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四十三章 梦(上)

  我和胖子听到这里,明白了一多半,后来的事情我们差不多都跟着一起经历了。老羊皮为了追赶牧牛,跟我们一起误入百眼窟,现在的环境所迫,他对以前的事情实在是不敢说实话,涉及的问题太复杂了,所以吞吞吐吐的不肯明言,直到在近在咫尺见到了羊二蛋的尸体,老羊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二十几年积压在心底的往事突然都爆发了出来,疯子似的想打开招魂铜箱,把羊二蛋的魂从阴间带回来,好好问问他,为什么不听亲兄长苦口婆心的良言相劝,最后落得这种下场,可有半分后悔了吗?

  老羊皮断断续续地给我和胖子把事情交代了一遍,胖子对他表现得十分同情:“天上挂满星,月牙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忆苦把冤伸,不忘阶级苦,要牢记血泪仇。您的过去虽然让我们知青感到无比同情,但您兄弟羊二蛋甘心为鬼子卖命,属于自绝于人民,路线问题没有可调和的余地,您得下定决心跟他划清界限啊。”

  我可不像胖子那么容易被人唬住,始终注意听老羊皮的讲述,见他终于说完了,心中突然一动,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瞅冷子用皮带把老羊皮双手反捆了:“羊二蛋,事到如今,还不肯说实话吗?”

  我按住老羊皮的肩膀喝道:“你根本就不是老羊皮,你是羊二蛋。”此言一出,老羊皮和胖子都是大吃一惊。胖子听得好生糊涂,不解地问:“这老头是羊二蛋,那个死人又是谁?老羊皮呢?”

  我假装义愤填膺地说:“这个所谓的老羊皮肯定是阶级敌人假冒的。你想想,既然当年老羊皮被羊二蛋谋害,从崖上坠落,挂在了松枝上,险些被开膛破肚,但他在湖边吃多了黑鱼,咱们帮他解开衣服顺气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身上有旧时伤疤?还有你难道没发现他在腰带里面,也系了条辟邪的红绦,这就是妄图变天的证据啊!他肯定是铁了心想当一辈子的胡匪了,那两条老黄皮子,八成也是他养的,要不然怎么会藏在他身上。”

  我强词夺理,胡乱找了几条借口,不过这些借口唬住胖子已经足够了。胖子一根筋,凡事只能从一个角度考虑,加上他脖子上被老羊皮咬掉了一块肉,至今疼得不断吸凉气,不免有些耿耿于怀,所以对我举出的几个证据深信不疑,当下便怒道:“老胡,还是你火眼金睛啊,一眼就识破了反动黑帮的阴谋诡计。我也感觉不大对头,肯定是你说的这么回事,咱是不是立刻开展说理斗争大会,揪斗这老贼?”

  实际上我当然知道老羊皮不可能是羊二蛋,不过眼下形势所迫,却不得不这么诬陷他。我主要考虑到若干因素:其一我们苦苦支撑到现在,身上或轻或重都是带伤,加上伤口反复破裂,一个个头晕眼花,脑袋里像是有无数小虫在爬动咬噬迹,眼前一阵阵发黑,实是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昏倒过去。而且这地下设施路途错综,地形复杂,如果不休息一阵的话,再没有力气往回走了。

  其二是因为老羊皮刚刚见到羊二蛋的尸体,险些要打开那口黄大仙的铜箱,想替羊二蛋招魂。他对那丧尽天良的羊二蛋情分很深,几乎到了执迷不悟的地步,这种思想感情是轻易不会扭转的,我们要是一个疏忽,或是坚持不住昏睡过去,天知道老羊皮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所以为了众人的安全起见,最好能暂时把老羊皮捆起来,等大伙安全返回之后,再向他赔礼道歉不迟。我可不会因为阶级感情一时麻痹大意,搭上了胖子和丁思甜的性命,何况这种做法虽然有不妥之处,却也不失为权宜之计。虽然对老羊皮有些不公,但实际上也是一种对他的保护,免得他做出傻事连累了大家。

  不过我担心丁思甜醒后埋怨我的举动,必须给自己的行为找个合理的借口,不合理也要争取合理,所以干脆也不把我的真实意图明示给胖子,欺骗了胖子朴素的阶级感情。在我的煽风点火之下,胖子主张立刻召开“说理斗争大会”,揭发检举,彻底批判老羊皮的反动罪行。

  我说且慢,此事宜缓不宜迟,由于多次发挥连续作战的精神,现在实在是没力气开批斗会了,咱们得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休整,然后返回牧区,当着广大群众面前揭露他的罪行。

  说完不容老羊皮再作解释,让胖子把他的双手用皮带反捆了,然后我摸到“0”号铁门前,找回了失落的物品,众人返回最初的那间仓库,把门锁上,人困马乏,累得东倒四歪,盔歪甲斜地走了进去。到这里脚都已经快抬不起来了,更难忍受的是困得都睁不开眼了,我先找了几个平整的木箱码在一起,让丁思甜在上面躺下,虽然她脸上青气还未散去,但粗重的呼吸已经早稳下来,睡得正沉。

  我稍觉安心,又喂着老羊皮胡乱吃了些东西。老羊皮被捆住手脚也不挣扎,大有听天由命的意思。我告诉他暂时先睡一会儿,现在丁思甜的状况稳定了下来,等养养精神,咱们就立刻回去。然后轮到自己和胖子吃东西的时候,我们二人几乎是狼吞虎咽,最后只吃着一半,口里还含着没咽下去的食物,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超负荷之下,这一觉睡得好深,梦中依稀回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和一群来自同一军区各子弟院校的红卫兵战友结队去伟大首都北京进行大串联,并接受毛主席的检阅。那时候正赶上串联高峰,北京火车站是人山人海,从全国各地会聚而来的革命师生们虽然南腔北调,但人人精神亢奋。我们哪见过那么多人,两只眼睛都有点不够用了,当时真有点发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