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四十六章 金井

  这并不长的地洞出口,是一个天然形成的落水桥,桥下有阴河滚滚流动,过了这天然石桥,前边地势豁然开朗,不知是什么光源,发山灰蒙蒙的亮光,朦胧的光线中一片片古老的建筑群,一时难以分辨其规模布局。我们也看不出那些房屋殿堂是哪朝哪代的古物,只知道那雕梁画柱的造型都古老异常,难以想象这百眼窟里何以埋着这样一片古代殿阁。

  这片古典阴森的屋舍堂宇中,似乎有许多黑影来回走动,人声嘈杂远近相闻,虽然建筑古老,但丝毫不见古旧破败之状,好像至今还有人在里居住生活。我们三人看得目瞪口呆,难道真的进了死人亡灵汇聚的阴间?甚至开始怀疑目已是活着还是早已死了,否则怎会见到这地府般的景象?

  我看石桥下有水,赶紧蹲下掏了几捧凉水泼到自己脸上,地下水凉得刺骨,确实不是在梦中游荡,眼前的这一幕都是真真切切的。

  胖子和丁思甜也学着我的样子用凉水洗了把脸,胖子说:“这落水桥让我想起远在福建的家了。我们那边的山洞里也有这样一个被地下瀑布冲击成的天然石桥洞,老乡们都管它叫仙人桥,可当年老胡却妖言惑众,愣说那桥是神仙撒尿滋出来……前边像是座阴曹地府,一旦走进去,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回家看看那仙人桥,咱们就作好到阴间给牛头马面贴大字报的精神准备吧。”

  我看丁思甜脸上也是神色黯然,可能她听胖子一提回家,同样想起了她的故乡北京。那时我并不知道人们在巨大的压力下,常常会对从小长大的故乡产生无比的眷恋,我望着洞窟深处那片灰蒙蒙的,叹了口气对丁思甜和胖子说:“哪还有家啊,咱们的父母不是被审查隔离了,就是被安排靠边站了,家里房子都给封了,既然革命者以天下为己任,以后就四海为家吧……”说到这我心中一股莫名之火上撞,咬了咬牙站起身来,招呼胖子和丁思甜:“帝修反都被咱们彻底埋葬了,还怕他什么阴曹地府和阎王老子!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找到老羊皮就绝不回头,我看咱们直接过去就是,倒要看看这鬼城里有什么名堂。”

  我们三人被凉水一激,都觉得精神了许多,口里唱着集中火力打黑帮的斗争歌曲,一步一步走向了那片灰色的阴影中。山洞四壁鬼火飘荡,那鬼火其实就是磷火,一旦有活人阳气接近,一团团绿幽幽的火球就随着人踪忽明忽灭。我们仗着心中一股战天斗地的悲壮之情,才敢往深处走,可随着离那云烟缭绕的城池越近,便越是觉得脚底下发软,好像踩了棉花套,忽深忽浅,想立足站稳都觉得吃力。

  我暗骂自己没用,怎么走着走着脚都吓软了,将来真在解放全人类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战场上与敌刺刀见红,还不得吓尿裤子?

  这时一团灰扑扑的人影直奔着我们飘了过来,三人大吃一惊,赶紧一步三晃地躲在一旁,洞口处一阵阴风吹来,那人影立即闪进黑暗的地下不见了,怪风卷处,原本灯光人影闪动的大片建筑,在一瞬间忽然万象俱无,只剩下岩缝间无数鬼火闪动,我们大为惊奇:“见了鬼市了?”胖子挥着胳膊在那人影消失的地方摸了半天,奇道:“怎么钻土里去了?”

  我觉得脚底下越发没根,赶紧拉着了思甜和胖子靠在石壁山,这才发现还不是因为恐惧而脚软,而是地面并不平整,一走动就会踩到好多圆弧形的石头,很容易失去重心。山洞的地面都被一层轻烟遮蔽,每一脚都是陷入其中,看不出脚底下踩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伸手去摸地面,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丁思甜紧张地问我地面上有什么,是不是死人的脑瓜骨,我说死人脑袋哪有这么大,这倒像是倒扣在地上的锅底,摸起来还挺光滑,说着话我摸到缝隙处,单手一用力,竟然把地面上一大块凸出物揭了起来。

  在一股刺鼻的烟尘和恶臭中仔细一看,原来被我揭起来的是一大块巨大的龟壳,壳中还有老龟的遗骸,皆已羽化,看来这山洞的地下不知摞了多少这样的龟骨,胖子和丁思甜都莫名其妙,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我却恍然大悟:“这是龟眠地,真正的龟眠地,是海中老龟自知命不久长之时爬上陆地埋骨的场所,和《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所描述的完全一样。上层洞穴埋的那些死尸,一定是想借龟眠宝地的灵气羽化飞升。

  丁思甜问我:“那这是阴曹地府?”我摇了摇头,我所知极为有限,谁又知道古代人是怎么想的。不过据说沿海地区有种传说,鼋入海化而为蜃,万年老鼋从陆地爬入大海,就会失去形体,化为海螫蜃楼的幻气,在海中看到一座并不存在的仙山,实际上是鼋遇海气所化而生成的海市奇观。巨鼋生前见到的景象,在海中产生了这种难以琢磨的海气,但在青乌术中,却说其实海里没有鼋,其想说明的意思,大概是指海中太阴之气与鼋鳌鱼龙等灵物相通。

  在海中生活了千年万年的老龟,其龟甲形骸中都带有大量海气,所以群龟埋骨之地,必常有海气幻布。我们看到的那片灰蒙蒙的建筑,极有可能是群龟在海中的聚居之地。我估计那些埋在这里的死人,以及鬼衙门的民间传说,八成是把龟骨中海气浮动产生的幻布之象当作阴间了。

  那时候我对青乌所知只是皮毛,是在山里闲着没事乱翻《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加上以前总听我祖父胡国华说这些故事,才多少知道一些,具体理论我根本就没掌握,反正说出大概来,胖子和丁思甜也听不明白,我们只好把这事先放下不管,继续在这鬼影幢幢的大山洞里搜寻老羊皮。

  再往里走,山洞就已到底了,地面头顶乳石林立,轻烟缭绕,这里有个大石床,石床下有许多小小的石头棺材,每一口都是人形,长不到半米,东倒西歪的放得非常散乱。上面刻着不同的男女人物,表情虽然生动,面目却让人觉得十分可憎。胖子看得心烦,一脚踢翻了一口小石头棺材,那口石棺早就被人撬开了,复又合上,盖得也不严密,被胖子一踹,石棺倾倒,里面的东西滚在地上,一看竟是只死黄皮子,胖子不由得连骂晦气。

  我发现这石台上刻着许多戴面具的女子占卜行巫的场面,有很多人虔诚地顶礼膜拜,我提醒胖子别乱动,这地方可能就是摆那戴面具巫女尸体的,不过也许说它是尸体并不太恰当,那女人被掏空的躯体,应该是神棍们以黄皮子来盅惑人心的道具。在密室中第一次看到巫女尸壳的心慌不安之感,好像这会儿又出现了,也许离老羊皮和那口铜箱子已经不远了。

  我正同胖子说话的工夫,丁思甜转到石台对面,忽然轻呼一声,我赶紧过去一看,老羊皮抱着那口铜箱昏倒在石台后面。扁平长方的石台像是个盖子,已被他推开了一道缺口,下面露出一个地穴,里面是巨砖,砖上有黑色的龙形标记,龙体浑然简约,要不是有爪子,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泥鳅。我见其中有异,特地仔细看了几眼,砖上的龙形记号,形态几乎完全一样,最令人不解的是这些龙都没有眼睛。常言道“画龙须点睛”,龙无目岂不是成了瞎龙?这地穴里也有一层层的龟骨,似乎是风水阴穴中的一口“金井”,用来凝聚地脉中的生气,不知画龙何意?我猜想这墙上的龙都没有眼,是不是倭国鬼子干的?不过看那些痕迹却又不像,没有被人为刮去的迹象。

  我见那古怪的铜箱子终于没被打开,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三人过去把老羊皮搀扶起来,一通揉胸捶背,又连声呼唤,才把老羊皮弄醒,原来他推开这石板的时侯,被下面沉积的阴晦之气冲撞,才昏倒在地,幸亏是古坟墓中的金井,里面的气体虽然沉积多年,却是一股风水宝地的生气,否则要是被尸气冲了,三魂至少去掉两魄。

  老羊皮定了定神,还没搞明白我们三人是怎么找到他的。我虽然也有许多话要问他,但见洞中阴风时有时无,没风的时候那朦朦胧胧的房舍宅宇又现出形状,影影绰绰之际鬼氛陡增,看来此地不宜久留,不是讲话的所在,所以我便想带着大伙赶紧离开。可老羊皮目光散乱,盯着地上的那口铜箱:“快把那铜匣匣放进金井里……”他反反复复,颠过来倒过去,只是对我们说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