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二十六章 天砖秘道

  我见那暗道已经开启,松了一口气,用手电筒向暗道中照了照,有一条黑石修筑的石阶,斜斜地通向下面,手电筒的照射范围有限,再深处便看不到了。

  胖子挥手把在神殿门口等候的五个人招呼了进来,众人见打开了暗道都对我的分金定穴法赞不绝口。

  这时天已过午,我谦虚了几句,就让大伙收拾收拾,尽量轻装,先到神殿外喝点水吃几口干粮,这条暗道还不知要走多远,准备充分了再进去。

  吃干粮的时候,萨帝鹏好奇地问我,是怎么找到暗道的,也太准了。

  我对他说:“一看那十六根大石柱的排列便知,这暗道的布置是古时传下来的巨门阵法,为什么叫巨门呢?就是说这种机关,多半是用在通道门户上的,这些数术都是由洛数① 以及天上的星斗排列演变而来。这里面的奥秘可深了去了,跟你说你也听不懂。”

  众人稍事休息,便由我带领着下了神殿中的暗道。在入口的下面,发现了一个石头拉杆,可以用来从下面打开这块地砖。这些机关设计精巧,隔了将近两千年,机括依然可以使用,而且构造原理都迥异寻常,虽然用到了不少易数的理念,却又自成体系,如果这些都是那位精绝女王发明的,那她肯定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

  初时我们担心暗道里有机关,下行的时候小心翼翼,各自拉开了距离缓缓而行,待下到石阶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条宽五米,高三米左右的甬道。

  甬道四周不再是漆黑的石头,都由西域天砖① 堆砌,头顶砌成圆拱形,壁上尽是古怪鲜艳的壁画。

  那画上出现最多的就是眼睛,大的小的都有,睁着的合着的,有的只画了眼球,有的还有眼皮和眼睫毛。精绝人视眼睛为图腾,这条甬道通着神殿,又绘有如此众多的眼睛,想必只有神职人员和女王那样的统治者才有资格进入,可能从建成之后也没用过多少次。

  这条甬道非常封闭,空气不流通,壁画的色彩如新,没有丝毫剥落,使陈教授等人看得激动不已。

  陈教授说远在十九世纪前期,被外国探险家发现的那些新疆古城遗迹中,也有大量壁画,几乎全部是宗教题材的,可惜那时候政府没有加以保护,都遭到了彻底的洗劫,流失到了国外。想不到这里竟然还能看到保存如此完整的,而且又是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古老最神秘的精绝壁画,这足以震惊整个世界。

  我听教授如此说,就想到那女王是妖怪的传说,这座古城诡异无比,倘若真有妖怪,也许可以从这壁画中找出一些线索,万一真碰上了也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于是打着手电一幅幅地观看那些壁画。

  然而所有的甬道壁画中,完全没有精绝女王的身影,画中的内容都是一些仪式,有的画着一只玉石眼球放出光芒,上空便出现了一个黑洞,洞中落下来一只巨眼般的肉卵。

  有的画着无数黑色怪蛇从肉卵中爬出,噬咬着几个被绑住的奴隶,奴隶们痛苦地挣扎。

  还有的画着黑色的山峰,山上爬满了黑蛇,周围群兽都跪倒在地,向山上的怪蛇磕头。

  这些场景中有些我们曾经见到过,在此对照壁画上描绘的情形,更加证实了陈教授的判断,这种头上长个黑色眼球的怪蛇,一直被精绝人视为守护神兽般,他们懂得如何召唤驱使这些蛇兽,还经常用活人向蛇兽献祭,想不到精绝古国埋在沙海下千年之久,这些怪蛇竟然还存在于世间。

  我们边走边看,在最后一幅画前停住了脚步,这幅壁画上是一个巨大的洞窟,一道细长的阶梯,绕着洞壁盘旋向下。

  Shirley杨对陈教授说:“您看这个洞窟和鬼洞族名称的由来,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陈教授说:“很有可能,看这洞壁上螺旋一般的楼梯,小得像条细线,和这个大洞完全不成比例,这么个直上直下的大地洞,绝不是人力能挖掘出来的,难道这便是鬼洞?”

  我记得曾经听他们讲过,传说鬼洞一族来自地下,当时听了也没多想,认为纯粹是古代人扯淡,现在看了壁画,心中起疑,这些壁画中的事物,我们有些曾经亲眼目睹,看来并不是故弄玄虚画出来唬人的,说不定在精绝古城的深处,就真有这么个大洞。

  胖子笑道:“世界上要真有这么个大洞,岂不是通到地球的另一端了?以后要想出国省事了,甭坐飞机,直接从这个大地洞里跳下去,不一会儿就到美国了。”

  Shirley杨对胖子的胡言乱语听而不闻,又问陈教授:“鬼洞族的巨瞳石人像,很可能就是他们的本来面目,他们如果真来自地下的黑暗世界,那就可以解释他们对眼睛的推崇了。”

  陈教授说道:“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个巨大的洞窟,就是鬼洞文明中一再出现的异界,也就是你所说的虚数空间,这很可能是一个实体。古时候,鬼洞人发现了这个巨大的洞窟,他们无法解释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地下洞穴,竭尽所能,又无法下到洞窟的底部一窥究竟。古人崇尚自然界的力量,他们也许就将这个巨大的洞窟当作神迹,进行膜拜祭奠,他们希望自己的眼睛更加发达,能够看清洞底的情况。有少数人自称自己的眼睛能看到洞底的世界,他们就被尊崇,成为了部族的统治者或者神职人员,由于他们的权力来源于眼睛,所以就把眼睛视为力量的来源。”

  胖子听了教授的话,大为心折,竖起大拇指赞道:“行啊,老爷子,就凭一幅画您就瞧出这么多名堂来,还侃得头头是道,说得跟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您要是去练摊儿,准能侃晕一大片,卖什么火什么。”

  陈教授没心情跟他说笑,随便应付道:“我也只是主观上的推测,做不得准的。咱们出了暗道去看看到底有没有这么一个大洞穴,还是要眼见为实。”

  不知为什么,我一听他们讲地下洞穴,就想起在昆仑山地底见到九层妖楼的往事,那次我失去了好几个战友,从那以后我对深处地下的洞穴多了几分畏惧的心理。我很担心考古队中的人再出现什么意外,若不是必须进入地宫寻找水源,我真想就此拉着他们回去,既然这次沙漠考古已经取得了重大成果,也不差那个地洞了。

  我对教授说:“千金之躯,不坐危堂。你们都是在社会上有地位的人,没必要去冒险,等咱们找到地宫里的水源,补充之后,就该回去了。既然已经寻到了精绝古城,咱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您写份评估报告交给上级有关部门,剩下的事以后让政府来解决就好了。”

  陈教授摇了摇头,却没说话,他毕生都想一探鬼洞文明的奥秘,已经到了这里,心痒难耐,如何肯答应,况且Shirley杨也一直认为她父亲的那支探险队曾经到过精绝古城,不找到最后她不会甘休,他们是说什么也不会回去的。

  我无奈之余,只得跟着他们继续向前走,心想反正我已做到仁至义尽,该说的都说了,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我也问心无愧了。

  甬道并不算长,尽头处也没有台阶,只有一根石柱,没有任何门户,难道这神殿下的甬道是条死路,只是为了绘上那些祭祀仪式的壁画而已?

  胖子四下瞧了瞧,转身对我说道:“老胡,这回你还有招吗?没招就上炸药吧。”

  我说:“你除了暴力手段还有点别的吗?动动脑子,先看看再说,我估计这暗门多半还要着落在这根单独的石柱上。”

  这根孤零零立在天砖甬道里的石柱,比起神殿中的那十六根大石柱小了数倍,但是造型完全一样,柱底也盘着六边雕像,空着的一边,正对着尽头处那堵窄墙。

  这就好办了,原来这透地十六龙的龙尾在此。我仍然让胖子帮手,按照《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与“寻龙令”相反的“撼龙诀”,转动石柱下的六边形石盘。

  “龙气入穴,阳只一经方敛,阴非五分不展,”以“撼龙诀”推算,其实只不过是将先前在神殿中,转动石盘的顺序颠倒了做一遍。

  我们把那石盘最后一格转完,面前的天砖墙应声而开,胖子抄起突击步枪,一马当先出了天砖甬道,其余的人等鱼贯而出。

  众人来到外边,用手电筒四下打量,虽然是在地下的建筑,四周空间宏大,雕梁画柱虽已剥落,却仍可见当年的华美气象,果真是到了地宫之中了。

  我们身处的似乎是地宫的正殿,出来的那堵砖墙出口,是在一个玉石雕成的王座之后,这道暗墙修得极精巧,在殿中完全看不出玉座后是个暗门。

  终于来到了这曾经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精绝王宫,我们为了看得仔细,使用了带在身上的一切照明设备,只见大殿的王座和地板都是玉石。天花顶上的灯盏链子也朽烂断裂了,掉在地上,各处角落中还有几只沙鼠在爬动,看来这里空气流通。除了一些玉石制品外,陶器、木器、铁器、铜器、丝织品等物都被空气侵蚀损坏得极其严重。

  对我们来讲,这种情况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既然地宫中有流动的空气,那就说明和地下水脉相通,叶亦心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忧的是地宫中的古物毁坏得比较严重,有些陶罐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一碰之下便成为齑粉,四周散落着无数锈迹斑驳的盔甲兵刃,诸如触角式弧形剑、鹤嘴巨斧、弧背凹刃刀,盔甲上有各种富有民族特色的古怪牌饰和带扣,而这些圆盾弯刀的主人连骨头都没了,仔细找也许还可以找到几个残缺的骷髅头。

  不知这里几时开始,钻进来很多沙鼠。沙鼠平时以沙漠植物的根须和沙漠地下的昆虫为食,很喜欢用硬物磨牙,这地宫里的不少东西,都被它们给啃没了。

  正殿中保存最好的就属玉石王座了,玉座最上方刻着一只红色玉眼,座身通体镶金嵌银,镂刻着仙山云雾、花鸟鱼兽等物,基座是一大块如羊奶般洁白的玉石,在以黑色调为主的大殿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胖子见此破败不堪的情形,大失所望,一屁股坐在玉座之上,拍着扶手说:“也就这个还值点钱了,剩下的直接联络收破烂的往废品回收站送吧。”

  我心想这孙子在哪都改不了这散漫的脾气,无组织无纪律,我得吓唬吓唬他,免得让Shirley杨他们笑话,便对胖子说道:“我说王凯旋同志,这座可是封建王朝的剥削阶级坐的位置,你别忘了你也是革命干部家庭出身,你坐在那里,你的原则和立场还要不要了。”

  胖子大笑:“得了吧老胡,还装政委呢?这都什么年月了还要立场,你说这玉石宝座能值一百万美金吗?……哎,这个头忒大了点,不拆散了还真不好往回搬。”

  我接着对胖子说:“你先别想它怎么往回搬了,我告诉你你还别不信,这玉座是精绝女王生前坐的,说不定她的亡灵正游荡在这地宫里,几千年来,又寂寞又孤独,正好你在这一坐,说不定就让那女王瞅见了,她肯定觉得,嘿,这大胖子真不错啊,浑身上下这么多胖肉,得了,留下当精绝国倒插门的女婿算了,没事啃两口磨磨牙。”

  这番话倒没把胖子吓着,叶亦心本来已经勉强能走,Shirley杨一直扶着她,听我一说精绝女亡的幽灵还在这地宫里,叶亦心双眼一翻又被吓晕了过去。

  Shirley杨急得直跺脚:“你们俩能不能不胡闹?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还不快来帮忙。”

  我跟胖子见又惹了祸,也不敢再斗嘴了,过去把叶亦心抬起来,放在胖子背上,让他背着,胖子刚才少说了一句,觉得不太上算,口中还接着嘟囔:“倒插门的女婿?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没文化的人,你当女王是乡下的寡妇啊,女王的丈夫,那应该叫……叫什么来着?好像不应该叫驸马吧?”

  Shirley杨见胖子还唠叨,气得忍不住说:“叫太监。”

  考古队中死了个郝爱国,气氛很压抑,这时候笑实在是不合时宜,我强行忍住,和众人一起在宽广的地宫中搜索,寻找有水源的地方。

  精绝古国地下的王宫,没有我先前想象的那么大,只有正殿颇具规模,两侧的配殿都比较简陋,前殿的大门和石阶都被沙子封得死死的,靠近前殿大门的地方,一块黑色的石顶被炸药破坏,这说明以前也曾经有人进过这地宫之中,看那石门的损坏程度和痕迹,都不是近期所为,少说也有几十年以上的历史了,很可能是那张黑白照片的主人所为,现在这个缺口早被黄沙埋没。

  看过两侧的配殿,又转到后殿,这里是王室成员休息起居之所,这里有几处玉石围栏的喷泉,不过早已干涸了。一行人边走边看,Shirley忽道:“你们听,是不是有流水声?”

  我支起耳朵倾听,果然在不远处水声潺潺,看那方位是在寝殿后边,当下众人加快脚步,循着水声来到殿后的一个山洞之中。

  山洞地势极低,向下走了很深,来到一座球场般大小的天然石洞之中,这里虽是天然,但是显然是经过人工的修整,地面十分平整,在洞中有一片小小的地下湖,湖中隆起一块凸地,如同一个湖心小岛,只有十平方米大小,平湖如镜,环绕在四周。

  我们这伙人连续一个星期,都只喝最低标准配给的水量,别说是在沙漠中了,寻常时一天只喝这么点水也够受的,这时见到清凉的地下水,都急着把头扎进去狂饮一通。

  Shirley杨拦住众人:“这水源已经废弃多年,也不知是死水活水,何况地下河流不断改道,现在的地下水,未必就和两千年前的一样,西域地下的硝磺最多,水中万一有毒怎么办,先看看再说。”

  我就近处一看,见那湖水中有数尾五彩小鱼游动,便笑道:“多虑了,这湖中有鱼,深处肯定有泉眼,是活水,不会有毒的。”

  此言一出,其余的几个人再也顾不上什么,抢至湖边大口大口地喝水,都把自己的肚子灌了个溜圆,还是觉得没喝够,直到一动就从嘴里往外流水,方才罢休。

  叶亦心有脱水症,不能直接喝大量清水,Shirley杨用食盐和了一壶水,一点点地给她服用。我们水喝得太多,都动弹不得,只能就地休息。

  我从来没觉得水有这么好喝,四仰八叉地挺着肚子躺在地上,闭目养神。这时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我好像听到远处还有水流的声音,看来这地宫中的水脉还不止这一处。我们喝水的这个小小湖泊,非常安静,在后殿中听到的水流声,是来自更远处的那个水源,那应该是条流量很大的地下河,说不定就是绕过扎格拉玛山的兹独暗河。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忽听Shirley杨“咦”了一声,声音中充满惊奇,我急忙双手撑地坐起来,问她怎么回事,Shirley杨用手指着湖心的凸地,示意让我看那边。

  陈教授等人也纷纷从地上坐了起来,众人顺着Shirley杨所指的方向看去,见到了一幅不可思议的情景。

  湖中凸地上,不知何时,已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一层青色蜉蝣虫,足有上万只之多,它们的身体逐渐变成灰白色,一只只地从外壳中蠕动着爬出,蜕壳后的虫体上似乎有很多荧光,闪闪发亮,如同漫天星光一样灿烂,虫子们舒展着刚刚得到的翅膀,再过一会儿就可以飞到天上。

  便在此时,无数的大老鼠从四面八方窜进山洞,这些老鼠一点也不惧怕人类,对我们这些人视而不见,毫不犹豫地跳进湖中,凫水而去,争相爬上湖心的凸地,贪婪地抓住刚退壳的虫子,不断送进口中吃掉,风卷残云,片刻就吃了个精光。

  我们见了这许多大老鼠在湖中游泳,看来这些老鼠一定经常在此聚餐,否则怎会如此熟练,想到这里说不出的恶心,张开嘴哇哇大吐,把那一肚子的湖水,又原封不动地吐了出来。

  群鼠吃得饱饱的,便纷纷游回岸上,四散去了。

  楚健捡起地上的碎石头,想抛出去驱赶那些走得慢的大老鼠,我把他拦住,我们家从我祖父那辈传下来的规矩,老胡家的人不许伤害老鼠,反正这些老鼠也与人无争,随它们去也就是了。

  胖子骂道:“老胡你他妈的这就叫姑息养奸,原来这水是老鼠们洗澡吃饭的地方,可他妈恶心死我了,刚才那一通猛喝,也不知道喝下去多少老鼠屎尿老鼠毛。”

  我说:“别提了行不行,越想越他娘的恶心,咱别在这待着了,换个地方。”

  这里的水我们是没人想喝了,只好继续向山洞的深处寻找地下暗河,这里别无他路,只有一条通道,流水声就是从通道的另一端传过来的。

  我们顺路前行,越走水汽越大,四壁也越来越潮湿。这条通道的两边有不少人工开凿的石室,都装着铁栅栏,上着大锁,里面有不少刑具,看样子是用来关押囚犯的,现在都成了老鼠窝了,地上黑乎乎的尽是老鼠粪。

  往山洞中的通道里边,行出数百米远,终于见到一条水流湍急的暗河横在洞口,这就是在沙海下流淌了几千年,从来都未干涸过的兹独暗河了,河水不仅流量大,而且很深,在它的尽头会同塔里木河合流。

  不过新疆沙漠中的内陆河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管河水流量多大,都无法冲出沙漠进入大海,这些沙漠的内陆河以及地下暗河,最终都会慢慢地被沙漠吞噬。

  河对岸还有另一个大山洞,中间有一座黑色石桥相连,桥身也同样是用扎格拉玛山的黑石头筑成,飞架在兹独河汹涌的水流之上。

  黑桥另一端的山洞前,有一道千斤闸,用人臂粗细的大铁链子吊起来一半,下面还垫了块巨大的石头,从闸下看那洞内,深不可测,不知是个什么所在。

  陈教授吃了一惊:“先前发现地宫的石门被人炸开,想必是有人曾经进来过。这闸门如此厚重,又在这地宫的第三层最深之处,极有可能这里面便是精绝女王的长眠之所。”

  古代西域诸国,经常把王室成员的墓葬设在城中,而不是像中原汉人那样,开山为陵,依岭修墓,这一点我们先前在西夜古城已经领教过了,那姑墨王子的古墓就建在旧城圣井之中,所以教授认为精绝女王的古墓在地宫之下,这并不奇怪。

  只是众人觉得有些太过顺利,以前也曾有探险队到过这地宫,这洞窟又不隐蔽,肯定被前人发现过,莫非是进入女王陵寝的人都死在了里面?那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难道壁画中的巨型洞窟也在里面?

  我请示陈教授的意思,进去还是不进去?

  陈教授毫不犹豫地说:“进!我必须要去看一看,精绝女王的古墓有没有遭到盗窃和破坏,如果不看上一眼,我死不瞑目,这把老骨头如果被埋在里边,也算是死得其所。我这么大岁数了,什么都不在乎,但是你们这些孩子还都年轻啊,你们都不要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

  Shirley杨正在给她的照相机装新胶卷,头都没抬,说道:“我自然也去。”她说得轻描淡写,似乎她完全没想过是否要进入精绝女王的古墓,而只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进去的问题。

  我一看既然如此,我是不能不进去了,他们两个若有个闪失,我于心何安,便让胖子留下来照顾三个学生。

  胖子一听不愿意了:“这托儿所阿姨的活怎么都归我了?你们仨进去,我不放心,要去我跟你们一起去,要不咱谁都别进去。你们放心,那里面有什么金银财宝,我一概不拿就是。”

  楚健萨帝鹏等人一听不带他们进去,急忙恳求,无论如何也想进去看看,这机会太难得了,千里迢迢穿过黑沙漠,吃了多少苦才来到精绝古城,怎么能不看看这最重要的女王陵墓呢?而且万一有什么事,也可以给大伙帮帮忙。

  这一来人人都要去,那剩下个身体虚弱、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的叶亦心怎么办?叶亦心补充了一些冷盐水,此刻已经有了些力气,对众人说:“你们千万别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我身体没问题,我和大家一起进去。”

  我一看这可麻烦了,我和胖子本事再大,也照顾不过来五个人啊,何况还尽是些老弱妇孺,也就大个子楚健还能帮我们点忙。

  我对众人说:“要不这么着吧,我先一个人进去看看,如果里面没什么危险,咱们再一起进去。要是我进去超过四五个小时还不出来,你们就别等我了,千万不要再进这古墓,赶快离开这里。”

  胖子说:“不成,要去咱俩一块去,也好有个照应。”

  我拍拍胖子的肩膀:“我一个人就行了,我命大没问题,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你还得把大伙安全地带出去呢。”

  Shirley杨说:“行了,别说得这么悲壮了,我跟你一起去。”

  我以为我听错了:“你和我一起去?别开玩笑了,要是有什么危险,我自己一个人容易脱身,你跟着去,我怕照顾不了你。”

  Shirley杨说:“还说不准谁照顾谁呢,反正不能让你自己一个人进女王的古墓冒险。”说着她把楚健手中的运动步枪拿了过来,哗啦一声拉开枪栓,看到子弹是装满的,就一推枪栓把子弹顶上了膛,她这两下子看得我暗地里吐了吐舌头,敢情也是位使枪的行家,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我们俩各自忙着收拾应用的装备,胖子悄悄对我说:“哎,老胡,我觉得她最近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劲儿啊,是不是对你有点意思?这才哪到哪就开始粘上了?”

  我笑骂:“我看你他娘的才是眼神不好,我都没看出来,你就看出来了?我对她不感兴趣,太强势的女人咱可不敢要。再说了,我们家老爷子要看我领回去一美国妞儿,还不得把我大卸八块了。”

  胖子说:“你有这觉悟就好,我真怕你找个这样的媳妇儿,她这种人仗着有俩臭钱就牛皮烘烘地谁也瞧不起,他妈的,以前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小皮鞋咯咯响,资产阶级臭思想。你可千万要顶住糖衣炮弹的攻势啊。”

  我把在山谷中捡盗墓贼洋落捡来的突击步枪装满子弹,把炸药和工兵铲都背在身上,又给电筒更换了新的备用电池,把穿山甲爪子做的摸金符放在手中握了一会儿:“恳请祖师爷保佑吧。”

  这时Shirley杨也收拾完了,她问我能否瞧出这墓的内部结构来,我说:“这种城下墓我闻所未闻,如果让我从外部看一个墓穴里面的结构,我必须通过寻地脉、察形势、觅星峰、辨水源、测方位、定穴场、究深浅等等步骤,用这些风水术确定古墓的年代和内部构造,但是这墓在城下,这样的古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墓门前有桥有水,不合风水理论,墓中有什么名堂,我还真是看不出来。咱们进去之后一切小心,特别是要小心不要触发什么机关,另外最需要提防的是那种头上长个黑眼的怪蛇,它们动作奇快,难以闪躲。”

  Shirley杨点了点头,当先走过石桥,我紧紧跟在后边,在另外五个人的目送下,我们俩一前一后,过了黑色石桥,从千斤闸下钻了进去。

  ① 即《河图洛书》中演化而出的五行之数。《河图洛书》是关于中国古代文明的著名传说,也是阴阳五行术数之源。

  ① 古西域建城墙用的长方形淡黄色土砖,由夯土、牛粪、凉沙等混合在一起,干燥坚固,历久而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