算了。

  正在我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之时,陈教授呵呵傻笑着站起来,手舞足蹈地又发起疯来了。我怕他去打开第二层石匣,便伸手拉住他。

  陈教授大笑着喊:“花啊,真美,红的绿的,我找着的……呵呵呵。”

  我看着他疯疯癫癫的样子,听他说什么花,这种疯子,我在哪见过?不对,不是见过,是听说过,那个幸存的英国探险家……我脑中一团团乱麻般的思绪,猛然被无形的手扯出了一个线头,这个线头很细小,但还是被我捕捉住了。

  尸香魔芋?……难道我们还没有摆脱它制造出的幻觉陷阱吗?尸香魔芋这朵来自地狱中的魔鬼之花,我们还在它的控制范围之内,它正在引诱着我们自相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