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十八章 观龙图(下)

  丁思甜也说:“对啊,古代农民起义,都是先要盗挖帝王皇陵,这也表现了农民起义军蔑视封建王权的大无畏精神,并与他们势不两立的决心气概。”不过丁思甜虽然口上这么说,但她毕竟是女孩,虽然当过红卫兵,终归不如我和胖子二人胆大包天,对古墓有些畏惧心理难以克服,向我打听古墓中都有什么?

  我刚进这条地道的时候心里有些慌,但走了一段,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隧道中压抑黑暗的环境,胆子又壮了起来,被丁思甜问起墓中都有什么,便半开玩笑地说:“可能跟皇宫似的吧,有好多雕刻喷泉什么的。”突然想起在大兴安岭深山见过古墓鬼市,于是又填油加醋的给他们形容道:“那些雕刻全都是古代女人,不光长得挺顺溜的,还都光着腚不穿衣服,是裸体雕刻,都是大理石的,我在山里亲眼看见过。”

  胖子和丁思甜对这些事一无所知,不知我所言是真是假,大眼瞪小眼地接不上话,我继续跟他们说:“现在得明确纪律了,一会儿万一真进了古墓,咱们不能意气用事,就算是盗墓也不准毁坏文物古迹,开枪动刀的不能朝着墙上的裸体,尤其是小胖你,绝对不许你在里面随便乱摸大理石雕刻的裸体宫女,那可都是老粽子留给咱们无产阶级的。”

  我说得郑重其事,把胖子唬得张口结舌:“向毛主席保证我绝对不摸,反正咱是光看不摸,谁摸谁是孙子……哎,不对啊,咱们也是无产阶级,咱为什么不能摸啊?”

  这时丁思甜插口问我:“列宁同志,你真能确定这满是老鼠的地洞是座古墓吗?”我无奈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怕你们紧张,才胡扯几句让你们安心,要说正经的,我看这里既可能是古墓,也可能不是古墓,至于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只有天晓得,鬼才知道。”

  胖子气得咬牙切齿:“老胡你刚说的原来都是废话呀,什么叫既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说着话,我们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隧道的尽头,这里已经没有了古朴残破的大石砖,而是一个穹形的天然洞穴,洞穴也不甚大,约有百余平米,围着这洞穴一圈,是一个挨一个的隧道,规模形制都与我们进来的那条相同,身处其中,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和胖子抬老羊皮走了许久,胳膊都有些酸麻了,发现走到这里四周竟然有许多岔路,一时不知何去何从,于是就先把他放下,老羊皮迷迷糊糊地嘴里说着胡话,好象还在惦念着他的牧牛和马匹,这一翻连拖带搬,可能也帮他消了食。

  丁思甜挑灯看了一看,忧心忡忡地说:“这简直是个地下迷宫啊,咱们是不是进了地下迷宫的正中心,为什么所有的隧道都通向这里?”

  我揉着发酸的膀子看着四周,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肯定不是古墓,也不会是什么地下迷宫,洞穴周围的隧道,是呈放射状分布的,我数了数,总共是十条不多不少,我们越看越是觉得这洞穴布局奇特,这洞中立着一面石墙般的天然翠石屏,围着石屏地面的泥土中,半埋着许多巨石,石头的形状不一,大小也不相同,埋得杂乱无章,瞧不出其中有什么奥妙。

  胖子一看就说这埋的是大理石吗?不是说有石头雕刻的女人吗?怎么都刻成土豆了?我没去理睬胖子的戏虐之言,心中不禁纳闷,谁吃饱了撑的在山洞里埋这么多大石头干什么?

  正当我暗暗称奇之时,丁思甜按捺不住好奇心,提着汽灯走进那面光溜溜的石墙观看,发现天然翠石屏上刻了许多图案,这好象是一块半截埋进土里的石碑,于是赶紧招呼我和胖子近前观看。

  那巨大光滑的石面上并无文字,但两面都刻有精细的图案,其上有些许剥落磨损,原本图着的色彩也暗淡得几乎没了颜色,但并不影响看清上面的图形,只是其中表现的内容实在是过于扑朔迷离,令人难以置信,我只看了几眼,便觉得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了。

  其中一面刻着一片起伏的丘陵,中间盆地是茂密的森林,看那地形特征,好象就是我们所在的“百眼窟”这片区域,丘陵周围绘了个黑色的龙形阴影,如同一条张牙舞爪的黑色老龙,正吞噬着周围的牛羊人畜,想到那些凭空失踪的牧牛和野雁,我们都知道这石刻内容不假,只不过可能雕刻这幅图画的古人,也同我们一样,仅知道这附近有人畜神秘消失,却难解其中之秘,故此虚化了一个游荡在天空的龙形阴影。

  我们在草原上看到飞入云中的雁阵失踪,随后便感到耳膜疼痛,若非坐骑警觉,现在八成也被这画中的龙形黑影吞了,可当时四个人八只眼,明明看到草原上空空荡荡,天空上并不存在什么异常之物,为什么人的眼睛看不见它?这龙影究竟代表什么秘密?难道是一条古龙的亡灵做祟?古人留下的这个神秘的暗示,后人实在太难揣摩其中真相了。

  胖子看得走马观花,没觉得这石墙上古老的记载有什么看头,只随便瞧了几眼,便从怀中摸出一只皱巴巴的劣质新功牌香烟,坐到老羊皮身边歇脚抽烟去了。

  丁思甜的好奇心比我有过之无不及,看了这墙上神秘的图案,心中全是疑问,就问我对此有何看法?我说首先我不太相信世界上有龙,虽然古时候有许许多多看到龙的事件,但是其中多半子虚乌有,我上初中的时候,记得有次在城郊出了件轰动一时之事,有山民在打井的时候挖出一条半死不活的龙来,当时有许多人都拿刀去割龙肉,还有谣言说,割龙肉可以,拿回家吃了也可以,但割的时候绝不能提到“龙”字,一提“龙”字,天上立刻会阴云密布雷鸣电闪,谁提过那个字,谁就会当场被雷劈死,还风传属蛇属龙的人都不能去围观,反正说什么的全都有,到后来真相被证实了,其实所谓的龙,只不过是山民挖井时挖伤了一条躲在地洞里的巨蟒。

  这面绘有龙形的巨石,不知是古时哪朝哪代的遗迹,看来草原上牧民们对百眼窟附近有妖龙吞噬人畜的传说,绝非空穴来风,我只是觉得那很可能是一种罕见的气象现象,似乎当时还完全没有被世人了解,但是究竟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在无影无形之间将生灵化为乌有呢?凭我和丁思甜两个,又哪里能参详得透其中玄机,胡乱分析了几句,都不得要领,只好做罢。

  丁思甜转去石墙的另一侧,去看那面的石刻,我心中疑团越来越大,没有立刻同她去看石画,而是找胖子要了支烟,这新功牌纸烟,还是我们用套来的“黄仙姑”换来的,烟的质量很差,而且劲儿也大,非常呛,就这样我们还舍不得直接抽,在烟丝里混了一半干树叶,把一根烟搓成两根,抽一口就觉得神魂颠倒,如坠五里雾中。

  我抽了两口烟,觉得脑子好使多了,于是走到丁思甜身边,同她一起去看巨石上雕刻的花纹图案,但愿这边会有些有用的内容,可刚刚站定,只往那石墙上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混合型”香烟差点掉在地上,这一端竟然画着“黄仙姑”!