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四十八章 舌漏

  老羊皮突然开口告诉我们,他以前做盗墓贼的时候,曾听说过有这种僵屍上生的蜰蝨,想不到世上真有此物,要不是金井中有水胆救命,现在大伙已经死了多时了。这种蜰蝨其实根本就不是活物,那者黄皮子生前炼出了大如血卵般的内丹,死後肉胆不化,生出无数蜰蝨,乃其精灵所结,如磁石中的子母珠,平时都如皮屑般依附在屍毛中,遇生气而活,水火皆不能灭,专吸活人精魄,然後补於母珠当中。一具僵屍身上的蜰蝨可使方圆十几里内不剩半个活人,幸好胖子一脚踩破了那枚血卵,否则咱们虽有水胆保命,黄皮子屍体中的蜰蝨还会不断出现,直到把附近的活人魂魄吸净。恐怕云这研究所里的人对此没有防备深,才全部丢了性命,还是主席的知青命大,老羊皮认为他是跟我们在一起才捡了条命。这些蜰虫都吸饱了生水,但母珠已毁,过不了多久,它们也会干枯消散,不会对活人再有什麼威胁了。

  我问老羊皮这些究竟是怎麼回事?现在真有些云里雾里,我是越来越糊涂了,咱们经历了这些生死考验,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要死一起死,要活活一堆,没必要再隐瞒了。

  老羊皮吃力地从水里站起来,他承认虽然大部分告诉给我们了,但里面确有隐情,现在还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可能这金井里也不安全,得赶紧离开,等出去之後,再说不迟。

  众人被这水胆里的清水一漫,虽然全身上下冷得直打颤,但饬口却都不疼了,身上又有了几分力气,此时听老羊皮说这里还有危险,便像落汤鸡一样从水里爬出金井,打算回那研究所的楼房里寻几件干爽衣服换上,要不然这样也回不了家。刚刚走到那地面布满龟骨的洞里,便听前方恶风不善,一大片一大片黑灰从眼前飘过,拿手一抓,全是死人体内的油膏。

  从藏尸洞外传来的恶风之声,卷集着天地间的鬼哭狼嚎,犹如龙吟长谷,震得洞壁一阵阵发颤,成片的黑尘在空气中浮动,我们随手挥开扑向脸部的黑烟,觉得手指上滑滑腻腻,都是滚热的油脂,也分辨不出是人脂还是牛油。

  老羊皮大叫不好,妖龙要归巢了,被这阵黑风卷到,就像被焚尸炉的高温烧化,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在顷刻间就会变得灰飞烟灭。

  我知道此事不是儿戏,脚下不停,催促众人快逃,这龟骨洞内地势一马平川,若被那阵焚风堵在洞内,谁也别想活命,唯一的生路就是赶在那股无影无形的妖风出现之前,逃进落水桥下的阴河里。这时谁还顾得上去想前因后果,身上能扔的东西全扔了,轻装疾行。

  洞口外万鬼夜哭的动静越来越大,我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赶至桥边,顺着落水桥边上光滑的岩石溜进冰凉刺骨的地下水中。那水却是不深,堪堪没至胸口,水底无眼的盲鱼从身边溜过的感觉,好像是有许多冰凉滑腻的怪手在身上乱点,更是使人心悸。头上则是一股无j穷无尽的地狱业火呼啸燃烧,只要把脑袋露出水去,耳中就会听到凄厉的热风呜咽划过。

  我们伏在水中等了许久,落水桥上的洞穴处风声忽止,万籁俱寂,我们四个人从阴河中湿淋淋地探出头来,直到确认真正安全了,才哆哆嗦嗦爬回桥上,冻得全身发颤,上牙打着下牙,想说话都张不开嘴,只好摸索着出了洞口。外边那巨大的藏尸洞里,几乎所有的尸体都被焚风吹化,成为了黑色的灰烬,这一点竟和那龟眠地的传说如出一辙,埋在龟骨洞里的尸体最终全都羽化了,连点骨头渣子都没留下。

  我们原路返回,这时研究所地下的大火已经灭了,火势并未波及楼上几层,在楼上的一间房子里,我们想扒几件死人穿的衣服换了,但觉得那衣服没法穿,只好作罢,就于楼中点起一堆火来取暖。我们都被冻得面色惨白,嘴唇发青,想起这次在百眼窟的经历,真是不堪回首,尤其是老羊皮见他兄弟羊二蛋的尸体,已经同地下室里的许多死人一并付之一炬。老羊皮在陕西老家历来都是土葬,临终后被一把黄土埋了躯体,才算是对得起祖宗,”入土为安”的思想根深蒂固,此刻烟袋锅上挂着的半袋烟叶也湿透了,离了烟草更是心神不宁,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叹息,实不知他心中正作何想。

  胖子却对今天发生的事情毫不在意,还劝大伙说:”怎么瞧你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没精打采的,咱们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这次不仅领略了大自然残酷无情的威力,也在极大程度上磨练了自己的意志品质。这点小情况算什么,要知道,革命斗争的洪流才刚刚开始啊,沧海横流,将来在战场上,方显咱们真正的英雄本色。”

  我心绪繁乱,正低头想着心事,没去理会唱高调的胖子,只有丁思甜忙碌着给大伙检查伤口,我肩上的伤口虽深,却所幸没伤到筋骨,只要没感染发炎,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胖子脖子上被老羊皮咬掉一块肉,伤势不轻,身体动作一大,就会牵扯得伤口往外渗血,可他黑熊般一身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也不把这些伤痛放在心上。

  胖子发现丁思甜手掌上的伤口也未愈合,那还是在树洞子里夺刀时留下的,这一路走来,反倒是四个人被困在树洞里,面对能使读心术的两只黄皮子之时,最为危险,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地形狭窄,环境特殊,还真就得葬身在那老树洞里了。

  胖子得理不饶人,他让老羊皮好好看看丁思甜手上的伤口,这么嫩这么美丽的一只小手,被刀割得都快看见骨头了,这都是老羊皮干的好事,要是早点说出实话来,也不至于让大伙差点搭上大好性命,可到现在为止,这个可恶的、伪装成贫下中农、满脸阶级苦的老羊皮,似乎还有一肚子的阴谋诡计没向大伙坦白,实在是可恼可恨,看来他是铁了心要为地主阶级殉葬,有必要号召革命群众行动起来,对他召开说理斗争大会。

  丁思甜不同意胖子的观点:”毛主席曾经反复强调,我们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在真理面前要做到人人平等,在真相不明云迹的情况下,绝不要像军阀一样的武断和压迫人民。我相信老羊皮爷爷有他的苦衷,而且小胖你别忘了,咱们的命也都是他救的。”

  胖子对丁思甜说:”你说的那个原则只适用于人民内部矛盾,路线问题坚决没有调和的余地,在敌我关系上咱们务必要明确立场,我看老羊皮就是居心叵测,谁知道他心里是不是藏着什么变天账?”说完又转头问我:”老胡你也表个态,我说的在不在理?”

  我对胖子和丁思甜说:”按说牛群跑丢了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可这两天咱们出生入死连眼都没眨一下,谁也没做缩头乌龟,这是为什么?我想就是因为咱们相信老羊皮是三代赤贫,咱们知青是和贫下中农心连心的。一笔写不出两个无产阶级,你们刚才说的观点我都不同意,虽然我对老羊皮的阶级成分持保留意见,甚至还很怀疑他所作所为的动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我也对小胖你刚才的过激举动感到万分紧张、忧虑和不安,因为这不符合马列主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基本客观态度。”

  胖子仍坚持要揪斗,叫道:”老胡,我操你二大爷,甭跟我提什么客观和态度,你这是在搞赤裸裸的折衷主义!说了等于没说,我要你以一个革命军人后代的立场表明你的态度!”

  正在我们三人争执得不可开交之时,老羊皮忽道:”别争了,争个甚啊?我有些话不是想瞒你们知青,是怕让组织上那位倪首长知道啊……”

  这话好是出人意料,我们不知老羊皮怎么会突然扯上倪首长,莫非他也与这百跟窟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一时都停下话头,让老羊皮把这件事说明白了,不然回去牧区,被盘问起来,也确实没办法交代。

  经老羊皮一说,原来他本没想对我们隐瞒什么事实,只是在那个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代,就连他这种斗争觉悟和积极性不高的人,也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讲,讲了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他所隐瞒的都是一些乡野之事,这种事被入乡随俗的知青知道了也没什么,可万一传进革委会的耳朵里就麻烦了。

  老羊皮之所以对百眼窟里的情形了如指掌,是因为他的兄弟羊二蛋找到那口铜棺材,带到百眼窟的日军研究所后就此下落不明,老羊皮一时懦弱胆怯,不敢进去查明真相,但他这些年来也没闲着。当年他跟随那姓陈的盗魁学了些倒斗的手艺,知道倒斗的寻龙有许多特殊途径,例如要侨装改办,对传说有古墓巨冢的地方进行打探,从当地人口中了解情报线索,比如这山上有没有什么传说,有没有什么遗迹,通过这些线索,一来可以寻找古墓的位置,二来也能从侧面了解那古墓周围有什么危险,黑道上管这叫踩盘子。踩盘子本是民间的一项杂耍表演,意指小心翼翼,有试探吉凶虚实的含义,倒斗的则管用这种方式探听来的重要线索叫”舌漏”。

  老羊皮在附近的山区牧区捡了无数的舌漏,把这些七零八落的民间传说拼凑在一起,再按以往的经验筛选排除,就逐渐知道了一些百眼窟里的内幕。

  其实百眼窟根本不是什么鲜卑人的藏尸洞,里面也极少有鲜卑人的尸体,但百眼窟确实与嘎仙洞一样,是代表着阴与阳、生与死的两大圣地,因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先民,发现许多巨龟埋骨于此,常有宫阕楼宇的仙景出现在洞中,古人不知这是龟甲中海气产生的鬼市,认为这是人死后去往阴界的归宿,不过游牧民族历来祟尚天葬,并不强调人土为安,但仍有不同文化背景和宗教信仰的许多民族来此祭山。

  直到在大兴安岭附近出现了一种”元教”,元就星黄,拜的大仙正是元大仙,”黄”字冲金,所以不言黄而称”元”,一度盛极一时,信徒无数。元教大巫据说是黄大仙化成的女子人形,整日戴着面具坐在堂中,善男信女顶礼膜拜,有求必应。

  其实那所谓的黄大仙姑,只不过是把一具无名女尸制成人皮躯壳,神棍们把老黄皮子装在里面,利用幻术蛊惑民众。不过老羊皮并不知道这一节,他还道那女尸当真就是黄大仙的遗蜕,我和胖子却在黄皮子坟下与密室中看见过这种空心人皮,知道其中的蹊跷之处。

  老羊皮听我说了那人皮傀儡之事,也有恍然大悟之感,随后他又断断续续说起元教之事,元教吸收了许多东北当地的巫术,比如跳大神之类的。跳大神就是跳萨满,但行事非常隐秘,后来活动范围逐渐扩大到草原上。百跟窟正是连接草原与大漠的要地,当时在山口附近经常有人畜失踪的事情发生,黄大仙死后,元教的神棍就对外宣称地下有鬼龙,从冥府中蹿出为祟,只要把黄大仙的遗骨埋到百眼窟,便能镇住这条龙的魂魄,于是就修了一个带金井的墓穴,把黄大仙葬了进去。其实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占这块埋有龟骸、生水凝结的宝地,并宣扬教中信徒舍弃钱物,死后葬入此地,可羽化飞升,结果好多人都倾尽家财,一时从者如云,两百年间,那百跟窟里也不知埋了多少死人。

  元教所指的黄大仙,实际上是那具空有虚壳的女尸,另有一口招魂铜箱,里面装了一只尸变了的老黄鼠狼子,招魂箱藏纳于金井之中,附近还养着一些黄皮子,专门看守这口招魂箱。据说这大坟中所有死者的魂魄,都会被纳入这口箱子里,如果家属遗孀需要跟已经死去多年的人交谈,只要纳给元教金珠,黄大仙就能通过这口铜箱招回亡魂。

  物极必反,元教在经历了鼎盛时期之后,终于受到统治阶级的镇压,逐渐走向衰落,残存的教众带着招魂箱躲回了大兴安岭的深山老林,修了黄大仙庙继续从事他们的诡秘勾当。当时山里正有金脉,挖金的人极多,由于很早以前就有山里的黄金都是黄皮子所藏这种说法,所以挖金的都要给黄大仙烧香上供,黄皮子庙的香火便又中兴起来。

  可好景不常,因为有几个胆大包天之人心存好奇,偷着去看黄大仙那口铜箱里的事物,结果周围死了许多人,山里的金脉不知是挖没了还是自己长腿跑了,也就此消失无踪了。后来更有一场泥石流埋住了黄大仙庙,里面的东西就再也没人见过了,就因为这件事,团山子那个深无土丘才被称为黄皮子坟,不过知道这个名称由来的人太少了,老羊皮也是无意中才得了这个舌漏。

  后来关东军成立了专门研究杀人武器的秘密部队,对外宣称给水防疫部队。他们对这个传说很感兴趣,认为这箱子是一件神秘而又古老的武器,在百眼窟挖掘未获,便收买汉奸四处搜寻,终于被他们得了手。不过这铜箱被带到百眼窟后,紧跟着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至于研究所里的人是怎么死的,那就有多种可能性了,也不见得全是被铜棺里的蜰虫吸尽生气而死,甚至可能是那些全身白毛的黄皮子精干的,天生就知道那棺中装着它们的老祖宗,一路尾随而来,把百眼窟里的活人在一夜之间全部害死。以它们那种诡异可怕的手段,做出这样的事情绝不是没有可能。从这点上来说黄皮子也算是对抗日作出过贡献的,当然这只是我们事后的猜测,除非死人复活,告诉我们那天发生的一切,否则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答案。总之研究所里的活人死得一个不剩,肯定是与泥儿会的胡匪把这口箱子带进来有关。

  老羊皮虽然知道了招魂箱落进了百眼窟,他自己的亲兄弟羊二蛋八成也死在了里面,但这些年一直没能鼓起勇气进去看看,因为那里毕竟是传说中活人有进无出的”鬼衙门”,所以他一直留在草原上做零工为生,直到解放后给他定了个赤贫的成分,当了牧区的牧民,就更投机会再去百眼窟了。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迹,今年各牧区都有灾情,只有这片草原一切太平,成了抓革命促生产的典型。派来的倪首长还传达了一个指示,接近蒙古一带还有大片闲置的草场,应该充分利用起来,迁一批受灾的牧民带着牲口到那边度过冬荒。

  老羊皮一听这事可给吓坏了,这些年由于种种耸人听闻的传说,从没有人真正进过百眼窟那片丘陵丛林,一旦有牧民迁过去,革委会迟早会发现那山里藏着一口招魂箱,别的倒还罢了,羊二蛋的亡魂怕是还关在里面,另外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闹出人命,可这事哪敢直接说出来。却不想自己现在进百眼窟走得越来越深入,直到他看见羊二蛋被尸参裹住的尸体,一度情绪失控,差点就要揭开招魂箱为他招魂,幸好被胖子及时拦住了。

  趁我们疲惫不堪睡着的时候,老羊皮年纪大了睡得少,迷糊了一阵就醒了,他那几年没白倒斗,论其脱身之术,好生了得,用刀蹭断了扎住手脚的皮带,偷偷溜回密室,对羊二蛋的尸体大哭了一通,孽海无边,何不早早回头。

  胖子听老羊皮说得凄惨,忽然心又软了,插口劝道:”当胡匪、做汉奸而死,轻于鸿毛……”丁思甜怕胖子口不择言,接下来又说出些天花乱坠的废话刺到老羊皮痛处,于是抬手把他的嘴给捏上了。

  老羊皮长长叹了口气,死得确实是轻于鸿毛了,人死留名,雁过留声,要是死得比鸿毛都还不如,那也算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了。在第二次回到密室看到羊二蛋死尸的时候,老羊皮总算是有点醒悟了,这人的道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劝了他不下百遍千遍,亲生兄弟一场,也算是对他仁至义尽了。老羊皮担心过些天这百眼窟的事情会暴露,怕这口箱子被不明真相的人打开伤及无辜性命,便决定把它埋到龟骨洞下的金井里,结果无意中打破了这口铜棺,匆忙中带着大伙跳下金井求生,才死里逃生。黄大仙的那口招魂箱算是彻底毁了。

  我听到这里,觉得这装着老黄鼠狼尸体的铜棺能招魂之事,现在恐怕难以判断其有无了,早年间神汉神婆倒有类似这种骗吃骗喝的手段,招回冤魂折狱问案的事古来已有,谁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我宁可认为这是骗人的幻术,否则人死之后还不得解脱,上边的人花钱就能让人把你揪回来唠嗑,这种情况实在是让我这个唯物主义者接受不了。

  老羊皮没对我们细说招魂与黄大仙的事情,实际上就是担心被倪首长知道,他虽然不懂斗争形势,却也明白扣上帽子就完了,不仅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儿子一家也得受牵连。在解放前他跟盗魁做过几年倒斗的勾当.见闻颇广,知道的事情也很多,只不过平日里深藏不露,他虽然不懂风水青乌之理,但接触古墓发掘丘冢,道听途说也能略知一些名堂,金井里的水在那些相地行家眼中,是龙气所聚,龙吐天浆,有起死回生之力,百眼窟山口那无影无形的龙气就由此而来,在他眼里,那种吞噬生灵的龙气,就是一条真正的龙。说到这里老羊皮伸出握住的拳头,摊开手掌,露出一个青铜造的无眼龙符,搁在众人面前让大伙观看,并告诉了我们最后一个舌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