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一章 白纸人和鼠友

  我的祖父叫胡国华,胡家祖上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地主,最辉煌的时期在城里买了三条胡同相连的四十多间宅子,其间也曾出过一些当官的和经商的,捐过前清的粮台、槽运的帮办。

  民谚有云:“富不过三代。”这话是非常有道理的,家里纵然有金山银山,也架不住败家子孙的挥霍。

  到了民国年间,传到我祖父这一代就开始家道中落了,先是分了家,胡国华也分到了不少家产,足够衣食无忧地过一辈子,可是他偏偏不肯学好,当然这也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先是沉迷赌博,后来又抽上了福寿膏(大烟),把万贯家财败了个精光。

  胡国华年轻的时候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到最后穷得身上连一个大子儿都没有了。人要是犯了烟瘾,就抓心挠肝的无法忍受,但是没钱谁让你抽啊?昔日里有钱的时候,烟馆里的老板伙计见了他都是胡爷长,胡爷短的,招呼得殷勤周到,可是一旦你身无分文了,他们就拿你当臭要饭的,连轰带赶,驱之不及。

  人要穷疯了,廉耻道德这些观念就不重要了,胡国华想了个办法,去找舅舅骗点钱。胡国华的舅舅知道他是败家子大烟鬼,平时一文钱都不肯给他,但是这次胡国华骗舅舅说要娶媳妇,让舅舅给凑点钱。

  舅舅一听感动得老泪纵横,这个不肖的外甥总算是办件正事,要是娶个贤慧的媳妇好好管管他,收收他的心,说不定日后就能学好了。

  于是给他拿了二十块大洋,嘱咐他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千万别再沾染那些福寿膏了,过几天得空,还要亲自去胡国华家看看外甥媳妇。

  胡国华鬼主意最多,为了应付舅舅,他回家之后到村里找了个扎纸人纸马(就是烧给死人的那种)的匠人。这个扎纸师傅手艺很高明,只要是你说得出来的东西,他都能做得惟妙惟肖。

  他按要求给胡国华扎了个白纸糊裱的纸女人,又用水彩给纸人画上了眉眼鼻子、衣服头发,在远处一看,嘿,真就跟个活人似的。

  胡国华把纸人扛到家里,放在里屋的炕上,用被子把纸人盖了,心里想得挺好,等过几天舅舅来了,就推说我媳妇病了,躺在床上不能见客,让他远远地看一眼就行了。想到得意处,忍不住哼起了小曲,溜达进城抽大烟去了。

  没过几天,舅舅就上门了,买了一些花布点心之类的来看外甥媳妇,胡国华就按照预先想好的说辞推脱,说媳妇身体不适,不能见客,让舅舅在门口揭开门帘看了一眼就把门帘放下来了。

  舅舅不愿意了,噢,你小子就这么应付你亲娘舅啊?不行,今天必须得见见新媳妇,生病了我掏钱给新媳妇请郎中瞧病。

  胡国华就死活拦着不让见,他越拦舅舅越疑心,两下里争执起来,最后阻拦不住,舅舅冲进了里屋,往床上一看,好悬没把老爷子吓死,一张女人的大白脸,还擦着红脸蛋,两眼睁着,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是个纸扎的女人!

  这年的春节发生了很多事,胡国华扎个纸人骗他舅舅钱的事情败露了,舅舅生气上火,一病不起,没出三天就撒手归西了。

  胡家的亲戚朋友都像防贼似的防着他,别说借给他钱了,就连剩饭都不让他蹭一口。胡国华把家中最后的一对檀木箱子卖了两块银洋,这箱子是他母亲的嫁妆,一直想留个念想,没舍得典当,但是烟瘾发作,也管不了那许多了。用这两块钱买了一小块福寿膏,赶回家中就迫不及待地点上烟泡倒在床上,猛吸了两口,身体轻飘飘地如在云端。

  此刻他感觉自己快活似神仙,平日里那些被人瞧不起、辱骂、欺负的遭遇都不重要了。又吸了两口,忽然发现自己的破床上还趴着个黑乎乎的东西,定睛一看,原来床角上趴着一只大老鼠。这老鼠的岁数一定小不了,胡子都变白了,体型跟猫差不多大,它正在旁边吸着胡国华烟枪里冒出的烟雾,好像它也晓得这福寿膏的好处,嗅着鼻子贪婪地享受。

  胡国华觉得有趣,对大老鼠说:“你这家伙也有烟瘾?看来跟我是同道中人。”说完自己抽了一口,用嘴向那老鼠喷云吐雾,老鼠好像知道他没有恶意,也不惧怕他,抬起头来接纳喷向它的烟雾。过了半晌,似乎是过足了瘾,缓缓地爬着离开。

  如此数日,这只大老鼠每天都来同胡国华一起吸烟,胡国华到处被人轻贱,周围没有半个朋友,对这只老鼠惺惺相惜颇有好感,有时候老鼠来得晚一点,胡国华就忍着烟瘾等它。

  但是好景不常,胡国华家里就剩下一张床和四面墙了,再也没有钱去买烟土,他愁闷无策,叹息地对老鼠说:“老鼠啊老鼠,今天我囊罄粮绝,可再没钱买福寿膏了,恐不能与你常吸此味。”言毕唏嘘不已。

  老鼠听了他说话,双目炯炯闪烁,若有所思,反身离去。天黑的时候,老鼠叼回来一枚银元放在胡国华枕边,胡国华惊喜交加,连夜就进城买了一块福寿膏,回来后就灯下点烧了,大肆吞吐,和老鼠一起痛快淋漓地吸了个饱。

  第二天老鼠又叼来三枚银元,胡国华乐得简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起以前念私塾时学的一个典故,就对老鼠说:“知管仲者,鲍叔牙是也。君知我贫寒而厚施于我,真是我的知己啊,如不嫌弃,咱们就结为金兰兄弟。”从此与这只老鼠称兄道弟,呼其为“鼠兄”,饮食与共,一起抽大烟,还在床上给它用棉絮摆了个窝,让老鼠也睡在床上。

  人鼠相安,不亚于莫逆之交,老鼠每天都出去叼回来银元,少则一二枚,多则三五枚,

  从此胡国华衣食无忧。多年以后我的祖父回忆起来,总说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就这么过了多半年,胡国华渐渐富裕了起来,但不是有这么句话吗,发财遇好友,倒霉碰小人,也该着胡国华是穷命,他就被一个小人给盯上了。

  村里有个无赖叫王二杠子,他和胡国华不一样,胡国华至少曾经富裕过,怎么说也当过二十多年的“胡大少爷”,王二杠子就没那么好的命了,从他家祖上八辈算起,都没穿过一条不露腚的裤子。他看胡国华家业败了,幸灾乐祸,有事没事地就对胡国华打骂侮辱,欺负欺负当年的胡大少爷,给自己心里找点平衡。

  最近王二杠子觉得很奇怪,胡国华这穷小子也没做什么营生,家里能典当的都典当了,他家亲戚也死得差不多了,怎么天天在家抽大烟?他这买烟土的钱都是从哪来的?说不定这小子做了贼。我不如悄悄地盯着他,等他偷东西的时候抓了他扭送到官府,换几块大洋的赏钱也好。

  可是盯了一段时间,发现胡国华除了偶尔进城买些粮食和烟土之外,基本上是足不出户,也从不跟任何人来往。越是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来的,王二杠子就越是心痒。

  有天胡国华出去买吃的东西,王二杠子趁机翻墙头进了他家,翻箱倒柜地想找找胡国华究竟有什么秘密。突然发现床上有只大老鼠正在睡觉,王二杠子顺手把老鼠抓起来扔到炉子上正在烧的一壶水里,然后把壶盖压上,心想等胡国华回家喝水,我在旁边看个乐子。

  还没等王二杠子出去,胡国华就回来了,正好把他堵到屋里。胡国华一看壶里的大老鼠已经给活活烫死了,顿时红了眼睛,抄起菜刀就砍,王二杠子被砍了十几刀。好在胡国华是个大烟鬼,手上无力,王二杠子虽然中了不少刀,却没受致命伤,他全身是血地逃到保安队求救,保安队的队长是当地一个军阀的亲戚,当时正在请这个军阀喝酒,队长一看这还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就持刀行凶,没有王法了吗?赶紧命几个手下把胡国华五花大绑地捆了来。

  胡国华被押到堂前,保安队长厉声喝问,为何持刀行凶要杀王二杠子?

  胡国华泪流满面,抽泣着述说了事情的始末,最后哀叹着说:“想我当初困苦欲死,没有这只老鼠我就活不到今日,不料我一时疏忽竟令鼠兄丧命,它虽非我所杀,却因我而死。九泉之下负此良友,情何以堪?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砍伤了王二杠子,该杀该罚都听凭发落,只求长官容我回家安葬了我的鼠兄,就是死也瞑目了。”

  还没等保安队长发话,旁边那个军阀就感叹不已地对胡国华说道:“他奶奶的,不忘恩是仁,不负心是义,对老鼠尚且如此,何况对人呢?我念你仁义,又看你无依无靠,日后就随我从军做个副官吧。”

  枪杆子就是政权,乱世之中,带兵的人说的话就是王法。军阀头子吩咐手下,把那个王二杠子用鞭子抽一顿给胡国华出气,又放了胡国华回家安葬老鼠。胡国华用木盒盛殓了老鼠的尸体,挖个坑埋了,哭了半日,就去投奔了那个军阀头子。

  常言说得好:饿时吃糠甜如蜜,饱时吃蜜都不甜。人到了穷苦潦倒之时,别人就是给他一碗粥、一块饼也会感恩戴德,何况老鼠送给胡国华那么多的钱财。当然老鼠的钱也都是偷来的,圣人说渴死不饮盗泉之水,不过那是至圣至贤之人的品德标准,古人尚且难以做到,何况胡国华这样的庸人呢?以前听说在房中吸烟,时间久了屋内的苍蝇老鼠也会上瘾,此言非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