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四十章 守宫砂(下)

  然后胖子也钻进柜子里来给我帮忙,我们俩象挪炸弹似的把我发现的那个大瓶子慢慢挪了出来,胖子问我这里装的是什么?死人?

  我说装的不是死人,这柜子里没死人,罐子里是只守宫,大守宫,有它说不定能解丁思甜的蚦毒,胖子奇道:“老胡你可别胡来啊,我怎么没听说大守宫能解毒?我就连什么是守宫也不知道啊,咱都是爹妈生党培养,在红旗下沐浴着毛泽东思想的春风雨露茁壮成长起来的,怎么你就能知道的比我多?我不得不问一句这是为什么?”

  我心急似火,但为了保持我在群众心目中泰山崩于前都不眨眼的镇定姿态,还是边忙活着找出康熙宝刀刮那瓶口的封腊,边抽空对胖子说:“我为什么知道的比你多?因为我从小树立了远大的志向,并着重培养自己的意志品质,不断吸收学习各方面有用实甩的知识,以便将来能在解放全人类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我军优秀的指挥员,而你呢,整天游手好闲,无事生非,你除了会打兔子还有别的能耐吗?另外作为和你肩并肩战斗过的红卫兵战友,咱们有着几乎完全一样的成长环境,都是从小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吃社会主义大食堂长起来的,谁也没比谁多沐浴过春风和雨露,为什么你长这么胖我长这么瘦?我不得不问一句,这是为什么?”

  胖子的雄辩水平历来逊我半筹,再次被我问的张口结舌,我口中对他说个不停,实是因为心中没底,是一种紧张不安的表现,说着话已打开那个圆形的玻璃容器,忍着刺鼻的味道,用长刀探入瓶内,果然挑出湿淋淋一只大守宫来。连尾巴都算上差不多能有一米多长。

  什么是守宫呢?实际上守宫就是壁虎,所谓守宫是守卫皇宫内苑之意,皇帝最少说是三宫六院,多说后宫有佳丽三千,这些女人都是给皇帝一个人准备的,别人不能碰,为了防止宫中有淫乱之事发生,内监会选取暗青色的小壁虎。装在青瓦缸中养在浓荫之处,每天有专人喂给这些小壁虎朱砂为食,养到三年头上,青瓦缸中的壁虎就能生到七八斤重,那体形就相当不小了。

  跟宰猪时选猪似地,一但有壁虎长够了份量,有七八斤重了,便捉出来用桑树皮裹住,放在阴瓦上烤干,然后碾碎入药。点在刚入宫的女子臂上。从此臂上便有一个殷红似血的斑点,这就叫守宫砂,如果处女一旦破身。守宫砂就会消失,否则终身不退,皇帝就通过这种办法来约束他的女人们,一旦发现有没被临幸过的女子臂上没有守宫砂,那就是欺君之罪,给皇帝戴绿帽子,是诛九族的罪过。

  因为大壁虎有这个独特的作用,所以又被称为守宫,这名字据说还是皇帝给取的,是金口玉言。所以古时候都称壁虎为守宫,按说这名宇属于四旧,应该在废除行列之中,不过我在看到这壁虎地时候,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我小时候的一件事,在我祖父口中,它一向都被称为守宫。

  都说男孩子七八岁,是万人嫌,猴屁股都要伸把手。可我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还不懂如何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淘得都出圈了,我们军区后边有片荒坟野地,草深处有块青石扳,当地人都说那青石板是棺材盖子,谁在上面坐一坐就要被里面的僵尸阴气所伤。

  我听说以后打算去侦察侦察,带了几个小孩用铁棍把那青石板橇了开来,石板并不是棺材盖子,只不过是块天然的青石,另一面生满了绿苔,我正觉得索然无味,不料那石板下藏着一只大蝎子,把我的无名指咬了一口,伤口当时就黑了,肿出两三圈来,而且胳膊都开始发麻了,当时真以为自己要壮烈牺牲了,赶紧跑回家里

  适逢我父母都在外地出差,祖父把我送到卫生站,那医生也是二把刀,一检查就要把我手指截肢,当时我祖父胡国华没同意,他有他的土办法,在旧社会他是阴阳风水先生,知道许多民间秘方。

  正好当时有人捉了条活的大守宫,他就要了过来,守宫地手掌要不仔细看跟人手差不多,指头缝里都有个鲜红地小肉疙瘩,用针挑出守宫手指之见的红色小肉点,合水给我灌了下去,没到半天,手上的肿就清了。

  后来我问过他这是什么东西,祖父就给我讲了许多关于守宫地故事,我对一些古旧奇闻怪谈之所以知道得很充实,几乎都是那时候听他所讲,守宫指间的红丸,称做脐红香,克五毒,解百毒,如果有一罐头瓶脐红香挂在屋内,整座宅子都不会有蚊虫蛇蚁侵扰,不过那需要多少成形的大守宫,不是一般的人家用得起的。

  想不到以前的经历,这时候派上了用场,由于只有前肢的脐红香可用,而成形的大守宫指间共有八粒脐红香,正是解百毒的妙药,而且我记得我祖父当年没用任何多余的东西,不必象中药一般讲求君臣扶佐,唯一担心地是这所谓的解百毒,包不包括锦鳞蚦之毒,可有病乱投医,有根救命稻草,总好过眼睁睁看着丁思甜这么死掉。

  我狠了狠心,决定姑且一试,毒死丁思甜我就去给她偿命,当时真是快急疯了,我和胖子完全忘了我们俩也可能中了尸参的毒,把这件事彻底扔在脑后了,我把这套原理简单的跟胖子解释了解释,胖子虽然半懂不懂,但出于战友之间的无比信任,也豁出去同意了。

  我们把那被大守宫的尸体拖到地上,用水壶里的清水洗净药液,由胖子按住守宫的前掌固定,我用长刀的刀尖细细挑出八粒红色地小肉疙瘩,棒在手心里一看,鲜红欲滴,能不能救活丁思甜全指望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