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二十章 不存在房间之楼(上)

  丁思甜提着燃料即将耗尽的汽灯,借着如豆般昏暗的光亮,努力辨认着水泥板上残留的字迹:“给水部队?3916?这是什么意思?是军用设施吗?”

  我和胖子听到她的话,蹲下身来也去看那水泥,这块编平的水泥砖,好象是刻意制作出来封住竖井的,但并没有将井口砌死,如果使用撬钩从上面开启的话,轻易便可打开,水泥砖两册都有编码,是某种制式建筑材料。

  自秦代起,为了便于督造管理,就已经产生了要在砖瓦上携刻工匠姓名的规定,但怎么看这块水泥砖也不象古物,什么是“给水部队?难道是军用的?3916是部队番号?”我猜想莫非是有军队对隧道中央那处摆满了镇鬼石的洞穴进行过挖掘?我望了望胖子和丁思甜,他们同样为之困惑,都猜不透这是做什么用的。

  我对他们说:“先别管这水泥上的编号了,百眼窟中隐藏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咱们仨就算每人再多长一个脑袋,六个脑袋加起来想破了也想不明白这些事,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费心去想了,我看这林子里危机四伏,万一再遇到蚰蜒之类的毒虫可就麻烦了,但林中地形复杂难辨,咱们失了坐骑,又要抬着老羊皮,想连夜摸着黑出去根本不可能,只有先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挨到天亮再做计较。”

  丁思甜看看星光暗淡的天空,忧心忡忡地对我说:“我觉得今天这个夜晚真是过得又慢又长,咱们连块手表都没有,也不知现在是夜里几点钟了,还要多久天才会亮。”说着把汽灯熄灭,林中有些许微弱的星光,她打算尽量节省最后一点灯油用来应急。

  我也抬头瞧了瞧星空,星月之光虽然惨淡,幸好最主要的几颗星星还能依稀认出,先找到北斗星的斗柄确认方向,然后寻到三星,只见三星打着横,闪着微光斜挂在东方。东北地区在夜里都是通过三星在天空的位置来测算时间,以此判断,我估计现在才是夜里十点前后,荒山野岭天黑得早,自天黑下来已经六七个小时了,却仍然未到子夜。

  胖子也会观三星辨时的方法,他掐指一算,最少还要七个小时才能天亮,这么长的时间哪里才算是安全的呢?便提议不如回去刚才那地穴里对付一宿,天亮时再找路离开。

  可三人一想起那地洞里的大量野鼠、肮脏潮湿的环境、镇鬼的大石、随时都可能塌方的危险,以及“黄仙姑”那张充满邪气的壁画,便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见身旁有株老树生得粗壮高大,便决定爬到树上去看看附近地形,然后再做决定。

  来到树下,我手足并用,攀着树干爬上了树稍,这时林中雾气已散,我踩在树杈上双手抱住树稍,低头向下看了看,已经瞧不清丁思甜和胖子的脸了,我对他们挥挥手,也不理会他们看没看见,便抬头去观察四周地形。

  可这时乌云遮月,天空只有几点寒星,看了半天也仅仅见到附近树影朦胧,瞧不清有什么可以容身之处,在黑暗朦胧的环境中,人总是下意识去尽力睁大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可眼睛都看酸了也是什么都没瞧见。

  我抱着树干,用一只手揉了揉眼睛,有扭着脖子去看另一边,恰好在这时候,天空流云飘动,凄冷似水的月光从乌云稀薄处照了出来,借着这月色朦胧的一刻,我发现在我身后,最多隔着几棵树的距离,矗立着一片模糊的阴影,好象是一大片建筑物,由于所有的房屋全都是死气沉沉地没有灯火,所以看上去只有黑压压一片近似与建筑设施的轮廓。

  再想定睛细看之时,流云已再次遮蔽了月色,稍远些的地方又是一片漆黑,连个轮廓阴影也瞧不清了,由于先前发现了那个带有部队编号的水泥板,所以在附近发现一些房屋我也并不觉得太过意外,不过的确没想到竟然会离我们如此之近。

  我本想再等一等,等月光再次漏下来的时候瞧个清楚,可胖子和丁思甜在树下担心我失足跌落,催我赶快下去,于是我急忙从树上溜下来,把在树上所见对胖子等人说明,那边似有房屋一类的设施,可是里面黑灯瞎火没有丝毫动静,如果真是房屋一类的建筑,纵然无人居住,它最起码也有四面墙一个屋顶,说不定里面还能找到些吃的东西,好过在林中又冷又黑,于是三人一致同意到那里等候天亮。

  我指明了方向,三人一起架着老羊皮缓缓走了过去,走着走着我就发觉后边有人跟着我们,可回头看看又没什么动静,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带着众人穿过树林中齐膝深的荒草,迎面是一幢三层高的楼房。

  这楼房外表普普通通,但透着一股洋味,形式不中不西,窗户上都有玻璃,保存得十分完好,绝对是座近代建筑,胖子扒着窗户往里瞅了半天,里面没有半点光亮,什么也看不见,只是所有的窗户缝上都贴了封条,上面有些奇怪的日文和符号。

  丁思甜对我说:“这楼房既不象洋楼,也不象现代的中式楼房,在我的印象里,只有日本人才会盖这种古怪风格的楼房,苏修绝不可能在这里起楼,这大概是那什么给水部队的兵舍吧?”这一地区在抗战时期,曾是日军控制区域,很有可能是兵舍一类的建筑,那时候日本人效仿欧洲,十分崇洋媚外,觉得欧洲什么都是好的,就连普通的楼房,都会或多或少吸取一些西洋建筑的特点,要真是那样的话,现在至少已经荒废掉二十几年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中在想,原来这里被日本鬼子占了,“泥儿会”的胡匪们是汉奸吗?挖出来的东西都拿来孝敬小鬼子了?不知道这楼中藏着什么样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这些事完全凭猜测是不靠谱的,有什么事等到天亮再说吧,我招呼胖子背起老羊皮,顺着墙根走找到了楼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