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五十四章 妖化龙

  那时候陈瞎子还不瞎,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凭得是三寸不烂之舌,以及仗义疏财气死宋江的美名。当时因为天下大乱,比起以往各朝,卸岭群盗的势力已经非常衰弱,但还是牢牢控制着陕西河南、两湖这几个大省的响马盗贼,老窝就在拥有三湘四水之地的湖南,老羊皮和羊二蛋投到他门下的时候,他正要聚众去对付百年一现的“湘西尸王”。

  我听陈瞎子说起往事,这老家伙竟然真的曾经做过卸岭盗魁,是三湘四水间风云一时的大人物,要不是十几年前从老羊皮口中得知一二,再同他当面证实,还真就不敢相信瞎子有过盗魁的身份。

  我即将远赴大洋彼岸圆我的美国梦,此后就要远隔万里,再回国还不知等到何年何月。老羊皮和丁思甜虽然已经死去了好多年,但十五年前在百眼窟的种种遭遇,始终是我的一块心病,哪里想去听瞎子当年率领卸岭盗众对付湘西尸王,只是想打听他所了解的老羊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老羊皮死后为何会落得被雷火焚尸的下场。

  老羊皮当年跟在陈瞎子手下办事,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瞎子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刻,我只好把在内蒙草原的往事对他说了一番。

  一直说到前不久的时候,我看报纸新闻得知,现在海拉尔的日军侵华罪行展览馆中,陈列着几件全世界仅存的细菌战研究罪证实物,除了全套的丹尼克毒气狱设施外,还有一口德国造奥兹姆维斯焚尸炉,黑色的除灰炉门似曾相识,当时一看到那焚尸炉的照片,我就想:“这不正是我差点从烟囱钻出去的黑色焚化炉吗?”看来百眼窟中近代和古代的遗迹,早都被挖掘出来了,只不过消息封锁得非常严密,没有对外公开。

  我把这些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给陈瞎子,听得瞎子面沉如水,他捋着山羊胡子想了许久,总算是记起老羊皮和羊二蛋这两个人了,于是给我描述了这二人年轻时的相貌气量。

  寻找古墓遗冢最主要是依靠在民间捡舌漏,所以不论是摸金校尉还是卸岭力士,都免不了要伪装职业走村串镇,最普遍的便是扮作风水先生或者算命先生。陈瞎子早年间阅历极广,更兼精通百家方技,尤善相人颜面,打卦测字等江湖伎俩,所以他现在给人摸骨算命,虽只为骗财糊口,却也能说得有条有理,不露丝毫破绽。

  实际上相面摸骨都是虚的,人的面相与骨相是先天所成,若说与命运品性相关,实在是牵强附会,但陈瞎子这种老江湖,自有他们相人的经验,但怎么样才能知道一个人的人品做派如何?

  人有三六九等,是半点不假,并不是说要以身份地位的不同,来决定人之高低贵贱,世上有君子便有小人,相人之法,全在于其人志趣的取舍远近、气量的深浅宽窄。

  人的志向气量高低,绝不可同日而语,有的人目光短浅,急功近利,就好比是麻雀,每天想到的只是爪子底下的食物,把肚子填满了也不过百粒粮食,它鸣叫的声音,最远超不过几亩地的范围,这就是麻雀的气量。

  而有些人刚好相反,他们能高瞻远瞩,有如鸾凤之志,一旦展翅腾空,就要一举千里,不是梧桐树不栖,只有见到初生的朝阳才会鸣动,有冲天之翼者,必不肯托寄草篱矮墙,人之气量的深浅高低,一半得自天生,一半受于后天,其间就有着这么大的区别。

  卸岭力士半匪半盗,属于绿林道,他们观人取相的标准,是宁撞君子盗,莫遇小人官,通过察言观色,以及日常举动,来判断这个人是不是适合入伙,在这方面半点不能含糊,以便防止有同伙内哄,或是背后捅刀子暗下毒手的小人。

  在瞎子的印象里,老羊皮和他兄弟羊二蛋都起气量极浅之人,而且眼界不高,说不好听的,这兄弟俩就是奴才命,只适合当卑微的下人,尤其是羊二蛋,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个忠厚本分的放羊娃子,但他形不胜貌,久昧心不明,肚子里边全是花花肠子弯弯绕,可气量却偏不够,屈于用心,便想作奸犯科也没那份魄力和心智,这号人有贼心也有贼胆,但缺贼骨,难成大事,日后必为他人所役,不会有好下场。

  我听瞎子所说确属实情,羊二蛋先被人引上邪路做了胡匪,然后又投靠倭国人成了汉奸,玩火者自焚,最终死得极是凄惨。原来平时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术不正。不过这种观人相心的本事却需要极为老到的经验和阅历,其至比看风水还要难得多,毕竟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口面不知心。

  瞎子说了些老羊皮兄弟跟随他的所作所为,但他并不知道百眼窟的事情,我只再向他老羊皮立下遗言要在死后穴地八尺、裸尸倒葬,却遭雷火击焚,在坟坑中与一只体形硕大的黄鼠狼子同被烧得焦糊难分,这么多年我从没再见闻过类似的事情,至今回想起来,仍是满头雾水,想不出其中缘故。

  陈瞎子自打南下云南之后,便再未与老羊皮兄弟谋面,此后的种种事端,也是由我全盘转述于他。瞎子听了老羊皮死后发生的那些怪事之后若有所思,他似乎知道些元教之事,当下冷哼了一声:“人算终究是不如天算……”

  我问瞎子此话怎讲,难道老羊皮临终前安排下的这些举措另有隐情。

  瞎子说:“胡大人也是倒斗的行家里手,上至山陵,下至荒坟,想必见了不计其数,可曾听说过世上有裸尸倒葬之事?自然是没有,因为这根本不是下葬的法子,老羊皮那厮怕是别有用心。”

  陈瞎子以前也打过要盗黄皮子坟的主意,可始终阴差阳错没能动手发掘,羊二蛋能顺利找到埋在地下的黄大仙庙,正是得益于当年他从陈瞎子口中探听到了一些重要线索。

  拜黄大仙的元教起源于大兴安岭小波勒山,这黄皮子一旦活得年头多了,毛色就由黄转白,相传小波勒山上有只全身雪白的老黄鼠狼子,体大如犬,口中能吐红丹,此丹是生灵日久所结,类似于牛黄驴宝之物,有些神棍巫汉便利用这只老黄皮子招摇撞骗,聚众敛财,更以邪术蛊惑民心。

  后来这教门逐渐渗透到更加边远蛮荒的地区,愚民愚众从者如云,最后终因有谋反的企图,遭到官府镇压,那些成了精的黄皮子能摄人心魂,不过它们最怕喇嘛咒,官军就在扎实伦密院大喇嘛的协助下大开杀戒,元教教匪大多都被剿灭屠戮,残余之众带着黄大仙遗骸回他们发迹的深山老林,在人迹难至的地方修造了一座黄大仙庙,上边是庙,实际上下边就是埋葬黄大仙招魂棺的坟墓。

  也不知怎么就赶得那么巧,深山里的这座黄大仙庙正好修在了金脉上,当时采金的矿民山民,没有不信黄大仙的,直到后来挖断了地脉,山体倒塌,把黄大仙庙整个埋在了地下。陈瞎子曾经想带领手下,去挖开黄大仙庙,盗取招魂棺中的内丹,可据说那口铜棺中被下了阵符,谁开就要谁的命。陈瞎子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没敢轻举妄动,大概是他言语中走漏了风声,才被羊二蛋知道了一些端倪。

  陈瞎子说的这部分内容与我十几年前在百眼窟听老羊皮所述基本吻合,但此后的事情,瞎子也只能凭他的经验和阅历来推测了。他猜测老羊皮可能在百眼窟发现了元教的某种邪术,产生了妄意非分之想,打算夺天地造化之密,因为元教中历来便有“化龙”之说,在一个人死后,如果脚上头下一丝不挂地埋在龙气凝结之地,七天之后便可生出鳞爪化花龙飞升。脑袋朝下是因为头部为五脏之首,百体之宗,乃人体四维八方之源,以此邪法能借取地脉中的龙气,荫福子孙百代。可老羊皮没积下那份德行,却想死后逆天而行,终归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也没能化龙。其术虽精妙,可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一来被他儿子用帛丝所缚挣脱不得,二来又被人从地下掘出遭遇天雷击灭,终于难逃劫数。

  瞎子说所谓“化龙”之术,毕竟虚妄之事,但他以前盗墓的时候,确实曾见有尸体埋得古怪,在地下生变,尸身上生出肉鳞却不奇怪。别人信也就罢了,倒斗之辈却不应该偏信这种事情。除了这种可能之外,还有另一种可能性,老羊皮单独潜人龟骨洞,揭开金井之后人事不知,因为百眼窟的生水龙气都被外人破尽了,便有藏在百眼窟中的邪祟之物附在老羊皮身上,想埋入地下化龙的倘若不是老羊皮,便定是附在他身上的邪祟之物。不过冥冥中自有天意,七天不到就被人从士中掘了出来,生灵万物和风水穴脉一样,都必是有始有终,一旦存在得年头太久了,违背了有生必有灭的规律,就必然会有劫数相逼,看来小波勒山上那些黄皮子的气数已尽,躲都躲不开了。

  我觉得瞎子说的后一种可能比较大,当年从百眼窟回来,老羊皮忽然变得举止诡异,一反常态,现在想起来的确奇怪,我还当他是心力损耗过度所至,只是急着让他去医院诊治,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哪里会想到他是被黄皮子上了身。

  一想到人死之后竟然还会被黄皮子利用,我猛然醒悟,也许瞎子说的两种可能性都不存在,老羊皮的确有心埋在风水位中荫泽他家子孙后代,但那蒙古包中怎么会有风水穴眼?难道老羊皮偷偷取回黄大仙铜棺里的那枚青铜龙符是古时风水秘器?那件东西藏在老黄鼠狼的棺材里不下几百年了,一定还带着黄大仙的尸气无法尽除,龙符最后被发现在烧焦的尸骸之中,那定是老羊皮死前硬吞了下去,黄皮子们认得它祖宗的气味,所以才有只黄皮子钻进尸体里想要取走龙符,至于什么精怪避劫躲雷之说,我不大相信,但风水之道能够穷通天地,是不是由于那枚龙符埋在士中,才引发了雷暴?

  以前我认为那龙符只是一件给黄大仙陪葬的明器,但通过跟瞎子一番长谈,换了个角度细加思量,越想越觉得那枚龙符大有名堂,可惜它已经被丁思甜丢进了荒草丛中。往事已去,那些经历就像是发了一场大梦,这些推测都是我和胖子的猜想,管中窥豹,未必周详,除非让死者复活,否则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真相。至今念念不忘,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我想起龙符之事,便又随口问瞎子可知那翠绿的铜龙是件什么东西。

  那枚铜造的无目龙形,形制古朴奇特,应该是几千年前的古物,上面铸有模糊难辨的符言,我认为它是一枚龙形的铜符,上面的虫鱼古迹是一种用密言与灵界沟通的道具。在更早的时候则有铜、玉、石之别,铜符是比较普通的,但百眼窟中的这枚龙符,却属罕见。传说龙符是龟眠地中埋骨的巨龟从海中带来的,不过后来随着我对风水秘术所知渐增,才了解有些所谓的龟眠地是人为建造的,可以通过捕杀巨龟老鼋埋在地底,借取其骨甲中的灵气,属于人工营造的风水穴。

  陈瞎子听了我对龙符的描述,奇道:“符者,护用之门也,龙符无目?又有何用?画龙更须点睛啊……”可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也突然间凝重起来:“从海里带上来的?海里?那……那非是无目……而是不见,莫非是古时的十六字天卦?”说着他对我举起四根干瘦的手指,做了个四的手势。

  我听到这里更觉好奇,怎么竟和周公推演的天卦址上了关系?正想让瞎子给我仔细说说其中的来龙去脉,可瞎子忽然缩手回去,神色大变,将鼻子往迎风处嗅了两嗅,像是捕捉到了空气中危险的信号,噌的站起身来,叫道:“大事不好,老夫去也……”

  说罢,便以手中竹杖探路,摸索着转进陶然亭公园的一片松树林后不见了踪影。我心想这瞎子怎么说走就走,正要赶去追他,可抬眼往四处一看,只见公园里气势汹汹来了一伙人,全是戴着红袖箍的居委会大妈,对着我所在的凉亭指指点点,七嘴八舌地说那戴墨镜的算命骗子就在这,刚刚远远地就瞧见了,怎么到跟前却没人影儿了,赶紧分头追击,抓着了就得把他扭送派出所,封建迷信那套思想专门腐蚀人的灵魂,都信他这套还怎么搞四化建设?群雌粥粥①,就要分兵追捕陈瞎子。

  我一看这架式,当时就明白了八九分,肯定是陈瞎子算命骗财之事败露了,不过这老家伙鼻子怎么这么灵,真不愧是当作的卸岭魁首,闻土听风之术确是人所难及,为了掩护他安全转移,我赶紧装作热心肠的目击者,抬手一指瞎子逃跑的反方向,对那些居委会的人说道:“我刚看见在这搞封建迷信活动的老骗子往那边跑了!”

  这群戴红箍的老太太信以为真,便顺着我指点的方向径直去追陈瞎子。我谎报军情,怕被居委会拿住了问罪,自然是不敢继续在陶然亭公园逗留,也穿过那片松树林匆匆离开,四处寻找先逃一步的算命瞎子。可公园内外都没他的影踪,我一直找到晚上,把他的住所和日常活动之处找了个遍,他却始终下落不明。

  鬼吹灯2 第一卷 黄皮子坟 完

  关于“四”的暗示、卸岭魁首陈瞎子、青铜龙符的来历、黄大仙所炼内丹、老羊皮与丁思甜的生死之谜,敬请收看鬼吹灯2之南海归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