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二十八章 尸香魔芋

  远远闻到一股清香扑鼻,这魔花是否有毒?一般有毒的植物和动物,都是色彩鲜艳,看这尸香魔芋红叶绿花,颜色都像是要滴下水来一样鲜艳,说不定真的有毒。我想到这,赶紧让众人把防毒面具戴上。

  胖子说:“我看这花不像有毒,有毒的东西个头都小,这么大个,跟个大桶一样,我觉得是个食人花。”

  Shirley杨道:“不会是食人花,这附近连只蚂蚁都没有,如果这花靠吞吃动物为生,早就枯死了,那昆仑神树制成的棺木一定给它提供了足够的养分。”

  胖子哼了一声说道:“管他是什么鬼鸟,我给它来几枪,打烂了它,那就什么危险都没有了。然后咱们过去瞧瞧那西域第一美人儿的粽子,究竟长什么样。”

  陈教授说:“万万不可,咱们宁可不过去,也不能毁坏这株珍惜的尸香魔芋。”

  我转动探照灯,照射棺椁四周,好让教授等人瞧得清楚一些,却在灯光下发现石梁的边缘上刻着很多文字,密密匝匝的都是鬼洞文,足有数百个之多。这一发现非同小可,整座古城,包括神殿和地宫,很少有文字,多是以壁画来记事,只有神殿中的玉眼上有一些鬼洞文,可惜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让我给摔碎了,没想到这石梁上有如此之多的鬼洞文。

  文字是人类传递信息的一种最基础符号,古代壁画带给人们的信息,是一种直观的感受,而文字中含有的信息则更加精确,如果破解了这些鬼洞文,在解读精绝文明上会少走很多弯路。

  陈教授忙让学生们记录,一部分一部分地把石梁上的鬼洞文都记下来,好在那些字刻得很大,不用离近了也可以用探照灯照明后记录,Shirley杨也在用相机拍照。

  只有我和胖子没什么事可做,陈教授又不让我们在这里抽烟,我们俩只好坐在地上干等着,等他们干完了收工。

  看来这次的考古工作也就到此为止了,收获不能说不小,单是那一条天砖甬道中保存完好的壁画,就够全世界考古界震惊两年了,何况还有这个无底大洞,再加上昆仑神木的棺椁、上古奇花尸香魔芋,哪一个都够这些知识分子研究好长时间。我们现在没有任何保护手段,想开棺椁看看那西域第一美人是不可能了,前些天在圣井中见到姑墨王子的棺材,陈教授就明确地禁止我们开棺,这些行动大概要上报领导审批,然后才能做,我是没机会看到了。

  可惜郝爱国死在山谷里了,否则他看到这些,不知道会有多激动,想到这不禁为他惋惜,心中多少也有些自责,如果我当时能出手快一点……算了,这世界上哪那么多如果啊……往事历历在目,越想心情越是难以平静。

  胖子见我发呆,拍了拍我的肩膀:“老胡你看那俩小子这是干什么去?”

  我从乱麻般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放眼一看,只见楚健和萨帝鹏二人已经走上了石梁,教授不是说不让上石梁去动女王的棺椁吗?我忙问是怎么回事。

  陈教授说:“没事,他们不是去看棺木,石梁中间积了很多灰,把字体都遮蔽了,他们过去把灰扫开就回来,都戴了防毒面具,不会有事的。”

  我想把那两个年轻的学生叫回来,由我替他们去,陈教授说:“不用了,这石梁上的鬼洞文意义重大,你们不是专业做这个的,万一碰坏了就麻烦了。楚健他们会用毛刷一点点地清理掉灰尘和碎土,他们手脚利索,一两分钟就能做完。”

  我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坐立不安。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肯定会出事。以前曾到过这里的那批英国探险家,为什么没有把这么贵重的神棺带走?除了一个神经错乱的幸存者,其余的人都到哪去了?这山腹的地洞中看起来安安静静没什么危险,但是接近女王的棺木会发生什么事?我不能再等了,必须赶紧把楚健他们俩叫回来。

  我刚要开口喊他们二人,却为时已晚,只见一前一后走在石梁中间的两个学生,后边的萨帝鹏忽然一弯腰,捡起一块山石,赶上两步恶狠狠地砸在前边的楚健头上,楚健哼都没哼一声,身子一歪,落入了石梁下的无底深洞。

  这一切发生得非常突然,谁也来不及阻止,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见萨帝鹏扭过头扯掉自己头上的防毒面具,冲着众人一笑,这笑容说不出的邪恶诡异,然后一转身,快步走向石梁尽头的棺椁,用手中的山石猛砸自己的太阳穴,头上的鲜血像决堤的潮水般流了下来,他晃了两晃,一下扑倒在精绝女王的棺木之上,生死不明。

  其余的人都被这血腥诡异的一幕惊得呆了,萨帝鹏怎么了?一向斯文木讷的他,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杀人鬼,杀死了自己最要好的同学,然后自杀在棺木旁边?

  我叫道:“糟了,这小眼镜一定是被恶鬼附体了,胖子快抄黑驴蹄子,他好像还没死,要救人还来得及。”

  陈教授一瞬间见自己的两个学生,一死一伤,死的跌进了深渊,连尸骨都不见了,伤的那个头破血流,倒在石梁的尽头,一动不动,也不知是否还活着,这些事实在难以接受,急火攻心,一头晕倒在地。叶亦心赶紧扶住教授,她也吓坏了,除了哭之外,什么都不会做。

  我心想救人要紧,就算石梁上真有鬼也得硬着头皮斗上一斗了,一边让胖子和Shirley杨两人救助教授,一边抄起武器,把防毒面具扣在自己头上,心想管他多厉害的恶鬼,也得惧

  怕僻邪的黑驴蹄子和糯米三分,如果那尸香魔芋有毒,我戴上防毒面具,也不惧它。

  我来不及多想,迈步便上了石梁,这石梁宽有三米,悬在那无底深洞的上空,往下一望,便觉浑身汗毛倒竖。

  我刚走出一半,忽听背后有脚步声,我回头看过去,却是胖子和Shirley杨二人跟了上来,我问他们:“你们不去照顾教授,跟着我做什么?”

  胖子说:“这石梁上也不知有什么鬼东西,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再说你一个人背萨帝鹏吃力,咱们一起抬了他速速退回去,免得再出意外。”

  我心想时间紧急,倘若再多说两句,萨帝鹏失血过多便没救了,于是一招手让他们跟上,三人直奔石梁尽头的棺椁处。

  这回离得近了,才觉得那奇花尸香魔芋妖艳异常,那花那叶的颜色之鲜艳,瞧得人惊心动魄,我想起陈教授说这魔花中藏着恶鬼的灵魂,事已至此,哪还管他什么世间稀有,便破口骂道:“操他娘的,说不定就是这妖花捣鬼!”挥动手中的工兵铲,对准尸香魔芋一通乱砍,砍得那巨花一团稀烂,流出不少黑色液体,方才住手。

  Shirley杨见我手快,已经把魔花斩烂,也来不及阻止,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算了,砍也砍了,快救人要紧。”

  我说:“正是,快给萨帝鹏止血。”边说边去掏急救绷带,准备先给他胡乱包两下,然后赶快抬回去救治。

  胖子伸手一摸萨帝鹏的颈动脉,叹道:“别忙活了,完了,没脉了,咱们还是晚了一步。”

  我气急败坏地一掌拍在棺木上:“他娘的,这回去怎么跟他们的父母交代,还不得把家里人活活疼死。”

  没想到我这一巴掌拍在棺木上,萨帝鹏倒在地上的尸体,忽然像触电一样突地坐了起来,两眼瞪得通红,指着精绝女王的棺椁说:“她……她活……了……”

  我和Shirley杨及胖子三人都吓了一跳,刚才明明摸萨帝鹏已经没脉了,怎么突然坐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在兜中抓了一只黑驴蹄子想去砸他,却见萨帝鹏说完话,双腿一蹬,又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这回像是真的死了。

  我不由得抬头一看,昆仑神木的棺盖不知在什么时候打开了一条缝。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胖子和Shirley杨也不知所措,三个人手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

  是祸便躲不过,既然精绝女王的棺椁打开了,这摆明了是冲着我们来的,胖子端起枪瞄准女王的棺椁,我紧紧握着工兵铲和黑驴蹄子,就看里边究竟有什么东西出来。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转了七八圈,女王是鬼还是粽子?是鬼便如何如何对付,是粽子便如何如何对付,石梁狭窄,施展不开,如何如何退回去,这些情况我都想了一遍。

  但是除了盖子挪开了一条缝之外,那棺木却再无任何动静,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不管女王的棺木有什么动静,先从石梁上退回去再作计较。

  其二是以进为退,直接上去把棺板打开,无论里面是什么怪物,就用工兵铲、黑驴蹄子、突击步枪去招呼她。

  我的头脑中马上作出了判断,第一条路看似稳妥,却不可行,这石梁上肯定潜伏着某种邪恶的力量,萨帝鹏和楚健离奇的死亡,就是最好的证明。而这种魔鬼般的神秘力量,正在伺机而动,它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干掉我们这些打扰女王安息的人。

  如果我们立刻返回的过程中,走在这狭窄的石梁上遭到突然袭击,根本无处可避,这时候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希望这无底洞上的石梁,不会变成我们的绝路。

  我看了看胖子和Shirley杨,三人心意相同,互相点了点头,都明白目前的处境。虽然暂时什么都没发生,却已经形成了背水一战的局面,只有开棺一看,先找出敌人,才能想办法应对。

  胖子把突击步枪递给Shirley杨,让她准备随时开枪射击,随后往自己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示意让我和他一起把棺盖推开。

  由于棺上缠着几道人臂粗细的铁链,不能横向移开棺盖,只能顺着从前端推动,棺材自己露出的那条缝隙,也是在前端。

  我压制住内心不安的情绪,和胖子一起数着一二三,用力推动棺板,这昆仑神树的树干制成的棺材,没有过多人为加工的痕迹,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样,树皮还像新的一样,如果不是它自己移开一条细缝,还真不容易看出来哪里是棺盖。

  棺盖并没有多重,用了七分力,便被我们俩推开一大块,我们都戴了防毒面具,闻不出棺中是什么气味。只见一具身穿玉衣的女尸,平卧在棺中,除此之外,棺中空空如也,什么陪葬品也没有。

  女尸应该就是精绝女王了,她脸上戴着一张黑色的面具,瞧不出她的面目,身体也没有露在外边,看不清尸骨保留的程度如何。

  这就是那个被传说成妖怪、残暴成性的精绝女王?我心中暗骂:“他娘的,死了还要装神弄鬼蒙着脸。”

  胖子问我道:“老胡,你说楚健他们的死,是这女王在棺中搞的鬼吗?他妈的,把她的面具揭掉,看看她究竟是西域第一美人,还是妖怪。”

  我说:“好,我也正想看看,你来揭开她的面具,我准备着,用黑驴蹄子塞进她嘴里去,她便真是妖怪,也教她先吃咱一记僻邪驱魔的黑驴蹄子。”说罢握了黑驴蹄子在手,作势准备要塞进女尸口中。

  胖子挽了挽袖子,探出一只手,“噌”地扯掉了精绝女王尸体上的面具。

  精绝女王的脸露了出来,黑发如云,秀眉入鬓,面容清秀,双目紧闭,脸色白得吓人,除此而外,都跟活人一般不二。

  在此之前,我曾经无数次地想象过这位女王究竟长什么样,或胖或瘦,或金发碧眼,或高鼻深目,但是让我想一百万次,我也不会想到女王原来长得是这样,因为……

  我和胖子同时“啊”了一声,谁也没想到,这女王竟然长得同Shirley杨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我不知该如何是好,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转头想看看站在身后的Shirley杨是什么反应,谁知转头一看,先前端着枪站在后边掩护我们的Shirley杨踪迹全无。

  难道这棺里的尸体不是女王,而就是Shirley杨本人?我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阵阵绝望刺激着大脑的皮层,伤心、害怕、紧张、无助、疑惑,多种复杂的情绪,同时冲进了我的大脑,一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们的对手太难以捉摸了,我们简直就像是案板上的肉,是煮是炖,是炒是炸,全由不得自己了,完全地被玩弄于股掌之间,我们甚至不知道对手是什么。

  就在我不知所措之时,忽然觉得身旁刮起一股阴风,好像有一个阴气森森的物体正在快速地接近,我心道“来得好”,举起工兵铲回手猛劈,感觉砍中了一个人,定睛一看,胖子的半个脑袋被我劈掉了,鲜血喷溅,咕咚一下倒在地上,眼见是不活了。

  我呆在当场,我究竟做了什么?怎么这么冒失,难道我真被那妖怪女王吓破了胆?竟然把我最好的兄弟砍死了,这一瞬间心如死灰。这回可倒好,考古队九个人,不到一天的工夫,接连死了五个,就连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胖子,几十年的交情,被我一铲子削掉了脑袋。

  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也许我这条命早在昆仑山和云南前线的时候,就该送掉了,也免得我误杀了自己最好的同伴,就算我死了,到得那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胖子。

  我万念俱灰,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一样,只觉得从头到脚如坠冰窟,只有一死了之。从腰间拔出匕首,对准自己的心窝,一咬牙就刺了下去。

  刀尖碰到皮肉的一瞬间,耳中突然听见两声枪响,一发步枪子弹击在匕首的刀刃上,把我手中的匕首打落在地。

  四周忽然间变得雾蒙蒙的,什么也瞧不清楚,是谁开的枪?我心神恍惚,越琢磨越不对劲,所有的逻辑都颠倒了,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喊:“老胡,快回来,快往回跑。”

  这声音像是在黑夜中出现的一道闪电,我虽然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却本能地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他娘的莫不是中了妖法?

  想到这我用牙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全身一震,发现自己正身处石梁的中间,并没有站在女王的棺椁前,石梁尽头的棺木完好无损,棺上的尸香魔芋正在绽放,原本卷在一起的花瓣都打了开来,露出中间的花蕊,像个雷达一样对着我。

  而石梁的另一端,站着两个人,是胖子和Shirley杨,他们急得蹦起多高,正拼命喊我,他们没死吗?

  胖子拎着枪大叫:“老胡,你他妈的神经了,快回来啊!”

  我无暇细想,甩开脚步,奔了回来,一把扯掉头上的防毒面具,把口中的鲜血吐了出来,这时候我头脑才恢复正常。

  我问胖子他们我刚才究竟怎么了,胖子说:“我操,你他妈的差点把我吓死啊,你不是想过去抢救萨帝鹏吗?你刚走到石梁的中间,忽然回头,也不知道你怎么了,跟梦游似的,抡着工兵铲一通乱砸,然后又比比划划地折腾了半天,我们怎么喊你你也听不见,然后你拿着匕首要自杀,我想过去阻止你,又不赶趟了,只好开了两枪把你手中的匕首打落。你小子是不是失心疯了,还是被鬼附体了?”

  我回头望了望那道狭长的石梁,这时把前因后果一揣摩,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那妖花尸香魔芋制造出来的幻觉,他娘的,它是想引我自杀!

  尸香魔芋,我想它不仅是通过它所散发的香气,对人的心智进行干扰,更厉害的是它的颜色,只要离近了看一眼便会产生幻觉。

  难怪精绝女王的棺椁附近没有任何防卫的机关,原来这株魔花便是最厉害的守墓者,任何企图接近女王棺椁的人,都会被尸香魔芋夺去五感,自己被头脑中的记忆杀死。

  看来我们面前这条悬在无底巨洞上的石梁,便是尸香魔芋所控制的范围,一旦踏上石梁,就会产生幻觉。

  想必以前曾到过这里的探险家盗墓贼们,都和楚健、萨帝鹏一样死得不明不白,恐怕他们到死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还好Shirley杨多长了个心眼,没有让胖子过去拉我,否则我现在已经死在石梁上多时了。我越想越怒,恶狠狠地大骂精绝女王的老母,抄起枪来对着远处棺椁上的尸香魔芋打了几枪,子弹射在魔花的枝叶上,就如同打进了糟木头,连大洞都没打出一个,更没有任何反应,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得作罢。

  萨帝鹏倒在石梁尽头的棺木旁,鲜血流得满地都是,看来已经没救了,但是总不能把他的尸体就这么扔下不管,还是得想个办法过去把他抢回来。

  我同Shirley杨、胖子商量了几句,苦无良策。陈教授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却兀自昏迷不醒,叶亦心在他身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目前我们所面临的局面,当真是乱麻一般,让人无从着手。

  胖子说:“老胡,我倒有一条妙计,可以干掉这魔花。”

  我问他:“那尸香魔芋恁地厉害,你能有什么办法?”

  胖子说:“虽然厉害,却不算难对付,它不过是干扰视听,把接近它的人诱向死亡。你们过去的时候都带了防毒面具,仍然着了它的道儿,这说明它并不是只通过散发出来的气味置人死地,用眼睛看它一看,就会被它迷惑,分不清真假,故此无从下手。我的妙计是,咱们不去看,把眼睛蒙上,趴在地上摸索着爬过去,把那花连根拔了如何?”

  我说:“也好,你快快蒙了眼爬过去,我们在后边替你观敌僚阵呐喊助威。”

  Shirley杨道:“不行,除了陈教授知道一点尸香魔芋的常识之外,咱们大家都对它一无所知,你们又怎么能肯定尸香魔芋是通过五感来催眠的呢?这魔鬼之花实在太过邪门,万一判断失误,很可能就要死在石梁之上。”

  胖子说:“要依你这么说,就把萨帝鹏的尸体丢下不管,咱们脚底抹油,立马开溜?”

  我说:“就算是走了,也不能便宜那尸香魔芋,咱们这不是有这么多黄色炸药吗,我去把石梁炸断,让那魔花摔到地洞深处去。”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正争执不下,忽见远处萨帝鹏的身体好像剧烈地动了一下,我们连忙停止争论,全神贯注地观看石梁那边的情况。

  强光探照灯一直是保持着比较低的角度,是为了让人从石梁上走回来的时候,不被灯光刺到眼睛,这时我把探照灯的角度稍稍提高,以光柱照准远处的萨帝鹏。

  萨帝鹏的身体滚了一下,似乎被什么东西拖拽,正不断地被拉向石梁下的黑洞,正待细看,那强光探照灯却闪了两闪,就此熄灭,也不知是接触不良还是没电了,整个山洞中立刻陷入一团漆黑之中。

  现在正是紧要关节之时,我使劲拍了拍探照灯,仍然没有亮起来,我急忙让胖子把备用电池拿来。

  胖子说:“没备用电池了,探照灯的两套备用电池都在骆驼队那里,咱们进城时候装备太沉,你不是让大伙轻装吗,多余的东西都没带。”

  Shirley杨打亮了一支冷烟火,四周亮了起来,黑暗中的光明,哪怕只有一点,也会让人感到心安,但是远处仍然看不到,究竟是什么东西把萨帝鹏拖走的?这个大洞里还有其他的生物?

  黑暗中只听那个无底深渊的石壁上,窸窸窣窣响成一片,这声音不大,像是什么动物在蠕动着爬行,而且数量之多,无法估量。

  我想起那些令人不寒而栗的怪蛇,急忙让胖子快去背起陈教授,不管那洞里出来的是什么,毫无疑问那东西绝对是不友好的,咱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冷烟火的照明时间有限,我们都取出了狼眼手电照明,胖子背起陈教授,Shirley杨拉着双腿发软的叶亦心,众人寻准了方向,便向来路退了回去。

  这时四周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Shirley杨举起照相机,连续按动快门,闪光灯咔嚓咔嚓连连闪烁,一瞬间四周被照得雪亮,借着闪电般雪白的光芒,只见四周爬出无数黑鳞怪蛇,有大有小,最小的只有十几厘米长,最大的将近一米,头上都顶着个黑色肉瘤,有的显然已经发育成熟,那大肉瘤已长成了巨大的黑色眼球状。

  群蛇头顶的黑眼,对光线异常敏感,被闪光灯一照都纷纷后退,但是数量太多,成千成万,又从地洞中不断地涌出,堆积纠缠在一起,来时的道路已经被堵得死死的,无法逼它们闪出一条道路。

  相机的闪光灯和手电的光线虽然可以暂时抵挡蛇群,却是个饮鸩止渴的法子,一旦相机能源耗尽,都不免被蛇咬死。

  黑蛇越来越多,我们进城时携带的一桶固体燃料在神殿中就用光了,现在无计可施,只有一步步地后退。

  四处都爬满了黑蛇,此刻火烧眉毛万分危急,胖子忽然指着身后数米远的山体叫道:“这边有个小山洞,先进去避避再说。”

  我回头一看,原来不是洞,只是山腹中年深日久裂开的一条山隙,仅有一人多高,不知里面的深浅,但是情急之下,也只得退到里面支撑一时,然后再另图良策。

  当下拖拽着不能行走的陈教授和叶亦心,快速退进了山体的缝隙之中,这里上边窄下边宽,里面还很深,脚下也是裂开的缝隙,不过地上仅有几厘米的宽度,人踩在上面,不会担心掉到地缝中去。

  Shirley杨的心理素质极好,身处绝境也并不慌乱,一看这山隙中的形势,身后数米远有个横向的大裂缝,心中便有了计较,对我说:“能不能先把入口炸塌,挡住蛇群的冲击。”

  这时有几条黑蛇已经爬了进来,正准备飞起来咬人,Shirley杨按动相机快门,黑蛇被相机的光芒一闪,都急忙回头闪躲光线,胖子出手如电,工兵铲专照着蛇头去砸,随后用铲子一扫把死蛇扫出洞外。

  我想起郝爱国死亡时的样子,心想就算被炸死活埋也好过被毒蛇咬死,急忙取出几包黄色炸药,这时候根本来不及计算炸药用量,只能凭着当过几年工兵的经验,随手插上雷管,让胖子等人快向前面那条横向的山体缝隙深处跑。我启动了炸药,边退边用枪射击爬进洞口的黑蛇,退了几步,与Shirley杨等人挤在一个转弯处。

  我刚要让他们把嘴张大了,堵住耳朵,小心被震聋了。

  话还没说完,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闷雷般在山洞中回荡,碎石和爆炸的气浪一起冲了进来,我们虽然躲在转弯的地方,避开了直接的冲击,仍然被爆炸的冲击气流撞了一下,感觉胸口像是被人用重拳击了一下,双耳鸣动,满脑子都是嗡嗡声,什么也听不见了。

  胖子对我张着嘴说了些什么,我根本听不着,我一字一字地对他大喊:“炸———药———好———像———放———得———多———了———点!你———们———没———事———吧?”这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发出声来,距离爆破点太近,山隙中又十分拢音,我的耳膜都被冲到了,自己扯着脖子喊出来的话连自己都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