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二十七章 宝藏

  闸门后是条向下的狭长坡道,坡度极陡,Shirley杨扔下去一支冷烟火,滚了许久方才到头,在冷烟火停住的地方,它的光线已经小得瞧不清楚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这真是墓道,未免也太长了,附近没有尸体,如果这条坡道有机关埋伏,那么以前曾经进来过的那些人,一定会留下些什么痕迹。

  纵然如此,我们也不敢稍有大意,走错一步都有可能粉身碎骨,我边走边仔细观看周围的环境,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但是究竟哪里不对劲,却想不起来。

  Shirley杨对我说:“你有没有看出来,这里没有老鼠的踪影。”

  我点点头,说道:“正是,我刚才就觉得不对劲,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里闸门半开,又有石桥相连,那地宫里的老鼠如此众多,怎么这里半只也看不到?……不单是看不到老鼠,地上连老鼠屎和老鼠毛都没有。难道那些老鼠凭着它们动物的本能,感觉到这里是一处充满危险的禁地?”

  Shirley杨却没有答话,又向下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对我说:“你可不可以讲实话,你是不是做过盗墓的事?”

  我万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由于这次同行的这些人,都是从事考古工作,考古和盗墓虽然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差不太多,但毕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可以说是水火不相容,我这事极是机密,她是如何得知?

  Shirley杨见我不说话,便说道:“我也只是猜的,突然想到了便问你一句,我想你懂这么多早已失传的风水秘术,对各种古墓一点都不陌生,似乎比自家后院还要了解,倒真有些像是做盗墓行当的。”

  我心中暗骂:“臭女人,原来是乱猜,差点把我心脏病吓出来。”

  表面上我却故作平静,对Shirley杨说:“我这是家传的本领,我祖父在解放前,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风水先生,专门给人指点阴宅。我爹当了一辈子兵,没学会这套东西,我也只是有点业余爱好。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吗,就是喜欢钻研,雷锋同志的钉子精神,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钻研……”说到后来,我就把话题岔开,避免再和她谈风水盗墓一类的事情。

  我们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了坡道的尽头,这里却无路可行,四周空间异常广大,唯独脚下无路,坡道下是个平台,平台上立着数百尊巨瞳石人像,平台边缘都是陡峭的山壁,向上看,看不到头顶,全是一片漆黑。

  前面是个巨大无比的地下空洞,看不出究竟有多大,能照二十米的聚光电筒根本照射不到尽头,莫非是走到头了?不过细看这平台四周,又完全不像是天砖甬道壁画中描绘的那个地下洞窟。

  Shirley杨说:“可能女王的棺椁还在下面,在她被安葬之后,精绝人就把与这里连接的通路毁掉了,这样就没有人可以去打搅女王的安宁了。”

  我笑道:“那正好,咱们就此回去……”话未说完,就见Shirley杨取出三枚冷烟火,分别扔下平台,她是想看看下面有多深。

  我们两人趴到平台边向下张望,只见冷烟火就掉在下边不远的地方,原来这平台的落差不大,只有三十来米。

  借着烟火的光亮,看到下面是一大片平地,地上堆着小山一样的各种金银器皿、珍珠宝石、钻古玉髓,我惊道:“他娘的,原来这些好东西都在这里了,看来盛敛精绝女王的棺椁一定也在下边。只是无路下去。”

  这时Shirley杨在平台的一端找到了一条绳梯,绳梯挂在平台突出的一块大石上,从平台的侧面垂了下去,两端都扣着老式安全锁。

  Shirley杨说:“这可能是以前来过的探险家们留下的,绳梯虽然坚固,毕竟年头多了,咱们先回去石桥那边取咱们自己带的绳梯。”

  我说:“这样做当然是简单,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下边有这么多玉器珠宝,为什么先前到过这里的那些探险家没有把它们带走,那些外国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好听点是探险家,说不好听了就是来咱们中国偷东西的贼,要知道,贼不走空。”

  Shirley杨说:“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说,他们绝不会入宝山空手而归,之所以这些财宝原封不动地放在这里,是因为下边有什么机关猛兽之类的陷阱。”

  我说:“没错,就是这意思,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看上去越简单的事,往往做起来越复杂。你还记得安力满说过黑沙漠中有个古老的诅咒吗?无论是谁,拿了黑沙漠中的财宝,他就会同这些财宝一起,永远地被埋在黑沙漠里。”

  Shirley杨说:“这个传说在《大唐西域记》里面也有记载,那座被埋在黑沙漠中的城叫作竭罗迦来。我觉得这个诅咒不是问题,陈教授他们都是考古人员,不会随便动这些东西的,我最担心的就是你那位胖搭档,你可得看好了他。”

  我怒道:“你这话怎么说的,和着我们俩长得就像贼?我告诉你我们人穷志不短,我可以用我的脑袋担保,只要我说这里的东西不能动,我那哥们儿就绝对不会拿。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想当初庚子年,八国联军来中国杀人放火,抢走了我们多少好东西。这八国里有你们美国吧?你们有什么资格觉得我们像贼?”

  Shirley杨气得脸都白了:“这么说你看我倒像贼了?”

  我一想她怎么说也救过我,我刚才的话确实有些过火了,只好忍着性子赔了个不是,二人便又顺着原路返回,这次谁都不再说话,气氛沉闷得吓人

  陈教授等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见我们终于返回,忙问详情。我在暗河中打了一壶水,边喝边把下面的情况描述了一遍,Shirley杨又补充了一部分。

  陈教授和他的学生听说下边果然别有洞天,胖子闻听下边有大批的陪葬品,都喜不自胜,哪里还等得了,立刻就动身进了古墓的闸门。

  我走在最后,进去的时候,我摸了摸那道千斤闸,这他娘的要是掉下来,谁也出不来了,不过有这么多炸药,也不用担心了,想到此处,便觉安心不少,一低头,走进了墓道。

  众人在平台上忙碌着准备绳梯,我估计到了这种时候,我劝他们也没用,只好嘱咐胖子千万别拿下边的东西,什么狗屁诅咒我倒不相信,但是不能让Shirley杨抓住把柄,咱得给国人争光啊。

  胖子说:“老胡你就放心吧,咱好赖也是条汉子,不能跌这份儿,这回不管是有什么,我一个老鼠毛都不拿。”他想了又补上一句:“要拿就等下回来了再拿。”

  绳梯放好之后,我仍是作为尖兵,头一个下去。我见这附近没有老鼠的踪影,初时认为下面可能会有那种黑色怪蛇,所以老鼠们不敢下来。但是我下去之后,发现这里死一般的寂静,别说老鼠毒蛇,连只小小的虫蚁也没有。附近岩壁上钉有不少青铜的灯台,都制成灯奴的形状,双膝跪倒手托宝盏,盏内的灯油早已烧干,这些铜灯一盏挨一盏,根本数不清有多少,随便拿出去一盏到市面上,凭这工艺,这年代,这出处,这历史,绝对值大钱。

  站在大堆的财宝之上,心旌神摇,要硬生生地忍住,没点定力还真不行,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去看那些好东西,尽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吹响哨子,上面等候信号的人陆续从绳梯上攀爬而下。

  每一个下来的人都被这堆积如山的珍宝惊呆了,如此之多的奇珍异宝,都是当年精绝从西域各国搜刮而来的,就连陈教授都无法一一叫出这些珍宝的名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哪一件都是价值不菲。

  胖子看得两只眼睛发直,早把在平台上对我的保证忘到了脑后,伸手就去抓最近处的一只玉酒壶。

  我赶紧把胖子拉住,小声对他说:“你他娘的说话怎么跟放屁似的,不是说好了不动这里的东西吗?”

  胖子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真他妈怪了,刚刚我这只手不听使唤了,我心里说别动别动,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我说:“别找借口了,我看你就是主观上见财起意,别在这站着,赶紧往前走。”说完我转头看了看Shirley杨,她正和楚健忙着搀扶从绳梯上爬下来的教授,没有注意到胖子的举动。

  我问楚健:“你小子怎么也下来了,不是让你在平台上照看叶亦心吗?”

  楚健说:“大哥,我想看看这下边的古墓,就看一眼我就回去。”

  不仅是他,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精绝女王的棺椁,传说得神乎其神,虽然可能有危险,但是到了这里,谁都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特别是这些专门做考古的人。

  陈教授刚从绳梯上爬下来,累得气喘吁吁,对我说:“让他们看看吧,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长长见识也是好的。不管那女王曾经有多厉害,现在她已经死去两千年了,她统治的国家,也在她死后被奴隶们攻陷,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咱们大家只要牢牢记住考古工作者的原则就行了,千万不要损坏这里的任何物品。”

  我一想也是,反正那女王死了,就算她有什么妖法也施展不得了。以前那些在这古墓中遇到危险的人,大概都是被这些珍宝迷了心智,所以永远都走不出去了,看来这些陪葬品就是最大的陷阱,只有尽量不去看,才能克制住自己贪欲。

  精绝女王一生有这么多的传说,权倾西域,到头来还不免一死,可见世事如棋局局新,从来兴废由天定,任她多大本领,也难以逃脱大自然的规律。

  这时叶亦心也在萨帝鹏的协助下,顺着绳梯下来,众人摸索着向前走,四周全是漆黑的山岩,看这样子难道是到了扎格拉玛山的山腹之中了?

  这处大山洞的空间太大,无法看清楚周围的地形地貌,这种场合下,我们一直没舍得用的强力照明装备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这是一种总重量达八公斤的手提式探照灯,采用超高压球形氙灯,纯铂镍反光镜,照射范围在无介质干扰空间可达2.5公里。这东西耗电量很大,不能长时间使用,所以我们一直没舍得用。

  我把探照灯组装起来,胖子把腰带电池卸下来装进灯后的电池仓,深度近视眼萨帝鹏好奇地去看灯口,Shirley杨把他拉开:“小心点,这灯光线太强,一百米之内能导致人眼暴盲,别在前面看。”

  我三下两下装好了强光探照灯,让大伙都站到探照灯后边,打开开关,一道凝固般的光柱照了出去,四下里一扫,就将周围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这确实是扎格拉玛山的底部,头顶和四周都是黑色的山石,堆满陪葬珠宝的地方是一处断崖,断崖上除了这些殉葬品之外,还有无数高大的巨瞳石人像,断崖下是个圆形大洞。

  和神殿通道中壁画所绘完全一样,直径在千米左右,绝不是人工能挖出来的,环绕着这处深不可测的地洞,人为修筑了一条螺旋向下的台阶。

  用强光探照灯照下去,这台阶在洞壁上转了数匝,便就此断绝,看来人工已至极限,最深也只能下到那里,再用探照灯往下照,则深不见底。洞下呼呼地冒着阴风,一股巨大而且黑暗的压迫感,使人不敢再往下看,如果再看下去,说不定心神一乱,就会身不由己地跳下去。

  Shirley杨说:“这一定就是精绝国的圣地,鬼洞族这个名称,可能就从此而来。鬼洞……鬼洞……下面连着哪里呢?”

  我见了这么大的一个洞穴,心里也冒出一丝寒意:“鬼洞说不定是连着地狱,他娘的,看着真让人眼晕啊。”

  陈教授说:“哎,胡老弟你也是当过兵的人,怎么还信鬼神之说?我看这个大洞一定是大自然的造化,正所谓鬼斧神工啊,两千年前的古人一定把它当作神迹了。”

  胖子用探照灯照到一处,大呼小叫地让我们快看,只见探照灯光柱停在大地洞洞口的中间,那里有一处悬在半空的石梁,那道石梁又细又长,从山崖上探出,刚好延伸悬挂到地洞上方的位置。

  最关键的是石梁的尽头,摆放着一段巨大的木头,这木头直径有两米多,像是一段大树的树身,被直接截下来这一截,没有经过任何加工,树干上的枝叉还在,甚至还长着不少绿叶。

  圆木树干上捆了十几道大铁链,连接着石梁,把巨木固定在地上。更奇特的是这段木头上生长着一朵绿色的巨大的花草,那花的大小如同一个大水桶,口小肚粗,花瓣卷在一起,通体翠绿,四周各有一大片血红色的叶子,在木头上生了根,它的枝蔓同大铁链一起紧紧地包住那段木头。

  我大吃一惊:“这木头……是昆仑神树啊!曾听我祖父说过棺木的材料,最好的便是阴沉木的树心,还有一种极品中的神品木料,极少有人见过,那便是只在古书中有记载的昆仑神木。传说昆仑神木即使只有一段,离开了泥土、水源和阳光,它仍然不会干枯,虽然不再生长了,却始终保持着原貌,如果把尸体存放在昆仑神木中,可以万年不朽。难道那精绝女王的尸体,就在这昆仑神木中?”

  Shirley杨的声音也有点发颤:“不会错,这就是昆仑神树制成的棺椁。古籍中说这树和昆仑山的年代一样久远,当年秦始皇都想找昆仑神树做棺椁,想不到这精绝女王好生了得,恐怕历史上再没有人比她的棺椁更贵重了。”

  众人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便要动身过去仔细观看,陈教授想拦住众人,他似乎有要紧的话说,结果情急之下,脚底踩到一块碎石,扭伤了脚脖子。

  我们只得又回去把教授扶起来,他这一下崴得不轻,再也无法行走,只能坐在地上说话:“千万不可轻易过去破坏了那些东西,你们难道没看见棺木上那朵奇花吗?”

  胖子说道:“陈老爷子你说那是朵花吗?长得这么怪,我还以为是个超大的芋头。这棺上怎么会长植物?莫非把那女王当种子埋进神木,她就发芽开花了不成?”

  陈教授揉着受伤的脚踝说:“你可知这花的学名叫作什么?叫作尸香魔芋,是极珍惜的植物,世上恐怕仅剩下这一株了,而且这种植物十分危险。”

  “尸香魔芋?!”我们闻听此言,心里打了个突,包括Shirley杨在内,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奇花异卉,这名头倒是不俗,就请陈教授解说详情。

  陈教授说:“我当年研究古西域文明,曾经在一些残存的古壁画和史料中看到过,尸香魔芋本生长于后月氏国,曾经过丝绸之路流入中土,只因水土环境不适,就此绝迹。这尸香魔芋可以生长在古墓中,据说能保持尸体不腐不烂,还能让尸体散发芳香,极是珍贵。古西域文明具有强烈的神秘色彩,宗教繁杂,神话传说和史实混为一体,非常不好区分,我本以为这是上古传说,不足为信。”

  Shirley杨看了看远处石梁上的奇花,又问教授:“既然是如此神奇的花卉,您为何又说它很危险呢?”

  陈教授说:“我适才所说,只是它的一部分特性,传说尸香魔芋中附有恶鬼,它一旦长成之后,活人就不可以再接近了。难得有昆仑神木制成的棺椁,上古魔花尸香魔芋才能生长在这里。”

  我一生经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遇到现在这么神奇诡异的棺木和恶鬼之花,便对陈教授说:“这可奇了,在这扎格拉玛山的山腹中,也没有光合作用,还能生长植物,这些神秘的东西同那女王的身份果真十分吻合,都是些不符合自然界法则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