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五十一章 炸雷

  我们事先知道尸首是脚心朝天,但不料挖开一看,裹尸的白帛,都被撑成了一道道白丝,就像是数层白线密密裹扎的丝网,似乎是老羊皮埋下去后突然活了过来,挣扎着想要撕扯开裹在身上的白帛,才变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副样子。

  一旦黄土没了胸口,即使活人也早被憋闷死了,又怎么会在土中挣扎欲出?众人见状,都觉心惊,老羊皮的儿子更是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哭天抹泪,大骂自已不孝,怎么就把自已亲爹给活埋了。

  我借者煤油灯的亮光,看到土坑下的那团白帛里露出些许白色的绒毛,里面竟像是裹了只黄皮子,但那又怎么可能,我心知有异,当下便不理会老羊皮的儿子在旁边抢天哭地大放悲声,自行俯下身去,想看看那层层白帛严密封裹的尸体是否发生了什么变化。

  胖子在坑边叫道:“老胡,你可小心点啊,我看这事不对,还是找根棍子去戳戳看,才算来得稳妥……你看那白布里面怎么像是裹的僵尸,晤出那么多白毛?”

  我一边缓缓接近从土中露出的尸首双脚,一边对胖子说“用棍子怕会戳坏了尸体,我先看看再说……”

  说话的工夫,我已经举着油灯凑到近处,那白帛中的尸体在土中露出原本一动不动,可我到了跟前,刚想举灯看个仔细,突然间那团白帛猛地一阵抖动,我即便有心理准备,但在这种一惊一乍之下,还是吓得险些把灯盏扣在地上,哪还顾得上再看老羊皮的尸体,出于本能反应,恰似如遇蛇蝎、如遭电击,一转身就赶紧从土坑中蹿了上来。

  老羊皮的儿子见了这等情形,胆都吓破了,惊骇之余,也忘了继续哭号了,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来。我和胖子也怔在当场,不知该当如何理会,只见坑中的土里,露出一大截被白色丝网裹缠着的东西。那物正自一蹿一蹿地向上蠕动,似乎是在土中埋得难受,努力挣扎着欲要破士而出,由于被那些白布包得甚紧,虽然都被里面挣扎的东西撑得裂了,可还是看不清那里面包裹的是什么东西,但看形状绝不像是尸首的双足。

  老羊皮的尸体埋进土中已经十几个小时,裹尸的白帛都被撕扯撑裂也就罢了,那尸身现在竟然在众人面前动了起来,老羊皮的儿子满脸恐慌,认为老羊皮一准是变了僵尸。在草原上关于僵尸的邪门之事可是历来不少,虽然大多数人都没见过,但人人都可以讲出一大串相关的传闻,比如一男一女两僵尸怎么野合的,僵尸又是怎么突然坐起来扑人的,怎么掏人心肝饮人血髓,又是怎么刀枪不入的,尸体突然的抖动自然让他心中犯嘀咕。

  我和胖子虽然也被吓了一跳,但找们俩毕竟是在部队里长大的,天下大乱的时候都没含糊过,又怎么会怕一具被白帛裹住的尸体?问况这尸体还是跟我们共患过难的老羊皮,刚才虽然慌了手脚,差点从蒙古包中逃出去,但很快就让白已镇静了下来,看来老羊皮死得蹊跷,必须拆开裹尸白帛查个明白。

  我对胖子一使眼色,两人就要上前继续挖尸,给它整个那从土里刨出来,看看到底是他妈怎么回事,还就不信这分邪了。

  但老羊皮的儿子趴在地上抱住我的腿,拼命阻拦,万一老羊皮诈尸了挖出来那可是要出人命的,还是再重新填土埋上吧。

  我见老羊皮的儿子三十好几的一条汉子,平时酒也喝得,肉也吃得,连他那蒙古族的媳妇也没说过他不像男人,怎么这会儿犯起怂来,犹豫得像个女人,尸体都挖出一半了,哪能说埋就再埋回?

  不过他毕竟是老羊皮的直系亲属,也不好对他用强,我虽然心里着急,可还是耐住性子给他吃宽心丸。自从破除四旧之后,这两年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开展移风易俗运动,林场和牧区自然也要紧跟形势,家家户户都发有几本宣传小册子,其中有一本《讲科学,破迷信》,薄薄的三十几页,里面有一段关于“尸体死后为什么会动”的详细解释。

  这本书我曾经看过,见老羊皮儿子家中也有,便告诉他这肯定不是诈尸,别看现在打着雷,可诈尸绝不是这种现象。《讲科学,破迷信》里面说很多清楚,尸体会动,那是因为尸体腐烂得太快,尸气被白帛封在里面散不出去,所以刚一破土,里面埋的尸首才会像过了电一样抽搐颤抖,要是不把尸体取出来,里面的尸气早晚会蹿进泥土中,对住在附近的活人产生危害,唯物主义者绝不蒙人,要是不信,早晚会有后悔的那一天。

  我顺口胡编,倒真把老羊皮的儿子唬住了,他大字不认几个,虽然领了宣传材料,可这本《讲科学,破迷信》摆在家中,却是从未翻看过。不过这人没文化也有没文化的好处,他就认为只要是书本上写的,便都是金科玉律,全是真理,此刻一听这事原来是书上的白纸黑字,立时便信了七分,只好松开双手,让我和胖子去刨老羊皮的尸体。

  胖子对他说,“这就对了,活人有活人的真理,死人有死人的真理,不相信真理怎么行呢?今天咱们就看看这白布里裹的究竟是谁的真理。”说着话,他就动手开挖,手中铲子没等落下,外边的雷声又加大了,迅雷不及掩耳,接连几个炸雷,震得蒙古包里的人耳骨隐隐作痛,灯火昏黄的蒙古包内亮起一道一道惨白的闪光。

  我赶紧把胖子从坑边拉开,不好,这一个又一个的炸雷,都落在左近,比先前要厉害得多了,好像是照准了这蒙古包往下劈,留在帐房内被雷击中的可能性太大,赶紧退出去,等雷住了再想办法。

  雷电交作,密云不雨,众人都知道这雷来得不祥,今夜肯定里出什么事,但我们面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只好先退到安全的地方再说。胖子倒拖了铁铲,跟我一左一右架起老羊皮的儿子,就想夺路离开蒙古包。”

  刚到帐门边上,只见电光一闪,蓦地里一个蓝色的火球钻进了帐中,迅雷闪电,快如流星,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那火球就贴着头顶掠了过去,一个炸雷击在了埋着老羊皮尸体的土坑里,随后一股焦臭的气味在帐篷里迅速弥漫开来。

  我们虽然反应慢了半拍,可还是下意识地缩颈藏头,趴在帐中躲避,过了片刻便闻到那阵焦臭扑鼻。帐外的雷声也渐渐停了下来,我回身去看,只见天雷落处,早将被白帛裹缠的尸体击成了一段黑炭,尸首焦煳,已是不可辨认。

  丁思甜和老羊皮的儿媳在另一座帐中,听闻动静不对,担心有事发生,此时也都跑进来观看,见了土坑中漆黑冒烟的尸体都惊得说不出话,老羊皮的儿子蹲在角落中两眼发直,竟似被吓傻了一般,天雷击尸,此事究竟是吉是凶?

  我寻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总要有人把老羊皮的尸首收敛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雷就跟一个死人过不去?于是强忍着刺鼻的焦臭,同胖子俩人重新挖土,打算伸手去搬尸体,但用手一捋,外边一层焦炭般黑乎乎的人肉就往下掉,里面露出鲜红鲜红的血,也想拉到坑外已是不可能了,除非是用塑料布兜上去。

  我见老羊皮死后落得如此下场,不禁心如刀绞,可这炸雷不会无缘无故地把尸体击中引发雷火,肯定是有什么古怪。想到这我狠了狠心,硬着头皮仔细去看那具尸体,发现这尸首似乎是在地下发涨了,遭雷火烧后远比老羊皮的身量要大出两三圈,裹尸的白帛最是易焚,这时早已烧尽,焦炭般的尸骸怎么看怎么不是人形。

  刚挖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从白帛中露出的东西,像只个头很大的黄鼠狼子,不过当时以为眼花,这时再看,被雷火所焚的尸体,除了老羊皮以外,果不其然,多出了一只体形很大的黄皮子,不过人和黄皮子都烧焦了,面目全非,只能从形骸上推测有可能是只很大的黄鼠狼子,看它残存的形态,似乎死前正要挣扎着从白帛中爬出去。

  百眼窟的两只老黄皮子已经被我们宰了,这只黄皮子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还是说老羊皮死后变成黄皮子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回答不出这些疑问,只是不约而同地感到一阵阵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