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二十四章 黑塔

  我们七个人在废墟中觅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绕道而行,走了很久才来到古城的中部,这里的街道相当宽阔,虽然黄沙遍布,街道的格局脉络仍然可以瞧得出来。

  然而这附近除了那座倾斜的黑塔,却并没有其他的大型建筑,别说王宫了,连间像样的民房都不存在,尽是一道道风化了的土墙。

  陈教授说这里的王宫可能建在地下,城中沙子太多,咱们到黑塔上,从高处观看,看能不能发现地宫的入口。

  塔下的基座和多半个拱形石门都被埋在沙中,这黑塔全是用扎格拉玛山的大石头雕成,共有六层之高,稍微有些倾斜,依然十分坚固。除了建筑材料十分罕见,塔顶的最高处有一个黑色橄榄形石球。

  陈教授戴上老花镜,仰起头来看了半天,又用望远镜看,边看边自言自语:“对呀,以前我怎么就没想到。”

  我想问他没想到什么,陈教授却一矮身,钻进了塔门,他似乎是急于想去证实什么,我们连忙在后边跟上。

  塔中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刻着奇特的鬼洞文,每一层都有一个黑色石像,第一层是一头石羊,倒并无特别之处。第二层是个石人像,与常人大小一般,高鼻深目,半跪在塔中。第三层竟然是我们躲避沙暴时,在无名小城中所见到的巨瞳石人像。

  陈教授停下脚步对我们说:“看来我推测的没错,各地出土的那些巨瞳石人像的源头,就是精绝国,材料就是那扎格拉玛的黑色石头。”

  萨帝鹏问道:“教授,那这塔是用来做什么的?怎么每一层都有个雕像?”

  陈教授说:“我推测这黑塔是用来显示鬼洞族地位的,每层的石像代表了不同的等级,第一层是牲畜,如果没猜错,地下应该还有一层,摆放着地狱中的饿鬼。第二层是普通人,包括西域的所有胡人,他们的地位仅高于牛羊,相当于奴隶。第三层就是这巨瞳的人像,刚才我看了,塔顶的石球,是个眼睛的造型,巨瞳石人和眼睛造型的图腾,代表着这个民族对眼睛的崇拜。咱们快上去瞧瞧,在精绝国地位更高的是什么。”

  胖子说:“就连我这水平的都能猜出来,我敢打赌,上面肯定是女王的雕像。”说着抢先上了第四层。

  我紧跟在后,上去一看,却出乎意料,这层中的石像,蛇身人头,长有粗壮的四肢,后肢是兽形,前肢呈人形,手持利剑盾牌,脸是个男性的面孔,面目狰狞,瞪着双眼,好像是内地寺庙中的怒目金刚,石像后脑也有个黑球,与扎格拉玛山中的怪蛇一样。

  这工夫陈教授等人也陆续上来,见了这怪异造型的石像,啧啧称奇:“这似乎是王国的守护神啊,头上也有个眼睛形状的黑球,看来鬼洞人真的相信眼睛是一切力量的来源。守护神的地位还在女王之下,看来精绝女王确实被神化了。走,咱们再去第五层看看是不是那女王的雕像。”

  正要上行,叶亦心被塔楼上的晨风一吹,忽然清醒了过来,Shirley杨取出水壶喂她喝了些清水。她仍然十分虚弱,可比起昏迷不醒的时候,现在是让人放心多了,她的脱水症还是十分明显,不过暂时不用担心她的性命了,既然醒过来了,那么一两天之内用大量冷盐水治疗妥当,便无大碍了。

  我们都急于知道塔上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顺便寻找古城地宫的入口,便扶着她一起前往黑塔的第五层。

  我在走上黑塔第五层的短暂过程中,想过各种可能,唯独没想到第五层空无一物,就连石像的底座也没有,只是墙壁上的密文更加多了。

  我问陈教授:“这层是不是被破坏了?或者被盗了?”

  陈教授略一迟疑,说道:“这不好说,看看上边一层才知道这里究竟有什么名堂。”

  这黑塔里的石像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迫不及待地沿塔中台阶上到顶层,这最高层的塔中矗立着一个黑色的王座,座上端坐着一个女子雕像,服饰华美,脸部刻成戴着面纱的样子,看不到容貌,不过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石像与姑墨王子古墓壁画上描绘的精绝女王完全一样,这是女王的全身石像。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那女王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我想不出个所以然,便问他们:“这女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何连雕像也不以真面目示人?”

  胖子答道:“依我看就是故弄玄虚,什么西域第一美人,多半是个见不得人的丑八怪,否则至于这么藏着掖着怕人看吗?不过这身段还真说得过去,盘子不成,条子倒还顺溜。”

  我说你嘴里积点德,这都死了两千年的人了,你还看人家身条好坏,你看这城中的事物,与那些传说是何等相似,万一这女王真是个妖怪,保不准就从哪蹦出来咬你一口,咱都别瞎猜了,还是听听教授怎么说吧。

  陈教授自从上了黑塔的第六层,就始终没开口说话,一直在将这些线索在脑中串联,这时思索得差不多了,听我们出言相询,便讲道:“先前我说过,这石塔很有可能是一种精神上的象征,有明显的等级特征,由高到低,便是由贵而贱。精绝国的国民主要由鬼洞族组成,这个民族早已灭绝,目前没有出土过他们中的任何一具遗骨,所以无法推断这个种族的起源与背景。咱们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发现就是这个种族以眼睛为图腾,这绝对是对古西域文明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有了这个依据,很多困扰学者们多年的谜题,都将迎刃而解。”

  胖子又问道:“那这第五层为什么是空的?”

  我忽然想到我们在姑墨王子的古墓中,听Shirley杨所说的那番话来,忍不住脱口道:“虚数空间!”

  陈教授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在守护神之上,是一个无法形容的虚数空间,而女王又凌驾于其上,好像她完全控制着这个未知的空间。塔顶上还有一个眼睛形状的图腾,这说明女王的力量也来自她的眼睛。”

  听到此处,众人心中难免有些发毛,难道这世界上当真存在这么一种超出人类常识的空间?而那女王又能通过眼睛控制那个异界,她岂不真就是个妖怪?还好她已经死了。

  陈教授看出众人都有些担心,便继续说道:“你们用不着紧张,古代统治者多是用这些神话来愚弄百姓,这才能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就像中原的那些皇帝,个个都说自己是真龙天子,授命于天,可实际上呢,只不过是一种愚民的手段而已。这女王从不露出面目,装神弄鬼,倒也并不奇怪。但这些古迹对研究古代历史文化,都有极高的价值,这座石塔的意义非常重大。”

  我们见黑塔中除了石像再无他物,便从塔上俯瞰全城,只见整座精绝城都和沙漠中的黄沙混为一色,古城废墟的轮廓,也是一个巨大眼睛的形状。

  陈教授看罢,问我道:“胡老弟,你对风水的见解颇为高明,你看这城的风水如何?”

  我心想现在的第一要务是寻找王宫中的水源,这老头子怎么又考我?难道教授认为那女王的古墓就在王宫的下面不成?便仔细观看周遭的地理形势。

  我指着北面的扎格拉玛双山说道:“教授您看,那黑色山脉,多像是一条沙漠中的黑龙,只可惜中间断开了,一条龙变做两条蛇。以我的愚见,这中间的山谷是人工开凿而成,山中开出来的石料,可能都被用做了城中黑塔和石人的原料。古时帝王,都是从一登基,便立即开始为自己百年之后准备陵墓,这座古城如果真有地下水脉,和这扎格拉玛遥相呼应,形成一静一动之势。想必那精绝女王也是位才智卓绝的奇人,知道黑龙不吉,便发动人力,把这条黑龙斩断钉住,让它永远守护着自己的陵墓,这座城就形成了一个绝佳的宝穴。如果女王的陵墓真在城中,那规模一定不小,所以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教授您说她的王宫在地下,我觉得古墓也在地下,那未免有些局促了。”

  陈教授赞道:“果然高见,我想王宫和古墓确实都在城中地下,不过不是挤在一起,有可能是分为三层,地上这层是城堡,地下一层是王宫,最深处,便是精绝女王的陵寝。精绝国力强大,驱使着周边小国的十万奴隶,连那扎格拉玛山都能硬生生地开出一条山谷,这地下王宫和陵墓的工程虽大,却也做得出来。”

  传说曾经不止一次有探险家到过这座古城,但是黄沙不断移动,完全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他们中也可能有人进入过地宫,不过完全无法证实,自然也瞧不出来那些人是从哪里进入地宫的。

  明知王城就在脚下,却找不到入口,端的是让人心急如焚。我们在塔下一条街一条街,一座破屋一座破屋地看,终于在城中发现了一所高出普通房屋的石头建筑,上面也是遮着一层黄沙,不仔细瞧,还真不容易发现。

  看来这是唯一的线索了,我们匆匆赶到近前,这建筑似乎是间神庙,也是由扎格拉玛黑石筑成,石门造成一张巨兽张着大嘴,门口堆积了大量黄沙,我和胖子挖开一条通道,众人带上防毒面具,用冷烟火照明前进。

  石殿十分宏大,有二八一十六根巨形石柱,只是门前被黄沙堵住,里面没有沙子。

  殿内最深处的地上供奉着一只玉制眼球,玉石中还有天然形成的红丝,蓝色的瞳孔,层次分明,几可乱真。

  我看得咋舌不已,乖乖,这个东西一定价值连城,便是只看上一看,摸上一摸,也不枉出生入死进了一趟沙漠,真是个神器,若不亲眼得见,哪想得到世上有这等宝物。

  胖子按捺不住,想把玉石眼球搬下来装进背包,哪知连使了几次力,那眼球就如在地板上生了根,纹丝不动。

  陈教授怕胖子力蛮,毁了这古代神物,连忙把他拉开,让他不可乱动。Shirley杨发现玉石眼球上有个凹槽,形状奇特,倒与胖子的玉佩十分相似,便对胖子说:“把你那块家传玉佩装在上面试试,这好像是个机关。”

  胖子大喜,从怀中摸出自己的玉佩,把旁人都推在一边,自己动手把玉佩插在玉石眼球的凹槽上:“这要是对得上,那这大眼球就是老子的了,谁抢跟谁急,别怪老子不客气了。他奶奶的,这真是个好东西,老胡,这回咱他妈真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