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四十五章 阎罗殿

  在楼门前地面的泥土上,有一道延伸向后山的痕迹,是有人拖拽东西留下的。百眼窟有着风水一道中罕见的自然环境,本来草原荒漠上昼夜温差极大,但这里却并不明显,气温和湿度都较高,另外土壤中的特殊成分,对尸体有种天然的保存作用,大部分死者尸身上都化出鸟羽般的尸毛,全世界未必能再找出第二个这样的地方了。

  正是由于土壤独特,土粒的间隙较大,所以土质较为松散绵软,使得地面上那条拖痕十分明显。我们第一次到研究所主楼的时侯,还没有见到这条痕迹,不用问,肯定是老羊皮把黄皮子铜箱拖进了山里,虽然那口铜箱不大,但要长时间抱着走还是会很吃力,他是连拖带拽,拖着钢箱进了藏尸洞了,天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

  丁思甜凡事都往好处想,她认为也许老羊皮是想找地方毁掉那危险的招魂箱,免得留在世上为患。我在看到老羊皮之前,难作定论,只说但愿如此吧,随后三人便寻着那条痕迹追踪上山。

  我和胖子手上麻痒的感觉渐渐难忍,但又不敢去挠,一碰就流清水,疼得连连吸气。我怕丁思甜担心或是怪她自己连累了我们,所以也没敢把身上中了毒的这件事对她说,只好强行忍耐,但实在说不好以这种状况,还能坚持到几时。

  不过最让我欣慰的是总算把丁思甜的命救回来了,看她身体和精神都好了许多,我心头的压力也减去了不少,抖擞精神走进了研究楼后的那道山丘。这山坡不知是塌方还是人工爆破作业的原因,呈现出山体一个截面,山腹中大大小小的窟隆全都暴露无疑,有巨大石人石兽拱持着的洞口,在众多洞窟中最是硕大,像一张黑洞洞的大口,想进到深处,这巨口般的洞窟便是唯一的通道。

  我们互相搀扶着摸去洞内,里面鬼火磷光闪烁,景物依稀可见,倒也并非一片漆黑。这洞内没有岔路,极高极阔,石壁阴凉,洞内最深处恶风盈鼓,使人发毛。在大约两百步开外,是一片有四五个足球场大小的阶梯形深窟,四周方形的土台层层向下,呈倒金字塔形,以里面残留的各种工具和照明设施来判断,这是一处规模庞大的挖掘作业现场,不过这区域实在太大了。我正发愁怎么才能追踪老羊皮留下的踪迹,忽然跟在旁边的丁思甜身子一晃,呕出一口黑血,瘫倒在了地上。

  丁思甜忽然吐出一口黑血倒在地上,我和胖子心中慌了,赶紧手忙脚乱地扶她靠墙坐下,本以为她所中的蚺毒已被守宫香压制住了,谁料到却又呕出黑血。我心中十分不安,猜想是不是用药过了量?还是根本就没有起到解毒作用,仅仅把毒性发作的时间延缓了?

  而丁思甜却挣扎着要站起来继续去找老羊皮:“没关系……我只是心口有点发闷,吐了这口血倒是觉得舒服了些,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八一,你跟小胖到底给我吃的是什么解毒药?我怎么觉得嘴里的昧道……”说着话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要往前走。

  我见她勉强支撑,眼下难以判断她的身体状况,可呕出黑血绝非善状,不过丁思甜十分固执,我只好扶着她继续往前走,被她问到给她吃的究竟是什么解药,自然不敢实话告诉她吃的是大守宫标本身上的肉疙瘩,只说:“良药苦口利于病,是药都有三分毒。药嘛,当然不如水果糖好吃,而且这研究所荒废了许多年,仓库里储存的药物虽然没有变质,但难免会有些异昧,等咱们回到牧区,我再给你讲讲这解毒剂的来历,保证让你会觉得有趣。”

  胖子说“没错,向毛主席保证你会觉得有趣,所以你听老胡讲解药的故事之前,最好再温习一遍奥斯特洛夫斯基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

  我瞪了胖子一眼,幸亏丁思甜没听太明白,还以为胖子是让她学习保尔·柯察金面对病魔的顽强毅力,也没再多向。我见她面如金纸,走路十分吃力,但我知道就算劝她留在山洞外边等候也是枉然,这个女孩性格太倔强了,认准了一件事绝不会轻易回头,于是我只好让胖子把她背了,三人再向这洞窟深处走,找寻失踪了的老羊皮。

  山腹里到处都有闪烁不定的光亮,似鬼火、似矿石,借着这许多繁星般的亮光,我们可以大致上看出这巨大挖掘场的轮廓。被层层挖开的地面呈阶梯形分布,在外边难以看清最深处有什么,只是靠上面的每一层黄土中都露出一些死尸的肢体,有的露出半个脑袋,有的露出一条胳膊,都是尚未从土中掘出,几乎全部羽化,个个尸毛盈动,好像随时都会从土中爬出来,观其一角,已可想象这块挖掘场以前就是一个万人坑,埋了不知有多少古尸。

  大概风水一道中所谓的“龟眠之地”便是此处了,特殊的土壤成分使尸体产生了一种类似羽化的状态,可这又有什么用呢?羽化又未能仙解升天,这么多人死后都被诚心诚意地埋葬在这藏尸洞里,恐怕也是出于古代人对生死规律的理解和恐惧,他们无法接受人只能活一次的事实,希望在死后生命以其他的形式得以延续,所以这才有了冥府阴间之类的传说,倘若人死后真有亡灵,看到自己的尸体变成这般古怪的模样,被人挖来掘去毫不尊重,却不知会作何感想。

  尸体男女老少皆有,装束诡异,都属我们前所未见。今天已经看见了太多奇形怪状的尸体,本来我们的神经都有些麻木了,可站在万人藏尸的封土挖掘场前,看着那层层叠叠不计其数的僵尸,还是有些胆颤心惊,难怪说这鬼衙门里是十八层地狱,活人到了这便吓也要被活活吓死了。

  这全是死尸的大山洞里,除了我们三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半个活人的影子,天晓得老羊皮拖着那口铜箱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们估计老羊皮去这死人成堆的黄士坑里没什么意义,很可能是沿着山洞往更深处走了,便顺着挖掘场边缘的过道,继续往里面走,路上一边焦急地四处打量,一边招呼着老羊皮的名字,让他赶快回来。

  胖子见始终不见人影,心中越发焦躁,他从主观上始终认为老羊皮是投敌叛国了,这山洞是南北走向,往北走过一片高原,就是国境线了,于是他问我要不要采取政治攻势,通过喊话宣传来瓦解老羊皮的心理,我心想这山洞实在太大了,我们盲人骑瞎马般地找过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就依胖子所说,先喊话,老羊皮要是躲在附近,也许能劝得他回心转意从洞里出来,便点头同意了。

  当下胖子就对着洞窟深处大叫:“我说老羊皮,倒斗的也是凭手艺吃饭,跟咱们是人民内部矛盾啊,你干万不要妄想投靠苏修,做出自绝于人民的糊涂事啊,那是死路一条呀……勃日列夫背叛了马克思主义,背叛了列宁主义,也背叛了十月革命,莫斯科在伤心地流泪,无名英雄纪念碑也在流泪……你不要为了两块奶油面包就一错到底,站错了队不要紧,你再站过来就是了嘛……”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赶紧拦住胖子,这都喊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水平实在太低了,我正想替他接着对老羊皮宣传政策,却被丁思甜一把拽住,她指着脚下说,“你们看这有条下去的路,上面也有拖拽重物留下的新鲜痕迹,老羊皮爷爷是不是从这下到挖掘场深处去了?”

  我低头一看,确如丁思甜所言,挖掘场每个角落,都有平缓的石坡,七扭八拐地延伸到深处,石坡都是条石铺成,可能以前也是埋在土里,每掩埋一层尸体就盖住一段,后来又都被倭国人挖了出来,土层中散落的碎土泥石垫满了这条坡道,碎土上留有拖拽东西的痕迹,山洞内恶风呼啸,凉飕飕的空气十分通畅,如果坡道上的痕迹是很早之前留下,绝不会像现在这么清晰,说明老羊皮很可能下去没多久。

  我们三人都急于把老羊皮找回来,然后尽快离开这噩梦般的百眼窟,见终于有了线索,都打起精神,觅着石路走了下去。这时与在坑外看这藏尸洞的感觉又不一样,渐行渐低,几乎是紧贴黄土截面的尸骸前进,那石道偏又好生狭窄,身体不时蹭到从土里支棱出来的死人胳膊手脚,冰冷而没有生气的触感让人的神经更加紧张。

  即使又是恐惧又是疲惫,但没人提出放弃,都硬着头皮往下走,胖子胸前挂着工兵照明简在前边探路,三人手拉着手缓缓从盘陀般的石道上往下一步一蹭,眼看向下而行,中间这段路越走越黑暗,最深处则像是一张巨大的怪嘴,看上去灰蒙蒙的一片朦胧不清,但并不是一片漆黑,显得十分不寻常,胖子就对我们说:“这埋死人的大土坑怎么有这老深,你们说这底下最深处会有什么东西?”

  丁思甜说:“不是士坑,这里埋了如此多的尸首,下面恐怕还是无数的尸首,这里根本就是一座埋了上万人的大坟墓啊,不知道老羊皮爷爷到这座大坟深处要做什么……”说完她不禁又替老羊皮担心起来,想要加快脚步,但腿脚虚弱不听使唤,要不是被我和胖子拉着,又险些跌倒。

  我感觉到她手心里全是冷汗,知道她又是担心又是害伯,心想:“倭国鬼子的这座挖掘场显然是在不断往深处挖,难道这层层尸体下面还有重要的东西?莫非就是……”我担心这座万人古冢下会是那传说中刮出焚风的地狱,不得不谨慎一些。于是让胖子和丁思甜别着急,连耗子出洞都要先掐算掐算,所以咱们也得多加小心,走得慢些多动动脑子,仔细看明这里的一切,万一遇到危险,也好进退有度。

  丁思甜很同意我的观点,她问我:“你祖父以前好像是位风水先生,你跟他学了不少杂学,这座大坟里的尸体都死而不腐,就是你所说的风水原因对吗?它们……应该不会突然活过来吧?”

  我知道她是绕着弯想让我给她找点不用害怕的理由,于是就对她说:“我爷爷那套都是四旧,虽然最近几年我觉得他说的那些事有些道理,不过还是不能偏听偏信。”据我所知,除丁风水原因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人死之后,受到细菌的作用,尸体通常都要腐烂,但这种使死尸腐烂的细菌,需要生存在温度适宜,并且比较潮湿的环境里,气候寒冷,或者天气干热,比如沙漠和雪山,都不会有这种细菌存在,所以沙漠的干尸和雪山上的冰尸,都不会腐烂。

  还有人为的因素,比如死者死后入敛,棺椁的木料厚实考究,材质坚密不透空气,再在棺中放石灰和术炭等物防潮,形成一个干燥恒温的封闭空间,使得细菌不能活动,棺中的尸体便不容易腐烂,也许会变作干尸,甚至连水分都依然存在的湿尸。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特例,比如死于霍乱,或生前饱受疾病折磨在临死前身体中的大部分水分都已失去,死后就会很快变为干尸,不易腐散消解。干尸的形状干瘪,重量比新死者轻一半以上,皮肤起皱收缩,一般呈黑色和淡褐色,毛发和指甲还有可能继续生长。

  最罕见的要属尸蜡,比如肥胖或多脂肪的尸体,被丢到河中或者埋在盐碱地里,就容易在尸体表面形成尸蜡,使死尸不腐不烂,因为在水流中,尸体产生的腐败物都会被水冲掉,腐败的细菌也会被水带走,尸体里面的脂肪就会变成像肥皂一样的东西,又滑又腻,称作“尸蜡”,如果盐碱侵入尸体,也会产生这种滑腻的尸膏,尸体被尸蜡裹住,所以不容易发生腐烂。

  我上中学的时侯参观过一次公安局办的尸体标本展览,当时作为一种破除迷信的科普知识教育,是跟我祖父胡国华一起看的。他说这展览虽然够科普也很有道理,但是不全面,世界上人死后不腐的原因太多了,不是这样一个小型展览就能全部囊括的,不过我祖父口中那些特殊之事,我自然不敢对丁思甜讲,只把那次科普展览的记亿,照葫芦画瓢地给她讲了一些,让她不必再去担心坟里的死人会诈尸。

  不过一个想象力正常的人,很容易对听到的事情产生联想,越往科学上说,大伙就越会联想到一些封建迷信的传说,特别是胖子不合时宜地一口一个“鬼”,总叨咕这鬼衙门传得那么邪性,现在走在深处也没觉得怎样,更不见有个鬼影,不就是长了毛的死尸扎堆吗?有他妈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在焚尸间里疑神疑鬼的还以为那里关着个幽灵,实际上是老黄皮子捣鬼,看来鬼由心生,庸人自扰。咱们被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的头脑,太不应该相信那套唯心主义理论了,这是耻辱,是全世界唯物主义者的耻辱!可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当呢?看来历史的教训并非从来都让后人引以为戒,这是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而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在胖子给自已找借口开脱的啰唆中,我们已绕着圈走到了盘旋而落的石道尽头,这里有一个洞口,以白色的圆形碎石堆砌封堵,上面贴了许多东洋鬼画符。倭国鬼子疑心这百眼窟闹鬼,许多地方都有类似的压鬼符,包括那焚化炉奇特的构造,都是出于辟邪的目的,不过所谓的闹鬼,也许只是闹黄皮子。

  眼前这道碎石墙已经被人扒了开来,很大的洞口暴露在我们面前,里面冒着灰蒙蒙的亮光,本以为这大坟茔已是最底层了,谁会想到下面还有更深的空间,我们没敢直接进去,在洞口喊了老羊皮几声,见不得回应,只好决定再往深处走,就不信这洞穴不见底。

  胖子仍然当先开道,他拎着康熙宝刀,一边招呼着老羊皮的名字,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走,我扶着丁思甜跟在他后边。走了二十几步,胖子忽然停下,神色慌张地低声对我们说:“老胡、思甜,刚你们俩谁说没鬼来着?太不负责任了,你们看前边……那……那些都是什么?”

  我走上几步,往前一看,也觉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了,暗道不好,这么大一片古老的楼台殿阁,这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方?而且那些古老的建筑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动,莫非是误入阎罗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